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璧山小城大產業在生態和諧中尋找經濟璀璨

新華網重慶頻道 璧山小城大產業在生態和諧中尋找經濟璀璨 2014年04月23日 璧山電視臺   3000億工業,小城璧山的大產業夢想。據測算,以每平方公裏100億元產出為基準,實現“3000億工業”,需要30平方公裏的空間。建廠房、種綠化、鋪路網、架電站……作為璧山工業經濟的主戰場,當前,璧山工業園區正按30平方公裏生態工業園區的願景進行打造。30平方公裏生態工業園區,必將成為承載“3000億工業”的有力支撐。   就工業園區而言,璧山工業園區的形象無疑是“顛覆性”的:如果從空中俯瞰,一條條寬敞筆直的道路,或縱或橫,鋪展于12平方公裏的園區土地上。而“路修到哪裏,樹就種到哪裏”,在已建成的48公裏道路旁,鑲嵌著90萬平方米綠化,園區建成區綠化覆蓋率達45%。   這裏,沒有機器轟鳴,卻處處花香鳥語;這裏,不見連片廠房,卻真正“寸土寸金”;這裏,既承載著現代工業的脈動,也輝映著現代都市的激情。環境,轉化為園區招商引資獨有的競爭力。目前,璧山工業園區入園企業已達838家,包括以中聯重科為代表的高端裝備制造企業,以臺灣展運為代表的IT企業,以臺灣統一為代表的食品醫藥企業紛至沓來、競相入駐。   隨著園區基礎設施建設的加快,“舞臺”正在變大,“磁場效應”在綠色、生態中持續釋放。步入璧山工業園區,一幢幢工業樓宇裏,生產車間寬敞明亮,設備先進……眼前的景象,將人們印象中傳統工業的記憶陡然顛覆。走出廠房,走進企業廠區,鬱鬱蔥蔥的綠樹搖曳生姿,廠區與綠化渾然一體,工人穿行在小橋、流水、綠樹間,享受著工余的放松和愜意。   如今,在璧山工業園區,“環境就是資源、就是資本、就是生產力”的理念已深入人心。各入園企業紛紛以自己的“小音符”呼應著園區的“主旋律”,愛園、護園、建園的主人翁意識大幅增強,企業自建的綠化,廠房上規范一致的中英文標識便是最好的詮釋。   政府支持企業發展, 企業用行動和效益回報園區,包容和諧在生態園區中彰顯。   在此過程中,各職能部門也對園區發展給予鼎力支持。去年,園區部分IT企業用電吃緊,電力部門積極配合,建成110KV獅子變電站,破解用電困局。如今,園區已有110KV、220KV變電站4座,為園區企業提供了足夠的電力供給。   近年來,我縣保持污染企業“零容忍”態度,先後關閉污染企業400多家。污染企業不斷被搬遷,為產城融合發展騰出了空間。目前,園區建成保障性住房41.8萬平方米,未來將總計建成181萬平方米。   如今的璧山工業園區,就像是一個復合型社區。園區內,建有濕地公園,居民區與工業區毗鄰,文化設施、娛樂設施、生活設施一應俱全。   這樣的布局,使得市民和產業工人步行就可以上下班,家門口就有公園,20分鐘的生活半徑圈內,可以購物、娛樂、休閒,工作效率、生活品質得到極大的提升。產業與城市在生態園區中融合。   產城融合的園區,不但讓本地人生活更加舒適,也讓外地人找到了“家”的感覺,目前,園區產業工人總數已超過20萬人。   這些僅僅是園區在追夢“3000億工業”路上的一個個 “美麗路標”。隨著30平方公裏生態園區建設的加速推進,這裏,不僅是承載夢想的“舞臺”,集聚產業的“洼地”,它更在無時無刻傳遞著璧山人發展工業的初衷:在生態和諧中尋找經濟的璀璨。 [補註] 壁山工業園

