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工業園區專家訪台

德國生態工業園區專家訪台預告 Andreas W. Koenig (王安德) [學歷] 德國柏林科技大學(TU Berlin)工程學士(diploma) 德國柏林科技大學(TU Berlin)環境規劃與環境管理碩士 [簡介] 全球尤其是德國與聯合國系統在亞洲等地區協助推動生態工業園區/生態化產業發展的重要資深推手與顧問。Andreas對亞洲文化與環境一直有濃厚興趣,這次幸運在其台灣友人邀請下,在日韓行程中抽空拜訪台灣。希望能與國內推動環保科技園區或關心生態工業園區(EIP)/生態化產業發展(EID)的朋友們分享歐洲與亞洲的合作經驗。 [訪台時間] 預計訪台五天(2006/6/21-2006/6/24) (詳細行程另公佈) 6/24(六)晚上於台灣大學或紫藤廬舉辦公開座談(時間地點另公佈) [詳細訪台消息聯絡方式] 訪問行程相關資訊請聯絡鍾國輝(Bruce K. Chung)先生

Read more

水泥廠排黑煙 臭氣沖天

水泥廠排黑煙 臭氣沖天 嚴培曉、林美忠/宜蘭報導 2005.11.24中國時報 署名「一群快被毒死的居民」向本報投訴,蘇澳鎮東澳地區幸福水泥廠燃燒有毒的廢溶劑、排放黑煙;當地民眾醞釀抗議。廠方廿三日表示,一切依規定運作,會儘量改善、溝通;縣環保局指出,經常抽檢未發現違規。 投訴者表示,東澳原本風光明媚,住戶安居樂業,自從幸福水泥建廠以後,造成空氣汙染,入夜後情況更嚴重,還幫竹科燃燒有毒廢溶劑,產生世紀之毒戴奧辛,讓居民飽受嗆鼻、噁心、頭昏之苦。 但住戶四處陳情,未受到任何奧援亦無結果;宜蘭縣聲稱環保立縣,竟讓廠商變成汙染空氣的殺手,難道東澳只數百戶人家,所以不受尊重、生命就該如此被踐踏嗎? 鎮代呂美芳表示,居民向她反映,每逢下雨工廠就常傳出臭味,若選舉過後,還是惡臭頻傳的話,就要聯名陳情、到工廠抗議。東澳里長陳德來說,以前情況還好,這陣子常有臭味傳出,日前他到水泥廠交涉,廠方表示會改善,所以決定給工廠十多天的改善期。 燃燒溶劑 民眾噁心頭昏 東澳街上商家說,下雨的夜間常聞到臭味,臭得必須將門窗緊閉,是工廠排放的廢氣或載貨的卡車傳出來的,他們就不清楚了;有時候臭得連在公路上執行路檢的員警都受不了。 廠方承諾改善 環局抽檢 幸福水泥公司東澳廠長張毓明說,該廠獲核准每月燃燒2千公噸的竹科廢溶劑,實際上只處理6百公噸,一切程序和排氣等,均依規定處理,經水泥窯1千4百度高溫處理後,不會有毒氣,只是冬天東北季風大時,排氣無法順利上升,難免會有味道,請鄉親多諒解,在天候不佳時,廠方會減產,以降低對住戶的困擾。 縣環保局長鄒燦陽表示,該廠以廢溶劑當輔助燃料,係經申請許可,中央公布的管制混合燃料比率為10%,縣內規定比較嚴格,限定8%,其餘重金屬、空氣汙染等也比國家標準要嚴,而且經常派員作不定期的抽查檢驗,迄今未發現違規情事,有狀況歡迎民眾隨時反應、檢舉,會立即派員處理。

Read more

「環保科技園區」有問題或「生態工業園區」理想有疏漏?

