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離婚招式過不過時 巧妙自在人心

假離婚招式過不過時 巧妙自在人心 2009/12/21 這陣子因為國民黨馬主席猶豫是否支持有官司在身的花蓮縣地方霸主鬧得滿城風雨,有幸因為恐龍司法界幾十年不作為而暫逃一劫的傅崑萁搶先出招,想出與老婆離婚的政治戲碼,打算若被收押後懸缺的縣長寶座立即由預先指定的副縣長也就是他的太座遞補。 花蓮王的司馬昭之心眾人皆知,只是大多民眾與年輕一輩可能忘記或不知道,這招式的始祖,可追溯到當年新竹市升格省轄市後,在戒嚴時期首次由無黨籍候選人打敗國民黨而取得第一屆新竹省轄市執政權的施性忠! 綽號政治頑童的施性忠,被國民黨的司法單位以公款新台幣仟元存入公庫(還不是私人口袋),有圖利貪污之嫌而羅織入獄。施性忠執政時期猶如以小蝦米對抗黨國大鯊魚的歷史,絕對會在爾後青史重新闡釋其民主意涵。全台都由國民黨掌控的戒嚴時代,施性忠憑著彰化鹿港籍貫的所謂外地空降人士,一舉打敗國民黨人選,在黨國壟斷地方政治的生態下,固然很難有具體的硬體建設,但是,當時的市民更在乎也最激賞的是,施性忠屢出正義之拳打破既得利益。還記得當時新竹火車站前被省議員藍榮祥霸佔多年的違建若非被施性忠下令拆除,市民根本不知道那裡是巨型違建,在民智未開與資訊完全封閉的年代,法律專業出身的施性忠只要出手,都是現成的機會法治教育。 或許有人會聯想到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時期的打特權(後來民眾可能才了解,陳水扁只是一面打特權一面疏通金脈的兩面手法),施性忠可以浮上檯面,一方面是個人魅力,也代表新竹地區在北台灣的文化歷史地位薰陶下,加上黨外勢力長期默默澆灌成果。也不知從何時開始,新竹天公壇前廣場被視為最重要民主集會聖地,黨外大老如張德銘等本尊站台時,唯有親臨現場才能體會那些真正名嘴前輩群聚,在公辦與私辦政見發表會上痛罵黨國體制的痛快淋漓。 為何陳水扁與當今所有面上玩弄法律的政客令人不齒,同樣台大法律第一名畢業的施性忠與國民黨對抗,卻博得所有人民喝采與支持,至今懷念不已?最大差異,不過是: 鑽法律漏洞的險招,是否是基於公共利益? 對抗不公平的政治環境所使出不得已最後一搏? 或 純粹只為一己私利? 施性忠在長期國民黨執政的新竹市突圍成功,最後落得獨身難擋黑牢,在國民黨國司法體系不斷找縫隙抓施入牢前夕,我總感覺有點像是馬拉度納在退出球員生涯之後被各界打壓的窘境,施性忠在政治生涯最後階段(應該不會復出了吧!?建議好好養生寫回憶錄,對後代更有貢獻)用剃髮並身批披袈裟自稱「無法法師」作最後一搏,在確定被判貪污罪刑,國民黨派省府委員陳癸淼暫代市長,施性忠立即辭職以使市長職位出缺造成補選,並使出假離婚招式,入贅妻家冠妻姓,藉此保留新竹市戶籍,繼續參加補選並再度當選! 傅崑萁是否由此得到靈感依樣畫葫蘆,不得而知。拿出老故事與現代新聞對比,只是提醒同樣政治操作,往往要看清楚當時所處的政治經濟與社會背景,傅崑萁長期掌握的政治資源與待遇,完全不能跟施性忠時代面對的政治社會環境相比,不明究理人還以為傅崑萁用的招式是高招!可惜的是,一黨專政年代,施性忠的元配與親戚在代夫出征投入政壇後,未能延續當初無黨籍的自由派精神,也因為當今政黨政治被兩黨壟斷玩出更爛的關說與協商招式,更加令人懷念無黨籍人士對抗國民黨國時代的正氣故事。 現在也有無黨聯盟?那不過是為了應付立院提案必須由黨團提案的內規而不得不組的合縱聯盟,人民新希望應寄放在哪?我想,大概只剩人民與人民團體自己的監督與行動力量。若民眾連假離婚手段都看不清楚是為了甚麼目的,也不用高談什麼政黨政治與民主與法制,這些都可擺一邊歇息了。

