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教堂的人潮與文化對決

嘉義布袋港區的高跟鞋教堂以石破天驚的造型設計噱頭,在猴年春節前引發正反兩派爭議。關鍵不脫是否有符合在地文化背景?是否符合永續發展?景觀是否突兀?在地經濟是否需要用如此直接方式刺激觀光旅遊? 我先說自己的立場,不願意為形而上的文化美學與永不永續的定義批評此案。與其批評,我更期待在當前亂世的價值與專業不受尊重的現實環境下,即使是形式操作與地方發展等都算是高度專業,我在不清楚所有參與人員的初衷與想法之前,實在沒資格評論,只能約略分享從過去類似爭議中得到的經驗啟示。 以參考新聞中的記者採訪高跟鞋業主,透露出有趣觀察重點: 業主(風景區管理處)反問建築師:這樣設計,遊客會來嗎? 建築師受法律保障,簽證獲利豐,可是民眾把焦點擺在建物造型時,建築師更大任務是負責整合所有相關材料、機電設備、環保、構造、結構等系統。位於嘉義布袋港區的高跟鞋教堂爭議,也點出建築師是否有能力用建築設計手段作為土地開發企劃與行銷經營策略? 這不會有正反兩種答案,存乎一心吧。大多建築師只是執行單純的專業技術服務,建設公司等大業主說什麼,除了大腕建築師,其餘多只能默默照單點頭,偶爾要說點建議突顯還是有專業。可是要求建築師幫忙作市場調查、目標客層分析、經營策略與財務機制,這就只能依賴業主佛心來的,自求多福。多數設計案成敗都必根據設計師與業主與關鍵利益相關者的互動良莠,除非遇到天才型、橫空出世的建築師或業主,主導走向互利共生的康莊大道,不然,所有的案例大都是相互學習的過程。 學習?我付錢給你,竟然是給你學習? 業主若聽到這心底的真話,也是考驗修養。 而這高跟鞋教堂的業主風管處,比較不一樣地是踩踏了建築專業界不能說的許多祕密,也打了教授專家與開口閉口談台灣文化的媒體與網路意見一巴掌。 「顧客導向,不是學者導向!」 風管處用灰姑娘的水晶玻璃鞋與烏腳病這麼明白傳達寓意,外界可以說不倫不類或沒有地方文化脈絡,也可以說創意十足。這案例不正是反映所有偏鄉地區面對經濟與環境、文化發展時共同的困擾?要麵包或面子?要噱頭或饅頭?你理解的文化是不是我的文化?你的文化可以當飯吃嗎?嘉義布袋地區會因為高跟鞋多了鄰近攤販商機,可能很難因為高跟鞋而翻轉養蚵或農漁產業結構,風景管理處也不過是公部門裡主管觀光的小主管機關,真的要扭轉經濟,要管觀光的機關跨門戶擔起重任,如同要建築師提出市場與開發分析,有點沈重。看透了衙門與市場現實,我倒比較持正面態度觀看這高跟鞋教堂案例,若業主真有心,自然會有改善的後續方案。 我深深以為網路酸民批評愈多,反而更增加各方探訪意願。 啥麼?那東西真的很難吃嗎? 我們改天買來吃看看! 專家學者的話是給需要聽、想要聽的人聽的! 愈多美學魔人與專家學者扛出高深理論分析,只是用另一種方式幫高跟鞋教堂打廣告。 兩者不衝突,不用太緊張因為此案而拉低民眾的美學素養。或許應該說:認真的業主最美! 我沒參與這案,只是間接讀了網路新聞報導,當初就直接聯想到上世紀美國建築批評家范裘利(Robert Venturi)當年引發的誇張造型建築物的後現代理論爭議,鴨子造型也可以是建築設計?其實,沒聽過范裘利的理論宣言也可理解高跟鞋教堂的用意。 這個沒了價值與標準的亂世,與其等待專家學者助陣,不如先來個群眾募「資」!

