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不清石頭與木頭的年代

分不清石頭與木頭的年代 2009/11/19 (世界廁所日World Toilet Day專欄) 曾幾何時,木頭不再是木頭、石頭不再是石頭;另一角落的塑膠大哥卻不示弱大聲吆喝:「我不只是塑膠喔,我是環保塑膠,我可以是木頭、更可以是石頭…。」 從老祖母年代以來,在某某八大風景、十大名勝名單中從不缺席的配角得主,抱歉潑大家冷水,不是甚麼銅像地標或藝術品,那些油漆綠的假竹水泥欄杆、棕色仿木水泥扶手,模仿自然的景觀工程絕對是歷屆不缺席的候選人。最近LED技術發達,流行超逼真的LED路樹(坦白說遠看還蠻夢幻的)與塑膠椰子樹。市民或觀光客眼裡的綠竹棕木是不是真實原樣的材料?通常,管理者眼中對耐久、維護方便的功能考量,遠超過在乎美學意境的菁英意見,仿自然的人工材料與想像作法,自古皆然,只是衝擊各有不同! 整個社會對功能主義的主流價值之外,在永續發展的普世訴求年代,似乎還可以從真假材料的傳統裡挖點反省的題材:談國家、城市都太沈重,說建築也太專業,何不從小樹見大林?「廁所」空間雖小,舉凡金木水火土等材料與產業都在這交錯,吃喝玩樂、健康也都扯上關係,廁所這小地方的選材方式,幾乎就反映出外界更多地方的環境問題! 有想過古時候簡單到只有木頭稻草與磚塊的茅廁與現代廁所的差別嗎?潔淨條件之外,大量人造材料取代自然材料恐怕是最大差別。諷刺的是,自從廁所與浴室結婚之後,現代廁所變成可能很舒適(豪宅),也可能是充滿各種風險(密閉或設計差)的特區。建商常為了多小規劃出一個房間,現代廁所的通風採光甚至不如茅廁啊! 去年利用廁所學課程,指定雲科大學生以自家或租屋地點的廁所為對象,簡單調查廁所用料比例與數量,希望以大學生日常接觸的廁所,認識居住環境裡各種材料的使用情形。尷尬的是,現代廁所有太多的陷阱,這陷阱往往誤導一個大學生無法辨別塑膠裝扮成的各種分身。 曾有段時間,去水泥化與生態工法佔據主要媒體版面,幾個災害過去,工法被迫正明為工程,可是,我們似乎還沒有能力察覺身旁所有號稱環保材料、環保產品與環保園區是否名符其實?號稱奈米殺菌的燈具與抗污材料是否真如廣告所說神奇? 看似大理石的化學合成面盆,看來像和風木板的門板、天花板、牆壁,看是金屬卻可能是塑膠電鍍的水龍頭開關、把手,這些跟我小時候認識的廁所大不同,以前辨別和成電光牌陶瓷馬桶與臉盆絕對沒問題,其餘材料變化不多,且多看得出來是甚麼做的。 話說自從國內塑膠廠生產地磚與面板的仿真技術,實在是發展到肉眼難辨的超高水準,不知該說佩服或尷尬,滿街的流行服飾店與餐館,狀似實木製地板,幾乎九成都是塑膠製品!你會好奇大多數人家裡的廁所都用些甚麼材料呢?我猜大概只剩馬桶與洗手槽是陶瓷製品,其餘如洗手檯面多改用化學聚合材,而水龍頭、把手、燈具、垃圾桶等,幾乎都被塑料取代,地板擔心防水問題還是以石英磁磚為主,至於有裝潢的天花更幾乎都是塑膠製。 知道用了哪些材料有何關係?至少知道當代建材發展究竟是對環境更友善,或只是為了節壓低成本、快速生產劣質甚至危害健康風險的複合材料。反省一間廁所環不環保,理應從所有材料來源到運輸、設計、製造、使用與廢棄、再利用等完整生命週期階段,綜合各階段對環境衝擊較能客觀評估。但民眾不用這麼麻煩,只要想想眼前材料從哪來?最後可能到哪去?跟自己的健康與環境可能有何關係?再花點心思訂一份環境電子報,你可能會發現:在分不清石頭與木頭的年代,猜一猜家裡的廁所材料,還真是個有趣而學問多的小遊戲。 (原文發表於”2009世界廁所日專輯”http://e-info.org.tw/node/49503)

