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魯爾區文化活動觀察記

自20世紀末首訪德國魯爾區(Das Ruhrgebiet),命運吧,隔年負責工業局專案,再度考察魯爾區,連兩年造訪萬里外相同地點不覺奇怪,命運捉弄或神奇,時隔十多年竟直接搬到德國,住家還與魯爾區同屬北威州(NRW),這回不多分享還真說不過去。 習慣看國際媒體、國際組織、學院派人士吹捧魯爾區再發展經驗偉大而進步,市面上不缺正面表述的個案報導文!德國政府長期關愛對魯爾區是事實,老話一句,很多東西可以敬佩,很多東西不能複製與模仿,至於如何從中找到學習素材?各顯神通了! 這回,我只想平淡說說身為魯爾區鄰居的在地觀察體驗,聊聊平常德國人眼中的魯爾區生活樣貌。城市生活樣貌不只在白天,少了黑夜,城市活動地圖就少了一半。印象中會安排在夜晚的活動,跨年倒數活動算舉辦到最晚吧,魯爾區夜晚活動與德國其他城市一樣,少的可憐。(柏林例外!柏林非德國,柏林是柏林!)等等就來分享參加表定活動時間從下午到隔日清晨七點的年度文化節慶Extra Schicht。 我愛說玩笑話:在德國辦活動最大好處是:競爭者少!宣傳容易! 說玩笑,卻也是不爭事實。除非有國外超級樂團巡迴演出,平時週一至五的德國城市夜晚大多平淡,好友與家人在餐館小聚,就是很普通家庭生活步調,主要公開活動幾乎都集中在週末假日。德國人的工作與生活情境是這樣的:週五的時鐘顯示剛過了午餐時間,德國人的心情與行動就自動調轉至放假模式!—週五午後陽光太美,必須去萊茵河邊走走散心,理由正當!週五午後得接小孩下學,理由正當!週五午後準備打包出遊,理由正當!週五午後要在家工作,都說會繼續工作了,毫無問題!老闆答不答應准假是一回事,光聽這些外人狐疑的理由,可都是名正言順提前下班享受大自然的正當藉口。 德國週末假日活動最強競爭對手是美好的大自然環境吸引力! 德國各地方政府在旅遊景點與主要公開場所,幾乎都有提供該年度的每月熱門活動日期表!這完全符合德國人行事風格,太有計畫,經評估得以表列的官方與民間活動必須在一年前定案供參考,官方認可活動訊息外,仍有其他後續私人單位舉辦的活動各尋管道宣傳。看似在德國各地週末假日舉辦活動競爭對手少,其實應該這樣說,表定人工企劃活動外,德國人更喜歡自我安排在戶外體驗自然界變化之美。 不像熱濕氣候國家地區在戶外活動是人體大”烤驗”,四季分明的德國,順從大自然韻律過生活是基本福利,大自然給的最好禮物、最美好的活動享受!即使魯爾區有大量政府財政與行政資源長期支撐活動企劃,這類活動真有獨門吸引力與優勢? 而魯爾區年度文化節慶大戲,首推「工業之夜」,原標題是「Extra Schicht」!太難找到適當翻譯,暫且說成工業之夜吧。除了看過杜易斯堡景觀公園那展現舊工廠區煙囪七彩夜景宣傳照,夜晚魯爾區有何不同?還真考倒我。(註:觀察魯爾區夜晚心得,另參夜宿杜易斯堡景觀公園心得文)要說該活動企畫內容之豐富多元、令人眼花,絕不為過!各類大小型音樂、戲劇、文化展演活動不集中在單一場所地點,而是廣佈魯爾區各個大大小小城市的活動節點,彼此用德國最傲人的大眾交通網串連成活動網。 以台灣或亞洲開發中國家看慣假日爆滿景點人潮習慣來看,德國魯爾區最知名大城埃森舉辦活動人潮並不驚人,在德國,除了一級景點如柏林、科隆的跨年夜勉強可與台北信義區或上海外灘誇張如地毯般人潮相比,其餘活動還真不能只用單點參觀人次評估績效。魯爾區年度大戲人潮,可能連桃園鄉下或義民廟作醮人潮都比不上,人潮比較接近華山文創園區小型演唱會的散場人潮,出席族群也多是老、中生代文青與小清新學生族群的聚會。 往正面想,這是完全不同的活動企劃思考邏輯,德國行政菁英所受的通識教育,的確是比較希望能關注魯爾區內各城市文化節點執行人才長期培育,注意喔,是長期!不隨執政權轉換有所異動,更希望能長期以活動企劃執行機會,培訓在地組織同步成長茁壯。 這樣的資源投入概念是否正確?也會有不同看法,如魯爾區外藝文界人士可能就認為魯爾區真的是特區,外部無法分一杯文化預算與生意羹的特區。若解釋為魯爾區先天就立基工業製造,沒有全國知名的藝術學院,偏偏德國頂尖的杜賽道夫美術學院不在魯爾區,又離魯爾區近,這麼一來,在藝術學院老大旁邊找尋新文化藝術定位的學院,對魯爾區要轉型為新經濟與新文化,此行任務艱鉅。 魯爾區是個有五百萬人分布在四千多平方公里面積,分布在大小城市的區域,包括波鴻(Bochum)、杜易斯堡(Duisburg)、埃森(Essen)、蓋爾森基興(Gelsenkirchen)、多特蒙德(Dortmund),及波特洛普(Bottrop)、哈根(Hagen)、哈姆(Hamm)、黑爾納(Herne)、米爾海姆(Mülheim)、奧伯豪森(Oberhausen)、雷克林豪森縣(die Kreise Recklinghausen)、烏那縣(Unna)、韋塞爾(Wesel、恩內珀-魯爾縣(Ennepe-Ruhr-Kreis)等。涵蓋範圍比台灣的桃竹苗加起來還大,約等於台中加上台南,或是整個南投或花蓮的大小。所以,若要舉辦這麼大區域的文化節慶,很難只關照單一城市,而是廣佈活動企劃地點,盡量澤被全區。 比起在單一地點燒掉大把煙火錢,分散式活動網絡或許沒驚人經濟效益,卻有社會意義 這是正面思考類似工業之夜的活動企劃邏輯,往反方向想,現代德國魯爾區經濟還沒翻身,而外來弱勢族群與難民不斷移入,成為德國外來移民最多的區域之一,日爾曼人更多不認為過去冒黑煙的煤鐵工業區有何值得專門拜訪、旅遊吸引力。

