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垃圾變產能」卡卡 台泥的下一步?

「燒垃圾變產能」卡卡 台泥的下一步?

吳靜芳 圖片:台泥提供
產業動態2017-12-28
資料來源 https://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ategory/80393/post/201712270017/「燒垃圾變產能」卡卡%20%20台泥的下一步??utm_source=今周刊&utm_medium=autoPage


一縷黑煙,讓台泥在花蓮代燒廢輪胎及垃圾的計畫全部喊卡。 儘管水泥窯處理生活垃圾已是國際行之有年的循環經濟解方,但在台灣卻只是剛起步。
 
二○一七年十月,台泥花蓮和平廠煙囪冒出黑煙,引起當地居民一陣恐慌,這才知道台泥協助環保署代燒廢輪胎,台泥和環保署被批「先斬後奏」,居民群起抗議,整個計畫也因而暫停。
 
台泥工務部副總經理呂克甫談到這起事件,嘆了一口氣。「冒黑煙前後總共才五分鐘。」他解釋,黑煙成因是由於水泥窯的機組臨時跳機,還來不及報備、處理,就被居民目擊了。
 
「以前的SOP(標準處理流程)遇到這個狀況沒有系統全檢,現在我們改成只要有黑煙就立刻停機,把氣閥全部關閉,廢氣關在廠內處理好,再重啟生產線。」呂克甫表示。
 
法規並未強制規定工廠突冒黑煙須立刻停機,對工廠來說,停機再重啟生產線的期間,必然得犧牲生產量。但台泥不得不改,「現在的爭議,以後也會碰到。」呂克甫說。
 
驚見黑煙  居民盼資訊更透明
 
他指的以後,是台泥預計投資五.五億元,在和平廠區興建與水泥窯連接的垃圾焚化爐,預計最快二○一九年可以運轉,若順利進行,台泥這個焚化爐將是全縣唯一一個垃圾焚化爐,屆時一天可以處理兩百噸的垃圾,解決花蓮垃圾綽綽有餘。
 
花蓮地區每天生產約一二○噸垃圾,必須運上大卡車,載上蘇花公路,翻山越嶺到宜蘭利澤的焚化爐焚燒。
 
垃圾的載運成本加上處理成本,讓花蓮每年要花超過一億兩千萬台幣。遇上春節、利澤焚化爐歲修或蘇花公路中斷,縣內的垃圾轉運站更是堆積如山,民怨四起。
 
台泥為什麼會是花蓮垃圾問題的解方?關鍵就在水泥窯攝氏一千七百度的超高溫,能夠把垃圾焚化爐可能產生的戴奧辛分解,也能將垃圾焚化後的飛灰及底渣加入水泥,成為原料之一。
 
 
看似完美解方,但花蓮地方勢力複雜,想達成共識,還有得等。「台泥一直以來都跟當地居民溝通不良。」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黃靖庭觀察,不只在和平落地多年的台泥,花蓮縣政府在當地溝通的角色更為消極,導致燒輪胎黑煙事件一出,居民的怒火讓廢輪胎及垃圾處理計畫全無前進的餘地,也沒有時間表。
 
黃靖庭認為,台泥應該提升資訊透明度,提出完善的廢毒氣防治措施,開放廠區說明,才有可能讓當地居民信服。
 
國際上,以水泥窯共同處理垃圾早已行之有年。高耗能是水泥業的必要之惡,一般而言,一噸的水泥所消耗的煤占製程成本約三到四成。
 
生活垃圾再乾燥處理成廢棄物衍生燃料(RDF),就成了替代燃料,而廢輪胎熱值是煤的一.四倍,更可直接與水泥共燒。台泥也有意在彰濱建設RDF工廠,但仍只是計畫,須待法規放寬。
 
 
替代燃料是趨勢  台灣缺共識
 
全球水泥業燃料替代率約一六%;亞洲如中國、日本、韓國等約八%至一○%;歐盟由於推廣得早,水泥業的燃料替代率約四成。開發中國家也努力朝已開發國家看齊,水泥第二大生產國印度不滿於○.六%的燃料替代率,已喊出二○二五年達到二五%的目標,而台灣目前仍以燒煤為主。
 
什麼樣的垃圾可作為水泥業的替代燃料?超高溫的水泥窯裡,有毒廢溶液、廢輪胎、廢油、紙業汙泥、動物骨肉……,幾乎無所不能燒。
 
但台灣水泥業目前尚未開始燃燒生活垃圾製成的衍生燃料,替代燃料多為事業廢棄物。像是煤灰、氟化鈣、鋁礦土、無機性汙泥、廢溶劑等等,總計每年處理量僅約一百萬公噸。台泥的蘇澳廠曾有一段時間協助焚燒竹科廢溶劑,因當地居民難忍廠區惡臭,至○九年已全面喊停。
 
呂克甫這次很有信心了,「水泥窯燒垃圾是日本來的技術,台泥大陸安順廠一五年十二月就投產了!」中國貴州地方政府與台泥簽訂了為期二五年的政府付費營運合約,由安順廠代為焚燒每天兩百噸的生活垃圾,每年為台泥帶來新台幣六千萬至一億元的營收。
 
而正在建廠的廣東韶關廠,已與地方政府簽約,也有每天兩百噸生活垃圾的處理能力,皆是水泥窯與垃圾焚化爐串聯的系統。
 
生活垃圾的關鍵在氯。生活垃圾大多是含氯的塑膠,燃燒溫度小於九百度或燃燒不完全,會產生有毒的戴奧辛。水泥窯的高溫能徹底分解戴奧辛,餘下的氯,就會留在水泥之中。
 
 
以水泥原先的製程而言,大約有一百ppm濃度的氯是從原料天然礦物而來,加入垃圾處理製程會提升氯濃度。若氯離子濃度過高,會加速鋼筋鏽蝕,造成海砂屋。也因此,各國對水泥的含氯量皆設有上限,但標準不一,如日本、中國及歐盟,落差可大至三五○ppm、六百ppm甚至一千 ppm左右。
 
目前台灣的標準是兩百ppm。「如果能標準能提高到日本的三五○ppm,台灣水泥業處理垃圾的能力會增加。」呂克甫評估。但真要提高標準,恐怕還會招致一波批評。這些年不論針對礦區或是工廠,抗議接二連三,水泥業好像過街老鼠。
 
洗刷汙名 要拚三成環保營收
 
「台泥不是現在才冒出來要贖罪,完全不是這樣!」呂克甫細數,台泥旗下達和環保負責營運全台八座公有民營垃圾焚化廠,處理全台超過二八%的生活垃圾。
 
和平廠區的工業港口、水泥廠、火力發電廠之間的煤炭、煤灰及石灰石等,早已自成密閉的循環輸送管道。未來如果第三座窯啟動燒垃圾,也將加入此一循環體系。
 
董事長張安平雖已宣布未來十年綠能環保將占台泥三成營收,但水泥業的原罪,加上廢棄物的鄰避效應,未來不管對地方、對社會大眾,台泥的溝通協調工作仍是漫漫長路。但呂克甫也不氣餒,「若今天我幫你做的事情是別人沒辦法替代的,你會叫我走嗎?」五.五億元投資計畫最終是否能順利落地,還有得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