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RI能資所RDF示範廠成花蓮燙手芋

建設幻景? 花蓮 再生燃料示範廠 豐濱燙手芋 張柏東 【2005/09/01 聯合報】 工研院等單位斥資8000萬元興建的「花蓮再生燃料示範廠」,從去年6月開始運轉後,經濟效益與預期相去甚遠。花蓮縣豐濱鄉公所祕書方勝輝說:「豐濱鄉未蒙其利、先受其害」。 工研院能資所在經濟部能源委員會資助下,進行「廢棄物能源利用技術開發與推廣」五年計畫;經評審結果選定花蓮縣豐濱鄉,興建全國第一座再生燃料示範廠。 依據原先的構想,再生燃料示範廠的功能為處理一般家庭廢棄物,設計處理量是每小時1公噸,操作8小時正好可以處理豐濱鄉每天產生約7噸的一般家庭廢棄物。如果將來垃圾量增加,還可以延長操作時數,最大處理量可達每日24噸。 再生燃料示範廠生產的固態衍生燃料,是一種將可燃性廢棄物製造成燃料的技術。此一技術經由破碎、分選、乾燥、混合添加劑及成型等過程,製成一根根具有高熱值、可儲存、易輸送、性質均勻、燃燒穩定及低汙染等諸多優點的燃料。 方勝輝說,固態衍生燃料開始量產後,問題卻一一浮現。首先是原本設計處理量是每小時製造1公噸,如今卻是每天6小時2公噸;更大的問題是承受使用的單位一直無法接受使用固態衍生燃料。 目前製作完成的固態衍生燃料,都是半強迫性送到亞洲水泥公司「試燒」。亞泥公司過去都使用煤炭為燃料,每噸價錢約2000至2200元之間;而固態衍生燃料每噸價錢在1800至2000元之間,並沒有便宜多少,引不起廠商的興趣。 過去,豐濱鄉採用掩埋方式處理垃圾,根本就不用花錢。如今這座再生燃料示範廠,卻必須由鄉公所派駐三名清潔隊員操作生產線等事宜。以每人每月薪資3萬8000元計算,每個月光是人事開銷,鄉公所就要增加11萬4000元。此外,該廠每個月電費、重油、機械維修等基本開銷,大致是25萬至30萬元之間,總計每月該廠基本支出約40萬元。 雖然,縣環保局今年度曾提撥417萬元經費給鄉公所,可是,折算下來每個月鄉公所還是要透支不少經費。至於豐濱鄉平均每天約生產3噸的垃圾,而再生燃料示範廠每天只運轉6小時,生產2噸固態衍生燃料,也不符合經濟效益。如今該廠的存在,早已成為鄉公所的沉重負擔與累贅。 方勝輝說,這座再生燃料示範廠花了政府8000萬元經費來興建,無可否認設備都是一流的科技產品。可是,因經費等因素,目前每天只能運轉6小時,所生產的固態衍生燃料想賣給水泥公司,卻乏人問津,與當初預期的效果相去甚遠。希望環保局等相關單位能早日協助處理掉這個功能不彰的「燙手山芋」。

Read more

風力發電 台電評估不可行

2005.08.30  中國時報 風力發電 台電評估不可行 黃怡珍/永安報導 工研院有意在台電興達電廠所屬上百公頃的鹽灘,設置風速塔測驗1年,以評估風力發電的可行性。但據台電內部實驗數據顯示,風力發電恐怕不符經濟效益,已轉向評估太陽能發電的可行性。 隨著夏季用電屢創新高,一直採用煤炭及天然氣發電的台電興達電廠,也不斷評估其他能源發電的可行性。 據了解,興達火力電廠現有4部燃煤機組,總發電量220萬千瓦;另還有5部使用天然氣的複循環機組,發電量210萬千瓦。 原本打算堆置煤灰而向民眾收購的廢棄鹽灘,廣達131公頃,迄今已有20年,但卻因故沒有使用。 台電一直想要利用這片土地,評估風力或太陽能發電的可行性。 近來,工研院有意在興達電廠所屬的鹽灘,規畫設置風力公園,並計畫興建15座風力發電機,預定96年底興建完成。 工研院能資所還將先在當地興建一座高60公尺的風速塔,進行至少1年的風速測量,提供相關分析數據。 不過,早在10年前,台電電源開發處也曾做過相關實驗,並曾架設10米高的風速機,測出每秒風速可達3.7米,距離具有發電潛力的每秒7米風速還有些差距,初步評估不符經濟效益。 另方面,台電也評估太陽能發電的可行性,初步得知單純的太陽輻射熱累積量足夠發電,但加裝設備、後續維修等費用,究竟符不符合經濟效益,還待進一步評估。 可是,如果工研院決定在鹽灘設置風速塔,台電還會配合提供場地做為實驗之用,並靜候測量結果。