Read more

【China】寧波經濟技術開發區成大陸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

寧波經濟技術開發區成大陸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 NOWnews.com 今日新聞網 2014年 06月 25日 寧波經濟技術開發區被大陸國家環保部、商務部、科技部三部委聯合發文批准為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成為省內第一家通過驗收並獲批准命名的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 根據中國寧波網報導,據悉,寧波開發區從2007年啟動生態工業示範園區建設,2010年4月獲得國家三部委的同意創建批復,2013年6月透過環保部組織的技術核查,12月透過現場驗收。 北崙區環保局有關負責人介紹,近年來,寧波開發區堅持以科技創新、迴圈經濟、清潔生產『三位一體』為抓手,全力推進國家生態工業示範園區建設。不斷優化產業布局,強化企業清潔生產,淘汰落後產能,開展區域環境綜合整治,環保基礎設施日益完善,節能減排成效顯著,區域環境質量不斷得到改善。如對區內70多家重點企業重點污染物排放進行24小時在線監控,開展對電鍍行業、印染行業等十大重污染行業整治行動。 上述負責人介紹,寧波開發區依托優勢企業和臨港大專案,從企業、產業、區域三個層面探索生態工業發展模式,構建完善了能源、石化、汽車、機械製造等生態工業鏈,形成了再生水、餘熱、工業廢物廢氣回收利用等區域迴圈系統,實現了園區臨港工業與生態文明和諧發展。