Read more

寶特瓶漂綠與現代環保贖罪券

請不要再搞再生利用寶特瓶當大型裝飾與活動噱頭了! 先直接說結論: 擁恆文創園這招有創意又有藝術感,相較其他單位與個人回收再利用寶特瓶當藝術與聖誕樹等裝飾,截至2016年初,個人最欣賞個案為這。 再說說為何呼籲不要再用寶特瓶搞大型藝術或強調再利用: 寶特瓶無罪! 再利用寶特瓶看似無罪,也「看似」對環保有概念(有沒有幫助是另外一回事),這類公共藝術計畫主角是藝術或創意,不是環保,環保只能說是加分點。 其他單位拿寶特瓶創作為何不恰當? 拿寶特瓶再利用當創作素材並非不恰當,只能說拿寶特瓶創作,若純創作,我就只看成品完成度與創作本身水準!若作者太強調環保理念,則可能出現有極大的連鎖負面效果(不是更多垃圾!是更多垃圾理念!) 其中最大的無知罪人是各級學校與政府單位! 不誇張,學校與政府單位為何是拿寶特瓶當再利用示範最大罪人? 第一罪:錯誤物質循環利用的的錯誤環保示範。 單純收集寶特瓶擺置湊出圖案(如擁恆文創園),只多了清洗程序,頂多耗水,單純是物理方式處理用過的寶特瓶,可接受的環保藝術。有些政府或鄰里辦公室收集寶特瓶拼成兩層樓高的寶特瓶聖誕樹,環保面沒問題,這類裝置藝術只看成品有無水準?不能以環保之名遷就成品的低落品質。如2015 年底在北部某市區街頭出現幾棵「寶特瓶聖誕樹」,沒任何額外物理化學方式處理,連飲料包裝與標籤都留著,只能說關心環境心意足,美感有待加強!(比較接近是一座大型的喪禮告別式的罐頭塔!) 最令人搖頭的是「標榜環保理念」的各類寶特瓶創意再生計畫,卻需另行用化學洗劑或大費周章另行增加塑料加工再製造過程,甚至讓大眾誤以為寶特瓶是現代的贖罪券!罪過!(如台北花博的環生方舟) 再怎麼罪過,比不上有社會觀感影響力的單位、活動大肆宣傳回收寶特瓶創意,搞出令人難以捉摸美感等級的裝飾,美感好壞純屬主觀,固然難用這角度批評他人美學價值,最大罪過還是會造成民眾尤其是學生從小誤以為只要回收寶特瓶,不論如何加工變化就等於環保代名詞,只要再生寶特瓶,就是有環保意識。以最富創意的教育單位與公務單位的企劃能力,常想出只要收集幾隻寶特瓶就可換取對等獎勵,以環保與文創名,大搞寶特瓶變裝秀,如學生可能被迫要每人私下底要求父母幫忙多買幾箱寶特瓶飲料交作業(同樣荒謬邏輯與後果,早已出現在廢電池回收的活動)。說這些舉動是漂綠(green wash)也太沈重,比較像是新的環保幸運連鎖信,只要用了寶特瓶,就等同買了最入門款的環保贖罪券! 漂綠是企業有意識的、刻意的產品設計與置入公關行銷手法,環保贖罪券可能是無意識造成的負面環保連鎖行動。一般民眾不是工廠老闆,沒辦法以綠色生產、清潔生產方法貢獻對環境友善行動,人人看似可以回收寶特瓶作功德、作善事,連鎖的、對環保可能更糟的錯誤社會心理認知效應就這樣蔓延。 那麼,我們要如何避免落入環保贖罪券的陷阱? 只要想好寶特瓶的下一個生命週期、完整的生命週期是否盡量做到對環境與社會最小衝擊即可!盡量,表示不可能完美,先能夠說服自己,對自己的企劃與再生利用寶特瓶動作無愧於心,至於是否符合專家學者眼中的最佳方案,是否會被批評漂綠,倒是其次了。 [