Read more

深圳整頓耗能污染行業 台港企業憂心

深圳整頓耗能污染行業 台港企業憂心 中央社 2005-08-30 12:15(中央社台北三十日電) 據報導,廣東省深圳市近日對於經濟發展提出降低單位產出的土地、能源、水資源消耗、環境污染等四項指標,首當其衝的是高耗能、高污染、高用地的「三高」企業。台港企業擔心,這項政策等於是要逼走勞動密集型企業。 香港文匯報今天報導,近年來深圳人口急劇膨脹,隨著經濟快速增長,現有土地資源開發已達極限,水、電資源供需矛盾突出,環境污染特別是水環境污染相當嚴重。 中共深圳市委書記李鴻忠日前在「求是」雜誌發表文章,重申深圳對經濟增長設定「四個下降」的硬約束,即單位產出的土地、能源、水資源消耗和環境污染四個指標,逐步降至國際水準。 專家表示,深圳轉變經濟增長方式,留給勞動密集型企業的只有兩條路:轉變經營方式自我升級,或者遷出深圳,而深圳未來發展重點行業是高新技術產業和服務業。 深圳寶安企業聯合會副會長、港商馬文光說,如果企業無法達到上述四項要求,將受到市場和當地政府的排斥,而靠土地、成本及勞力賺錢的港企將首當其衝。 企業認為,今年七月一日,深圳大幅調高最低工資標準,就是逼走勞動密集型企業的動作。 深圳市勞動保障局負責人坦承,調高最低工資標準本意不是逼走勞動密集型企業,但確實出現這樣的作用。 深圳市官員說,調高最低工資標準只是產業升級宏觀調控政策體系的第一步,今後還將通過規劃、建立產業政策體系、傾斜公共資源配置等手段,在不直接干預經濟運行的情況下,逼走高耗能、高污染、土地佔用面積大的勞動密集型企業。 深圳等珠三角地區是台商最早投資中國的根據地,深圳現有台資企業三千六百多家,每年平均增長兩百家至三百家,主要生產電腦及週邊產品、家用電器、精細化工產品、精密模具、自行車等產品。

