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產不落日散成滿天星

促產不落日 散成滿天星 【經濟日報╱社論】 2008.12.31 行政院賦改會日前召開聯席及委員會議,討論促產條例落日所得稅改革方案。雖然研究團隊提出多種配套選案,然在行政院強力主導下,其決議果如預期:促產條例租稅優惠仍保留四項功能性獎勵,營所稅率調降至20%;至於綜所稅最低二或三個級距稅率各降一個百分點,未分配盈餘是否取消加徵,採兩案並陳送行政院議決。雖然此為賦改會召開以來最重要的戲碼,卻因行政院早有定見,議事看來較以往頗具效率,實際上卻是草草了事。由於此案影響深遠,其後遺症不容忽視。 促產條例租稅減免無法全面落日,實乃預料中事:一來功能性獎勵為馬蕭總統競選政見,財經行政團隊絕不容許其跳票;二來減稅優惠乃產業界最愛,值此經濟衰退之際,更是振振有詞;三來一些財經學者基於外部經濟考慮,為其提供學理依據。然此結果卻使得促產落日為稅制脫胎換骨提供契機之大夢破碎,稅制、稅政依然複雜冗贅,實在令人遺憾。 未來促產條例租稅優惠已確定藉由類如「產業創新條例」延續香火;表面上租稅減免經過一番檢討,僅限研究發展、人才培訓、營運總部、國際物流四項功能性活動,卻留下無限隱憂。從獎投條例到促產條例一路下來,只要善門一開,減稅對象與規模必然擴大,終至尾大不掉。另一方面,日前行政、立法已聯手擴大促產條例五年免稅範圍,更使得促產條例縱使落日,其實質減稅仍能繼續延展多至十年以上。至於散在生技、金融等產業別所謂「小促產」減稅條款,也以「化整為零」方式遍地開花。如此形成的綿密減稅網,顯示半世紀來產業仰賴租稅減免有如吸食鴉片,不但難以斷癮,甚至癮頭更重。產業與租稅政策均不長進,實與政府擺脫不掉不減稅就無競爭力的迷思密切相關。 全面取消促產條例租稅減免優惠,原本可取得約1,500億元的稅收;促產條例減稅優惠確定保留四項功能性獎勵,就須扣除約300億元,剩下用來進行稅改:將營所稅率降至20%,須耗去808億元的稅收;綜所稅最低三個級距稅率各降一個百分點,稅收損失約170億元;再加上日前立法院通過大幅調高綜所稅之標準、薪資、殘障、教育四項扣除額,稅收損失約280億元,合計數已超過局部取消促產減稅所增加的稅收籌碼;若再考慮取消未分配盈餘加徵10%營所稅,必將破壞「稅收中立」原則,故應有所取捨。 營所稅率調降至20%,擴大綜所稅與營所稅之稅率差距,必然扭曲股利分配政策,使得未分配盈餘加徵10%營所稅是否取消成為棘手難題:若維持現制,不取消加徵,稅制複雜性依然存在,也增加自有資金成本,勢必引起產業界異議,尤其在經濟不景氣需要自有資金共度難關為然。若取消加徵,兩稅稅率差距擴大,自然提高盈餘不分配規避個人綜所稅之誘因,進而透過公司增值及股價提高,將股利轉為資本利得,又不用課徵證券交易所得稅,使得所得稅制公平性蕩然。若採雙軌處理方式,僅對上市櫃公司之未分配盈餘取消加徵,卻對廣大中小企業產生歧視,引起種種疑慮,同時更增加稅制複雜度。然在現行設算扣抵兩稅合一制下,兩稅稅率若不努力拉平,證券等資本利得若不恢復課稅,稅改只顧「頭痛醫頭」,上述騎虎難下現象必然存在。 綜所稅最低二或三個級距稅率分別降低一個百分點,表面上使380萬戶受惠,紓解中低所得者因政府大幅調降遺贈稅乃至營所稅之反彈情緒;其實只是施予小惠、安撫人心而已。事實上,高所得者在各級距之下的所得也一體適用降低的稅率,因而得享全部的減稅優惠;反倒是原本即未達起徵點的低所得家戶卻沒有一點好處,實際結果反而惡化所得分配,完全是一種虛應故事、聊備一格的態度,全然不在乎長期以來稅率結構不合理、減免稅浮濫現象。政府何時正視綜所稅稅基太狹、稅制不公問題,認真、費神展開更大格局的改革,建立事關大眾福祉具公平、效率、簡化的綜所稅制,我們拭目以待!【2008/12/31 經濟日報】