「環保科技園區」有問題或「生態工業園區」理想有疏漏? 作者:鍾國輝 (台灣環境資訊會顧問)  (原文出處 http://e-info.org.tw/node/7335) 生態工業園區(EIP,Eco-Industrial Park)的概念,在理論上強調向自然生態系統學習,將產業系統也當作是有食物網般生態關係的產業生態系。常用的說法叫做「產業共生」。這概念最常被提到的執行方式,在於透過「副產品交換網」的方式,將工廠生產的廢棄物視為可以在系統內或系統之間再利用的資源物,由於通常這種交換的關係,必須基於工廠之間的合約或協定,適度調整製程的規範設計或是經理人看待廢棄物的態度,所以,這種概念在根本上幾乎否定了傳統的事業主或是一般民眾看待所謂(事業)「廢棄物」的既定觀念,強調沒有廢棄物這東西,只有如何去設計物質或能量循環流動以減少廢棄物外溢的理想。 但是,這種應用產業生態學在工業區的執行面,為何許多國家,尤其是亞洲一些地區的生態工業園區,均不敢真正挑戰顛覆生產製程,對工廠生產製程之間重新找尋產業得以共生的關係,也就是從根本減少廢棄物外溢的可能?我們目前更常看到的現象是,許多號稱生態工業園區或是台灣目前推動的環保科技園區,大多只是做到「景觀綠化」的層次,就對外宣稱是生態工業園區!這種將「自然生態」的概念誤解為「產業生態」的認知與現象,發生在許多國家,尤其在亞洲、中國、與台灣等地。我們不禁要問:這些現象的背後,到底是生態工業園區執行面的問題,或是生態工業園區本身的理論假說概念有嚴重缺陷?或者這些只是邁向生態工業園區理想的過渡階段? 回答上述疑問之前,必須先釐清「生態工業園區」的概念,理論上絕對不等同於「工業區」,但是,讓我們看看在台灣實際執行此概念的政策上,卻始終讓市民大眾有種錯覺:好像不論政府用的是「生態工業園區」或「環保科技園區」或其他任何光鮮亮麗的名稱進行綠色行銷與招商,骨子裡好像還是高污染的工業區?或是集結環保處理技術較好一點的廠商的聚集區?較了解台灣工業區的複雜管理與行政系統的人,也許會用較明確與坦然的概念看待這現象,就像是雲林與台南的「科技工業園區」,它們比起傳統的經濟部編訂工業區多了一些技術門檻,而現階段的「環保科技園區」,只不過是招商的產業別與技術門檻不一樣的工業區。事實上,「環保科技園區」真的如同上述說法,只是披著「環保科技」糖衣,本質上卻只是號召廢棄物處裡廠商集合在單一專區的「工業區」嗎? 依據官方資料顯示,廠商進駐環保科技園區的門檻,必須符合包括「清潔生產技術」、「再生資源資源化」、「資源循環再利用」、「再生能源產品」、「環保技術設備」及「關鍵零組件」等六大產業的範圍。此外,每一個園區可視其區域特性引進與該地區相融合的產業,經主辦機關與環保署審查通過就可以對外招商。弔詭的是目前的環保科技園區另外有一個平行的「循環型永續生態城鄉建設計畫」,理論上這同等份量的平行計畫,應該肩負建構綠色生產與城鄉發展之間的物質流、能量流、甚至資訊與知識流動循環,以使生產活動的污染外溢程度最小的任務,而這樣有點顛覆傳統城鄉規劃對於土地使用基本概念的想法似乎太過於前進,中央的執行上無法清楚指出如何做的當下,地方政府很難大膽突破遊戲規則,提出真正符合地方特質的循環型社會、循環型永續生態城鄉建設的創新提案。 若要真的反問到底是理論概念有問題或是執行有問題?嚴格來說,各有不同的問題:首先,從理論的根源來看,生態工業園區的概念擷取生態系食物網的靈感,配合北歐國家如丹麥卡倫堡的範例,讓歐美國家找到可以發展理論模型依據的經驗值。