Read more

電力保證收購政策必須改弦易轍

電力保證收購政策必須改弦易轍 工商社論 2005.08.29 工商時報 依據媒體日昨引用台電提報給經濟部的資料顯示,實施多年的保證收購電力政策,儼然已成為部分企業製造業績,甚至賺取可觀盈餘的機器,不但嚴重違背當初設想的減輕台電建廠發電成本初衷,更淪為製造社會不公不義的幫凶,政府應盡速予以重新修正、調整。 政府向民間保證收購電力政策的背景,係因台灣有一陣子經濟突飛猛進,台電蓋電廠供電不及,甚至可能成本偏高,乃政策性鼓勵並承諾購買民間利用廠房設備所生產電力(即汽電共生)及民間電廠所供應電力,承購價格有時甚至超過台電發電成本。以民國九十二年決算紀錄為例,台電對外購買水力發電支出為六.三億元、汽電共生一六七億元、民營電廠四○八億元,共計五八一億元。至於今(九十四)年的購電預算,水力部分一○.五億元、汽電共生一九九億元、民營電廠七○六億元、再生能源○.四九億元,共計九一五億元。如果一如當初政策設計台電向民間購買電力可以達到節省支出及減輕成本雙重目的,隨著台電向民間購買電力數量持續成長,台電的營業績效理應大幅增進,更不會有台電工會向外界爆料,指摘民間企業利用保證收購電力政策發財致富。 顯然,台電保證購買民間電力政策,已經到了必須因為時空條件改變而重新調整的時候了。支持政策必須改變的第一個理由是價格。依據台電售電價格結構,平均七成三是發電成本,二成七是輸配線成本,但台電為了政策上鼓勵民間售電,依汽電共生優惠價格購入部分並未要求民間業者承擔輸配線成本,等於台電倒貼財團二七%的收入。另外,台電購買民間電價九十二年由每度一.四九元至一.六○元,九十四年將調整為一.二六至一.九三元,均明顯不符台電成本,擴大台電虧損程度。尤其行政院不久前通過「再生能源發展條例草案」,再生能源比例將提高至占全國發電總裝置容量十二%,並以每度二.二元保證收購,海域的風力發電收購價格更高達每度二.九元,屆時台電的政策負擔將更沉重。 保證收購電力政策必須改變的第二個理由是數量。以往台灣島上製造業普及,對電力需求很大,但現在產業結構丕變,服務業雖然發達,但用電量大的製造業不多,整體電力需求相對縮減。然而,統計資料顯示,汽電共生目前占台電發電系統二○%,迫使台電機組閒置,備載容量因而攀高至二○%,遠超過技術上必須維持的備載容量一五%水準。易言之,如若不是政策壓力,台電實在沒有再購入高價民間電力形成資源的浪費,更沒有必要以拮据的國庫來貼補富裕的民間企業了。 最後,保證收購電力政策明顯變質更是政策必須徹底改變的最大原因。理論上汽電共生是企業將用剩的電力售予台電,達到資源妥善使用,台電又節省支出的雙贏結果。然而,由於收購政策過度僵化,以及台電根本無能為力查核,很多民間業者幾乎已變相成為「地下台電」,去年汽電共生售予台電比例超逾發電五成者多達八家,最高七一%(台塑華亞汽電共生廠),其次為六五%(中石化頭份廠)、六四%(台化彰化廠)、六二%(南亞樹林廠)。加上目前國際能源價格頻頻上漲,民間電廠依法將燃料飆漲悉數反映給台電,甚至趁機牟利,但台電卻因政府決議暫時維持電價而不能轉嫁,台電的經營勢必腹背受敵,保證收購電力政策必須承擔部分責任。 我們認為,台電向民間收購電力,在過去一段時日,也就是在一定的時間、空間環境中,的確有其正面效用,但現在時空條件已完全改觀,雖然我們不贊成像對待免洗筷子一樣用過即丟,或者無情地過河拆橋,但此種一面倒地保證收購電力政策,不但已經明顯違背當初設立初衷,更嚴重傷害社會公義原則,主管部門應立即予以大幅度整修。

Read more

[China]開發區開而不發 中共大整頓

開發區開而不發 中共大整頓 記者賀靜萍/綜合報導 【2005/08/23 經濟日報】 中共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日前公布清理整頓開發區的審核原則和標準,全中國的各類開發區進入最後瘦身階段。今後在大陸設立五年以上,「開而不發」的開發區;汙染環境、破壞生態;變相炒作房地產及設立「園中園」的開發區都會被撤銷。 2004年中中共啟動宏觀調控,8月發布「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清理整頓各類開發區加強建設用地管理的通知」及「關於深化改革嚴格土地管理的決定」,對地方和國家部門擅自批准設立名目繁多的各類開發區展開整頓工作。 中共中央下發此一命令後,大陸各省市及中央部門對其批准的開發區展開自清動作。2004年8月,中共總理溫家寶在國務院會議上宣布,中國大陸已清理出各類開發區6,866個,規劃面積3.86萬平方公里,超過全大陸現有城鎮建設用地面積。 不過,此一數字並未達到中共中央的要求,發改委昨天在官方網站公布開發區最新的三項審核原則及六項標準公布後,將直接關係到省級開發區未來的去留。這波縮減開發區的計畫完成後,中國大陸不再有省級以下的開發區。大陸台商也應特別留意,這些新增的開發區標準應列入未來選擇投資地點的考量範圍,以免投資陷入違法邊緣。 今後申請保留的開發區,必須符合經批准的經濟社會發展規畫、土地利用總體體規畫、城市總體規畫和城市環境保護規畫;按照不同經濟帶的經濟發展水準、行政區劃、生產力布局、可供土地資源等因素,綜合考慮審定設立的數量、類型和規模等;符合「布局集中、用地集約、產業集聚」的要求。 審核標準部分,規劃相當詳細。包括中共將撤除不具競爭力、汙染環境的園區,同時取消五類園區的開發區稱謂,包括大學園區、物流園區、旅遊度假園區、建設新城為主的園區、沒有改變農業用地性質的農業園區。 【記者賀靜萍/綜合報導】深圳特區成立將屆25周年,在中共全力開發區域經濟之際,新華社日前報導,深圳經濟特區面臨四個「難以為繼」,包括地少人多、水資源短缺等問題。大陸官員憂心,如果以每年10平方公里的速度開發,20年後,深圳將無地可用。 中國經營報引述分析家的看法指出,人口激增使深圳爆發一系列問題,連續25年經濟快速發展後,深圳需要重新定位。 新華社報導,1980年深圳經濟特區初建時,當地人口只有60多萬。25年後的今天,在深圳工作和生活的人已經有1,000多萬。深圳市政府官員預計,地少人多的矛盾如果不能解決甚至繼續發展,深圳市將不堪重負,經濟的持續健康增長將難以為繼。 此外,深圳水資源短缺,是全中國大陸七嚴重缺水的城市之一。隨著人口持續增長,以水資源為主的環境承載壓力不斷增大。 【2005/08/23 經濟日報】