Read more

【China】江蘇灌雲縣臨港產業區著力打造生態工業園

灌雲縣臨港產業區著力打造綠色生態工業園區 2014年06月11日 10:49:14 來源: 新華網江蘇頻道 新華網南京電6月11日電(韋志銀) “臨港產業區既要建成科技含量高的經濟發展區,更要建成一個綠色、生態的工業園區。”日前,灌雲縣臨港產業區管委會主任張啟銀告訴記者,“產業區不應只是服務于經濟建設,更應該注重經濟社會與生態環境的協調發展。抓生態建設,雖然會損失部分經濟利益,但我們認為值得。”     近年來,灌雲縣臨港產業區在不斷強化環境整治的同時,加大環保基礎設施投入,全面實施重點治污減排工程,著力推進生態園區建設步伐。     推進污染防治合作。為提升園區工業集中區污水處理運行能力和管理水平,園區不斷探索污水處理廠的運行模式,多方尋求合作機會。目前園區已經和亞洲首屈一指的綜合性服務公司,也是亞太地區最具領先地位的基礎設施公司——新加坡勝科公司簽訂了化工集中區污水處理特許經營協議,將由新加坡勝科公司投資、建設、管理和運營園區污水處理廠。新加坡公司將以先進技術、豐富的經驗、雄厚的資金財力,打造世界高水平運行的污水處理廠。     提升污水處理能力。近幾年,臨港產業園區共計投資7480萬元先後建成污水處理廠一期、二期工程。採用“中和絮凝沉淀+水解酸化+A2/O+BAF+化學氧化”工藝,進一步提升了污水廠運行效率。為加強對污染特種因子的處理效果,2013年5月又委托南京大學編制了污水處理廠一二期提標升級改造技術方案,對污水廠一、二期生化係統、調節池等處理工藝進行全面升級改造,工程總投資5739萬元。目前污水總處理能力在2.38萬噸/天,並嚴格規范運營。     實施明溝明管標準化工程。為了有效收集污水,園區共投資5000萬元沿化工集中區重要路段並行鋪設三根總長度約15公裏,管徑為400的PE主管道,分類收集染料、醫藥、農藥廢水,各條緯路分別鋪設支管,同時鋪設長度約19公裏的支管主管對接,安裝電子閥、PH報警、流量計和數採儀,整個進水過程實行遠程控制,徹底改變園區污水輸送管網為地下管網,管徑小、強度低,經常發生爆管,造成園區河道污染現象。為了改善園區水環境質量,提升園區整體形象,園區和企業共同出資6000萬元,沿9條緯路現建成寬2米、深1米標準化雨水溝。並要求各企業同步實施雨水排口標準化建設,排口設置閥門、窨井,標識明顯。目前污水管網明管輸送及雨水溝標準化改造工程已投入使用,在園區污水防治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園區水環境質量得到明顯改善。  

Read more

【China】璧山小城大產業在生態和諧中尋找經濟璀璨

新華網重慶頻道 璧山小城大產業在生態和諧中尋找經濟璀璨 2014年04月23日 璧山電視臺   3000億工業,小城璧山的大產業夢想。據測算,以每平方公裏100億元產出為基準,實現“3000億工業”,需要30平方公裏的空間。建廠房、種綠化、鋪路網、架電站……作為璧山工業經濟的主戰場,當前,璧山工業園區正按30平方公裏生態工業園區的願景進行打造。30平方公裏生態工業園區,必將成為承載“3000億工業”的有力支撐。   就工業園區而言,璧山工業園區的形象無疑是“顛覆性”的:如果從空中俯瞰,一條條寬敞筆直的道路,或縱或橫,鋪展于12平方公裏的園區土地上。而“路修到哪裏,樹就種到哪裏”,在已建成的48公裏道路旁,鑲嵌著90萬平方米綠化,園區建成區綠化覆蓋率達45%。   這裏,沒有機器轟鳴,卻處處花香鳥語;這裏,不見連片廠房,卻真正“寸土寸金”;這裏,既承載著現代工業的脈動,也輝映著現代都市的激情。環境,轉化為園區招商引資獨有的競爭力。目前,璧山工業園區入園企業已達838家,包括以中聯重科為代表的高端裝備制造企業,以臺灣展運為代表的IT企業,以臺灣統一為代表的食品醫藥企業紛至沓來、競相入駐。   隨著園區基礎設施建設的加快,“舞臺”正在變大,“磁場效應”在綠色、生態中持續釋放。步入璧山工業園區,一幢幢工業樓宇裏,生產車間寬敞明亮,設備先進……眼前的景象,將人們印象中傳統工業的記憶陡然顛覆。走出廠房,走進企業廠區,鬱鬱蔥蔥的綠樹搖曳生姿,廠區與綠化渾然一體,工人穿行在小橋、流水、綠樹間,享受著工余的放松和愜意。   如今,在璧山工業園區,“環境就是資源、就是資本、就是生產力”的理念已深入人心。各入園企業紛紛以自己的“小音符”呼應著園區的“主旋律”,愛園、護園、建園的主人翁意識大幅增強,企業自建的綠化,廠房上規范一致的中英文標識便是最好的詮釋。   政府支持企業發展, 企業用行動和效益回報園區,包容和諧在生態園區中彰顯。   在此過程中,各職能部門也對園區發展給予鼎力支持。去年,園區部分IT企業用電吃緊,電力部門積極配合,建成110KV獅子變電站,破解用電困局。如今,園區已有110KV、220KV變電站4座,為園區企業提供了足夠的電力供給。   近年來,我縣保持污染企業“零容忍”態度,先後關閉污染企業400多家。污染企業不斷被搬遷,為產城融合發展騰出了空間。目前,園區建成保障性住房41.8萬平方米,未來將總計建成181萬平方米。   如今的璧山工業園區,就像是一個復合型社區。園區內,建有濕地公園,居民區與工業區毗鄰,文化設施、娛樂設施、生活設施一應俱全。   這樣的布局,使得市民和產業工人步行就可以上下班,家門口就有公園,20分鐘的生活半徑圈內,可以購物、娛樂、休閒,工作效率、生活品質得到極大的提升。產業與城市在生態園區中融合。   產城融合的園區,不但讓本地人生活更加舒適,也讓外地人找到了“家”的感覺,目前,園區產業工人總數已超過20萬人。   這些僅僅是園區在追夢“3000億工業”路上的一個個 “美麗路標”。隨著30平方公裏生態園區建設的加速推進,這裏,不僅是承載夢想的“舞臺”,集聚產業的“洼地”,它更在無時無刻傳遞著璧山人發展工業的初衷:在生態和諧中尋找經濟的璀璨。 [補註] 壁山工業園