Read more

企業代言人不需下跪道歉

代言人因為產品與品牌出問題而被迫道歉,常見! 主動先道歉,少見。 阿基師若沒先以代言的牛頭牌產品有問題而道歉,我還真不知道他曾代言過,這道歉看似道歉,也是不錯的另類帶罪公關行銷示範。 在這公平正義魔人都是假的亂世,可不希望又折損一位稍可信賴的清流。 我支持環保標章,也支持公平貿易或有機產品,可是,坦白說,私底下到超市購物,從不依賴花錢申請認證標章的食用品,寧願相信自己眼睛與累積的常識。 互相矛盾嗎?完全不矛盾! 我支持,乃是因為鼓勵綠色產業供應鏈,也因為清楚產品認證體系的不足與缺陷,除非不熟悉的貨物種類,眼睛看不到也沒有累積經驗可供參考,才會捨棄自我綜合判斷能力,藉由信賴的認證標章區別產品品質,找出最適合自己需求的食物與食品。 毫不誇張的跳躍聯想:怎麼就聯想到股市投資名嘴界,有某派別強調不只依賴財務報表,更相信公司本質,強調透過實地參觀,體驗該公司運作後,感受綜合的投資潛力,偶而還會”炫耀”一些藝術文化術語,大談股市投資經。內行人都知道,那另類操作手法也是投資顧問公司的市場區隔戰略,小菜籃族心知肚明,要是自己直接跑到上市櫃公司的辦公室與工廠要求參觀,不被報警趕出來就算運氣好,幾乎不可能以一己之力釐清企業體質。 同理,阿基師甚至其他明星代言人是否真有辦法、真的必須跑去工廠了解食品製程才決定代言賺點外快? 沒代言過的我不得而知,我只深信有權有錢的大集團企業買家,在地溝油產業生態系統中,最有能力與義務直接要求或突襲與稽查他們的供應商(賣家)的生產製程。大多情況,彼此心知肚明不拆穿不能說的祕密,黑心商人曰:不可說!不可說! 那麼,比這些買賣雙方更有超級權力的人是誰?  穿梭的黑道白道?  鄉愿白道?  無能白道?  太有企圖的白道? 地溝油產業食物鏈成形不是一兩天,若只是挑一兩隻小蝦米下手懲戒,好幾隻食物鏈上游的超級大白鯊可是樂得繼續洄游~~~ [ 參考新聞] 快訊/代言牛頭牌產品出包 阿基師下跪道歉! 食藥署昨天(11日)晚間新增24款強冠必須下架的油品,其中也包括「阿基師」鄭衍基代言的牛頭牌紅蔥肉燥,所使用的「全統香醇豬油」,之前阿基師再三掛保證,如果代言的產品出問題,一定會下跪道歉;他12日出面兌現承諾,下跪道歉。

Read more

洗碗的生命週期思維

【洗碗的時間價值】 認識時間價值(TIME VALUE)是財務分析第一課! 也是大多數投資專家提醒時間累積後才能體會複利威力。 在德國沒本錢投資,最多機會只是研究怎麼洗碗? 水電費貴森森的德國,洗碗也可頓悟出另一番洗碗的時間價值: 問:哪一種洗碗方式最省水省錢?        –吃完馬上洗? 累積放進洗碗機一起洗? 浸在水槽等一下再洗? 答:當然是吃完「馬上」洗、「立馬」洗,這樣最省錢! 問:究竟用傳統手法洗碗還是用洗碗機較省水省電(省錢)呢? 答1: 吃完【趕快處理】最省水省錢且最環保的原理就是食物殘渣油漬的時間價值發揮的不同效果! 把握用最少量水就可以沖洗乾淨的洗碗黃金時機,這就是洗碗的TIME VALUE! 答2:若碗盤不多,機器洗絕不划算,可是,碗盤堆久反而增加洗淨難度。若辦PARTY,還是要先預處理再用機器統一洗就對了。