Read more

中鋼建高爐廠 成本是台塑1.9倍

中鋼建高爐廠 成本是台塑1.9倍 林政鋒/高雄報導 今年中鋼公司及轉投資事業資本支出預算高達800億元,與對照個案相比,預算編列明顯「高人一等」,包括將以超越台塑近一倍的單位成本興建新高爐廠,並以高出豪宅30%以上的單位造價興建企業總部大樓。 政府官員透露,中鋼董事會中曾有董事針對預算編列是否偏高的問題提出意見,但最後維持原案通過。 中鋼轉投資中龍高爐案預算698億元,年產200萬公噸,平均每公噸鋼材產出的成本是1,090美元;相對於台塑大鋼廠預算1,373億元,年產750萬公噸,單位成本570美元。從預算上看,中鋼建廠成本是台塑的1.9倍。 中鋼表示,預算編列經過嚴謹的程序,由工程專家就各專業領域蒐集資訊後,彙總到企劃部門統籌,全部經詢價及計算投資報酬率後訂定,屬合理價位。 中鋼並強調,與全球高爐廠評比,中鋼的經營績效突出。中鋼主管不諱言,中鋼採買設備的費用較高,因為中鋼要求品質,希望設備能一天24小時、一年365天無休運轉,藉由高績效運轉,從產品中把多出來的支出很快就賺回來。 業內人士則認為,台塑的營運管理不會比中鋼差,其精明嚴謹的採購程序也是業界知名,而且時間點相同,兩者預算編出來的單位成本相差這麼多,很難不讓人感到奇怪。 有關人士並透露,中龍建廠預算原本並沒有這麼高,去年8月中龍向台中港申請時,提案預算是460億元;同年10月暴增到600億元,最後公告時則增加到698億元,與最原始的460億元相比,整整高出了238億元,中龍股東應會好奇新增預算「從何而來」。 除此之外,中鋼生產線更新設備的資本支出,近年每年都維持100億元上下,其中鍍鋅線30萬公噸,原預算數40餘億元,再追加到50億元,與民間鋼廠同是30萬公噸的鍍鋅線預算約30億元相比,也高出了一段。 另一方面,中鋼現正積極推動企業總部大樓興建案,總價30億元,樓高29層採鋼骨結構,建坪約2.1萬坪,平均每坪建造成本達14.2萬元,約等於高雄民生路鋼骨豪宅42樓「馨馥華」個案的「售價」,並與民族路上「50層世貿聯合國」鋼骨大樓造價相當,但「世貿聯合國」比中鋼大樓高出20層,結構嚴謹度高於中鋼大樓。 專業建築師說,30層鋼構大樓建築成本每坪約8萬至9萬元,一般性室內裝潢每建坪約2萬元,若等級提高到2.8萬元就屬於豪宅層次,11萬元至12萬元是合理的。 建築師指出,中鋼大樓每坪14.2萬元造價,表面上看有點偏高,但還是要看建材對照表才會明朗,因為建材等級好壞可以相差10倍以上,中鋼若選用最高檔建材,每坪14.2萬元也有可能。 中鋼指出,新的企業總部大樓採「綠建築」規劃,符合環保要求,未來是高雄新地標,自然要精彫細琢,所有預算編列都禁得起考驗。中鋼是以「賓士車」級的規格看待採購事宜,不能與「國產車」相提並論。 【2005/08/22 經濟日報】