Read more

【China】淮安蛻變工業生態新城

淮安蛻變工業生態新城 【經濟日報╱大陸特派員王玉燕/江蘇淮安報導】 2012.12.15 淮安經濟技術開發區工委會書記周毅說,下一個10年,經開區將建設為生態新城。 圖/本報江蘇淮安傳真 1992年,「淮陰日報」不起眼的位置,刊登了一則消息:8月8日上午,淮陰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管理委員會成立,對外辦公。」淮陰市政府決定在市區東郊,建設一個以二、三產業為主的經濟技術開發區,作為淮陰經濟建設超前發展的試驗新區。淮陰經濟技術開發區位於淮陰、淮安交界處,占地面積22平方公里,首期開發6.3平方公里,啟動區1平方公里。 這1平方公里的啟動區,就是淮安經濟技術開發區的前身。20年後,淮安經濟技術開發區已經是常住人口達到30萬,行政區域面積183平方公里,經濟總量占淮安市超過10%以上的淮安經濟核心區。 淮安經濟技術開發區工委會書記周毅說,第一個10年,是開發區打基礎的10年;第二個10年,是開發區實現跨越式發展的10年;而下一個10年,開發區將建設成為實力雄厚、社會和諧、科技領先、環境優美、生活富庶的受人尊敬、令人嚮往、充滿實力魅力的工業新城、生態新城。 周毅指出,2010年,淮安經濟技術開發區升格為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作為淮安開放型經濟的承載體,淮安市超過千萬美元的台資大專案,80%集聚於經開區。「十一五」以來,經開區主要經濟指標保持40%以上的年均增幅,對全市的貢獻比例由「十五」末的不足2%,提升到10%以上,成為淮安經濟第一增長極。 周毅說,經濟的快速發展,對經開區的建設,提出更高的要求;現在,經開區的建設理念已經從「建區」躍升為「造城」,經開區將實現從功能單一的工業功能區,向功能多樣化、綜合性的現代新城轉變。 周毅指出,近幾年經開區的城市面貌顯著變化,2008年以來,區內啟動建設了35幢百公尺高樓,建成古淮河濕地公園,營造綠化面積839萬平方公尺,城市綠化覆蓋率達39.5%。城市化率達60%;相繼建成一批高檔社區、特色遊園、標誌性建築、特色街區及品牌市場。同時,經開區致力於推行公共服務提升工程,建立健全集民政、社保、醫療、衛生、綜治等於一體的區、鄉辦、村居三級公共服務網路,構建「15分鐘公共服務圈」。 周毅表示,根據「一城三區五園」的功能布局,經開區將形成以主城區為中心城區,以徐楊片區、新港片區、南馬廠片區為新城區,以綜保區、留創園、科教產業園、鹽鹼科技產業園、空港產業園為特色功能區的城市格局;致力構築主城區商貿金融居住區、企業服務中心周邊、中國聲谷周邊、南馬廠核心區、鹽化工商住區「五大功能區」。 根據當地規劃,2013年,經開區將建成國家級生態工業園區;到2015年,服務業增加值達到510億元人民幣,建成百幢百公尺高樓,城市化率達70%,城市綠化率達到42%。 【2012/12/15 經濟日報】

