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教堂的人潮與文化對決

嘉義布袋港區的高跟鞋教堂以石破天驚的造型設計噱頭,在猴年春節前引發正反兩派爭議。關鍵不脫是否有符合在地文化背景?是否符合永續發展?景觀是否突兀?在地經濟是否需要用如此直接方式刺激觀光旅遊? 我先說自己的立場,不願意為形而上的文化美學與永不永續的定義批評此案。與其批評,我更期待在當前亂世的價值與專業不受尊重的現實環境下,即使是形式操作與地方發展等都算是高度專業,我在不清楚所有參與人員的初衷與想法之前,實在沒資格評論,只能約略分享從過去類似爭議中得到的經驗啟示。 以參考新聞中的記者採訪高跟鞋業主,透露出有趣觀察重點: 業主(風景區管理處)反問建築師:這樣設計,遊客會來嗎? 建築師受法律保障,簽證獲利豐,可是民眾把焦點擺在建物造型時,建築師更大任務是負責整合所有相關材料、機電設備、環保、構造、結構等系統。位於嘉義布袋港區的高跟鞋教堂爭議,也點出建築師是否有能力用建築設計手段作為土地開發企劃與行銷經營策略? 這不會有正反兩種答案,存乎一心吧。大多建築師只是執行單純的專業技術服務,建設公司等大業主說什麼,除了大腕建築師,其餘多只能默默照單點頭,偶爾要說點建議突顯還是有專業。可是要求建築師幫忙作市場調查、目標客層分析、經營策略與財務機制,這就只能依賴業主佛心來的,自求多福。多數設計案成敗都必根據設計師與業主與關鍵利益相關者的互動良莠,除非遇到天才型、橫空出世的建築師或業主,主導走向互利共生的康莊大道,不然,所有的案例大都是相互學習的過程。 學習?我付錢給你,竟然是給你學習? 業主若聽到這心底的真話,也是考驗修養。 而這高跟鞋教堂的業主風管處,比較不一樣地是踩踏了建築專業界不能說的許多祕密,也打了教授專家與開口閉口談台灣文化的媒體與網路意見一巴掌。 「顧客導向,不是學者導向!」 風管處用灰姑娘的水晶玻璃鞋與烏腳病這麼明白傳達寓意,外界可以說不倫不類或沒有地方文化脈絡,也可以說創意十足。這案例不正是反映所有偏鄉地區面對經濟與環境、文化發展時共同的困擾?要麵包或面子?要噱頭或饅頭?你理解的文化是不是我的文化?你的文化可以當飯吃嗎?嘉義布袋地區會因為高跟鞋多了鄰近攤販商機,可能很難因為高跟鞋而翻轉養蚵或農漁產業結構,風景管理處也不過是公部門裡主管觀光的小主管機關,真的要扭轉經濟,要管觀光的機關跨門戶擔起重任,如同要建築師提出市場與開發分析,有點沈重。看透了衙門與市場現實,我倒比較持正面態度觀看這高跟鞋教堂案例,若業主真有心,自然會有改善的後續方案。 我深深以為網路酸民批評愈多,反而更增加各方探訪意願。 啥麼?那東西真的很難吃嗎? 我們改天買來吃看看! 專家學者的話是給需要聽、想要聽的人聽的! 愈多美學魔人與專家學者扛出高深理論分析,只是用另一種方式幫高跟鞋教堂打廣告。 兩者不衝突,不用太緊張因為此案而拉低民眾的美學素養。或許應該說:認真的業主最美! 我沒參與這案,只是間接讀了網路新聞報導,當初就直接聯想到上世紀美國建築批評家范裘利(Robert Venturi)當年引發的誇張造型建築物的後現代理論爭議,鴨子造型也可以是建築設計?其實,沒聽過范裘利的理論宣言也可理解高跟鞋教堂的用意。 這個沒了價值與標準的亂世,與其等待專家學者助陣,不如先來個群眾募「資」!