Read more

[ESTP高縣]世界資源公司 獲准進駐高縣環保科技園區

世界資源公司 獲准進駐高縣環保科技園區 ——————————————————————————– 【大紀元8月15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陳守國高雄縣十五日電)高雄縣本洲工業區內的南區環保科技園區甄審委員會,今天審查通過世界資源公司(WRC )設廠申請,並認定為重大投資案,這也是環科首次核准美商進駐。縣長楊秋興希望環科的服務及效率都要做到最好,讓廠商感受到政府的「配合、協助與善意」,以吸引更外商投資。 世界資源公司為世界著名環保廠商,總部設在美國維吉尼亞州,主要經營資源回收金屬物料製造,從電鍍製程產生的殘渣(污泥廢料)回收非鐵及貴金屬,全球有二十多個國家使用公司資源回收設備。 公司在美國有兩座回收廠,德國也有一座。公司與台灣有很好的淵源,兩年前計劃到台灣投資設廠,去年也曾派員來台考察,經評估後決定到南部環科設廠。 南區環科甄審委員會今天召開入區甄審會議,由楊秋興主持,委員會同意世界資源公司申請,並認定為重大投資案。世界資源公司將投資新台幣一億多元,預定今年九月建廠,明年九月營運。 楊秋興指出,世界資源公司是世界級環保科技廠商,副縣長吳裕文去年曾到公司訪問,非常歡迎到環科投資。南區環科是台灣第一個環保科技園區,縣府正積極招商,最近,他到日本為南科招商,歡迎世界資源公司到環科投資設廠。 世界資源公司執行副總裁瑞克史雷格(UlrichSchlegel)偕同台灣區副總經傅雲政在甄審委員會簡報公司投資概況。傅雲政表示,公司污泥處理,可百分百回收做成產品,沒有任何污染。 甄審委員會今天也通過南區環科管理研究大樓及實驗廠房出租要點。 南區環保科技園區已有十一家廠商核准進駐,其中有四家已量產,世界資源公司是第十二家核准進駐廠商,也是第一家美商。 8/15/2005 8:41:43 PM http://www.epochtimes.com.tw/bt/5/8/15/n1019482.htm _MT_SEPRATOR_

Read more

「環保科技園區」有問題或「生態工業園區」理想有疏漏?