Read more

洗碗的生命週期思維

【洗碗的時間價值】 認識時間價值(TIME VALUE)是財務分析第一課! 也是大多數投資專家提醒時間累積後才能體會複利威力。 在德國沒本錢投資,最多機會只是研究怎麼洗碗? 水電費貴森森的德國,洗碗也可頓悟出另一番洗碗的時間價值: 問:哪一種洗碗方式最省水省錢?        –吃完馬上洗? 累積放進洗碗機一起洗? 浸在水槽等一下再洗? 答:當然是吃完「馬上」洗、「立馬」洗,這樣最省錢! 問:究竟用傳統手法洗碗還是用洗碗機較省水省電(省錢)呢? 答1: 吃完【趕快處理】最省水省錢且最環保的原理就是食物殘渣油漬的時間價值發揮的不同效果! 把握用最少量水就可以沖洗乾淨的洗碗黃金時機,這就是洗碗的TIME VALUE! 答2:若碗盤不多,機器洗絕不划算,可是,碗盤堆久反而增加洗淨難度。若辦PARTY,還是要先預處理再用機器統一洗就對了。

Read more

【跟著德國金牌去旅行】五日五心得

【跟著德國金牌去旅行】五日五心得 【令人佩服的德鐵行銷高招】 德國鐵路(Deutsche Bahn)公司搭配索契冬奧推出促銷方案,只要在2月7日前(冬奧當日開幕)花25歐加入德鐵金卡會員,若德國冬奧隊每日奪一金以上,隔日凌晨起到半夜三點,可憑金卡任搭德鐵ICE、IC、EC三種高級列車,普通慢車RE與跨國車不適用。冬奧後(2/23),該卡恢復為6月6日到期的七五折短期會員卡,若未主動告知解約,視為同意被自動扣款續約(德國辦卡都得綁銀行帳戶)。 【評估過歷屆成績與賭盤預測後決定下注】 德國隊前三屆冬奧分別奪下12、10、8面金牌,金牌數略降,至少還有8面。以冬奧兩周賽程,三大賭盤網站預測德國隊可能在第一周的周日到周四都會奪金,這表示可能在周一到周五,憑此卡在德國任意搭德鐵搭到飽。也就是說,買這張金卡等於是德鐵做莊賭消費者對德國國家對的信心。沒意外的話,應該可以回本。 【最新冬奧成績】 截至上周四(2012/02/13)止,德國隊果然日進一金以上,累計七金(第八金隔周一意外落袋)。 【跟著德國金牌五日遊路線記錄】 1. 波昂—科隆—斯圖加特–慕尼黑 (夜宿Hostel) 2. 慕尼黑—萊比錫—德紹(Dessau)  (夜宿包浩斯學校) 3. 德紹—克滕(Köthen)—萊比錫 (夜宿Hostel) 4. 萊比錫—柏林

