[工商時報社論]大陸利用外資新政策對台灣的磁吸效應

大陸國務院於8月16日發布「關於促進外資增長若干措施的通知」(簡稱國發39號文),「進一步減少外資准入限制」、「制定財稅支持政策」和「完善國家級開發區綜合投資環境」等三方面,推出22項政策措施這是繼今年1月17日國務院發佈「擴大對外開放積極利用外資若干措施的通知」(簡稱國發5號文),提出20項措施之後,對於「進一步」推動對外資擴大開放、營造公平環境及吸引外資的具體措施,顯示中國政府對擴大開放政策的堅定決心。

但是對台灣而言,中共39號文的發布,以及後續各省市也推出的招商引資政策,可能將帶動新一波台商大陸投資,其對台灣產業發展與人才流失的影響,值得關注。

整體而言,國發5號文和39號文的提出,是為了因應外資流入減少和增強與其他國家爭奪先進製造業、科技產業等優質外資的競爭力。

特別是2016年中國實際利用外資額就已出現罕見下跌,2017年上半年,中國實際使用外資金額下降了0.1%,近來外商質疑中國投資環境出現惡化,勞工成本、原物料和各項生產成本的上升,對傳統產業外商衝擊尤其嚴重,2014年底到2015年初,廣東、浙江等出現外資逃離潮,都顯示其吸引外商的政策必須做大幅的調整,才能夠因應美國吸引製造業回流,以及日本、澳洲、中亞、東南亞和南亞等國家積極吸引外資的競爭。

對大陸而言,國發5號文和39號文除了有助於促進與外商的技術和管理優勢融合對接,促進中國轉變經濟增長方式與產業結構調整之外,由於中美雙邊投資協定(BIT)談判自2008年啟動以來,至今已歷時9年,自2013年7月雙方開始以「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模式」為基礎進入實質性談判階段,因此國發39號文明確提出12個進一步放寬外資准入的領域,包括專用車和新能源汽車製造、船舶設計、支線和通用飛機維修、國際海上運輸、鐵路旅客運輸、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呼叫中心、演出經紀、銀行業、證券業、保險業對外開放,尤其具有縮短負面清單,爭取與對川普BIT談判有利地位的意義。

對台灣而言,即使大陸投資環境轉變,以及兩岸關係呈現停滯不前的情況下,台商大陸投資熱情似乎並未減緩。就統計數字來看,相對於大陸同期間整體外資流入減少0.1%,2017年上半年台商對大陸投資30億美元,比2016年同期的21.4億美元,成長率高達40%,顯示大陸市場對台商的吸引力,絲毫未減。

展望未來,雖然台資企業在大陸涉外法律中有不同的法律定位,但是在對台商「同等優先,適當放寬」的政策下,國發5號文和39號文的對外資擴大開放措施,勢必將對台商投資和人才流向產生磁吸效應,特別是在下列四方面:

第一,39號文在展現吸引外資的政策導向最大的特色是全面實施「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並進行簡政放權和優化服務。事實上,2016年9月,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臺灣同胞投資保護法》修正案,對負面清單以外的台資企業設立變更審批事項改為備案管理,就是為了落實「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預期未來實施細則出台後,簡化過去台商投資大陸過程的各種繁雜程序,加上將對「利潤在大陸境內再投資」提供稅收優惠,勢必影響台商回台投資的意願。

第二,除了39號文提出12個進一步放寬外資准入的領域之外,國發5號文已明確外商投資企業和內資企業同等適用「中國製造2025」戰略的政策措施,鼓勵外商投資高端製造、智慧製造、綠色製造等,這些開放領域一方面將對台商大陸投資帶來吸引力,二方面台灣五加二產業創新在吸引外資時,也將面對競爭壓力。

第三,除了39號文鼓勵地方政府推出優惠政策吸引跨國公司設立地區總部之外,國發5號文更允許地方政府在法定許可權範圍內制定出台招商引資優惠政策,對就業、經濟發展、技術創新貢獻大的專案予以支援,降低企業投資和運營成本,在此政策下,類似台積電與南京市政府合作興建半導體產業園投資30億美元以及鴻海集團與廣州市政府合作發展10.5代顯示器之案例,恐怕將越來越多,其對台灣高科技產業發展與兩岸產業競合,將有巨大影響。

最後,國發5號文強調「構建開放的創新體系,國家科技計畫專案向外資企業開放,支持外資企業加大研發投資、申報設立博士後科研工作站。拓展利用外資方式,支援外資以特許經營方式參與基礎設施建設。」該項政策可能吸引台商前往大陸設立研發中心,進而吸引台灣的科技人才流向大陸,其對未來台灣經濟的創新動能與人才流失,將帶來極大挑戰,尤其應予以關注。

(工商時報)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