Read more

彰濱工業區廢棄物污染 工業局遭糾正

彰濱工業區廢棄物污染 工業局遭監院糾正 【中央社╱台北17日電】2009.11.17 07:33 pm 監察院調查發現,彰濱工業區引進資源回收處理產業後,因為廢棄物處置不當,多次發生污染事件。監委認為,經濟部工業局管制輔導措施欠缺實效,今天通過糾正案。 監察院財經委員會今天通過洪德旋、林鉅鋃、尹祚芊提案,糾正經濟部工業局。 監委調查發現,民國90年間,經濟部工業局為了配合政府的環保政策,在彰濱工業區內闢設「金屬表面處理專區」及「資源回收專區」,引進電鍍及資源回收處理等特定產業。希望能以集中管理方式,減少個別業者零星散布造成環境污染。 監委指出,彰濱工業區引進資源回收處理業後,污染情事頻傳,從民國91年到96年間,共裁處 486件,其中以違反廢棄物清理法及空氣污染防制法為主。這些污染事件已經嚴重影響工業區內其他產業經營,損及公共利益。 監委認為,經濟部工業局相關管制輔導措施欠缺實效;再者,工業局至今沒有依法對彰濱工業區內資源回收處理產業研訂相關設廠標準及規範,有違失。 【2009/11/17 中央社】 [延伸相關閱讀] 假產業聚落:違章工廠就地合法? [附件] 監察院糾正文 監察院公報【第2682期】糾正案,p.1-2 發文字號:(98)院台財字第0982200806號 發文日期:2009/11/20

Read more

你尸位素餐了沒?

