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寮空污案與日本北九州Eco-Town的環保協定

 大寮工業發展背景與空污事件 1960年代出口導向之工業發展政策下,從1978年起營運、原名大寮的大發工業區,從廢五金發展為混合金屬處理專區之工業聚落,391公頃面積與580多家廠商,也是高雄最大工業區。 早期有過七彩煙霧與抗爭,只是2008年12月間之連續空污事件,地方向中央抗議,但涉嫌污染的7家工廠否認,政府協調回饋與環保協定尚未定案。 2009年1月由大發工業區廠聯會召開原屬縣府應召開的公害糾紛緊急紓處小組,政府承諾補助潮寮國中小五年免費營養午餐、設兩校獎學金每校每年30萬元、補助潮寮與過溪村巡守隊每年全天稽查費60萬元、設紅外線偵測儀、設公害監督委員會等。未能承諾草案有:(1)工業區聯合污水處理廠須提遷廠時間表;(2)工業區進行二階段環評;(3)受害嚴重師生每人30萬賠償金;(4)村民每人10萬元補償金。而後,公害糾紛調處委員會達初步協議,將依法討論環保署起草的環保協定書。  北九州的七色煙與非抗爭手段 類似公害糾紛可參考日本北九州(Kitakyushu)從高污染轉為環保示範城市的自治經驗。故事從一九六O年代談起,北九州八幡鋼鐵廠是日本第一個鋼鐵工業基地,鋼鐵與化學等工業聚集之空污嚴重程度絕不輸任何地區,當時令人掩鼻的硫化物與各種化學物混合溢散產生的”七色煙”奇景,諷刺地被居民奉為見證工業發展象徵而自豪!只是各地可見抗爭公害污染,獨未見北九州有激烈抗爭,一說法指北九州經濟太仰賴大型企業,市民也不願得罪企業,反而是主婦們受不了家人健康與環境受損,自我學習並以行動突顯公害問題,改變地方政治制衡關係,社會轉支持反污染有成的左派政治人物,保守的市長與廠商眼見下屆選舉可能失利,在無足夠法令管制空污情況下,市長與企業提出二氧化硫減量協定獲得所有廠商簽署,意外大幅改善當地空氣品質。至於該地轉為生態鎮(Eco-Town)示範則是另一後續綠色發展故事。  環保協定的作用 至於早年林園污染糾紛由中央處理時也無適當法令參考,得教訓而促成公害糾紛處理法。只是公害來源仍常難辨認,大寮事件初,地方以污染源不明或另有考量未立即啟動調處委員會,環保署協助過濾可疑廠商並建議啟動法定程序,但處理糾紛考驗政治智慧,過去最高法院判例曾指舉證責任分配尤其是公害糾紛常有不公平關係,使被害人無從獲得應有賠償,因此舉證責任轉換得依「民事訴訟法」2000年2月5日公佈第277條(舉證責任分配之原則)修正條文之但書:「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但法律別有規定,或依其情形顯失公平者,不在此限。」 標準程序應先由地方啟動「調處」委員會,調處不成再由中央「裁決」。調處或裁決的「協定」,「經法院核定後,與民事確定判決有同一之效力,…調處書得為強制執行名義」(公害糾紛法第30條)。另依「公害糾紛處理法施行細則」第29條,環保協定應載明「協定標的」、「環境保護措施」等。但是,環保協定目的也不只是協調賠償金額,重要的是環境品質是否因此變好?地方與中央對立不免遺憾,各方對責任歸屬意見紛歧,朝美好環境前進應是共識。或許,藉此反省環境公民養成方式,開誠佈公討論工業區廠商資訊應循何種方式公開,取得社會溝通與信任關係更具前瞻意義。 (原文刊載於2009年的<工業區通訊>期刊)

