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只放雞糞 二林各界反彈

【聯合報╱記者江健男/二林報導】2008.10.31 中科園區彰化基地落腳二林鎮,初期規劃卻把20公頃宿舍區規劃在園區的東側,遠離二林鎮;縣議員張國棟昨天邀二林鎮各界代表赴中科管理局陳情,希望中科二林基地規劃內容重作考慮,不要在二林鎮「不生金雞蛋,只會放雞糞」,局長楊文科允諾再作考慮。 中科委由中興工程公司規劃的二林基地草案,計畫把可容納3萬名員工的20公頃住宅區及基地服務中心、商業區設在基地的東緣,面臨埤頭鄉;西側面對二林鎮的基地則是供汙水處理廠、沉澱池等預定地。規劃草案曝光後,二林鎮各界群情譁然,原本準備迎接中科進駐二林的人,心情跌落谷底。

Read more

促產條例修正下猛藥

原預計2008年底廢除【促產條例】,改以【產業三法】代替。面臨全球金融風暴與內需市場不振,政府祭出近年對新興科技產業投資之外,給傳統產業最大的優惠動作。 沒仔細研讀詳細條文與預估受影響的關連產業之前,不清楚也無法評論影響效果。看到”馬上”執政團隊荒腔走板演出,民間遙想政府能有更多大破大立的具體政策方向與作為。 ————————– 促產條例修正 五年免稅傳產適用  【經濟日報╱記者蘇秀慧、謝佳雯/台北報導】  2008.10.31 02:45 am  政府企業減稅大放送,行政院會昨(30)日通過「促進產業升級條例」修正案,擴大租稅優惠適用範圍,自今年7月至明年12月底止,取消產業別限制及金額門檻,讓所有製造業及相關技術服務業,也就是傳統產業及中小企業的投資案,都可以比照新興科技產業享受五年免徵營利事業所得稅的租稅優惠措施,預估可帶動5,000億元的新增投資。 有關適用投資門檻,行政院傾向不限門檻。經濟部與財政部將進行協商,在促產子法中「製造業及其相關技術服務業新增投資五年免稅獎勵辦法」明訂,即中、小型的投資案也可享受這項租稅優惠,不受目前新設資本額2億元或購置設備1億元的門檻限制。行政院這項短期企業投資租稅優惠措施,受到各方重視,經濟部工業局昨天下午就接到十通以上的廠商詢問電話。 工業局指出,這次可享有短期租稅優惠的廠商,以辦理增資和新成立的公司為主,在7月起至明年12月底止的增資和新設立公司的投資案均可適用;適用時間以辦理增資或新成立的時間為準,並於三個月內提出免稅申請。舉例來說,若有企業在明年12月通過增資案,即使在後年1 、2月向政府提出免稅申請,依舊可以享有優惠。 官員表示,這次的短期租稅優惠措施與91年實施的方案大致相同,唯一的差異在於傾向首度增訂最高減免額度,以廠商投資額為上限,希望更符合社會公平正義。由於現行的新興重策略性產業免稅優惠沒有上限,讓投資額10億元的廠商,可能享受到20億元、甚至50億元的免稅優惠,尤以毛利高的IC設計業最為常見。 在91年至92年實施的短期租稅優惠方案中,共帶動新增投資7,500億元,並吸引3,000家廠商增資2,800億元,連小吃鬍鬚張都因為領有工廠登記,也向政府申請免稅優惠。 【2008/10/31 經濟日報】

