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合肥高新區爭做國家生態示範

合肥高新區爭做國家生態示範 2012-09-26 17:04:19 來源:大公網 大公網合肥二十六日電(記者柏永、通訊員楊萃) 合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今日消息稱,該區近年來通過搭建生態型園區、創新型園區、低碳型園區、綠色交通系統等多個平臺,致力於打造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現已取得階段性成果,具備申請省級驗收條件。   離開經濟發展抓環境保護是“緣木求魚”,脫離環境保護搞經濟發展是“竭澤而漁”。秉持這一理念,合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於2009年啟動建設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四年來,該區堅持生態、創新、低碳三個方面共同發展,構造特色光伏產業鏈,融入合肥市廢棄物回收產業鏈,全方位營造 “低碳高新區,魅力生態園”。 建設生態型園區方面,合肥高新區以建設綠色宜居的現代化西部組團中心為契機,依托獨有的“一山兩湖”優勢,通過“高新區王咀湖生態濕地保護”、“人工湖綜合治理”和“大蜀山森林擴容”等舉措,使區域內自然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協調發展。   建設創新型園區方面,合肥高新區堅持創新驅動,成為全國首批光伏發電集中應用示範區、國家新型工業化產業示範基地(軍民結合)、首批國家級文化和科技融合示範基地和全國唯一的國家級公共安全信息技術特色產業基地、國家智能語音產業化基地。   建設低碳型園區方面,合肥高新區在低碳建築、低碳交通和低碳生活方面多管齊下,低碳建築方面,園區“創新大廈”、“兩淮豪生酒店”采用多種建築節能手段,其中地源熱泵技術大幅降低了建築物能源使用。   低碳交通方面,合肥高新區計劃實施“綠色交通”方案,通過公共自行車系統解決園區內居民最後一公里出行難的問題。低碳生活方面,合肥高新區通過創建綠色企業、綠色社區為方式,廣泛開展了“跳蚤市場”、“環保嘉年華”等活動,向園區企業和群眾進行了低碳、環保知識的普及。   截止2011年底,合肥高新區26項經濟環境指標全面完成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標準要求。經濟發展方面,合肥高新區全面優於國家生態工業園區標準要求,部分指標處於國內先進水平,人均工業增加值為22.80萬元/人,高於國家標準要求50%以上;物質減量與循環方面,單位工業增加值廢水產生量僅為1.39噸/萬元,大幅小於國家標準8噸/萬元要求;   汙染物控制方面,園區單位工業增加值COD排放量為0.035Kg/萬元,僅為國家標準的3%。此外,園區管理方面,區內重點企業已完成或正在開展清潔生產審核,通過ISO14001認證企業達50余家,企業汙染源電子地圖系統實現全覆蓋。

Read more

追緝政府荒蕪的企圖心

政府開發園區荒蕪,可惜,卻不意外! 花蓮河川新生地 “政府缺錢嗎?” 即使中央財政警鐘響,舉債高過頭頂,地方諸侯猛喊窮,可是,如果私下找幾位與政府打過交道,或稍微觀察與參與過公共事務運作的民間單位與個人,馬上可以回答政府究竟缺不缺錢。 「政府不缺錢! 只是亂花錢!」 從小到大,多半聽過政府部門各行其事、爭功推諉的老掉牙舊聞,公務員優惠存款利率18%與退休所得替代率超高等議題,看似與立法院9A立委自肥案不同,卻都反映出相同邏輯。 「民眾真的在乎官僚體制怎麼分工整合?」 「不!民眾只在乎公務員與民代是否積極認真執行業務!?」 大膽猜測很多立委與地方民代都不見得理解所有疊床架屋的公務機關分工與職能,要一般民眾看清官僚體制的上下平行關係無異緣木求魚。但民眾用常識理解政府財政黑洞的根源,來自所有身旁的閒置浪費與不當的公共建設與計畫。 理論上來說,政務官與事務官都要有比民眾看到更長遠的公共利益遠見與企圖,否則,這些透過考試晉用的優秀人才就不用屈身官府,大可在民間企業一展長才。這是理論上的說法,沒有提到的是,設計錯誤或故意執行錯誤的官僚考核體系,也是金飯碗保障。這個蔓延的消極集體心態,對真正有心貢獻公共服務者是最大的不公,也是對全體納稅人的最大諷刺。 至於國家建設計畫與開發園區淪為荒廢遺跡,過了十年,比起政府動輒百億圖利財團的疑慮,這些荒蕪計畫看似小規模,卻與官員真正A錢有同樣負面效果,更多了陳疾積累的隱憂。 花蓮環保科技園區被迫取消轉型的新聞並不新鮮,大多數頂尖跨國大型企業內部,也難保沒有部門主義作祟,或重複投資的荒謬行政資源浪費。只是,企業組織監督機制多比政府體制更有彈性調整與稽核能力。企業經營不善,頂多宣布公司倒閉並處理善後,而有明文規定政府不能倒閉嗎?我們從希臘與多年前冰島爆發的金融危機案例,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都可能倒閉,只是,以公共利益為優先的政體,牽涉許多社會功能,難與企業相提並論。理論上,政府是個層級分明的機構,這純屬理論假設,現實的官僚(科層)制遺毒,感染了大多數踏入醬缸的優秀人才。 大家有沒有想過,若可以將荒廢、閒置、浪費的各部會補助預算,用可以運作的機制整合在一起,只朝向一個最主要的、共同的上層構想目標前進,可以發揮的共同效益會有多大? 這個假設說法是不是天馬行空的遐想,在制度不完全之下,若沒有政治強人的光環加持,民主的遐想仍只會是空想。 由上而下的大計畫體系,被部分規劃理論學界批評為退步的反民主思想,諷刺的是,國際上多數號稱民主政府也完全失能,那個曾被抹黑為打著左轉燈卻向右轉的中國共產黨政府,其五年一期的國家計畫管控,反而是當前能將國家計畫體系優點發揮到極致的進行中案例。 大藍圖計畫的管治方式與部門分離各自發揮彈性變通的方式孰優,硬要比較還蠻無趣,我們可以這麼想像,類似中華民國台灣這類政府,在無法解決極端的部門本位主義乃至全面失能(不是政府失靈喔)之前,妄想改變官僚系統的糾結問題,恐怕,只是空想。 “計畫不是改不上變化,計畫是敵不上各專業行政分立的僵化!” 百姓旁觀政府政策與計畫類似無毒農業、環保產業、產業園區、農漁業生產、觀光休閒等,絕對都有核心主軸串起這些不同部門,整合為相互牽連、資源互補加成的計畫架構。別的不說,若上呈院部列為重大建設計畫,都有主辦單位與協辦單位。熟悉官場文化者也清楚,協辦就是在正式文書會議上掛個協辦就好,千萬不能真正下去協助!搞不好公親變事主,或看戲的上台搶了主角的飯碗,這後果可難收拾。若要責怪地方政府各單位不願整合兼顧其他單位的方向,似乎又太嚴苛了點,各地方專業行政單位在當前政治與財政條件下,當然是拿中央政府預算,以完成中央政府交代或各縣市申請項目(包括軟硬體建設)。 很多時候,執行不力豈止是單方之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