Read more

台北的資源回收成績單

習慣寫評論文,真要我為文誇獎台灣城市建設政策,還真需要轉換腦袋一下。這兩年住在素以環保聞名全球的德國,德國環保資源回收績效沒人敢質疑,可是,我也必需客觀評比,若說台北市家戶垃圾分類與資源回收成果世界第二,當前世界各國還真難找到排名第一的城市。 老實說,我這不客觀的觀點,歸因於觀察台北城的文化因素。甚麼樣的文化造就台北市資源回收優良成效? 長期以進步的西方城市環境當如是的景仰文化! 還有,長期以來急於展現自我形象已經得以和其他進步城市並駕齊驅的集體文化驅動力。 造就台北資源回收成績的大眾心理因素或許極複雜,也可能一說就通。這心理因素夾雜了人民在被殖民陰影下的自我鞭策力,也產生出一種夾雜著陽光般、積極向上的集體動能。很難全面肯定這動能,也不能就此抹滅這集體的力量,這得看你是站在甚麼樣的立場觀看這場進行中的城市環保文化革命。 台北市民被訓練成台灣進行垃圾分類最自動自發的族群,這群城市原住民,以及如同全球大多數的都市一樣,更多來自外地的城鄉移民,在首都台北市的生活韻律中,一起創造了可以說是全台灣的環保業務,在過去十多年以來最為自傲、最能搬上國際檯面大力宣傳的政績。 資源回收成果進步驚人,這與垃圾隨袋徵收的政策有絕對關係,隨便丟的垃圾袋變成有價物品,垃圾量從此變成可以納入家戶資產平衡的科目。這隨袋徵收垃圾處理費的連帶效應,導致台北市的家戶垃圾回收效率過高,還曾逼使北投焚化爐”無米(垃圾)可炊”的窘境。 回顧過去的錯誤環保政策如一縣市一焚化爐計畫,原本構思的時代背景可以理解,隨工程偉民間辦理的時間拖移,欠缺與時俱進的政策檢討與更新,導致不同行政區域,地理距離僅鄰五公里以內的縣與市卻必須依法各蓋一座焚化爐;或因為政府保證民間業者營運有足夠垃圾處理量,不同縣市焚化爐必須跨區搶垃圾來燒。對比逐步廢除強制興建焚化爐的政策,現在來看超高標的資源回收成果,真是過去難以想像的畫面。 台北市實施垃圾處理費隨袋徵收已過十多年,若要嚴苛檢討資源分類回收制還有甚麼需要改善之處,大概必須從新思索 : 我們究竟是為了資源回收數量與回收比例數字績效而拼回收,還是所有的作為都是真正為了從源頭減量以推動研擬各項環境政策? 非常弔詭的是,垃圾回收數量多,並不一定代表最終的環境品質會變好!  資原回收比率攀高,也不一定絕對與環境品質成正比。 資源回收的質與量,都必須以垃圾總量不會因此不降反增為前提,也就是說,不能因為鼓勵回收,間接鼓勵過度消費與耗用資源! 試想底下的心聲響起,會是甚麼情境 : “這產品不錯,有綠色環保標章! 材料都是可回收的材質,反正最後都可回收,就多買幾個吧!” 是的,當以上對話或心理出現這類想法,最後將反而加速無謂的、過度的消費行為,導致綠色生產與綠色設計的美意,反而替綠色消費與企圖撐起一把過度消費的保護傘。 另一個有點類似又不大相同的回收政策邏輯,在於我們是否需要訂定嚴格的資源分類回收類別,方便後續處理?

Read more

台北車站大廳應擺多少座椅?

台北車站內可擺、該擺多少座椅? 只看座椅數,將跌入見椅不見城市文化的陷阱。 車站內需多少座椅? 找十位經濟學家、建築師、社會學家、政治人物、隔壁大嬸來答,結果大不同。 問題是: 我們選擇序位的標準是相信或認定甚麼樣的價值?  有了決定座位數量的價值體系,才可能取捨與平衡不同價值的折衝。 可惜,從來不知台鐵與交通部有沒有一套清楚的價值排序體系? 我們也很難自問自己曾經或應該有甚麼共同價值觀? 走過地方不多,歐亞各大車站,走過或坐過次數不少。印象所及,歐洲火車站大廳內很少設置座椅。不提德國波昂小城,知名的科隆火車站大廳緊連世界級景點科隆大教堂廣場,科隆車站大廳與台北車站一般大甚至更小,車站外有接駁電車區與商店區,大廳內部幾乎沒公共座椅,卻也從不感覺不便,可能除了刮大風下大雪,沒人會想悶在室內等火車。科隆車站不是獨立封閉空間,周圍環境共同負擔各類消費與生活機能,大多乘客選擇站外等,加以德國進月台不驗票,有的用APP查好開車時刻,在開車前兩三分鐘再衝上月台就可 (這點不論火車或地面電車捷運、公車等都很像) ,部分德國車站如波昂車站,與城市街道廣場間沒有圍牆界線,可直接從馬路走上月台。科隆火車站外常有不同示威遊行或各類活動,沒人會被迫走進車站聚會,種種因素交雜,科隆火車站座位多少不是大議題。 科隆火車站 台北車站先天不良,就地改裝是最耗經濟與社會成本的方案! 不炸掉重蓋,創造GDP與內需產值是大失策! 後天努力外包一樓大廳改成商場,看似上車前買伴手禮更方便,畢竟購物是不是火車站?這問題可能都有待討論,例如委外將一樓大廳改成購物商場搞氣派,只是省公務員人力、拼政績與業績的門面形象包裝術。 最在乎是否回歸本質,既然車站與火車運輸本質是搭車、轉運、前往目的地,偏偏外地人甚至台北人,永遠都搞不清楚東西南北向,搞不清楚怎麼走到對面的新光三越大樓? 搞不清楚旁邊的飯店怎麼走過去登記入住? 搞不清楚怎麼走到國道客運總站?台北車站不是迷宮,台北車站只是一面鏡子,反映企劃與執行單位態度的鏡子。 文化圈常說,要陷害一個人,慫恿他去辦雜誌出版社,不,這太慢了!