Read more

【China】烏魯木齊市建首個國家級生態工業區

烏魯木齊市建首個國家級生態工業區 新疆日報 2012-12-18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xj.xinhuanet.com/2012-12/18/c_114065787.htm 近日,烏魯木齊經濟技術開發區(頭屯河區)召開創建國家級生態工業示范園區規劃匯報會,2017年開發區(頭屯河區)有望創建國家級生態工業示范園區。屆時,國家級生態園區將成為轄區招商引資的綠色王牌。這是全疆首個待申建的國家級生態工業示範園區。 據了解,生態工業示範園區是依據清潔生產要求、循環經濟理念和工業生態學原理而設計建立的一種新型工業園區。它通過物流或能流傳遞等方式把不同工廠或企業連接起來,形成共享資源和互換副產品的產業共生組合,使一家工廠的廢棄物或副產品成為另一家工廠的原料或能源,模擬自然係統,在產業係統中建立“生產者—消費者—分解者”的循環途徑,尋求物質閉環循環、能量多級利用和廢物產生最小化。 開發區(頭屯河)區創建工作從2009年7月開始。目前各項準備工作已向國家環保部、國家商務部、國家科技部遞交創建申請材料,爭取2014年開始建設。國家級生態工業示範園區總面積36.55平方公裏。 【延伸閱讀-百度】http://baike.baidu.com/view/440666.htm

Read more

【China】東莞生態工業園區建設規劃通過

東莞生態園工業園區建設規劃通過論證 2012年12月20日 17:03 東莞陽光網訊 12月20日 PHOTO: http://www.dgep.gov.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dgsty/s22889/list.htm 《廣東東莞生態產業園區生態工業園區建設規劃》(簡稱《規劃》)專家論證會在京召開。國家環保部、商務部、科技部專家組聽取了管委會領導和有關部門對《規劃》及技術報告的情況彙報,經審查,專家組一致同意《規劃》通過論證。 在論證會上,由中國工程院院士金湧,國務院參事葉汝求以及環保產業協會、環保部環境規劃院、山東大學、上海大學、江蘇省環科院、環保部華南環境科學研究所的教授所組成的專家組對《規劃》進行了論證。專家一致認為,東莞生態產業園建設國家生態工業園區以科學發展觀為前提,以建設生態文明為核心,充分體現迴圈經濟理念和工業生態學思想。同時,規劃充分結合東莞地區發展狀況,認真貫徹生態優先理念,突出了環境—經濟—社會複合共生,推動生態—產業—科技共融發展,具有明確的發展定位,在環境治理和生態建設方面成效顯著,己成為國內生態文明建設的典型。如今創建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走新型工業化道路,對於珠三角轉變發展方式具重要意義。 專家同時建議,東莞生態產業園要更注重產業招商和經濟發展品質,更高起點統籌環境基礎設施共亨,強化全過程監管,始終關注生態環境的治理與保護,引領生態園區往高端低碳發展。 2007年5月園區根據國家環保部、商務部、科技部《關於開展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建設工作的通知》的精神,結合廣東東莞生態產業園區實際而制定創建國家生態工業園區相關規劃。經生態園管委會與中國環科院一年多的反復論證,幾易其稿,最終形成《廣東東莞生態產業園區生態工業園區建設規劃》。 東莞生態產業園區管委會副主任方德佳在論證會上表示,園區的國家生態工業園區建設規劃通過論證,表明了園區前期建設和創建規劃得到了專家認可,但這僅僅是園區創建生態工業示範園區的新起點。接下來東莞生態產業園區將謹遵專家及各位領導的指導,嚴格按照國家生態工業園區的標準,引進和培育高端製造產業和現代服務業,堅持走新型工業化道路,實現經濟和生態保護相協調,爭取三年內通過國家相關部委的驗收,爭當珠三角生態文明建設的先行者,也早日為東莞新增一個國字型大小園區。 來源:東莞陽光網 編輯:林玉東 【百度延伸資料】 http://baike.baidu.com/view/4623189.htm

Read more

綠色地球很大也很小

今年十月,天漸涼,隸屬國際產業生態學學會ISIE之下的【產業共生/生態化產業發展(IS/EID)】委員會,在天津泰達開發區(TEDA)舉行第九屆產業共生研討會(ISRS)。 聚會前晚,與芬蘭VTT研究員聊起天來。 Seurassari, Finland (photo: Bruce Chung, 2005) 提起對2005年拜訪赫爾辛基時清新環境印象深刻,問起幾位過去認識的芬蘭朋友,那芬蘭老兄知道我的專業背景後,忽然提起台灣好像有一位想要結合產業生態與設計規劃的建築師,我回曰: 檯面下我不清楚,檯面上應該只有一位。 經查資料後,翌日提起那芬蘭建築師名應叫做Marco Casagrande。 “是啊,是啊,就是他!” 地球很小,小到人在天津,卻在聊著一位住在台灣的芬蘭人。 真有意思。 【參考網站】 Marco Casagrande網站 芬蘭建築師Marco與台灣忠泰建設合作作品