歐美國家也紛紛在亞洲國家找尋合作對象以實驗這概念的可能性,但根據筆者連續兩年在國際會議上討論經驗,包括去年在泰國舉行的亞洲生態工業園區會議,看到亞洲各國有類似狀況,到了今年夏天在北歐地區包括芬蘭與瑞典兩國的永續發展研究年會與國際產業生態學會議,更使我不得不警覺到一股危機,這危機來自歐美提論與亞洲經驗之間的執行落差,似乎不只是個案,而是通盤的生態工業園區模式的應用危機。所謂的危機,在歐美地區本身,存在一股過度強調市場機制的倡議路線,這路線本有歐美對於公民社會基本認知的價值文化背景,但是就以199年之後,全球推動生態園區的龍頭老大之一,也就是美國本身在執行EIP所遇到的發展阻力,並未如理論假設一般的順利,加上在學術界領導組織-國際產業生態學會(ISIE,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Industrial Ecology)未刻意主導,但是因為最早投入此領域的專家學者們,很明顯偏重在自然學科領域的情況下,傾向針對個別物質元素的代謝論、或是物質流與能量流系統的最佳化的研究與應用,至於人文社會面的研究與討論,雖有極少部分學者倡議不可偏廢對於此方面的注意力,但截至目前為止,仍難以撼動全球對於生態工業園區的知識學習版圖與實際行動的方向,亦即全球目前過度強調生態工業園區的物質資源化技術、環保技術、或是藉相關環境系統分析以模擬工業區的環境管理等方法,還是多少暗藏技術決定論的價值傾向。 另一種危機,屬於亞洲國家的危機,是在上述歐美主導的國際環境政治基礎上,大規模且直接地接受西方理論與應用模式,或許用「模式殖民」的強烈用語有爭議,但某程度上來說,卻能夠突顯此現象的嚴重性。尤其是在全球聚焦的中國地區,從聯合國與環境相關組織如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聯合國發展署(UNDP)等單位,再到歐盟或掌控全球與區域金融秩序的組織如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單位,均直接或間接透過學術界與專業界在中國展開大規模的實驗專案。有極少部分的中國學者隱約指出這種現象可能造成另一種形式的制度依賴(path independency)與被環保技術鎖定(lock-in)的現象。這種危機,也同樣出現在其他大量接受歐美學者專家指導的東南亞國家。而亞洲國家之中的異數-「日本」,不僅歐美國家不清楚他們的做法,連亞洲鄰國也都難以與日本建立完全的合作與學習關係。日本發展各種理想,習慣不依賴歐美資源,全部自己來。生態鎮(Eco-Town)就是同樣概念下,集結生態工業園區、都市更新再發展、科學城、生態城等的綜合造鎮計畫。而台灣的環保科技園區,因為我們有著與日本長期的民間與特殊文化關係,更為特別之處在於先後既吸取北歐模式,後來主要借鏡日本的經驗,當我們發問到底環保科技園區執行或是理論有問題時,困擾的地方變成:這理論到底是學習自理想的生態工業園區模式?或是日本的生態鎮?目前我只能說,若要嚴格批判台灣的作法,我們是既沒有學到北歐模式的關鍵,也沒有日本經驗的遠景與魄力;但是因為執行時間能短,若要在這階段時期站在正面角度評論,或許可以說:這就是台灣正在發展與各國不一樣的特殊模式吧。 【後記】 礙於篇幅,無法細數許多對於產業生態學(industrial ecology)與生態工業園區(EIP)理論的批評觀點。通常這種新興領域,在理論與應用兩方面各有疏漏缺失是可以理解的情況,至於這些問題背後還有哪些重要爭論與看法,你又有何回饋意見,暫且先賣個關子,因為接下來,台灣環境資訊協會8月19日在台大校友會館有一場座談,屆時可以更暢快地話談這些問題。更多詳情 【延伸閱讀網站】