Read more

「廢棄資源循環促進法」草案公聽會

建立廢棄資源循環型社會 環保署擬定「廢棄資源循環促進法」草案 提供單位: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廢管處 為達成環境永續零廢棄目標,環保署整併「廢棄物清理法」及「資源回收再利用法」擬定「廢棄資源循環促進法」,朝向資源循環型社會邁進,並訂於今(98)年12月4日、8日及12日分別於北部、中部及南部召開共三場次之公聽會,歡迎各界人士踴躍參加,提供寶貴意見。有關公聽會相關訊息及會議資料,請至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全球資訊網站http://atftp.epa.gov.tw/announce/點選【公聽會】選項下載。 環保署表示,先進國家之廢棄物清理政策已紛紛調整擴大管理領域,由單純之廢棄物清理走向兼顧資源節用、分類回收及再利用之綜合管理方式。我國目前對於廢棄物與再生資源分別訂定有「廢棄物清理法」及「資源回收再利用法」予以管理,但因廢棄物清理法仍以「廢棄物」嚴格管理的角度來管理所有人放棄之物質或物品,而資源回收利用法則因施行以來,各界認為再生資源回收再利用的經濟及技術可行性之要件隨著市場因素變動及時空轉換更迭,當廢棄物與再生資源管理系統不一致時,反而會造成業者困擾。 「廢棄資源循環促進法」草案係整併原「廢棄物清理法」與「資源回收再利用法」之部分規定外,首先將廢棄資源優先認定為資源,並配合我國「零廢棄」政策,提倡以綠色設計、綠色生產、綠色消費、綠色採購、源頭減量、再使用、資源回收及再生利用等方式,減少原料資源之使用,促進資源有效循環利用,並逐步達成零廢棄目標。有關本草案立法制定重點,說明如下: (一)強化源頭減量,包括綠色設計、綠色生產、製造業者回收責任、綠色消費及採購等。 (二)重新檢討廢棄資源之分類方式,依可再使用/再利用及不可再使用/再利用區分為『可再生物』及『廢棄物』。 (三)落實業者資源回收之管理,採繳費制為原則,業者自主回收為例外之雙軌制。 (四)落實污染者付費精神,徵收事業廢棄資源物清理基金。 (五)廢棄物清理責任之重新檢討,建立合理之廢棄物清理責任。 (六)強化再利用管理方式,對有危害人體健康或污染環境之虞而不適以再利用之可再生物,由中央主管機關公告排除者,再利用機構應向主管機關申請核發取得許可文件,由主管機關嚴格管理。 (七)保留原廢棄物管理之「環境保護」及「衛生」精神,增加環境衛生章節。