「環保科技園區」有問題或「生態工業園區」理想有疏漏? 作者:鍾國輝 (台灣環境資訊會顧問)  (原文出處 http://e-info.org.tw/node/7335) 生態工業園區(EIP,Eco-Industrial Park)的概念,在理論上強調向自然生態系統學習,將產業系統也當作是有食物網般生態關係的產業生態系。常用的說法叫做「產業共生」。這概念最常被提到的執行方式,在於透過「副產品交換網」的方式,將工廠生產的廢棄物視為可以在系統內或系統之間再利用的資源物,由於通常這種交換的關係,必須基於工廠之間的合約或協定,適度調整製程的規範設計或是經理人看待廢棄物的態度,所以,這種概念在根本上幾乎否定了傳統的事業主或是一般民眾看待所謂(事業)「廢棄物」的既定觀念,強調沒有廢棄物這東西,只有如何去設計物質或能量循環流動以減少廢棄物外溢的理想。 但是,這種應用產業生態學在工業區的執行面,為何許多國家,尤其是亞洲一些地區的生態工業園區,均不敢真正挑戰顛覆生產製程,對工廠生產製程之間重新找尋產業得以共生的關係,也就是從根本減少廢棄物外溢的可能?我們目前更常看到的現象是,許多號稱生態工業園區或是台灣目前推動的環保科技園區,大多只是做到「景觀綠化」的層次,就對外宣稱是生態工業園區!這種將「自然生態」的概念誤解為「產業生態」的認知與現象,發生在許多國家,尤其在亞洲、中國、與台灣等地。我們不禁要問:這些現象的背後,到底是生態工業園區執行面的問題,或是生態工業園區本身的理論假說概念有嚴重缺陷?或者這些只是邁向生態工業園區理想的過渡階段? 回答上述疑問之前,必須先釐清「生態工業園區」的概念,理論上絕對不等同於「工業區」,但是,讓我們看看在台灣實際執行此概念的政策上,卻始終讓市民大眾有種錯覺:好像不論政府用的是「生態工業園區」或「環保科技園區」或其他任何光鮮亮麗的名稱進行綠色行銷與招商,骨子裡好像還是高污染的工業區?或是集結環保處理技術較好一點的廠商的聚集區?較了解台灣工業區的複雜管理與行政系統的人,也許會用較明確與坦然的概念看待這現象,就像是雲林與台南的「科技工業園區」,它們比起傳統的經濟部編訂工業區多了一些技術門檻,而現階段的「環保科技園區」,只不過是招商的產業別與技術門檻不一樣的工業區。事實上,「環保科技園區」真的如同上述說法,只是披著「環保科技」糖衣,本質上卻只是號召廢棄物處裡廠商集合在單一專區的「工業區」嗎? 依據官方資料顯示,廠商進駐環保科技園區的門檻,必須符合包括「清潔生產技術」、「再生資源資源化」、「資源循環再利用」、「再生能源產品」、「環保技術設備」及「關鍵零組件」等六大產業的範圍。此外,每一個園區可視其區域特性引進與該地區相融合的產業,經主辦機關與環保署審查通過就可以對外招商。弔詭的是目前的環保科技園區另外有一個平行的「循環型永續生態城鄉建設計畫」,理論上這同等份量的平行計畫,應該肩負建構綠色生產與城鄉發展之間的物質流、能量流、甚至資訊與知識流動循環,以使生產活動的污染外溢程度最小的任務,而這樣有點顛覆傳統城鄉規劃對於土地使用基本概念的想法似乎太過於前進,中央的執行上無法清楚指出如何做的當下,地方政府很難大膽突破遊戲規則,提出真正符合地方特質的循環型社會、循環型永續生態城鄉建設的創新提案。 若要真的反問到底是理論概念有問題或是執行有問題?嚴格來說,各有不同的問題:首先,從理論的根源來看,生態工業園區的概念擷取生態系食物網的靈感,配合北歐國家如丹麥卡倫堡的範例,讓歐美國家找到可以發展理論模型依據的經驗值。歐美國家也紛紛在亞洲國家找尋合作對象以實驗這概念的可能性,但根據筆者連續兩年在國際會議上討論經驗,包括去年在泰國舉行的亞洲生態工業園區會議,看到亞洲各國有類似狀況,到了今年夏天在北歐地區包括芬蘭與瑞典兩國的永續發展研究年會與國際產業生態學會議,更使我不得不警覺到一股危機,這危機來自歐美提論與亞洲經驗之間的執行落差,似乎不只是個案,而是通盤的生態工業園區模式的應用危機。所謂的危機,在歐美地區本身,存在一股過度強調市場機制的倡議路線,這路線本有歐美對於公民社會基本認知的價值文化背景,但是就以199年之後,全球推動生態園區的龍頭老大之一,也就是美國本身在執行EIP所遇到的發展阻力,並未如理論假設一般的順利,加上在學術界領導組織-國際產業生態學會(ISIE,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Industrial Ecology)未刻意主導,但是因為最早投入此領域的專家學者們,很明顯偏重在自然學科領域的情況下,傾向針對個別物質元素的代謝論、或是物質流與能量流系統的最佳化的研究與應用,至於人文社會面的研究與討論,雖有極少部分學者倡議不可偏廢對於此方面的注意力,但截至目前為止,仍難以撼動全球對於生態工業園區的知識學習版圖與實際行動的方向,亦即全球目前過度強調生態工業園區的物質資源化技術、環保技術、或是藉相關環境系統分析以模擬工業區的環境管理等方法,還是多少暗藏技術決定論的價值傾向。 另一種危機,屬於亞洲國家的危機,是在上述歐美主導的國際環境政治基礎上,大規模且直接地接受西方理論與應用模式,或許用「模式殖民」的強烈用語有爭議,但某程度上來說,卻能夠突顯此現象的嚴重性。尤其是在全球聚焦的中國地區,從聯合國與環境相關組織如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聯合國發展署(UNDP)等單位,再到歐盟或掌控全球與區域金融秩序的組織如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單位,均直接或間接透過學術界與專業界在中國展開大規模的實驗專案。有極少部分的中國學者隱約指出這種現象可能造成另一種形式的制度依賴(path independency)與被環保技術鎖定(lock-in)的現象。這種危機,也同樣出現在其他大量接受歐美學者專家指導的東南亞國家。而亞洲國家之中的異數-「日本」,不僅歐美國家不清楚他們的做法,連亞洲鄰國也都難以與日本建立完全的合作與學習關係。日本發展各種理想,習慣不依賴歐美資源,全部自己來。生態鎮(Eco-Town)就是同樣概念下,集結生態工業園區、都市更新再發展、科學城、生態城等的綜合造鎮計畫。而台灣的環保科技園區,因為我們有著與日本長期的民間與特殊文化關係,更為特別之處在於先後既吸取北歐模式,後來主要借鏡日本的經驗,當我們發問到底環保科技園區執行或是理論有問題時,困擾的地方變成:這理論到底是學習自理想的生態工業園區模式?或是日本的生態鎮?目前我只能說,若要嚴格批判台灣的作法,我們是既沒有學到北歐模式的關鍵,也沒有日本經驗的遠景與魄力;但是因為執行時間能短,若要在這階段時期站在正面角度評論,或許可以說:這就是台灣正在發展與各國不一樣的特殊模式吧。 【後記】 礙於篇幅,無法細數許多對於產業生態學(industrial ecology)與生態工業園區(EIP)理論的批評觀點。通常這種新興領域,在理論與應用兩方面各有疏漏缺失是可以理解的情況,至於這些問題背後還有哪些重要爭論與看法,你又有何回饋意見,暫且先賣個關子,因為接下來,台灣環境資訊協會8月19日在台大校友會館有一場座談,屆時可以更暢快地話談這些問題。更多詳情 【延伸閱讀網站】

