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需要寶特瓶綠建築奇蹟

又出現典型為環保而環保的案例,只是這回案例規模頗驚人,一棟房子!  若站在為了突顯保特瓶回收與環保問題而設計這房子,不錯! 若是為了吸引大眾目光焦點,傳達企業對環境的重視,不錯! 若是為了設計開發新的資源回收環保科技,還不錯! 撇開這些不談,若沒規劃好這棟寶特瓶房子蓋好後的回收問題,不妥!(除非已經規劃好未來拆解回收的管道與方式) 自從民間出現追法令漏洞的空瓶工廠(不要懷疑,真的有出現只為了套利而生產空瓶的廠商),加上回收管道的其他問題,環保署放棄了回收寶特瓶空瓶退瓶費政策後,寶特瓶回收率偏低始終是不得不正視的痛。 資源回收弔詭之處,就是當大家都知道資源再利用是種環保作為,太刻意為了資源再利用而再利用,只會亂了原本正常的資源回收產業生態平衡。更重要的是,若某些特定物質再利用之後,無法繼續進入下一個生命週期的回收之旅,可能本來可以增加使用期限而在下個生命周期階段就入土,這個地球將增添永遠難以分解的塊材! 例如:太刻意將原本有機會進入回收產業體系的玻璃(尤其是清玻璃)混入瀝青或連鎖磚等鋪面後,除非有清楚的後續二次回收管道(恐怕沒有),這些原本應該繼續當玻璃的材料,變成無法一輩子無法翻身再利用成為有用的玻璃原料,終與建築廢棄物混成沒有未來的複合廢棄物。 寶特瓶也是一樣,原本寶特瓶被廠商回收後,可以用不同方式繼續進入其它可能降解的PET相關產品生產鏈,若過度加工變成建材後,”混血”過的保特瓶不論變身為結構材或裝修材,若無法輕易二次回收分解,將造成環境二度傷害! (此處不清楚該建材的詳細設計,只能以猜測語氣預警) 寶特瓶建築的再利用思維類似用保特瓶製造衣服的荒謬! 美國朋友曾送我一件寶特瓶衣服,它是用寶特瓶回收製成的纖維絲編織而成,純粹作為環境教育宣導之用。我刻意在某次大學講堂穿上寶特瓶衣服給學生當範例解說,強調衣服可以用各種材料製成,當然也可能用保特瓶回收製成的化學纖維編織衣服,但是,保特瓶若能夠繼續被製造商回收,絕對是比較完美的再利用方式。拿來做成衣服,照理說是不得已的辦法。 若為了宣傳環保理念還可以接受!或是世界上已經沒有更好材料,只能從垃圾堆與寶特瓶中尋寶,這種方式可以接受! 若是為了將每件已經是高分子、複雜分子結構的化學品不斷繼續加工加料,號稱再利用的環保美意,會是更大環境災難。 【參考新聞】台灣奇蹟 全球首座寶特瓶建築 【聯合晚報╱楊美玲/台北】2010.04.07 垃圾變房子!花博遠東環生方舟首度亮相 全世界首座以寶特瓶蓋成的建物,遠東花博流行館環生方舟,為花博唯一民間企業贊助興建與自行營運的展館。 記者林俊良/攝影2010年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14個展館中,唯一由企業贊助興建的遠東「環生方舟」今首度亮相,為全球第一座寶特瓶蓋成的綠建築。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親自帶領解說,以工程期的建築原貌,讓各界看到這座投注近3億元打造的「環保奇蹟」,並贏得「7項世界第一」,預計可吸引超過百萬人次到館參觀。