Read more

系統認證是可持續好生意

【系統認證是可持續好生意】 系統認證業就是星光大道小胖老師! 小胖老師領完通告費就可回家吃大餐看電視,頒發認證標章單位可不能隨便 落跑。 小胖老師可以開心隨意給分,就像達人秀老師用三個”YES”表示通過! 系統認證標章必須有明確的稽核標準。 系統認證要有持續生意,有賴成熟商業市場。 古代口頭約定做生意法門難適用全部交易,現代供應商與採購者彼此間的信任則委託第三方公正單位當公道主,監督協調材料與產品品質與供應鏈代理管理,這第三方公正單位就是認證業者;系統認證商機還來自不成熟市場,當消費者不知該相信誰,就是系統認證業介入時機,也就是生意上門了。如同當政府與廠商說詞沒人相信,大型交通工程採購標案如e-Tag驗收,最後還是得委託如德國TÜV…這類系統認證單位協助。 第三方公正單位是神嗎? 大多時候,這第三方公正單位不過是經過政府或國際組織審核得以擔任驗證、認證的私人企業,本身也有營運利潤與拿捏與塑造公正形象的壓力。如頂新集團賣的油品到底可不可以吃?單獨看這個看似中性客觀的認證問題,法院找上台大與SGS等認證公司,沒人敢接手。技術太難?當然不是!檢驗時間太久?更不可能!認證單位也會有商業政治考量(暫且將台大等學校也當成營利公司也無礙理解這問題),若接到政治敏感案件,第三方公正寧願選擇不當神,留給法官去當為妙。 在台灣很容易見到ISO9001, ISO14000認證標章與字樣,我發現住在德國卻難覓蹤跡,在歐洲除非在工廠區內,一般生活環境很少刻意漆塗ISO或TÜV字樣的”自我宣告”(註:自我宣告本來非指這,諷刺有些地方不過幾十年前申請過品質認證標章,此後不再維持,卻當成護身符瞞騙外行人的戲碼)!由生活小細節看見活生生的系統認證市場勢力分布地圖。 今天聊的是UTZ這家新興認證公司。記得在台灣時,只在IKEA賣的咖啡豆包裝見過UTZ認證,到了德國後,在某社交場合遇過一位愛烹飪,姓氏為UTZ的資訊工程主管,他老兄自我介紹後,在場老外聽不懂他姓什麼,我立刻回應說:我知道!是不是IKEA咖啡豆認證標章那個UTZ ! 他笑稱感謝那標章,讓他的姓氏多了識別度。儘管我當時還是不熟這標章來歷,卻因此特別在意這公司的目標市場。 直到昨天買了REWE超市賣的巧克力餅乾,包裝特別標註內含經過UTZ認證的可可豆,我這才仔細端詳UTZ公司簡介。該公司創辦歷史真年輕,由比利時-瓜地馬拉咖啡豆商與荷蘭烘豆商在1999年合創的認證品牌公司。強調永續、好品質咖啡,當前主打認證產品有茶葉、可可、咖啡,大客戶就包括IKEA,還有瑞士Migros超市、德國連鎖咖啡雜貨店Tchibo。補充說這家Tchibo連鎖店全德國連鎖店面多,剛抵德國時光顧過幾次,品質不是頂尖,性價比還不錯,後來不買原因只為了想多嘗試不同進口貨源的咖啡豆而改去別處消費。如同天仁茶葉品質絕非頂尖,但有還算穩定公正的品管(註:天仁茶葉沒第三方認證,也曾被踢爆有摻雜東南亞產區茶葉,產地標示作假記錄)。 我猜很多業務都與最熟悉的老本行有關,UTZ先鎖定創辦人本身最熟的咖啡為基礎,再逐漸加入茶葉、可可為目標產品,雖強調永續農業(可持續農業)與公平貿易,卻不特別強調或印出有機、公平貿易字眼!我猜是為了區隔認證市場,行銷標語打出【更好的農業產品】、【更好的未來】,或好咖啡這模糊曖昧字眼,區分現成市面上的競爭認證系統(這就有如設計獎打出Red Dot,也有強調Good Design之類)。 有句商場流傳以久的公開秘密這麼說:賣東西有三種等級,第三等打廣告,第二等行銷品牌,最高等訂定標準。