Read more

可持續經營不等於可持續發展

又是大哉問命題! 負責執行工業局專案時,為了斟酌專案名稱:「工業區永續經營機制之建立」的永續經營幾個字煞費腦筋,研究嘛,雞蛋裡挑骨頭,大題切小,小題大作。永續經營定義,遇上全球興起永續發展概念,可是永續發展與永續經營硬是差了關鍵的發展與經營,到底可不可閉眼就當成長相一樣? 這考驗專案執行智慧,最後,明知官方初衷以能否找到工業區經營長久,不閒置土地等資源為原始出發點,但執行團隊強調永續發展,也沒人能質疑。於是,在工業局裡的的永續發展組(前身編制為第七組)曾想實驗生態工業區概念卻沒下文,相隔不到兩年,這回工業區組(前身編制為第五組)想執行五年中期計畫,檢驗工業區的永續經營機制課題,要說是經營或發展是否一樣?孰者重要?這可是都能納入研究子課題內容啊。 很多政策實務或理論概念靈感成形,僅在一念間。好鄰居與壞鄰居也常只是左右之別。聽過規劃界老前輩John Friedmann親口說過,世界城市概念的靈感,不過是某次飛機時看到飛機上各城市航線圖啟發的理論靈感,也可算是後來談全球城市理論的前身。而永續經營這詞的真正來源我不得而知,但明顯受到永續發展啟發而用永續(sustainable)這詞(對岸習慣用可持續)。 企業或工業區能否永遠、持續經營下去,這是(企業)管理問題,而能否「可持續」發展下去,就不是管理問題,而是永續發展的治理問題。看似愈說愈繞圈打轉,實則不然,我可以先借用邏輯思維下結論: 可持續發展可以持續經營! 持續經營不一定可持續發展! 若討厭以上用詞,要這樣說也可以: 永續發展可以永續經營! 永續經營不一定是永續發展! 唉,說了這麼多,還不是因為一早起床看見的社會新聞快報,電視置底標題閃爍著: 「王永慶逝後由七人小組接班」。 睡眼仍朦,搞不清這是電視節目假設語氣或其他涵義,等到確認被商業主流媒體及其共生夥伴們捧為經營之神的王永慶真的過世了,發現立委們不分藍綠、官員不分部門,社會輿論不分南北,一面倒地高呼緬懷早已被神格化的商業經營霸主。 雖然王永慶興辦了以濟世救人為目標的全台灣醫療(營利)事業體-長庚醫院被喻為全台最具管理績效與手法,也是最賺錢的醫療機構,為王永慶的事業版圖增添最鮮明的印記。而王白手起家,長期穩坐商場顛峰的傳奇,也有不同聲音指出,王受惠於政府在當年適時提供擠身官商網絡的專賣般的產業通行證,商號得以壟斷市場的獨門生意,政府授意更是關鍵。 我們很難釐清到底是政府支援力道強或自我打拼基礎影響大。我們文化傳統總說逝者為大,但是,當凡人被吹捧為經營之神,媒體播出有如緬懷戒嚴時代領袖般的企管神蹟,或許我們也得誠心、冷靜下來,反省一些不同觀點。 讓我們回顧台塑六輕投資案最早提出的說帖,提出促進地方發展的典型開發說詞,聲稱可提供雲林地區廣大勞工就業機會,也如所有大型工業開發案一樣,事隔多年後的現實與原始承諾雇用本地勞工比例總差一大截。殘忍犧牲了無法回復的環境品質。失落的環境品質與勞工安全衛生有同樣困境,回饋金或能彌補空白存款簿,卻難彌補失落土壤地下水與生態環境。 台塑集團被商業主流媒體評為經營績效典範,只是主流媒體不會告訴眾人潛藏在經營績效背後的間接成本,這些成本可是由全民公共健康衛生與無辜不會發言的土地默默買單。 連時任行政院經建會主委陳添枝都公開讚揚:「王永慶是台灣的永續經營典範!」 不知是官場話或以經濟學者擔任政務官的真心客觀之語?