Read more

行銷環保功夫 不能只讀密笈第一頁

如同檢討工業園區製造生產的環保問題,生態工業園區的原始構想充滿環保科技與工業生態網路救世的、在既有資本運作的工業生產世界裡,找到產業共生多贏模式。 絕不是幫工業區、科技園區、科學園區這些產業園區開發模式找到漂綠(Green Wash)的卸責名詞! 消費產品的環保爭議亦然。 當前比較清楚的評斷孰綠孰不綠的觀點,多透過產品生命週期的全成本分析,拆解正反方觀點。 一瓶PET飲料的全成本分析,從原料取得與製造端的耗能、耗水、耗原物料,一直到產品設計、越洋越境的運輸里程對環境之衝擊,再到使用與棄置階段的用後即丟,回收體系欠缺商業誘因等階段,有了生命週期分析的觀點,製造廠商可以從產品的不同生命週期對環境階段的衝擊之綜合分析,找到兼具減少成本、增加利潤,同時減少對環境衝擊的策略。但在這個資訊快速流通,各憑本事吸收轉化的社會,若企業只是急於找到包裝環保形象的理論與方法,未能思考理論與方法的但書與不足,過於利用環保之名學得的功夫,可能出現以下後果: 企圖漂綠的飲料製造廠商,若僅積極學得較進步的產品環境管理與分析概念,直接應用在產品廣告,忽略清潔生產的污染”本質”為何,只有自食惡果的臉綠下場!(關鍵在「心態」) 太招搖強調環保的廣告或企業行銷,反被本身的行銷手法害到的案例不勝枚舉,以前舉過福特汽車早年推出休閒車廣告,強調縱橫山野能力(不知這可能等同破壞自然資源的能力)反被愛護山林原野的消費者唾罵,多年後,福特辦了個環保獎,還因此被民間組織諷刺。只是當年福特公司只是策略糟了點,倒還不至於白目刻意強調環保(但是,汽車的製造生產本質,相對其他移動方式,相對不環保)。至於飲料廠商的廣告,強調抽象虛渺的夢幻意境,大家難批評,眾人皆知喝上一瓶偶像代言的飲料,可以想像貼近偶像的心理安慰;喝上一杯註明油切的飲料期待身上肥油自動被切掉,可這些畢竟屬於自的我感性消費選擇,頂多是自己犧牲一點健康或犧牲一點口袋裡的金錢換來心理滿足。 但是,強調喝PET瓶飲料是環保這件事,恐怕不只是自己的事情,這可能間接害了對環境資訊理解不夠充分的消費者,誤以為喝飲料可以幫助環保,間接助長生產本質上就是不夠環保的瓶裝水產品取代自備水壺的生活習慣,變成破壞環境的幫兇!這更顯示飲料行銷部門功夫只學一半,強調製程減少塑膠原料的設計,若是心態上能認知到生產的污染本質是是不得已的、不能說的秘密,該產品若用其他方式強調虛心的誠意,從原料取得與設計階段改善製程,告知最好的消費方式是天然的(如賣飲料者鼓勵大家多帶水壺出門,轉化為媽媽或家人的關心並關心環境等軟訴求),聰明消費者絕對會給廠商拍拍手,但是,若廠商只是學到表面招式,太過強調一招半式功夫就出來闖江湖,恐怕會變成武功小說裡急於出關抄捷徑練功的壞人,沒來得及看完秘笈就開始推出廣告。結果就如只看密笈第一頁:「欲練此功,必先自宮!」忘了翻完最後一頁:「若不自宮,也能成功!」 ————————— 廣告誤導 沒有環保包裝水這回事 【聯合報╱記者鄭朝陽/臺北報導】 2010.04.06 05:38 am 台灣一年開瓶十一億支瓶裝水,瓶身製造和廢瓶處理都很耗能排碳。(本報資料照片) 泰山企業請藝人盧廣仲代言新瓶裝水,強調瓶身使用的塑膠減量,並在電視廣告中強打「台灣第一支環保包裝水」。但是環保署認為瓶身減量並不就絕對環保,和國際不喝瓶裝水潮流背道而馳;廣告可能誤導消費者、進而鼓勵喝瓶裝水,將行文業者「建議」修改廣告用詞,並呼籲民眾:喝白開水最環保。 深受年輕人歡迎的金曲獎得主盧廣仲,最近代言新的瓶裝水,身體扭個不停,為的是宣傳喝水也要環保。廣告訴求新瓶大瘦身,塑膠用量減少百分之四十三,水波紋的專利瓶身扭轉小於原狀的百分之七十,可被輕鬆壓扁,讓回收更容易,每支空瓶也因此減排五十克二氧化碳。 不過,產品廣告中強調它是「環保包裝水」,讓環保署和環保團體聽了都很不是滋味;另外,業者表示,每賣一瓶水就捐一元,目標要成立一千萬基金,參與各界響應的「綠色環保愛地球」行動,也讓環保團體認為是「藉環保之名鼓勵民眾多喝瓶裝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