Read more

找大師加持魯爾區 扭轉德國人認知還有得等

魯爾區是個大區域,不是單一城市,以致隨意聊起她,容易挖掘出各種魯爾區的耆老典故,以及有別於國際上宣揚老舊工業區浴火重生的永續發展成績那般過於美好的包裝形象。所有個人描述與觀察,都是主觀個案,而我在德國採訪與觀察比較對象,也不過是整合15年前就先參訪魯爾區以來的關注心得累積與近年住德真實體驗。觀察地區發展都帶有我個人詮釋角度,現在關注主題不是專業工作,也非論文研究,不過是對自己曾認真過的課題,經歷過這麼多年的二手與一手資料歸納出來的階段句點,就當是對自己負責的功課吧。 住德期間,只要有機會與設籍魯爾區或任何本國外國人深談,因為必須交換職業或現況與興趣,幾乎不免都會問及對魯爾區的看法。這算認知心理學上的什麼效應嗎? 每當特別注意某議題,就會發現隨處都與這議題有關。 住在北威州的波昂,離魯爾區的埃森一個半鐘頭路程,不近也不算遠。稍微留意,處處都有與魯爾區交集的人事物。屈指算了算,即便是在小熊軟糖Harribo公司的球場打羽球,也會遇到家在埃森的德國人;飛到希臘克里特島落腳的民宿,主人家庭竟然是埃森人,上一代移民到希臘;在聖誕夜的牧師家聚會,張耳就聽到移民到魯爾區烏培托爾(Wuppertal),二十年前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生活故事;與朋友喝咖啡,隨意就聽對方爆料其友嫁去魯爾區杜伊斯堡(Duisburg),卻發現傳言荒漠地帶並不確實確實的差異經驗;參觀科隆藝術博覽會,更是每遇負責行銷魯爾區文化藝術事務的專門公司與當地人。 先說我遇過沒去過魯爾區的德國人或住德外籍人士,大都是標準回應:  「什麼?魯爾區?我完全不會想到去逛魯爾區!」 最標準的回答補充: 在德國還有慕尼黑的黑森林、漢堡的紅燈區還沒逛過,還有鄰近國家景點,我怎會想去魯爾區! 這樣回答,正常不過。好比在台灣,若問朋友:你放假時你會想去逛麥寮六輕、嘉義大林、高雄林園嗎? 答案,很清楚。 只是,也聽到德國友人有新體會。 德國人對魯爾區的既定印象,大多停留在過去曾經遭受高度工業汙染、經濟與社會發展較為落後的刻板印象。魯爾區外來移民比例非常高,某個程度也使得表面上必須尊重各種族,高度自律德國人看到魯爾區目前的發展略有距離感。可是,也聽過有人搬到杜易斯堡(Duisburg ,魯爾區城市之一)住了一段時間後,發現:「其實,魯爾區還蠻適合居住的!」 曾經以這有如美國底特律市宣布倒閉為比較案例,有人意外發現市政府破產倒閉後的底特律,反而出現了便宜又品質好的居住環境!真巧,2015年的魯爾區藝術三年展(Ruhrtriennale),倒是真的有個主題企劃案拿美國底特律城對比作文章。在全球化資訊交流零距離、零時差的時代,魯爾區的創意發展模式,被中國北京與上海用更大規模基地模仿並試圖超越;各國的嘗試脫貧、再發展的文創與產業刺激方案,也可能用各種方式傳入德國魯爾區,變成振興地方經濟的靈感參考。 要說德國魯爾區有多大再發展成就,尚難定論,至少,十分佩服德國政府與人民三十年來將魯爾區的工業遺產當成正面資產,而非全面抹除工業地景記憶的態度。也因為德國法制下的規範,魯爾區不會淪為開發中與以開發國家用素地炒房的商機。應該這麼說,在德國還是有過各方人馬炒作房地產的記錄,知名首推東德解體後的首都柏林攀升的房價,但是大部分德國城市並沒有太多炒作房地產機會。 魯爾區在州政府的文化與旅遊資源長期挹注下,努力整合特色資產,用博物館與(公共)藝術手段,串聯不同城市地點的特色發展。 找大師! 找建築大師加持不是新招式,這年代也是研擬地方發展構想時常用方法之一。魯爾區主要旅遊資訊入口點-埃森的礦業關稅同盟(Zollverein-Essen),已有英國爵士級國寶諾曼佛斯特建築事務所改造礦區工廠變成文化園區(包括紅點博物館)作品,後來又陸續用競圖選出妹島和世(Sejima Kazuyo)與庫哈斯等大師幫忙動刀加持。 找外來和尚唸經不是亞洲人專利,德國人也好這味。這樣說好像不禮貌!?只是要說,振興地方發展的戰略方向,各地都還在摸索嘗試,各顯神通!約略是古根漢博物館在全球據點的推波助瀾,欣賞博物館的建築物本身,似乎逆轉取代部分美術館與博物館的館藏內容物,如西班牙畢爾包古根漢博物館,還有義大利羅馬的現代美術館等。魯爾區境內仍有許多德國公司總部與工廠,還有知名的波鴻大學等重要工程類大學,魯爾區的文創與旅遊產業,最近還努力搭著北威州政府北上柏林促銷。促銷推廣旅遊不奇怪,不用太貶抑,也不用太神話魯爾區發展。魯爾區這個大區域與其他區域一樣需要各種新養份發展新經濟。