Read more

[演講更動] 生態工業園區演講因颱風順延至8月19日

原定2005年8月5日上午十點在台大校友會館的演講( 一兼二顧的三生藥方?– 從「生態工業園區」的全球發展看台灣企業、政府與民間的危機與契機) 因颱風來襲,順延至8/19(五)上午10:00-12:00原場地舉行。 已繳報名費八百元者,可直接要求退費或繼續參加。 已繳費者,若有任何變動,我們會個別通知。其餘最新訊息也將公佈於本站與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網站。

Read more

社區可不想病危才被政府發放死亡慰問金

當所有名單或大量的(部分)名單公佈,台灣已正式走入工業國家必經的棕地(Brownfield)之路。 生態工業園區概念的興起脈絡也跟這有關係,而台灣究竟要學德國魯爾區的工業區再生方式,放棄製造生產另尋地景新風貌與文化或願意維持工業生產的活力,用生態化產業發展概念,串起既有產業物質能源流動循環? 或者,兩種方向都不管,只能低頭研擬發放補償金額的高低與地緣政治平衡,直到政府財政與信用徹底破產? 重要關鍵只有一招,資訊公開! 唯有讓大眾清楚知道賴以生長的土地到底生了什麼病,這才有機會共同合力重振地方經濟與環境社會的良性發展。唯有適度公開土地與環境病歷,共同討論怎麼醫治我們的環境,未來才有更多發展機會。 社區應該不希望等到重病末期,才被政府直接宣布放棄搶救,發放死亡慰問金。 —————————————– 一連串汙染場址黑名單 將陸續現形 記者朱淑娟/台北報導 汙染場址一個一個冒出來,環保署官員透露,隨著汙染調查的進度,環保署手中握有一個黑名單,等事證齊全後,各地汙染場址將陸續公布。 環保署在九十年成立土壤及地下水整治基金後,陸續調查汙染潛勢工廠、農地、加油站、非法廢棄場址、大型儲油槽等汙染情形。 其中加油站調查部分,鎖定營運十年以上的八百座加油站,發現有卅二個加油站汙染超過管制標準,其中一處公告為整治場址,其餘公告為控制場址(部分已解除)。 農地部分,環保署至今共公告了一千五百九十筆農地為控制場址,總計約三百六十公頃。陸續已有一千多筆解除管制。 另調查全台一百七十二個大型石化儲槽工廠汙染情形,發現多處大型儲槽的土壤及地下水汙染超過管制標準,全數位於高雄縣市。包括中國石油林園廠、台灣塑膠林園廠、國喬石化高雄廠、台灣聚乙烯林園廠、中油高雄煉油廠P37油槽。 不明廢棄場址有兩處被公告為控制場址,包括台中縣烏日鄉五光路底下被埋廢鐵桶,地下水總酚濃度超過管制標準。台南縣將軍鄉發現一批不明廢棄物,同樣是地下水總酚濃度超過標準。 除了環保署的調查外,各環保局也開始調查管轄區內疑似汙染的場址。包括高雄中油煉油廠、中石化高雄廠、RCA桃園廠等都是地方環保局自行調查的案子。只要調查結果發現超過土壤或地下水管制標準,環保單位將依土水法規定公告為汙染控制場址。【2005/08/02 聯合報】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