Read more

ZARA毒褲換殘酷綠色教訓

PHOTO:homepage of  ZARA 沒看到Inditex集團原文聲明稿正本,可想而知,不是原稿笨就是翻譯笨! ZARA公關會笨到軟性抗議綠色和平組織抽檢是未告知行為? 品質管理ABC,本來就要從不同生產批號產品線中,抽驗適量樣本以確保品質。 這案例比較不是一般的品管,應該是環安衛對毒性與化學物質清單的管控問題。以環境賀爾蒙物質為例,有一些早為歐盟與相關組織禁用,有一些處於國家法規模糊地帶,這份清單或現在歐盟的RoHS指令涵蓋物質清單都與時俱增。可確定的是,不管科學研究是否達到可驗證出危害風險,基本上都對環境品質與人體健康安全有不同程度威脅。 只想到一個強調過千百遍的樣板詞 : 環安衛議題或許不能特別幫企業加分,企業若不在乎這議題,可能一夕被反咬而不自知。 這次綠色和平組織行動成功吸引各界鎂光燈,只怕是ZARA之外,其他十九家服飾廠商也應哀矜勿喜,ZARA只是被點名產品原料有毒物的榜首廠商,不代表其他服飾廠商都沒問題。 積極一點想,服飾品牌商應如何預防這類問題再度發生呢? 基本上,還是要回到是否有嚴格落實【綠色供應鏈】管理開始。綠色供應鏈管理驅動力來自掌握產品價值鍊頂端的品牌商或主要製造商,現行法規規定表列的化學物質與毒性物質清單,僅是最基本的環境管理與品質管理標準,法令規定的部分不用討論,必須注意的是法規沒有明文規定,但是已經有疑慮的高風險物質清單!  風險管理部門或環安衛部門,絕對要更積極主動向製程整合相關主管們提醒這些潛在風險! 也必須跟行銷部門溝通,訂出更周延的製程負面表列。企業社會責任(CSR)不是委外寫份CSR報告,說假話包裝有問題的內外部稽核結果,記住,以上動作只是基本防範措施,防範環境與使用者安全,也保障企業陷入不知敵人在哪的風險。但是也要特別注意,不能又陷入為了計算所謂風險值要達到多少才願意重視! 那就陷入被假科學綁架的潛藏管理危機。積極有責任的廠商,必須努力思考與研究發展的是,是否含有那些有危害人體與環境的成分,完全沒有安全的替代品? 若沒有替代品,可否略微改變製程,並藉此公告社會改變製程導致某部分品質略受影響。相信這種主動發布生產者的延伸責任作為,消費者與買家絕對可以理解。這不代表高舉綠色理念可以無條件對產品品質持續打折扣,身為生產者或品牌商,必須花更多心思研發或找夥伴結盟解決上述難題。 若企業只認為自己是純代工,不想耗費成本思考前面所有問題,我也只能說,GOOD LUCK! 何時因為綠色和平組織揭露了採用危險物質後,其餘企業千萬不要因為自認不是大廠,不會受到影響,我也只能說:

Read more

【China】天津濱海新區輕軌加公共單車轉乘風

Photo: Bruce K. Chung (2012) 上月底在TEDA泰達天津濱海新區時,沒機會去親身體驗與觀摩一下這措施。 可以預見整個超大型新城鎮規模成熟後,塞車問題絕對會是最大挑戰。好事要多多鼓勵,這個從法國小城發跡的綠色運輸概念,延燒到台北與高雄,成果很有限;希望天津濱海新區以更大規模與更具企圖的綠色發展基礎,成為成功範例。 —————————————- 津濱海5萬人 輕軌+騎車自在行 2012-11-12 01:32 旺報 【記者郭熠/天津報導】      走出輕軌站,伸手刷一下城市卡,即可借走一輛自行車,「最後一公里」輕鬆解決。從開張時每月100人次的使用率,到現在每天2500人次的使用率,濱海新區作為天津市唯一設立公共自行車站點的城區,3年來已經形成5萬長期使用人群。騎行「最後一公里」已成為濱海人全新的低碳、健康生活方式。 方便快捷 第1小時免費  

Read more

綠色地球很大也很小

今年十月,天漸涼,隸屬國際產業生態學學會ISIE之下的【產業共生/生態化產業發展(IS/EID)】委員會,在天津泰達開發區(TEDA)舉行第九屆產業共生研討會(ISRS)。 聚會前晚,與芬蘭VTT研究員聊起天來。 Seurassari, Finland (photo: Bruce Chung, 2005) 提起對2005年拜訪赫爾辛基時清新環境印象深刻,問起幾位過去認識的芬蘭朋友,那芬蘭老兄知道我的專業背景後,忽然提起台灣好像有一位想要結合產業生態與設計規劃的建築師,我回曰: 檯面下我不清楚,檯面上應該只有一位。 經查資料後,翌日提起那芬蘭建築師名應叫做Marco Casagrande。 “是啊,是啊,就是他!” 地球很小,小到人在天津,卻在聊著一位住在台灣的芬蘭人。 真有意思。 【參考網站】 Marco Casagrande網站 芬蘭建築師Marco與台灣忠泰建設合作作品

Read more

「減法思維」扭曲了當代台灣

進步的民主社會需監督,產業發展與環境衝突地帶,需監督。如何在監督者與其他角色消長之間,判別監督者是否真監督? 第四方長期觀察抽絲剝繭能知答案,時間能揭露答案,急於一日得解,恐怕難如意。 被監督、貢獻解決方案,兩者間本有重疊與模糊界線。 十多年來,台灣政經社會發展,怎一個”唉”字了得。 沉痛自慰,感謝一次又一次的執政黨交替,人民才可能發覺: 喔~ 原來表面看起來名字與訴求不同的政黨,一旦對換朝野角色,還真是一模樣! 沒先在自己頭上澆盆冰水,冷靜思索,恐怕仍難搞清孰是孰非。 不論是用減法加法當形容詞,若覺得對社會深感無力、累了,需要更多激勵前進的動力。 甚麼? 你問我動力在哪 ? 莫問我,大家心底都知,只是,不便明說。 【參考新聞】 ——————————— 「減法思維」扭曲台灣政經發展 【聯合報╱社論】 2012.11.06 03:17 am

Read more

容積率不是工業區經濟動能引擎

容積率不是推動(產業)工業區經濟成長動能引擎,什麼才是最適合推動工業園區經濟前進動力的引擎呢? 減稅? 投資設備折舊抵減? 若為了協助投資,政府訂定優惠企業(產業)的政策立場,是否與投資者站在同一位置? 這問題有陷阱,政府政策不能只持單一角度,必須兼顧企業與公眾利益。片面問題與立場,都只是見樹不見林的說法。 若要提供工業區開發優惠條件,重點不在於提供進駐企業多少優惠措施,而是: 是否真心想打造對投資友善的投資環境? 或只為了安撫地方樁腳的地產開發利益? 都市發展與土地管理所能動用的公共政策工具,實體上能想到的、現行法規體制下允許的合法工具,政府單位多數先自我限縮為與房地產市場眼中的貨幣單位,也就是"容積率"! 可是,都會區的工業區土地,需要的是跟房地產市場一樣,同樣土地面積上能蓋愈多樓地板面積就是最好的投資優惠嗎? 站在投資者立場,免費送上的容積率紅利有點誘因,等於作莊的政府提供更多工商用地面積,吸引規模稍大的投資案在區位較佳的都市土地。 只是,投資者又分兩種,一種是不以生產製造為本業的投資者,以炒作工業用地(尤其是科學園區或某某科技園區用地)周圍住商用地的土地開發作手;另一種,才是以工業用地為唯一主業的投資與經營者。 對第一種投資者來說,放寬容積率絕對是大優惠,因為土地規劃的內容與規模可以更唬人(周圍土地相關投資者); 對第二種投資者來說,容積率優惠不無小補,但不會是最主要的優惠。 第二種投資者眼中的優惠,多不是這類實體優惠,而是不只是所有公務單位的單一服務窗口或積極的工商業服務水準、日常經營所需要的稅務、公用事業、運輸交通、行政雜務甚至等所有的完整親民資訊與服務水準。要打造服務水準與調整態度難嗎? 為與不為也。甚至法律訴訟、商業權利維護的相關服務,這些不是調整或公開宣示鬆綁一個法令數字就可以達到的境界,也才是政策優惠的願景。 【參考新聞】 供應投資用地 都會型工業區 容積率優惠50% 2012-10-11