Read more

台立院三讀 延未登記工廠輔導期

台立院三讀 延未登記工廠輔導期 【大紀元1月7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曾盈瑜台北7日電) 立法院院會今天三讀修正通過工廠管理輔導法部分條文,未登記工廠輔導期延長3年到民國109年6月2日止。 現行條文規定,為輔導未登記工廠合法經營,中央主管機關應會商有關機關擬定相關措施辦理;輔導期間自99年6月2日起7年。 三讀條文延長既有未登記工廠補辦臨時登記時間規定,97年3月14日前既有低污染未登記工廠,符合環保、消防、水土保持等法律規定者,得於104年6月2日前,向地方主管機關繳交登記回饋金,申請補辦臨時工廠登記。 經補辦臨時登記工廠,應在109年6月2日前取得土地及建築物合法使用證明文件,屆期未取得者,補辦的臨時工廠登記證明文件自屆滿隔天起失去效力。 院會並通過附帶決議,國內工廠數量眾多,但除了有6萬多家非法工廠問題,還有環保、土地使用、水土保持、產業轉型與永續發展問題等。國內管理相關事項的機關、法規眾多,沒能就前述問題通盤考量,歷次修法都無法徹底解決問題。經濟部應與各機關針對國內工廠管理法規通盤檢討,儘速提出相關修法。

Read more

台北的資源回收成績單

習慣寫評論文,真要我為文誇獎台灣城市建設政策,還真需要轉換腦袋一下。這兩年住在素以環保聞名全球的德國,德國環保資源回收績效沒人敢質疑,可是,我也必需客觀評比,若說台北市家戶垃圾分類與資源回收成果世界第二,當前世界各國還真難找到排名第一的城市。 老實說,我這不客觀的觀點,歸因於觀察台北城的文化因素。甚麼樣的文化造就台北市資源回收優良成效? 長期以進步的西方城市環境當如是的景仰文化! 還有,長期以來急於展現自我形象已經得以和其他進步城市並駕齊驅的集體文化驅動力。 造就台北資源回收成績的大眾心理因素或許極複雜,也可能一說就通。這心理因素夾雜了人民在被殖民陰影下的自我鞭策力,也產生出一種夾雜著陽光般、積極向上的集體動能。很難全面肯定這動能,也不能就此抹滅這集體的力量,這得看你是站在甚麼樣的立場觀看這場進行中的城市環保文化革命。 台北市民被訓練成台灣進行垃圾分類最自動自發的族群,這群城市原住民,以及如同全球大多數的都市一樣,更多來自外地的城鄉移民,在首都台北市的生活韻律中,一起創造了可以說是全台灣的環保業務,在過去十多年以來最為自傲、最能搬上國際檯面大力宣傳的政績。 資源回收成果進步驚人,這與垃圾隨袋徵收的政策有絕對關係,隨便丟的垃圾袋變成有價物品,垃圾量從此變成可以納入家戶資產平衡的科目。這隨袋徵收垃圾處理費的連帶效應,導致台北市的家戶垃圾回收效率過高,還曾逼使北投焚化爐”無米(垃圾)可炊”的窘境。 回顧過去的錯誤環保政策如一縣市一焚化爐計畫,原本構思的時代背景可以理解,隨工程偉民間辦理的時間拖移,欠缺與時俱進的政策檢討與更新,導致不同行政區域,地理距離僅鄰五公里以內的縣與市卻必須依法各蓋一座焚化爐;或因為政府保證民間業者營運有足夠垃圾處理量,不同縣市焚化爐必須跨區搶垃圾來燒。對比逐步廢除強制興建焚化爐的政策,現在來看超高標的資源回收成果,真是過去難以想像的畫面。 台北市實施垃圾處理費隨袋徵收已過十多年,若要嚴苛檢討資源分類回收制還有甚麼需要改善之處,大概必須從新思索 : 我們究竟是為了資源回收數量與回收比例數字績效而拼回收,還是所有的作為都是真正為了從源頭減量以推動研擬各項環境政策? 非常弔詭的是,垃圾回收數量多,並不一定代表最終的環境品質會變好!  資原回收比率攀高,也不一定絕對與環境品質成正比。 資源回收的質與量,都必須以垃圾總量不會因此不降反增為前提,也就是說,不能因為鼓勵回收,間接鼓勵過度消費與耗用資源! 試想底下的心聲響起,會是甚麼情境 : “這產品不錯,有綠色環保標章! 材料都是可回收的材質,反正最後都可回收,就多買幾個吧!” 是的,當以上對話或心理出現這類想法,最後將反而加速無謂的、過度的消費行為,導致綠色生產與綠色設計的美意,反而替綠色消費與企圖撐起一把過度消費的保護傘。 另一個有點類似又不大相同的回收政策邏輯,在於我們是否需要訂定嚴格的資源分類回收類別,方便後續處理?