Read more

五期三難題-工業局的考卷 交不出去

 【經濟日報╱記者 謝佳雯】2008.10.16 02:46 am 明年經濟成長率面臨保五之戰,收到來自台塑集團高達2,000多億元的六輕五期投資計畫書,本該是件振奮人心的大禮。但對經濟部工業局來說,卻如同拿到一疊厚厚的考卷,這份考卷已擺在工業局一、兩個月,遲遲交不出去。 六輕五期計畫有三大難題-空汙、水及土地,全都超過雲林離島工業區的管制上限。因雲林離島工業區內已有六輕四期和台勝科,以及原核定進駐的台塑大煉鋼廠和國光石化,要滿足上述投資案的用水、空汙管制都有困難,現在又加上一個更龐大且不在規劃內的六輕五期計畫,讓工業局官員苦思不得其解。 工業局年初審查六輕五期投資計畫書時,即先以退件處理,希望台塑集團再評估。但8月再收到該投資計畫書時,計畫內容仍和原版本相去不遠,原來有疑慮的空汙、用水及土地三大問題,其中尤以空汙和用水的解決難度最高。 工業局此時陷入得在六輕五期、台塑鋼、國光石化「三選一」,只要這三項投資計畫不變,空汙、用水、土地三大難題全都無解。 據工業局初步估算,若國光石化順利轉至大城設廠,台塑鋼又暫緩推動,並由台塑買下新興區價值約70億元的土地,避免其他廠商進駐搶配額,六輕五期的土地和用水問題才可迎刃而解,僅剩空汙管制需要進行減量配套,才有機會通過環評。 不過,即使台塑集團自行在六輕五期和台塑鋼間「二選一」,以六輕五期為優先推動計畫,但仍要面對已啟動彰化大城投資備案、卻未正式宣布放棄在雲林台西設廠的國光石化投資案,為六輕五期的潛在變數。 因工業局無法保證國光石化絕對可以順利在大城設廠,更無法「勸退」國光石化宣布放棄雲林台西預定地。 因此,六輕五期、台塑鋼及國光石化三項重大投資所牽扯出的三角關係,加上每個投資都有困難重重的環評關卡,讓工業局收到2,300多億元的六輕五期投資計畫書,猶如千斤大石,一點都不會感到興奮。 【2008/10/16 經濟日報】

Read more

【短評】推給電腦與委員會的鄉愿政治

雙手贊成檢討委員合議制背後的權責不分與鄉愿心態! 漢寶德老師說得好 :  “原本機關的主事者可以用裁量權來選擇,並負起一切行政責任的,使用這個辦法可以推卸一切決策責任,掩飾無能,其後果則由一個臨時組成的委員會來負責! “ 沒有政府採購法之前,固然有公務員貪汙圖利上下其手,也有未經公開徵選就決定公共建築規劃設計與小型研究、規劃、設計案等現象,專業社群與社會大眾眼裡還是會繼續關注這些標案品質。相關政府採購案的主官仍是擔負最終的行政裁量者,也就是說,首長仍是制度上最主要責任歸屬者。自從政府採購法公布實施後,看似杜絕部分不當運作,用制度美化了所有公共標案,畢竟天底下沒有完美制度設計,有心鑽營者一定會繼續尋找法令空隙隱藏或公開修飾圖利、貪汙,以及可能不涉及法定刑責的”關說”。這種利用學閥、財閥、政府多方合作的壟斷公共資源的遊戲,自古皆然,只是現代更多的是挾著民主法治與科學客觀之名,行花巧之實。 理論上,限制型招標得以跳脫特殊規格與能力的限制,實質運作的政府官僚體制,逐漸引發更保守、更自我防衛保護式的專業行政文化。這些由主官授意篩選組成的技術專家委員會,不論是法定或非法定,逐漸取代政務主管主官的決策責任。真的想搞鬼的官員與同夥分贓的教授們,還是可以鑽營法律解釋漏洞,假委員會的假民主決策形式,謀取不法利益。 這呼籲已久,當前太多行政制度都假委員會形式,逃避政治決策者的決策風險!美其名是委員會決定的!(或者說委員都是電腦資料庫挑選的!) 任何制度都有漏洞,委員合議決的規則被過度引用,致使權責不對等,以集體決之名,躲避最終決策失誤的行政與政治責任。用集體決形式,掩飾主官獨斷意見(獨斷異意詞=魄力)。這樣決策模式,不僅在工程部門,也同時存在文化資產、工業開發、環境保護等評估業務,應該說是充斥所有部門。 官僚制的設計,原期待可以解決行政與政治混在一起的危險。實務上,行政與政治很難一刀兩斷。主張行政革新說法,不奢談,根本上我不相信行政與政治可以完全分離的打高空說法。 台灣社會充斥信任危機,充斥不只是政府失靈,更可能是政府失能的趨勢。 當前敢於承擔政治責任的行政主官都消失殆盡了嗎? 人民厭倦政治掩蓋一切,更厭惡用委員合議之制度設計掩飾齷的政治分贓。委員制當然有值得保留的正面功能,也不應否定所有委員制。即使我的附議也是狗吠火車,還是必須無奈喊一聲 : 支持全面檢討蔓延的委員合議洪流。 【參考新聞】 ——————————— 漢寶德:委員會議決方式應全面檢討【聯合報】 2008.10.11 02:50 am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