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科技園區環評教我們的一堂課

[前言] 過去在文化資產保存與再生行動時,常感四處擔任救火隊搶救老屋窘境,總想一定要有適當傳承成功甚至慘痛失敗經驗方式,後來轉研究科學園區(工業區)與環境、當然還有生態工業園區,更加複雜的經濟開發與文化、環境衝突癥結,還是很難找到適當方式分享,2005年二度從北歐取經歸來的系列座談,感於生活方式與價值才是影響環保產業與城鄉生活環境說不清楚的關鍵,近來雖然冰島經濟受創,但是各種北歐創新與社會價值在主流媒體推推波助瀾下,話題火紅, 不知道大家是否真的能靜下來看看自己生長的地方的生產問題。 或許藉後龍科技園區環評話題,聊聊有關工業區開發管理與環境與社會互動的經驗(教科書或學校不跟你聊這)。這些東西,經濟部工業局或縣市政府資深官員不便透露意見、民間顧問公司沒空也沒興趣寫、學者不一定熟悉,熟悉者也可能必須寫期刊學術論文而不會管實際細節,最後呢,導致這個與我們生活權益相關的工業區隱性議題,常常被窄化為只有贊成與反對開發的兩種討論聲音…。 到底工業區的相關問題跟你我有關係嗎? 舉最近比較夯的經濟議題-CECA為例,大財團或工廠老闆關心的要命,市井小民以為這是天高皇帝遠,結果可能要等到自己上班的公司或工廠的生意因為沒有加入某一個重要區域或國際經濟貿易協定(也不一定就是CECA)受創慘重時,才又放馬後砲轟立委諸公或政府不是。我說工業區是種隱性議題,受不受大家重視的尷尬程度不輸CECA。有人會因為工業區設置而有工作機會,也絕對會有人因為新設或既有工業區而影響到生活或健康等各種問題。可能是耕種的蔬果不再甜美、可能是河川不再清澈見魚、可能是小孩開始出現呼吸道與皮膚不明病症…。 [科技園區不是工業區?] 即將在2009/3/9召開的環評會議,後龍科技園區案列入討論案。簡略看了會前說明資料,後龍工業區(沒錯!就是工業區,不是甚麼科技或科學園區)的開發單位是縣政府,必須利用這機會先說明的是: [斯斯有兩種,工業區有很多種…] 這種由縣市政府開發的工業區,就是原本都市計畫對於是否可以開闢工業用地的計畫權責,要提醒這跟大家常聽到的彰濱工業區、林園工業區等所謂編定工業區不同的是,編定工業區的主管單位是經濟部工業局(科學園區、加工出口區等主管單位也都不同)。白話來說就是縣政府需肩負所有開發與管理責任(至於委託顧問公司開發完成後, 縣市政府是否又會另外要求中央政府,也就是工業局納入編定工業區接管營運則是另一個主題),通常地方政府會另外委託工程顧問公司協助研擬工業區規劃報告書以及環境影響說明書等作為審查需要,這是最基本的幾個角色說明。 從來不相信現在有哪個地方或中央政府單位有能力整合不同單位之間的業務目標矛盾,創造一個清楚而帶有希望的願景(早期宜蘭經驗還算是較令人感動的正面案例, 現在也已經很久沒有聽過那個縣市有好表現了)。後龍科技園區開發案果真為苗栗民眾著想?在還沒有搞清楚背後的利益糾結之前不便妄下斷語(也許根本沒有掮客,只是單純的文官作為不得而知),但諷刺的是, 苗栗這個台灣西部勉強僅存. 還沒有過度開發的地方,只是因為過去數十年以來,就像偏僻地方的老厝常意外保存完好,不是保存好而是開發壓力還沒有染指。苗栗過去沒能力與經費大量開發,意外造就較為完整的原始自然地景與休閒農業等新機會。 [地方政府在批經濟或放煙火?] 苗栗的產業結構中,工業生產比重的確不多,根據支持設置後龍科技園區的工業局意見表示, 苗栗在台灣中部的產業聚落中是個空缺(至於台灣是否一定要串連整個西部都變成工業聚落/帶又是另一爭議話題),政府在鄰近新竹的竹科竹南基地與頭份的石化、以及早期的紡織工業、還有三義的汽車廠之外,苗栗沒有特別的新興工業基礎。但是,後龍與造橋地區是否需要劃設如此大面積(362公頃)的新工業區,在我看來,恐怕都還不是單純的工業與環保問題,而是納悶為何苗栗縣會提出這樣的開發案? 我們回顧近幾年各縣市裡頭,最用力在地方政府府權限範圍內開發大量新工業用地(工業區)者,莫過於台南縣政府!台南縣政府一方面標榜反濱南案,一方面卻又在七股提報新開發的七股工業區(通常現在都會叫做科技園區),台南縣政府也知道為了避免污水放流口直接流到潟湖絕對會招致負面形象,轉而排至曾文溪口(這不是一樣都增加污染影響範圍)。最近苗栗縣政府劉政鴻縣長大力宣傳馬家庄、重金禮聘國際音樂大人物來苗栗,雖然聲稱帶來或多或少的觀光經濟效益,只是未了解籌備方式、人員組織與經費配置,倒也不敢全面質疑這種煙火式的活動(比較關心的苗栗縣是否因為這些音樂活動,累積並培植了政府單位與民間的文化創意人才?),只是苗栗縣政府這次的工業區開發案,是否真的是拼經濟或是另有隱情,這可不比放煙火,實在需要好好聽他們怎麼說。 [開發工業區的風險與政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