名人洪蘭教授在天下雜誌直言不諱,重批台大學生上課態度差,由於被批對象是台大醫學系,台大醫學系耶! 揭露菁英中的菁英上課群象,引發社會大論戰。 部分人士指洪蘭身為教育評鑑委員,理應不能公開評論(編按: 荒謬至極的批評觀點),好比每個司法人員愛說偵察不公開!偏偏媒體永遠充斥著不應公開,卻屢見司法界與媒體掛勾,刻意釋放個案審理消息,牟取實體與非實體利益的荒謬亂象。另有醫學院社群以課業沉重為由,針對輿論批評回應;另有焦點導向授課老師也需檢討。這些聲音都不令人意外,後續亮點是事件發酵後,教授”醫療與社會”這門通識課的教師投書,指台大醫學生表現令其眼睛一亮! 社會多認為台大醫學生理應有更高行為標準與態度,以茲表率事件主角活在象牙塔與社會頂端階級的台大醫學生與知名人物!看熱鬧與理性討論都有發揮焦點,當大學自治與過度自由化在沖垮校園教學關係生態投入炸彈,每一觀點看似立場正當,都有想捍衛的個別利益,旁觀者不禁沈重想問:這社會怎麼了? 我有緣在多所大學任教過,有國立大學也有私立大學,有在北部也有中南部的,我一向允許學生上課有吃東西自由,但有但書。如這學期在「科技與永續環境」通識課程第一次上課時,開門見山講規矩如昔,先聲明兩點: 第一,這門課不能立即幫助你們立即考上專業技師或證照,也不能立即幫你們未來的工作加薪,但是,我敢保證肯認真學習的學生們,絕對會在某一天體會到課程真義!(這好像先騙學生說你們既然被迫坐在這,還是乖乖吃點糖果,只是這糖果可能千里之外或不合口味); 第二、這門課,原則上不點名,也沒特別的規矩。上課可以吃東西喝飲料(包括啃雞腿),但不能發出足以影響他人上課權益的氣味與聲音(如泡麵、臭豆腐等太香或太臭足以迷幻同學與老師上課之舉)!可以睡覺(但強烈建議若真的有特殊原因需回家補眠請跟老師報告,與其在教室睡沒有品質的覺,還不如回家睡!)但不得打呼! 這些課堂上的約法三章,身為大學老師,本不應先說出底線,基於高中以來的自由學風影響,老師若能掌握教材與教學內容品質,以身作則之外,不需刻意指點學生的生活倫理道德,且應當訓練大學生尊重自己判斷是非的選擇權!我最希望學生能在當前自由化無限上綱的民粹氣氛中,忽略許多基本價值的當下,體認何謂「不影響其他同學上課權益」這概念! 這說法亦即賦予學生自由空間,但絕不能以侵犯他人權益與自由換取自己的自由。 細數近年兼課六年,不資深也不算菜鳥,常自許”將心比心”,不時回顧自己過去的學生生涯,回顧過去曾經教過我、令我尊敬與令我不齒的各種老師教學方式,以習得改進之道。身為大學講師,我沒有台大醫學生的高智商與醫學專業,更不可能期待學生們都以學術研究或升學為志向。我總鼓勵課堂學子,要練習發掘所長(這點我承認連自己都作不好),不用在乎其他同學怎麼混日子。身為大學講師所能掌控的部分,至少不允許上課態度不佳的同學干擾到少部份想要求知學生的上課權!這就是我對大學課堂生態最基本認知吧。 沒錯,教過認真又優秀的學生常是少數!歷來遇到課堂上愛低頭轉頭聚集聊天的學生,用過不同處理方式:暫停講課,等學生自覺不對勁,安靜下來才繼續;或直接口頭請學生安靜(這種方式最累又無效);最糟方式是累積過多黃牌後直接發出紅牌-下課!(這方式歷年來僅發生過一次,但對規矩上課同學不公平,我發誓從此不用這最糟糕方式)。 相對於學生態度不佳,社會上更多人指責老師上課方式才更需要檢討! 坦白說,我最認同這說法!常向學生承認自己若聽台上講師只是滔滔不絕單向傳教,我聽了一定睡覺。這還不是教材是否有吸引力、是否有多媒體輔助的問題,細數用過的各種上課招式,如煽動的照片、影片、聲光刺激,這些我全都用過,其他如小組討論、分組辯論、分組角色扮演,也都在課堂上試過,甚至課堂練習與利用blog互動更是自認是先驅。我常想說,完全沒舞蹈細胞的我,只差沒將課程內容融入hip-hop跳舞表演給學生看!(請不要逼我,看我扭腰很傷眼) 很多時候,適度改進教學方式絕對必要,但不能討好學生討過頭! 老師與學生的關係,如同社會上不同掌握不同資源的階級,擁有不對等的權力關係。學生上課狀況差,大多有根本原因,基本上我認為有較大權力的老師應負責任較多。那麼,究竟要如何讓願意上課的學生能學到一些東西呢?通識課大概適合用深入淺出方式,我絕對不敢在課堂上用台大醫學生上醫療與社會的專業論文交叉討論當一般大學生教材,過去經驗中,學生當場”體驗”是不錯方式,但礙於空間與設備,這就很考驗老師備課功力。 老實說,身為大學兼任講師,早年特別認真,當時”無名小站”剛成立,算是網路部落格初創年代,可以想像在21世紀初,大學生幾乎都沒聽過無名小站,當時的日間部與夜間在職班學生因為工作與作息時間各不相同,很難聚在一起討論,我開始先教學生如何申請不同的免費中英文部落格網站資源,簡單架站作為小組討論、紀錄與報告方式。更多時候,不管教甚麼科目,還要多補充如何善用WORD、PowerPoint、與google搜尋資訊技巧(不知何故,當時大學生只用Yahoo)等。近來自認陷入教學低潮,教學熱情略顯消散,但還是希望不辱身份,不期待教學優良拔尖,至少不能誤人子弟。 回想歷年教過我,迄今仍讓我感激在心的老師,都是以身作則、全心投入,日久終見人心!例如國中時義務教學生書法的周聖清老師,數十年來儉樸如昔,在不良少年集聚的年代當過訓導主任,周老師有教無類、從不疾顏厲色,時過數十年,還聽到當年放牛班同學稱讚周老師的風骨。他不像當時同校的訓育組長(抱歉,這位老師姓名不值得佔用腦記憶體與網路伺服器空間)在訓話時不問青紅兆白,最喜歡直呼學生巴掌!這是最糟的老師代表之一。令人敬佩的好老師,還有大學時教都市計畫概論的何友鋒老師,以及教我台灣建築史的洪文雄老師,他們都是令人敬佩的認真老師,兩位老師從不點名,課堂總爆滿。你聽過大學生上課會提前到教室搶好座位抄寫筆記?關鍵在於老師準備教材內容豐富且講課認真。最後一位學院老師,博士班的指導教授王鴻楷老師之正義凜然,於公於私一致風骨。這些老師退休多年,立下的榜樣令我暗自看齊。 現代學生與老師面對的大環境與過去不同?要說學生太功利?過去亦然,說老師功利?在台灣從沒少過功利取向的老師,他/她們利用專案計畫剝削師生、或濫用教學資源,將課堂作業當自己的研究問卷或出版品或其他私利。 從時間長河來看,大學尤其是通識課程的上課方式與學生態度問題,刁鑽點的回應可能會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