Read more

歐盟總部城市之綠色通勤政策

布魯塞爾地鐵Photo by Bruce Chung(2001) 自歐盟總部進駐布魯塞爾,原本就是交通樞紐的比利時,此後既是國家,也是歐洲區域政府總部所在地。 最近歐盟公布比利時政府【從家去工作旅次(HTWT)】綠色運輸研究計畫成果。該計畫收集2005年與2008年計八千至一萬個工作場所的通勤活動當樣本,希望從旅次行為分析找出適合比利時的最佳綠色通勤政策方案。 該綠色通勤政策研究結論建議,若能幫員工補貼薪資、增加自行車相關設施、改進公共運輸時刻表資訊、限縮汽車停車格等方式,並強調整合多種政策比執行單一政策,效果會更好。 要怎麼評論這報告呢? 研究結論完全沒亮點! 全都是綠色運輸常識,重點還是要看執政者怎麼落實吧。  影響市民選擇通勤的方式,不外乎貨幣成本、時間成本與方不方便等因素,住比利時的人至今通勤方式還是每人開台小客車上班為主,要提出有以立刻可行的政策方案,可不是單一問題而已。有時很難苛求制式官方研究報告有新意,委外或自辦的研究報告只是眾多決策輔助方式之一,畢竟不是純理論的學術產品,政策研究報告就是要能真正對政策執行有幫助才是好報告。 推測該計畫應該是先採問卷方式建立研究資料庫,而受訪者若聽到可以改騎單車就能加薪,除非通勤路線距離遙不可及,或不得不利用汽車順便搭載親人上班上學等因素,一定很樂於承認願意從開車通勤改換成騎自行車。相對於給通勤族吃紅蘿蔔(獎勵誘因),提供詳細公共運輸時刻表只能突顯城市公共運輸缺陷;至於悶棍政策(間接懲罰),無非減少汽車停車位,加強取締等手法。至於報告結論提到,替代措施能整合優於單一補助措施,這還真是不知如何評論的結論。 台北公車候車亭與路線圖 我們也必須承認 : 若大眾運輸外部環境與基礎設施能改變,比利時政府早就改了! 不用等到現在才來討論綠色運輸政策研究。至於準確時刻表,看來,只是整體運輸環境中的衍生細節,我倒覺得這是小而不容易作到的重要綠色通勤目標。例如以台北市這麼綿密而方便的公車網路,多數會寫著十到十五分鐘一班取代固定時刻,少數標示為固定班次的路線,代表行車間距長,剛好能搭上是你的運氣與福氣。搭配捷運路網的普及,台北市公車系統雖然不如日本準時,已非常具有可靠度。捷運雖然有準確可方便掌握的通勤旅行時間,興建成本卻偏高,不是大多數開發中國家可以輕易負擔的公共投資。有捷運的歐洲或亞洲國家,捷運路網也都不容易涵蓋並滿足所有不同經濟收入階級的通勤族。 公共制度問題背後,代表著千萬人與人之間的協調工夫,一張看來不起眼的公車時刻表,背後代表著千百個枝微末節的行政溝通動作與執行能力! 準確的時刻表,代表著趨近完善的制度設計與運作機制。 最佳政策方案多半是充滿夢想的臆測場景,放在真實通勤世界,還是每一個人與家戶針對自身利益與便利的選擇問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