Read more

利澤太陽能廠商出走新聞的不同解讀

有趣雙面解讀,這新聞提示往後讀新聞稿稱產(工)業園區已有廠商進駐,都得確認廠商只是簽署同意書或已建廠。事實上,當然不用這般嚴肅看待,相同事件不同表述罷了。即使已整地建廠都可能停工放棄進駐,我們也就不用在意政治語言。 園區開發申請程序中,常會請答應進駐或主動邀請關係友好廠商簽下進駐同意書,作為申請開發案要件,通常形式意義大於實質意義。只是彼此必須清楚知道這些聲明書遊戲規則即可。 【2015年初補註】 多年過去,因緣際會在中國光伏產業園與領導人見面前作點功課,忽然才發覺當初在宜蘭暴增的太陽能產業投資,只不過是中國太陽能(光伏)產業在美國雙反(反傾銷、反補貼)限制下,借道台灣的出口避稅效應呀。 世事變遷,意外見證全球化產業布局下的故事。 ——————————————– 利澤廠商出走? 縣府:三家退租 【聯合報╱記者吳淑君/宜蘭報導】2009.02.10 02:49 am 不景氣,利澤工業區廠商出走?宜蘭縣長呂國華昨天澄清表示,嚴格而言是三家退租,且這三家根本未簽約進駐,何來出走?其中屬於太陽光電僅只富陽一家;最近陸續有其他太陽能光電廠商接洽看地,想來宜蘭設廠,縣府會更努力招商。 宜蘭縣工策會總幹事羅文清說,退租的廠商有富陽光電的四個廠區土地、中儀科技、永君塑膠及放棄其中一筆土地的太陽光電能源科技,和已建廠完,原考慮增加一筆土地,但後來放棄的佳晶科技,後兩者是廠區面積改變,前三者放棄承租的土地,他們會馬上再招商遞補;事實上,不景氣對於宜蘭工業區的衝擊還算好,並不嚴重。 縣長呂國華說,放棄承租土地的廠商,根本還未簽約進駐,嚴格說起來,尚未進駐,就不能算是出走。去年下半年面臨金融風暴,宜蘭的失業率全國排名第四,他要求掌握各家廠商營運狀況,縣府全力配合適時給予協助,希望縣內所有工廠能在此風暴中全身而退,宜蘭沒有產業基礎,如果不招商,失業情形可能更嚴重。 勞工處長林錫忠指出,過完年嵩達公司無預警歇業,這個月下旬已安排勞資調解,利澤工業區幾家工廠都在試營運,工業區人力需求會慢慢增加,2月28日他們將在宜蘭運動公園舉辦就業媒合,將提供500個工作職缺。 去年關廠裁員的力霸水泥,法院三拍流標,但已有集團要出面接手,預訂3月5日再開標,縣府希望日後維持水泥產業,他們會向新東家爭取回聘原有員工復職。 【2009/02/10 聯合報】

Read more

大寮空污與日本案例的聯想

聯想以前常跟管理或監督工業區尤其是環境問題無力者推薦日本北九州轉為所謂生態鎮的案例–這是一起地方自力捍衛環境品質的自治經驗: 話說日本的北九州在六十年代因為重工業集聚, 空氣污染之嚴重比起過去台灣高雄地區還要嚴重,  諷刺的是各種硫化物與碳氫化物與各種化學物質排放到空氣中, 被形容有如”七色煙”的奇景! 這種污染奇景在早期甚至被地方民眾認為是種代表工業發展的進步象徵! 當時還沒有足夠法令可以管制空污, 時間久了 , 地方家庭主婦們逐漸忍受不了生活環境與家人的健康受損, 在性別歧視極為嚴重的日本社會 , 這群婦女們破天荒發起自立救濟, 反映環境污染問題, 並與專家配合發起民間自主培力的教育訓練活動, 宣傳環境科學與環保教育概念,  最精彩的轉折, 在於當時方政治的制衡氣氛下 , 民間施壓終於使得政府願意出面協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