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士林紙廠看看妹島和世的優雅清亮

士林紙廠SANAA作品模型 2010/3/23 妹島和世(Kazuyo Sejima)非首次來台,她主持的SANAA建築事務所在台北士林紙廠舊址的作品展,喚起我與妹島的隔空連結。 必須坦承未認真研究過妹島所有作品,偶然聚會聽到有容基金會執行長正醞釀找她來台操刀的消息,當下毫不思索回應我敬佩的日本建築師有二:伊東豐雄與妹島和世。 對她倆背景沒細究,這才發現妹島和世在大學時代就在伊東豐雄事務所工作六、七年,這也恰好補足與印證我對妹島作品設計思考的脈絡。 SANAA在ESSEN的作品室內擺設模型 雖說沒認真研究過妹島所有作品,觀展前還大言不慚跟好友說起: “我感覺與妹島的設計理念或作品場所之間有種神秘的連結!?” 好友聽完立即反諷:我現在住在LA,我也感到與法蘭克蓋瑞(註3)有連結!哈! 自認毫不誇飾,不開玩笑的真心話,夾雜了第六感,我真感覺在報章媒體讀到妹島新作品時,腦子會自動梳理出與該作品的連結關係。這該不會是認知心理學說的甚麼效應使然? 依稀記得1992年時第一次看到妹島和世這名字!那時攢了一點錢買下進口的《JA》建築雜誌朝聖一下,當期介紹了妹島設計的【再春館女子宿舍】。實不相瞞,第一印象是這位推測可能是女性建築師的怪異漢字組合名字,當然也承認,女子宿舍這主題,也格外引發好奇心,直想著女子宿舍耶!宿舍還能有甚麼特殊的設計概念嗎? 之後,妹島這名字在我小小腦袋記憶體裡從此消失十多年,再度浮上記憶體的工作渠道時,妹島和世已然是跨越歐美亞洲的建築設計界明星。 飄降在工業遺產與文化地景的新夢想 士林紙廠展出的妹島作品模型中,我對兩個案特別有興趣:德國魯爾區埃森(Essen)礦業同盟(Zollverein)管理與設計學院、還有日本金澤的21世紀當代美術館。原因又是私人對這兩城市的記憶連結:魯爾區埃森是全球工業區再生重要案例,金澤有充滿日本古都氣質秘境感的歷史名城。兩地都是台灣觀光客不熟悉的城市,我卻因緣際會都去過(埃森還不止去過一次)並留下極深刻好印象。遺憾太早到訪,無緣先親身體驗妹島作品。 埃森作為礦業同盟基地的意義,在於以歐洲工業心臟的歷史位置為本,經過地景再造運動,一躍成為魯爾區整合觀光、文化、產業、地景等主題,重新起飛的工業遺產的旅遊資訊中心。台灣企業最近瘋狂報名的紅點設計獎,就是該地區十年區域計劃其中的一個小專案計畫成果。說到操刀空間改造的超級紅牌建築師理查羅傑斯(Richard Rogers),明顯不願太過張揚空間外部形式,悄悄在既有磚紅與焦黑色調的悶重工業歷史空間裡調理出新菜色。也可能是工業文化歷史背景限制,礦業同盟基地多數建築設計都好像被傳統綁住手腳(日本金澤亦然)。妹島和世有幸以全新設計案落腳在UNESCO登錄的世界文化遺產基地,也承受更大期待壓力。新作外牆用清水混凝土素材,外型則回應基地內眾多舊工廠的方矩形,大量錯落的挑空與開口變成唯一最能發揮的焦點。套用MoMA館長的形容詞,該作品在傳統工業空間中,迸發出爵士般的優雅。 至於金澤案,要從旅行說起… 懂得到金澤的旅人,好比在名店如雲的巴黎香榭大道漫步,懂得從容轉身溜入巷內熟客方知的質感小店,然後,滿懷微笑,自在轉身離去。1990年代末,沒去過京都的我卻可拜訪有小京都之稱的文化名城金澤,這可是被留日的親友羨慕不已。日本領土大,連日本國人都難以瀏覽境內名景,能至京都已是人生大滿足,可是,若對日本人說:我到過金澤!那可是更加顯示更不凡的文化品味!也帶有一種全球觀光客都知京都,內行人才知金澤古都秘境魅力的意味。只是,若我說造訪金澤僅是業務考察日本主題遊樂園設施規劃設計,順道拜訪北陸線的玻璃美術館與金澤,這過於坦白說詞,恐怕會令親友猛搥心肝。 到金澤不能不逛兼六園,鄰近的石川縣立美術館也要納入參訪清單,收藏九谷燒、色繪雉香爐等國寶及漆器等傳統工藝品的館舍,用我的說詞是:展品太古典而沒有任何花俏的現代空間設計元素。金澤各式茶屋、小店與旅館,滿是和藹的古典傳統,而妹島設計的金澤美術館設計概念,遙遙呼應這個對歷史與人文精神有極高位階的城市,用一種尊重不同族群與市民接近美術館的方式,起伏變幻的緩坡與俏皮的創意,在近來其他建築師也採用手法中,妹島與西城組成的SANAA事務所,似乎將功能與形式做到幾乎合一的夢想境界。