Read more

科學園區遍地開花-選舉支票惹的禍

遍地都有科學園區,早為各方考量籠絡政治利益,掩蓋區域經濟規劃的現實。 媒體是亂源,也會釋出寶貴資訊。來自號稱民主聖地宜蘭,環保界前輩的李界木在陳水扁執政時入主國科會轄下的科學園區管理局長要職,雖然民間早流傳國科會歷年旋轉門圖利傳言,這環保前輩在龍潭購地弊案的表現,果然讓社會見識到以公共利益之名私飽中囊,真實版的政商勾結戲碼。 台灣各類產業園區公婆多,國科會握有金雞母科學園區,工業局有風光與拖累數十年的中央編訂工業區,而國科會扛著偉大科學研究光環,顯然沒能正視經濟部工業局的工業區開發作業基金前車之鑑。管它甚麼部會與資源整合,管他甚麼合理規劃,新科學園區(基地)要設在哪? 不再是蔣經國時代的決策方式,不再是幸運搭上全球產業分工的,中國尚未崛起的年代,21世紀的台灣,國科會已不再專責國家科學,官員也不再都是國家大員。真希望我誤會了國科會,國科會或有難言之隱。舉高債,遍地廣設科學園區的後果,還真不是意外新聞。 ————————————————————————— 【經濟日報╱記者 李立達】2008.12.18 新竹科學園區帶領台灣經濟起飛的範例,已成為各地效法對象。中國大陸科技業龍頭聯想投控總裁柳傳志日前訪台時就表示,科學園區將研發轉換至產業的模式,值得學習。但國內三大科學園區卻傳出現金周轉恐將不靈的窘境,令人心驚,也懷疑台灣科學園區的開發是否出現了大問題? 問題出在哪?應是科學園區已成為各地民意代表與政府官員討好地方選舉的承諾,過去短短八年間,園區作業基金從百億元負債大幅膨脹至千億元,如今即使友達暫緩建廠,但政府仍堅持依時程興建彰化二林園區,負債數字將持續增加。  在三大園區中,目前僅竹科收支打平,主因當初是以公務預算編列,作業基金負擔不大,但前後也花了20年時間,才消化完畢負債。至於負債極高的中科與南科,為何不用公務預算編列?主因在於公務預算編列數字驚人,很難通過預算審議,於是採用作業基金向銀行借款方式,支應園區開發所需費用。 科學園區不是萬靈丹,但在民代或政府官員眼中,卻是選舉極佳吸票機。持續開發園區的結果,造成作業基金負擔過重,如今廠商期待緩徵或免徵園區管理費用,會讓負債千億元的作業基金雪上加霜。國科會如今陷入兩難,即使要用公務預算編列,過度開發的苦果也將回歸到廠商與百姓身上。

Read more

園區作業基金 擬列公務預算

【經濟日報╱記者李立達/台北報導】2008.12.18  國科會副主委陳力俊昨(17)日指出,科學園區作業基金已負債1,000多億元,每年光支付利息就高達20多億元。國科會下周會將「搶救園區廠商」議案交由行政院決定;國科會預估,若沒有配套就直接調降或暫緩徵收園區管理費用與租金,會讓科學園區作業基金面臨周轉不靈的窘境。  立法院昨日審查國科會所屬財團法人國家同步輻射研究中心及國家實驗研究院98年度預算時,立委鄭金鈴、郭素春、趙麗雲及黃志雄等均為科學園區廠商請命,請國科會「共體時艱」,適度調降租金及管理費,讓廠商好過年。  陳力俊在答覆時表示,如果政府能把園區作業基金改列為公務預算,全數吸收或逐年攤提,國科會就有調降科學園區廠商租金及管理費的空間。  根據96年度決算數,國內科學園區管理費及租金等收入達88.26億元,業務成本及利息支出計65.09億元,結餘23.17億元,但這並不包括科學園區積欠的長、短期債務。  國科會估算,科學園區作業基金仍負債約1,000億元,每年利息高達25億元,若直接調降園區管理費或緩徵,恐會周轉不靈。國科會目前是向銀行短期借款來支應長期借貸,資金十分窘迫。  國科會並指出,友達雖延緩建廠時程,但彰化二林園區將依明年7月時程動工,預估負債將因此攀升至1,400億元。國科會擬建議,將園區作業基金轉為公務預算,或由公務預算逐年分批攤還,或由公務預算支付利息等方式,解決科學園區經營困境。  國科會統計顯示,竹科、南科及中科今年第四季營收大幅萎縮,不僅無法達成今年預期總營收2.3兆元,就連想達成2兆元的最低標準,也大有問題。 【2008/12/18經濟日報】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