Read more

【演講】生態社區有夠生態嗎?從瑞典漢瑪比(Hammarby Sjöstad)生態社區談起

北歐風情面面觀-地景與生態篇 【生態社區有夠生態嗎?從漢瑪比(Hammarby Sjöstad)生態社區談起】 主  講  人:鍾國輝(台大建築與城鄉所博士班、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顧問) 主  持  人:陳瑞賓(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秘書長) 主辦單位: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地         點:台北市萬華區頂碩里里長辦公室 時      

Read more

【丹麥專家訪談】卡倫堡產業共生看法

【丹麥專家訪談】卡倫堡產業共生看法 丹麥卡倫堡(Kalundborg)人口少,城內企業家們有許多非正式場合碰面機會,在互信基礎上溝通。雖然早期觀察整個產業共生體系,政府部門僅負責城市水、電與熱輸送等基盤設施,並未介入企業間的合作共生協調事務,但1998年後,丹麥政府提供基金,成立丹麥企業責任研究中心(The Copenhagen Center for Corporate Responsibility),在卡倫堡一向以非正式的社會網絡支持其產業共生技術、資源等訊息交換網的基礎上,進一步推廣丹麥經濟學者提出之「多重利益相關者(Multi-Stakeholders)」模式經驗。 或許有部分學者批評全球過度談論卡倫堡案例已失去新意,認為卡倫堡只是特例,某程度甚至只是類似石化專區而已。但是,這種批評觀點背後卻也常常只是複製產業共生的「物質流(material flow)」與「能量流(energy flow)」模式,這些都有忽略不同國家地區的時代歷史背景因素之危險。鍾國輝先生稱之為忽略「非正式的資訊網絡」與「非物質取徑(non-material approach)」之潛在力量的危機,並要利用今年這兩個國際會議與國際社會溝通台灣經驗的啟示。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顧問鍾國輝在2005年6月10日下午先前往哥本哈根商學院(Copenhagen Business School;CBS)作業管理系,訪問了Peter Neergard教授對於卡倫堡知名的產業共生看法。 剛走進CBS的感想只有一句話:的確是可以讓企業信服的現代作業環境。整棟CBS分為ABC三大棟,入口有著像是博物館等單位才有的資訊中心。餐廳、休息室、展示空間等機能的分配,明顯是受到現代管理對於空間多功能使用的彈性化。 其實這次專家訪談本來先設定訪問哥本哈根研究中心有關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問題,後來繼續討論到卡倫堡案例,該研究中心建議可以請教Neergard教授,促成了這次訪問。訪談中,鍾國輝歸納出台灣可以分享給丹麥的暫時性看法: 第一,是有關高科技產業園區的發展與轉向,尤其是在從矽谷、德州、墨西哥邊境、日本、南韓,乃至台灣,以及最近的中國這一連串產業移轉過程中,產業環境歷史面向顯示出來的經驗研究看法。當然,這部份的主要目的是找出由環境史的啟示中,發堀出當今全球對於中國的經濟投資、研究合作等熱潮背後,對於理解台灣角色的作用在中國熱的重要關係,不只是經濟面向,環境與地區發展的經驗,更是一味接受西方社會模式之際,更應該注意的焦點。 第二,直接與丹麥經驗有關,尤其是卡倫堡產業共生概念下,希望可以透過制度與資訊、知識流動狀態的理論分析與經驗研究,以「非物質取徑」的觀點,駁斥大量以物質流分析(MFA)或能量流分析(EFA)作為單一解釋產業共生的狹隘觀點。這樣的企圖,並非反對MFA或是EFA的重要性,而是全球忽視社會文化觀點的情況,失去一個平衡的整合對話機制。當然,資訊流或是知識流的分析,甚至由社會與文化觀點切入,在一個新興學科的初期參與社群原本即較少這方面領域的背景條件下,對於任何一種試圖邁向「強科學」的科學社群來說,原本即較容易被科學社群行動者的制度慣習所「鎖定」。 第三,涉及規劃理論與上述兩者共同對話時,規劃理論與產業生態學衍生的議題之間,在全球化的環境規劃理念下,是否與永續發展與規劃之間的衝突一樣,必須面對難解的三大基底線的限制,或是在衝突矛盾之中,產業生態學的確提出了一些可以作為理論與實踐的洞見?這是仍在持續對話的第三部分。

Read more

永續城鄉概念下的生態工業園區

Title:永續城鄉概念下的生態工業園區 Author:鍾國輝 《永續產業發展雙月刊》,No.4, pp.33-41, 2002/8/15 Kalundborg (photo by Bruce K. Chung 2001) 什麼是理想城市?或說是什麼是理想的城鄉環境?回顧城市史,從「花園城市」到「新市鎮」,人們對於美好環境的勾勒與追求行動未曾間歇。其中有人將理想城市比擬為健康人體,需要藉由觀察病徵診療之;有人由社會階層觀點提倡市民城市的理想。建築家、史學家等各由不同的角度解讀並提出多樣的想像,但隨著全球資源枯竭的警訊不斷提醒世人,永續發展,成為本世紀共同的期望。而生態工業園區理念,則是可以為最棘手的經濟生產與環境保護矛盾提出和平共處之道的明確行動策略。 [全文下載] 永續產業雙月刊_永續城鄉概念下的生態工業園區

