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車站大廳應擺多少座椅?

台北車站內可擺、該擺多少座椅? 只看座椅數,將跌入見椅不見城市文化的陷阱。 車站內需多少座椅? 找十位經濟學家、建築師、社會學家、政治人物、隔壁大嬸來答,結果大不同。 問題是: 我們選擇序位的標準是相信或認定甚麼樣的價值?  有了決定座位數量的價值體系,才可能取捨與平衡不同價值的折衝。 可惜,從來不知台鐵與交通部有沒有一套清楚的價值排序體系? 我們也很難自問自己曾經或應該有甚麼共同價值觀? 走過地方不多,歐亞各大車站,走過或坐過次數不少。印象所及,歐洲火車站大廳內很少設置座椅。不提德國波昂小城,知名的科隆火車站大廳緊連世界級景點科隆大教堂廣場,科隆車站大廳與台北車站一般大甚至更小,車站外有接駁電車區與商店區,大廳內部幾乎沒公共座椅,卻也從不感覺不便,可能除了刮大風下大雪,沒人會想悶在室內等火車。科隆車站不是獨立封閉空間,周圍環境共同負擔各類消費與生活機能,大多乘客選擇站外等,加以德國進月台不驗票,有的用APP查好開車時刻,在開車前兩三分鐘再衝上月台就可 (這點不論火車或地面電車捷運、公車等都很像) ,部分德國車站如波昂車站,與城市街道廣場間沒有圍牆界線,可直接從馬路走上月台。科隆火車站外常有不同示威遊行或各類活動,沒人會被迫走進車站聚會,種種因素交雜,科隆火車站座位多少不是大議題。 科隆火車站 台北車站先天不良,就地改裝是最耗經濟與社會成本的方案! 不炸掉重蓋,創造GDP與內需產值是大失策! 後天努力外包一樓大廳改成商場,看似上車前買伴手禮更方便,畢竟購物是不是火車站?這問題可能都有待討論,例如委外將一樓大廳改成購物商場搞氣派,只是省公務員人力、拼政績與業績的門面形象包裝術。 最在乎是否回歸本質,既然車站與火車運輸本質是搭車、轉運、前往目的地,偏偏外地人甚至台北人,永遠都搞不清楚東西南北向,搞不清楚怎麼走到對面的新光三越大樓? 搞不清楚旁邊的飯店怎麼走過去登記入住? 搞不清楚怎麼走到國道客運總站?台北車站不是迷宮,台北車站只是一面鏡子,反映企劃與執行單位態度的鏡子。 文化圈常說,要陷害一個人,慫恿他去辦雜誌出版社,不,這太慢了!

Read more

我為何看了四遍【尋找小糖人】

破天荒看了四遍以上【尋找小糖人】的理由 Bruce K. Chung 10 AUG 2013 除非被迫關在無法選擇或不能轉台的時空,從不刻意重看電影。除非【越戰獵鹿人】或【刺激一九九五】這類經典與個人經驗交集的特例,可能會時隔多年某個吉日,不知觸動哪根筋而重看一遍。屈指算算,這個人紀錄已被紀錄片【尋找小糖人(Searching for Sugar Man)】徹底摧毀,三個月不到,竟然破天荒用網路與實際電影看了四遍。某日,友人突然問起:為何看了四遍?好看在哪啊? 當場並非回答不來,只是吃了一驚,對啊!我怎麼會這般反常?驚訝更是納悶,也給了我回頭找尋反常行為的驅動力根源。 這不是”影以載道”的藝術電影,也不算娛樂片,硬要歸個類別,應該就如奧斯卡獲獎類別 – 紀錄片。說是紀錄片,又比傳統紀錄片多了後製特效,這倒無礙紀錄片客觀角度,多了導演對影像藝術的詮釋之道。好比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鏡頭,首推Sixto Rodriquez低首漫步底特律街道,人物側影維持在畫面正中間,頹廢街道與雪景則在後方不停變換、不斷滾捲移動,讓我聯想起布袋戲的布幕捲動復古效果,或如王家衛喜歡將主角停格,後頭跑龍套人群快轉抽離模糊的影像效果。若將這想像詮釋為時間與空間飛逝,主角持續緩慢邁步前進,走向哪?走向理想也走回家。這部份無疑是此片最先吸睛的視覺美學,一部有畫面質感的音樂MV。 影片中漫步冬季底特律(摘自影片) 有畫面之外,不多說,音樂當然是最基本吸引人的聽覺魔力。想是自己過去太欣賞也太習慣鮑伯•狄倫、李宗盛、羅大佑式的吟唱法,乍聽主角羅德里奎茲(Sixto Rodriguez)的哼唱方式,難免將這些隱含社會觀察與覺醒意識的吟唱詩人串連在一起。我不知道他們各自出道年份孰先孰後,至少,羅德里奎茲的歌曲已經完全觸發我對此片配樂的興趣。稍微注意歌詞寫法,可聽出文字中帶有哲學般的詩意,那是一種略帶後現代的新詩味,今日在李格弟(夏宇)或陳綺貞作品中已經是文青最愛,羅德里奎茲在他那年代譜唱出來,不帶一絲做作,我只聽到真誠的人生故事。例如,我很喜愛的【Crucify You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