Read more

寶特瓶漂綠與現代環保贖罪券

請不要再搞再生利用寶特瓶當大型裝飾與活動噱頭了! 先直接說結論: 擁恆文創園這招有創意又有藝術感,相較其他單位與個人回收再利用寶特瓶當藝術與聖誕樹等裝飾,截至2016年初,個人最欣賞個案為這。 再說說為何呼籲不要再用寶特瓶搞大型藝術或強調再利用: 寶特瓶無罪! 再利用寶特瓶看似無罪,也「看似」對環保有概念(有沒有幫助是另外一回事),這類公共藝術計畫主角是藝術或創意,不是環保,環保只能說是加分點。 其他單位拿寶特瓶創作為何不恰當? 拿寶特瓶再利用當創作素材並非不恰當,只能說拿寶特瓶創作,若純創作,我就只看成品完成度與創作本身水準!若作者太強調環保理念,則可能出現有極大的連鎖負面效果(不是更多垃圾!是更多垃圾理念!) 其中最大的無知罪人是各級學校與政府單位! 不誇張,學校與政府單位為何是拿寶特瓶當再利用示範最大罪人? 第一罪:錯誤物質循環利用的的錯誤環保示範。 單純收集寶特瓶擺置湊出圖案(如擁恆文創園),只多了清洗程序,頂多耗水,單純是物理方式處理用過的寶特瓶,可接受的環保藝術。有些政府或鄰里辦公室收集寶特瓶拼成兩層樓高的寶特瓶聖誕樹,環保面沒問題,這類裝置藝術只看成品有無水準?不能以環保之名遷就成品的低落品質。如2015 年底在北部某市區街頭出現幾棵「寶特瓶聖誕樹」,沒任何額外物理化學方式處理,連飲料包裝與標籤都留著,只能說關心環境心意足,美感有待加強!(比較接近是一座大型的喪禮告別式的罐頭塔!) 最令人搖頭的是「標榜環保理念」的各類寶特瓶創意再生計畫,卻需另行用化學洗劑或大費周章另行增加塑料加工再製造過程,甚至讓大眾誤以為寶特瓶是現代的贖罪券!罪過!(如台北花博的環生方舟) 再怎麼罪過,比不上有社會觀感影響力的單位、活動大肆宣傳回收寶特瓶創意,搞出令人難以捉摸美感等級的裝飾,美感好壞純屬主觀,固然難用這角度批評他人美學價值,最大罪過還是會造成民眾尤其是學生從小誤以為只要回收寶特瓶,不論如何加工變化就等於環保代名詞,只要再生寶特瓶,就是有環保意識。以最富創意的教育單位與公務單位的企劃能力,常想出只要收集幾隻寶特瓶就可換取對等獎勵,以環保與文創名,大搞寶特瓶變裝秀,如學生可能被迫要每人私下底要求父母幫忙多買幾箱寶特瓶飲料交作業(同樣荒謬邏輯與後果,早已出現在廢電池回收的活動)。說這些舉動是漂綠(green wash)也太沈重,比較像是新的環保幸運連鎖信,只要用了寶特瓶,就等同買了最入門款的環保贖罪券! 漂綠是企業有意識的、刻意的產品設計與置入公關行銷手法,環保贖罪券可能是無意識造成的負面環保連鎖行動。一般民眾不是工廠老闆,沒辦法以綠色生產、清潔生產方法貢獻對環境友善行動,人人看似可以回收寶特瓶作功德、作善事,連鎖的、對環保可能更糟的錯誤社會心理認知效應就這樣蔓延。 那麼,我們要如何避免落入環保贖罪券的陷阱? 只要想好寶特瓶的下一個生命週期、完整的生命週期是否盡量做到對環境與社會最小衝擊即可!盡量,表示不可能完美,先能夠說服自己,對自己的企劃與再生利用寶特瓶動作無愧於心,至於是否符合專家學者眼中的最佳方案,是否會被批評漂綠,倒是其次了。 [

Read more

[Biomimicry] 畢其功於一役的賽維亞大香菇Metropol Parasol

走過歐亞國家,最欣賞的公共建築設計之一,西班牙賽維亞(Seville)的大香菇(Las Setas),正式名稱是都市洋傘(Metropol Parasol)。 photo: Bruce K. Chung, 2013 我們常談產業共生的概念來自工業界、產業界向自然生態系學習的生物仿生,模擬、學習自然生態的建築設計方法在全球專業界裡不算主流,直到永續發展浪潮風行,部分人才回頭檢視前輩早有過類似嘗試。早期在德國以漢斯夏龍(Hans Scharoun)為代表,這位大眾不熟悉,可是西班牙代表安東尼奧高第則全球知名了。 西班牙賽維亞的這朵大香菇,是公共建築物也是公共藝術,兼具交通設施功能與集會與休閒場所,同時巧妙解決了西班牙夏日熾陽易傷人的困擾,這也是官方名稱為都市陽傘之意,用仿生的菇類造型畢其功於一招!同時也解決原址的舊市場改建、較不發達的地區經濟、交通問題、西班牙公共場所遮陽大問題,還創造新的觀光資源。 賽維亞是南部大省安達魯西亞首府,有全球知名度,外人都只看見西班牙佛朗明哥吉他發源地、摩爾人殖民文化、知名紀念耶穌受難的聖周遊行(註:美國3K黨模仿聖周遊行服裝,世人反而誤解為是3K黨標誌),除非熱衷設計與新鮮點的訪客,在古文明為主的眾多景點裡,這朵現代大香菇多被一般觀光客忽略。 大香菇在2011年完成,用木結構構成陽傘結構,水平範圍約150米長70米寬,高26米,跨越賽維亞的舊城道成肉身廣場(La Encarnación)街區。地下層保留羅馬和摩爾人遺址(這招在西班牙安達魯西亞很多公共市場可見),純粹是展區與小紀念品;一樓為改建後的市場, 二、三樓為餐廳與觀景露台與空中步道,可俯瞰眺望市區。 Photo: Bruce K. Chung, 2013