Read more

新加坡將興建首座環保及永續發展主題之綠色科技園區

Resource:駐新加坡代表處經濟組 一、新加坡裕廊集團和經濟發展局於本(99)年2月25日公佈今年7月裕廊集團將興建占地50公頃的潔淨科技園(CleanTech Park),為有興趣在熱帶城市環境中測試和開發潔淨新科技的企業提供一個聚集地,希望吸引從事潔淨水源、能源和廢物處理等環保科技相關企業駐進。 二、該園區位於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旁邊的惹蘭峇哈(Jalan Bahar),工程將分三階段進行,基礎設施預計將耗資5200萬星元,並訂於2030年全面竣工。據估計,全球投入潔淨科技相關產業的資金高達7000億美元,新加坡自2007年起已投入此產業6億8000萬星元,預計2015年,該產業將能為國內生產總值(GDP)創造34億星元和1萬8000個就業機會。 三、潔淨科技園被新加坡列為”永續新加坡發展藍圖”(Sustainable Singapore Blueprint)重點開發項目,第一階將於2018年竣工後將可提供42萬5000平方公尺的商業園地,全面完工後,估計可提供100萬平方公尺的商業園地以及兩萬個工作機會。該園區以毗鄰大學和全面綠化設計為賣點,加上靠近裕廊工業區和住宅區,有利於進駐的企業尋找下游生產商和徵聘員工。南洋理工大學將是潔淨科技園的首位租戶,並將在科技研究方面扮演主導角色,為園內的研究與發展活動“播種”。至於哪些企業將駐進該園區,新加坡經濟發展局副局長陳俊祥表示,尚在洽談中,將於適當時機公佈。四、新加坡裕廊集團總裁基雅塔尼強調,雖然潔淨科技園區強調綠化建設,但該集團在租金方面將保持競爭力,並使生態和經濟並存。園區設計包括: (一)充分利用地段自然起伏的地形,順著地勢設計暴雨集水系統和公路系統,讓雨水從高處流向低處的集水區,作為灌溉或降溫之用途。 (二)在建築物屋頂設置太陽能光電(solar photovoltaic)發電系統。 (三)讓建築物儘量避開太陽直射並充分利用自然風。 (四)5公頃的綠地將被保留成為園區內的公園,扮演“綠色心臟”角色,且以綠化屋頂和綠色牆壁等設置,並規定租戶不能砍伐植物,取代建設過程中被清除的植物。 (五)為鼓勵在園內研究工作者培養環保習慣,在建築物之間規劃綠色走廊並設置有蓋走道,方便員工在園內步行,減少開車。 (六)在園內建築物之間搭建蔓生植物的“天空格子架”(Sky Trellis),為行人遮蔭也為周遭環境降溫。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