Read more

[Biomimicry] 畢其功於一役的賽維亞大香菇Metropol Parasol

走過歐亞國家,最欣賞的公共建築設計之一,西班牙賽維亞(Seville)的大香菇(Las Setas),正式名稱是都市洋傘(Metropol Parasol)。 photo: Bruce K. Chung, 2013 我們常談產業共生的概念來自工業界、產業界向自然生態系學習的生物仿生,模擬、學習自然生態的建築設計方法在全球專業界裡不算主流,直到永續發展浪潮風行,部分人才回頭檢視前輩早有過類似嘗試。早期在德國以漢斯夏龍(Hans Scharoun)為代表,這位大眾不熟悉,可是西班牙代表安東尼奧高第則全球知名了。 西班牙賽維亞的這朵大香菇,是公共建築物也是公共藝術,兼具交通設施功能與集會與休閒場所,同時巧妙解決了西班牙夏日熾陽易傷人的困擾,這也是官方名稱為都市陽傘之意,用仿生的菇類造型畢其功於一招!同時也解決原址的舊市場改建、較不發達的地區經濟、交通問題、西班牙公共場所遮陽大問題,還創造新的觀光資源。 賽維亞是南部大省安達魯西亞首府,有全球知名度,外人都只看見西班牙佛朗明哥吉他發源地、摩爾人殖民文化、知名紀念耶穌受難的聖周遊行(註:美國3K黨模仿聖周遊行服裝,世人反而誤解為是3K黨標誌),除非熱衷設計與新鮮點的訪客,在古文明為主的眾多景點裡,這朵現代大香菇多被一般觀光客忽略。 大香菇在2011年完成,用木結構構成陽傘結構,水平範圍約150米長70米寬,高26米,跨越賽維亞的舊城道成肉身廣場(La Encarnación)街區。地下層保留羅馬和摩爾人遺址(這招在西班牙安達魯西亞很多公共市場可見),純粹是展區與小紀念品;一樓為改建後的市場, 二、三樓為餐廳與觀景露台與空中步道,可俯瞰眺望市區。 Photo: Bruce K. Chung, 2013

Read more

台北車站大廳應擺多少座椅?

台北車站內可擺、該擺多少座椅? 只看座椅數,將跌入見椅不見城市文化的陷阱。 車站內需多少座椅? 找十位經濟學家、建築師、社會學家、政治人物、隔壁大嬸來答,結果大不同。 問題是: 我們選擇序位的標準是相信或認定甚麼樣的價值?  有了決定座位數量的價值體系,才可能取捨與平衡不同價值的折衝。 可惜,從來不知台鐵與交通部有沒有一套清楚的價值排序體系? 我們也很難自問自己曾經或應該有甚麼共同價值觀? 走過地方不多,歐亞各大車站,走過或坐過次數不少。印象所及,歐洲火車站大廳內很少設置座椅。不提德國波昂小城,知名的科隆火車站大廳緊連世界級景點科隆大教堂廣場,科隆車站大廳與台北車站一般大甚至更小,車站外有接駁電車區與商店區,大廳內部幾乎沒公共座椅,卻也從不感覺不便,可能除了刮大風下大雪,沒人會想悶在室內等火車。科隆車站不是獨立封閉空間,周圍環境共同負擔各類消費與生活機能,大多乘客選擇站外等,加以德國進月台不驗票,有的用APP查好開車時刻,在開車前兩三分鐘再衝上月台就可 (這點不論火車或地面電車捷運、公車等都很像) ,部分德國車站如波昂車站,與城市街道廣場間沒有圍牆界線,可直接從馬路走上月台。科隆火車站外常有不同示威遊行或各類活動,沒人會被迫走進車站聚會,種種因素交雜,科隆火車站座位多少不是大議題。 科隆火車站 台北車站先天不良,就地改裝是最耗經濟與社會成本的方案! 不炸掉重蓋,創造GDP與內需產值是大失策! 後天努力外包一樓大廳改成商場,看似上車前買伴手禮更方便,畢竟購物是不是火車站?這問題可能都有待討論,例如委外將一樓大廳改成購物商場搞氣派,只是省公務員人力、拼政績與業績的門面形象包裝術。 最在乎是否回歸本質,既然車站與火車運輸本質是搭車、轉運、前往目的地,偏偏外地人甚至台北人,永遠都搞不清楚東西南北向,搞不清楚怎麼走到對面的新光三越大樓? 搞不清楚旁邊的飯店怎麼走過去登記入住? 搞不清楚怎麼走到國道客運總站?台北車站不是迷宮,台北車站只是一面鏡子,反映企劃與執行單位態度的鏡子。 文化圈常說,要陷害一個人,慫恿他去辦雜誌出版社,不,這太慢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