Read more

[China] 合肥高新區爭做國家生態示範

合肥高新區爭做國家生態示範 2012-09-26 17:04:19 來源:大公網 大公網合肥二十六日電(記者柏永、通訊員楊萃) 合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今日消息稱,該區近年來通過搭建生態型園區、創新型園區、低碳型園區、綠色交通系統等多個平臺,致力於打造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現已取得階段性成果,具備申請省級驗收條件。   離開經濟發展抓環境保護是“緣木求魚”,脫離環境保護搞經濟發展是“竭澤而漁”。秉持這一理念,合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於2009年啟動建設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四年來,該區堅持生態、創新、低碳三個方面共同發展,構造特色光伏產業鏈,融入合肥市廢棄物回收產業鏈,全方位營造 “低碳高新區,魅力生態園”。 建設生態型園區方面,合肥高新區以建設綠色宜居的現代化西部組團中心為契機,依托獨有的“一山兩湖”優勢,通過“高新區王咀湖生態濕地保護”、“人工湖綜合治理”和“大蜀山森林擴容”等舉措,使區域內自然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協調發展。   建設創新型園區方面,合肥高新區堅持創新驅動,成為全國首批光伏發電集中應用示範區、國家新型工業化產業示範基地(軍民結合)、首批國家級文化和科技融合示範基地和全國唯一的國家級公共安全信息技術特色產業基地、國家智能語音產業化基地。   建設低碳型園區方面,合肥高新區在低碳建築、低碳交通和低碳生活方面多管齊下,低碳建築方面,園區“創新大廈”、“兩淮豪生酒店”采用多種建築節能手段,其中地源熱泵技術大幅降低了建築物能源使用。   低碳交通方面,合肥高新區計劃實施“綠色交通”方案,通過公共自行車系統解決園區內居民最後一公里出行難的問題。低碳生活方面,合肥高新區通過創建綠色企業、綠色社區為方式,廣泛開展了“跳蚤市場”、“環保嘉年華”等活動,向園區企業和群眾進行了低碳、環保知識的普及。   截止2011年底,合肥高新區26項經濟環境指標全面完成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標準要求。經濟發展方面,合肥高新區全面優於國家生態工業園區標準要求,部分指標處於國內先進水平,人均工業增加值為22.80萬元/人,高於國家標準要求50%以上;物質減量與循環方面,單位工業增加值廢水產生量僅為1.39噸/萬元,大幅小於國家標準8噸/萬元要求;   汙染物控制方面,園區單位工業增加值COD排放量為0.035Kg/萬元,僅為國家標準的3%。此外,園區管理方面,區內重點企業已完成或正在開展清潔生產審核,通過ISO14001認證企業達50余家,企業汙染源電子地圖系統實現全覆蓋。

