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焚化爐與在垃圾廠進行婚宴的八里

從一個對環保臨避設施的對抗,轉向社區自我認同與識別的創意婚宴。

這是將持續關懷監督的另類表示?

藉由建築”大師”的作品認證,NIMBY甚至可能轉為社區與政府互信的基礎?

新竹與八里的焚化爐都是這一波”創意”政策包裝的產物。

回饋金或回饋設施?

回饋金錢戶或是回饋驕傲與認同?

與其說是打造社區認同的計畫,不如說是反思自身的計畫。

若是這是一種維持鄰居互動關係的創新示範,可能還需要看看是甚麼人與社區在這當中發聲。諷刺的是,根據戴奧辛排放的空氣檢測研究,排放點中心一帶的社區,污染程度反而較低,只因為空氣擴散作用,導致最受污染之地,反而是五公里到之外的社區(詳細數字待查證)。

若了解這些,社區環境的監督任務,在利益分配與大家的誤認之中,變成更矛盾複雜的利益與認同交織網。

——————————
當年反焚化爐 現在垃圾廠宴客

八里鄉民黃國利和劉玉湘昨天選擇在八里垃圾焚化廠舉行婚宴,成了國內首對在焚化廠舉行婚宴的新人。
記者游順然/攝影

【記者林昭彰/八里報導】

台北縣昨晚有一場別開生面的婚禮在八里垃圾焚化廠內舉辦,而且新郎黃國利還曾是當年發動抗爭反對焚化爐的自救會幹部,基於特殊情感轉變,決定在垃圾廠內完成終身大事,席開五十桌宴請親朋好友。

參加婚禮賓客的車輛,昨天傍晚和垃圾車交錯魚貫開進焚化廠區,感覺有點奇怪;但當踏進行政大樓的玻璃帷幕宴客會場,許多人都不禁讚嘆:好漂亮啊!一點都不輸大飯店的氣派,真是一場令人難忘的婚禮!

現年卅三歲的黃國利本身從事玉石生意,是因到大陸湖南洽談買賣,搭公車時結識小他七歲的車掌小姐劉玉湘,雙方交往一年多後贏得美人心,迎娶對方。

黃國利說,當年聽說垃圾焚化爐要蓋在自己村子裡,左鄰右舍沒人贊同,甚至組成自救會號召村民發動抗爭;焚化廠落成之後,發現它不但建築造型特殊,形成地方特色,營運管理也頗用心,營造成社區活動中心,譬如蓋游泳池、開放圖書室給孩子K書、幫學童課後輔導、復育野百合美化環境等。

正因如此,黃國利說,他從最早期反對抗爭,到逐漸了解而信任,自己就如同和焚化廠這個鄰居一起成長,對這片土地和焚化廠的特殊感情,有極大轉變。

他說,選擇在此拍攝婚紗照、辦婚禮設宴請客,除了因為建物造型美觀、環境優美整潔,也是將持續關懷監督的另一種表示,希望在此互信基礎上,維持鄰居互動關係。

焚化廠廠長顏旭明則指出,國際知名建築師貝聿銘設計的八里焚化廠,早年興建之初曾遭村民強烈抗爭,但自九十年落成營運至今,不但鋁框帷幕玻璃外觀之美曾吸引車商來此拍汽車廣告、吸引兩萬五千多人參訪,廠方更積極規畫多項軟硬體設施供社區使用,與當地居民互動建立互信,尤以吸引黃國利到此拍攝婚紗照、設宴舉辦婚禮,最令人振奮。

【2004/05/16 聯合報】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