Read more

天時地氣 材美工巧

懷德居兩張孿生木椅身分大解謎 自從看上木椅的書籍與網站資訊,報名參加過木作家具講座之後,好像也表示自己開始接觸一點木作知識。若要解釋我喜愛木作家具到甚麼程度,也實在有點牽強 。除了喜愛兩字,我沒真正鑽研過家具,也舉不出個人的家具瘋狂迷戀史。我沒有辦法像林東陽老師那般熱情,輕易舉出三十年來癡迷丹麥木椅的典故,更不可能想像世界上會有木椅達人-織田憲嗣那樣的怪才,買下百坪別墅只為了可以收藏千把經典丹麥木椅,並精準依據正立底側面尺寸與重量等測量整理出專門書籍。 說起跟台灣木椅達人林東陽老師的緣分也是一有趣故事,原本完全不認識,這一點都不特別,特別的是還沒認識林老師就已經創下放了他兩次鴿子的紀錄:一次是家具圖書館剛成立那年,就用E-mail約好日期前往泰山參觀,後來因為各種關係沒能湊合,包括同伴啦、時間啦、交通工具啦…。這樣又拖過了近一年,等到懷陽居木工學校開幕時,我當然又很興奮地報了名,只是那次又再缺席(此時我猜很可能早已被列入拒絕往來的黑名單了吧)。直到2007年出現丹麥木椅大師漢斯韋格納(Hans Wegner)的講座,我又報名了8月5日的活動,決定風雨無阻前往林口山上聽講。一早騎機車遠從新店出發,差一點在林口山區迷路誤了時間,話說這懷德居真是個適合閉關的好地方,好在連手機不通…,除了蟲鳴鳥叫之外,在這裡沒有城市吵雜味,多了鄉村的草香,的確是我認識丹麥木椅的啟蒙地。 「你有沒有試算過你家裡頭共有多少張椅子?」 「平均每人有多少張椅子可坐?」 當這些問題第一次浮上耳際,我倒真的是答不出來。 仔細盤算目前租的公寓裡,有房東原有的三張餐桌椅與三件式沙發組、加上前房客留下的醜陋板凳兩張、電腦椅一張、還有差點忘記的浴室塑膠矮凳,夫妻兩人原本有十張椅子可坐。而真正自行添購的只有在大潤發買的泰國製可愛動物造型的小木頭凳子兩張。所以,兩個屁股有十二張椅子可以坐,數量不少,除了小木凳是我泡茶常用,沙發是我看DVD專用外,始終嚷著沒有一張椅子令人滿意。 接著剛剛說過的,實在沒辦法找出可以對比我對木椅的愛恨情愁故事,只能先舉一點親自挑選市面工業製椅的經驗。清楚記得十多年前為了可能長期熬夜畫設計圖而需要找一張舒適的工作用座椅,還是大學生的我在當時忍痛花上三千多新台幣,幾乎是花光伙食費買下一張可旋轉、可調高度、可後仰、靠背高度剛好可抵住腰背的塑膠皮製的工作椅。功能看似普通,那時已算高檔椅,更重要的是一個大學生肯花三千多元買張椅子,即使現在都可能被嘲笑。而那張椅子在畢業後被繼續搬回老家使用迄今,很像所有投資若能夠拉長時間軸來看,變成結合個人情感與經濟划算的資產。 想想韋格納的經典木椅,機器生產到手工製造的入門品要價新台幣兩萬至十萬,根本是件享受且划算的投資。近來國內已有南部建商取得正式授權,賣起韋格納設計的正版木椅,找個時間一定要來去逛逛。 「材美工巧」常用來形容明式家具的完美境界,考工記對於完美的看法尚包括”天時地氣”的掌握。只要是器物的”設計”,從家具、各種具象的用具乃至建築與城市,都適用這樣觀點。只是,通常「流行」或「受矚目」的作品不一定滿足這標準而依然躍上媒體焦點。這是另一個層次的問題,但也是很多設計品無盡的爭論課題。家具可能還好,機能性本來共認的重點。說到建築,就更是機能導向的領域,你有可能花上數萬元買上一件「只是好看而可能不甚實用的家具」,滿足一點點虛榮或文化品味。但我想很少會聽到有人只是為了好看而花上千萬元買棟造型特殊卻難住的房子(少部分公共建築例外)。無奈的是,近來打著綠建築或綠建材的熱銷風潮,所謂”二代宅”之類的宣傳語,當然是希望消費者體認建商蓋的房子有先進科技解決房子的環境適應問題,只是這「天時地氣」的道理,基本上根本不需特殊科技,只需要尊重建築原本的配置區位與座向、通風採光的微氣候特性、建築外牆的窗戶(開口)位置與環境的相互關係等規劃或細部設計,就是最直接順應「天時地氣」的作法了!可惜這類建築師的「普通常識」在陷入房地產的業主與同行壓力之下,只有直接向市場投降! 以最常見的住宅來說,常可看到日本企業大社長的家,即使基地面積再大,常只是二到三層樓的高度,房間數也不多。一般民眾更是不可能購買一味強調多房多廳的住宅。為什麼同樣是經營商業買賣的長條型街屋,台灣早期如鹿港、安平、新竹等地的宅第反而看得到採光天井與通風的空間?因為現代的「販厝」/「透天厝」的空間形式,反映的只是台灣房地產商人與業主在長期投資獲利觀察所累積出來的市場操作機制。可惡的是這套機制卻壟斷了所有沒錢的人甚至有錢的人的居住空間模式。 上從政府在新的重劃區劃分土地的方式、建築管理規則、都市設計準則,下至常見的建商與建築師的對話都被馴服在這大大的框架,數十年來如一。我不特別欣賞安藤忠雄,但是他在大阪的一些狹長基地的小住宅還真是精彩。有人質疑為何要”浪費”空間設計天井,不然就會說那業主一定是有錢人,蓋來住趣味的。這問題也出現在台南代理韋格納作品的毛姓建商的產品中。我看他收購一塊街角狹長三角地的規劃手法,似乎受到安藤忠雄影響,但我沒實際看過現場不敢多說,下次去台南可以去逛逛。 這些都是一種生活美學價值與功能需求妥協平衡的結果。有人要求機能性強一點,太極端要有多點房間卻失去採光通風;有人太強調理想美感而情願犧牲、或說是調整部分居住生活使用習慣。好的建築師可以協助我們找到平衡點,無奈的是太多建築師被迫妥協業主,這般妥協太多次後,也學會說服自己與下一個業主一起過一個差不多的、不要太奇怪的生活。 木椅這樣的工業設計就幸運得多,價格範圍沒有像建築物那麼嚇人,但材美工巧之外,能夠加上「天時地氣」考量應該仍是最理想境界。 林老師也許排斥義大利的現代家具設計,讓我想到今天在7-11看到當期雜誌封面有柏林設計展的椅子作品,明顯轉化自然樹枝型態,綠色造型很有設計感。當然,看起來一定難坐!這可能涉及另一個與服裝設計等應用設計的共同問題:這類設計到底是純藝術還是應用藝術? 最後,我認為啦,容納不同的設計概念與手法,讓多種風格並存還是比較好一些,畢竟最後蓋棺論斷的任務不是我們大多數人的責任與目標。至於木椅呢,到底是一種完全順應天時材美工巧的家具、或只是表達藝術創作概念,也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延伸參考網站] 懷德居-木工實驗學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