Read more

追緝政府荒蕪的企圖心

政府開發園區荒蕪,可惜,卻不意外! 花蓮河川新生地 “政府缺錢嗎?” 即使中央財政警鐘響,舉債高過頭頂,地方諸侯猛喊窮,可是,如果私下找幾位與政府打過交道,或稍微觀察與參與過公共事務運作的民間單位與個人,馬上可以回答政府究竟缺不缺錢。 「政府不缺錢! 只是亂花錢!」 從小到大,多半聽過政府部門各行其事、爭功推諉的老掉牙舊聞,公務員優惠存款利率18%與退休所得替代率超高等議題,看似與立法院9A立委自肥案不同,卻都反映出相同邏輯。 「民眾真的在乎官僚體制怎麼分工整合?」 「不!民眾只在乎公務員與民代是否積極認真執行業務!?」 大膽猜測很多立委與地方民代都不見得理解所有疊床架屋的公務機關分工與職能,要一般民眾看清官僚體制的上下平行關係無異緣木求魚。但民眾用常識理解政府財政黑洞的根源,來自所有身旁的閒置浪費與不當的公共建設與計畫。 理論上來說,政務官與事務官都要有比民眾看到更長遠的公共利益遠見與企圖,否則,這些透過考試晉用的優秀人才就不用屈身官府,大可在民間企業一展長才。這是理論上的說法,沒有提到的是,設計錯誤或故意執行錯誤的官僚考核體系,也是金飯碗保障。這個蔓延的消極集體心態,對真正有心貢獻公共服務者是最大的不公,也是對全體納稅人的最大諷刺。 至於國家建設計畫與開發園區淪為荒廢遺跡,過了十年,比起政府動輒百億圖利財團的疑慮,這些荒蕪計畫看似小規模,卻與官員真正A錢有同樣負面效果,更多了陳疾積累的隱憂。 花蓮環保科技園區被迫取消轉型的新聞並不新鮮,大多數頂尖跨國大型企業內部,也難保沒有部門主義作祟,或重複投資的荒謬行政資源浪費。只是,企業組織監督機制多比政府體制更有彈性調整與稽核能力。企業經營不善,頂多宣布公司倒閉並處理善後,而有明文規定政府不能倒閉嗎?我們從希臘與多年前冰島爆發的金融危機案例,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都可能倒閉,只是,以公共利益為優先的政體,牽涉許多社會功能,難與企業相提並論。理論上,政府是個層級分明的機構,這純屬理論假設,現實的官僚(科層)制遺毒,感染了大多數踏入醬缸的優秀人才。 大家有沒有想過,若可以將荒廢、閒置、浪費的各部會補助預算,用可以運作的機制整合在一起,只朝向一個最主要的、共同的上層構想目標前進,可以發揮的共同效益會有多大? 這個假設說法是不是天馬行空的遐想,在制度不完全之下,若沒有政治強人的光環加持,民主的遐想仍只會是空想。 由上而下的大計畫體系,被部分規劃理論學界批評為退步的反民主思想,諷刺的是,國際上多數號稱民主政府也完全失能,那個曾被抹黑為打著左轉燈卻向右轉的中國共產黨政府,其五年一期的國家計畫管控,反而是當前能將國家計畫體系優點發揮到極致的進行中案例。 大藍圖計畫的管治方式與部門分離各自發揮彈性變通的方式孰優,硬要比較還蠻無趣,我們可以這麼想像,類似中華民國台灣這類政府,在無法解決極端的部門本位主義乃至全面失能(不是政府失靈喔)之前,妄想改變官僚系統的糾結問題,恐怕,只是空想。 “計畫不是改不上變化,計畫是敵不上各專業行政分立的僵化!” 百姓旁觀政府政策與計畫類似無毒農業、環保產業、產業園區、農漁業生產、觀光休閒等,絕對都有核心主軸串起這些不同部門,整合為相互牽連、資源互補加成的計畫架構。別的不說,若上呈院部列為重大建設計畫,都有主辦單位與協辦單位。熟悉官場文化者也清楚,協辦就是在正式文書會議上掛個協辦就好,千萬不能真正下去協助!搞不好公親變事主,或看戲的上台搶了主角的飯碗,這後果可難收拾。若要責怪地方政府各單位不願整合兼顧其他單位的方向,似乎又太嚴苛了點,各地方專業行政單位在當前政治與財政條件下,當然是拿中央政府預算,以完成中央政府交代或各縣市申請項目(包括軟硬體建設)。 很多時候,執行不力豈止是單方之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