Read more

我為何看了四遍【尋找小糖人】

破天荒看了四遍以上【尋找小糖人】的理由 Bruce K. Chung 10 AUG 2013 除非被迫關在無法選擇或不能轉台的時空,從不刻意重看電影。除非【越戰獵鹿人】或【刺激一九九五】這類經典與個人經驗交集的特例,可能會時隔多年某個吉日,不知觸動哪根筋而重看一遍。屈指算算,這個人紀錄已被紀錄片【尋找小糖人(Searching for Sugar Man)】徹底摧毀,三個月不到,竟然破天荒用網路與實際電影看了四遍。某日,友人突然問起:為何看了四遍?好看在哪啊? 當場並非回答不來,只是吃了一驚,對啊!我怎麼會這般反常?驚訝更是納悶,也給了我回頭找尋反常行為的驅動力根源。 這不是”影以載道”的藝術電影,也不算娛樂片,硬要歸個類別,應該就如奧斯卡獲獎類別 – 紀錄片。說是紀錄片,又比傳統紀錄片多了後製特效,這倒無礙紀錄片客觀角度,多了導演對影像藝術的詮釋之道。好比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鏡頭,首推Sixto Rodriquez低首漫步底特律街道,人物側影維持在畫面正中間,頹廢街道與雪景則在後方不停變換、不斷滾捲移動,讓我聯想起布袋戲的布幕捲動復古效果,或如王家衛喜歡將主角停格,後頭跑龍套人群快轉抽離模糊的影像效果。若將這想像詮釋為時間與空間飛逝,主角持續緩慢邁步前進,走向哪?走向理想也走回家。這部份無疑是此片最先吸睛的視覺美學,一部有畫面質感的音樂MV。 影片中漫步冬季底特律(摘自影片) 有畫面之外,不多說,音樂當然是最基本吸引人的聽覺魔力。想是自己過去太欣賞也太習慣鮑伯•狄倫、李宗盛、羅大佑式的吟唱法,乍聽主角羅德里奎茲(Sixto Rodriguez)的哼唱方式,難免將這些隱含社會觀察與覺醒意識的吟唱詩人串連在一起。我不知道他們各自出道年份孰先孰後,至少,羅德里奎茲的歌曲已經完全觸發我對此片配樂的興趣。稍微注意歌詞寫法,可聽出文字中帶有哲學般的詩意,那是一種略帶後現代的新詩味,今日在李格弟(夏宇)或陳綺貞作品中已經是文青最愛,羅德里奎茲在他那年代譜唱出來,不帶一絲做作,我只聽到真誠的人生故事。例如,我很喜愛的【Crucify Your

Read more

無言與有趣 台北美術獎2010-2011觀展心得

觀展日期:2012/2/18 無言與有趣 看完2010年台北美術獎只有兩字心得:”無言!”無言不是因為首獎從缺,而是感覺年輕藝術創作能量怎麼與政經社會環境微弱狀態如此相似?懷疑是自己的中年焦慮作祟,也可能與藝術創作趨勢有代溝,也許自己被一九八零年代殘存的社會意識制約了身體感官,偏愛帶有社會批評觀點的藝術創作。 看完2011年的台北美術獎也是兩字心得:有趣! 這年作品不全是小巧俏皮,只是整體感覺,記錄下各作品筆記,純業餘札記。 劉瀚之【翻書機】系列 翻書機 機械裝置 90x50x90cm 聯想起大學時代買的一本書,那是探索人類發展透視技巧的評論「Techniques of the Observer」。2011年台北美術獎首獎給了這件裝置藝術作品,作者用機械式複合裝置物件,比擬人類生活行為與物件關係。我先天對裝置作品沒太多興趣與研究,只覺得翻書機搭道具製作細微用心,將理念轉為裝置小品,不見太多驚喜。 (圖片來源http://news.pchome.com.tw/magazine/cl/artouch_artco/6697/1326124800187290170061.jpg) 朱駿騰【疲倦的沸騰】 十分欣賞這件短小精悍作品,簡單又深刻。重點是留給觀看者,喔,不能說觀看者,留給體驗者難忘的電鍋米香味。那麼近乎平常的蒸飯味,用簡單而有意思的方式接上蒸煮動力巧妙再現。我認為這是歷屆美術獎非常難得的表現方式,可以用『很Cool的Hot』傳達形象。我直覺推測這作品顯然是作者游刃有餘下的牛刀小試,期待未來更精彩大作! (圖片來源http://www.gov.taipei/site/tcg/public/MMO/READ/529_139.JPG) 黃海欣【鳥園】 在本屆都是錄像與裝置為主的得獎者,黃海欣的油畫並不顯得特別單薄,反而是掌握題材與觀察細緻有趣,令人莞爾。 林玉婷【蛋糕房子】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