Read more

[研討會論文]生態工業園區概念在竹科之應用研究_以積體電路產業為例

生態工業園區概念在竹科之應用研究-以積體電路產業為例 (本文發表於區域科學學會研討會,2001) 鍾國輝*、孔憲法** 摘 要 當永續發展不再是抽象名詞,計劃圖上「棕色」使用分區的產業與環境永續發展問題仍棘手難解。美國在1997年開始推展「生態工業園區」概念,希望藉廠商、開發管理單位與相關成員之合作,在減輕環境衝擊並改善參與個體經濟效益下,使整體生產系統形成最佳物質流,獲取更佳集體利益的新規劃範型。當國內各地紛以設置科學園區為刺激經濟發展之最佳策略之一,由生態工業園區觀點應如何看待之?知識經濟時代的思維在於善用創新環境規劃知識範型,將產業發展與環境共生理念落實是一大挑戰,此時,以「生態工業園區」觀念檢視竹科發展具前瞻意義。期能以此釐清竹科產業環境發展癥結,作為相關科學工業園區之產業與環境發展規劃與經營參考。 主要研究內容與方法乃藉國外文獻與案例分析為起點,歸納模式並對應至國內相關基礎條件後,於竹科篩選出積體電路業為「錨定產業」,配合廠商與專家深度訪談,加上物質流、能量與資訊等三大流動構面(3F)之空間對應分析後,提出生態工業園區概念在竹科之應用模式建議。研究結果發現:竹科生產面的領導廠商在環安衛體系亦是「錨定廠商」,並主導著3F發展模式,其他小廠與錨定廠商間,在環安衛領域有高度依賴共生關係;物質流之地理空間對應分布受限國內既有環境處理設施區位與容量,呈區域型分布;能量流網絡接近單核心,並有豐沛的非正式的環境資訊流網絡。綜合分析屬於區域型、物質與資訊流較顯著之生態工業園區模式。 關鍵字: 產業生態學、生態工業園區、新竹科學工業園區、副產品交換網絡、錨定廠商、錨定產業、3F分析模式

Read more

[碩士論文] 生態工業園區概念在竹科之應用研究–以積體電路產業為例

生態工業園區概念在竹科之應用研究-以積體電路產業為例 鍾國輝  ( 2002/1) 摘要 工業區在台灣經濟發展與環境衝擊間的角色吊詭。其中科學園區被視為解決經濟發展問題的重要工業園區類型,早期甚至等於低污染象徵。但是科學園區可以解決這些經濟問題與吊詭嗎?歐美這十年來發展出「生態工業園區」概念,希望藉廠商、開發管理者及相關部門合作,減輕環境衝擊,使整體生產系統形成最佳物質、能量與資訊流,獲致更佳集體利益的機制。本研究即以此新世代環境規劃範型的生態工業園區概念,檢視竹科相關產業環境發展癥結,除具備產業資源永續利用意義,並可作為相關工業園區規劃、經營及後續推動生態工業園區參考。 主要研究內容與方法乃透過文獻與案例分析,歸納出基本模式,在全盤了解潛在實證基礎後,於竹科篩選出積體電路產業的廠商為「錨定廠商」,配合廠商與專家深度訪談,加上物質流、能量流、資訊流(3F)與空間之對應分析,提出應用生態工業園區概念在竹科之分析模式建議。 研究發現竹科的生產領導廠商亦是生態工業園區概念的「錨定廠商」,並主導著竹科3F共生模式。小規模工廠高度依賴錨定廠商。物質流的地理空間對應分布,受限於國內既有環境處理設施區位與容量,呈區域型分布;能量流網絡囿於電業法規與開發年期而甚為單純。綜合歸納分析竹科屬於物質與能量流程度低,資訊流程度高的IV(H)型—資訊共生型生態工業園區模式,亦即應用生態工業園區概念於竹科最具潛力的優勢在於互動頻繁的非正式環境資訊流網絡。 關鍵字:產業生態學、生態工業園區、竹科、積體電路產業、錨定廠商、3F分析模式 註:全球第一本以生態工業園區與竹科為題的學位論文

Read more

【論文】生態工業園區(EIP)概念發展之探討

中華民國建築學會第十二屆建築研究成果發表會論文集 Title: 生態工業園區(EIP)概念發展之探討(A Study of the Eco-Industrial Park Concept Development) 作者: 鍾國輝, 孔憲法 Download Fulltext | 全文下載

Read more

【論文】生態工業園區規劃分析工具DfE應用之探討

生態工業園區規劃分析工具DfE應用之探討 A study of the applied planning tool DfE for the eco-industrial park 作者: 鍾國輝, 孔憲法 ***design for environment生態工業園區規劃分析工具DfE應用之探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