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教堂的人潮與文化對決

嘉義布袋港區的高跟鞋教堂以石破天驚的造型設計噱頭,在猴年春節前引發正反兩派爭議。關鍵不脫是否有符合在地文化背景?是否符合永續發展?景觀是否突兀?在地經濟是否需要用如此直接方式刺激觀光旅遊?

我先說自己的立場,不願意為形而上的文化美學與永不永續的定義批評此案。與其批評,我更期待在當前亂世的價值與專業不受尊重的現實環境下,即使是形式操作與地方發展等都算是高度專業,我在不清楚所有參與人員的初衷與想法之前,實在沒資格評論,只能約略分享從過去類似爭議中得到的經驗啟示。

以參考新聞中的記者採訪高跟鞋業主,透露出有趣觀察重點:

業主(風景區管理處)反問建築師:這樣設計,遊客會來嗎?

建築師受法律保障,簽證獲利豐,可是民眾把焦點擺在建物造型時,建築師更大任務是負責整合所有相關材料、機電設備、環保、構造、結構等系統。位於嘉義布袋港區的高跟鞋教堂爭議,也點出建築師是否有能力用建築設計手段作為土地開發企劃與行銷經營策略?

這不會有正反兩種答案,存乎一心吧。大多建築師只是執行單純的專業技術服務,建設公司等大業主說什麼,除了大腕建築師,其餘多只能默默照單點頭,偶爾要說點建議突顯還是有專業。可是要求建築師幫忙作市場調查、目標客層分析、經營策略與財務機制,這就只能依賴業主佛心來的,自求多福。多數設計案成敗都必根據設計師與業主與關鍵利益相關者的互動良莠,除非遇到天才型、橫空出世的建築師或業主,主導走向互利共生的康莊大道,不然,所有的案例大都是相互學習的過程。

學習?我付錢給你,竟然是給你學習?
業主若聽到這心底的真話,也是考驗修養。

而這高跟鞋教堂的業主風管處,比較不一樣地是踩踏了建築專業界不能說的許多祕密,也打了教授專家與開口閉口談台灣文化的媒體與網路意見一巴掌。

「顧客導向,不是學者導向!」

風管處用灰姑娘的水晶玻璃鞋與烏腳病這麼明白傳達寓意,外界可以說不倫不類或沒有地方文化脈絡,也可以說創意十足。這案例不正是反映所有偏鄉地區面對經濟與環境、文化發展時共同的困擾?要麵包或面子?要噱頭或饅頭?你理解的文化是不是我的文化?你的文化可以當飯吃嗎?嘉義布袋地區會因為高跟鞋多了鄰近攤販商機,可能很難因為高跟鞋而翻轉養蚵或農漁產業結構,風景管理處也不過是公部門裡主管觀光的小主管機關,真的要扭轉經濟,要管觀光的機關跨門戶擔起重任,如同要建築師提出市場與開發分析,有點沈重。看透了衙門與市場現實,我倒比較持正面態度觀看這高跟鞋教堂案例,若業主真有心,自然會有改善的後續方案。

我深深以為網路酸民批評愈多,反而更增加各方探訪意願。
啥麼?那東西真的很難吃嗎?
我們改天買來吃看看!

專家學者的話是給需要聽、想要聽的人聽的!

愈多美學魔人與專家學者扛出高深理論分析,只是用另一種方式幫高跟鞋教堂打廣告。

兩者不衝突,不用太緊張因為此案而拉低民眾的美學素養。或許應該說:認真的業主最美!

我沒參與這案,只是間接讀了網路新聞報導,當初就直接聯想到上世紀美國建築批評家范裘利(Robert Venturi)當年引發的誇張造型建築物的後現代理論爭議,鴨子造型也可以是建築設計?其實,沒聽過范裘利的理論宣言也可理解高跟鞋教堂的用意。

這個沒了價值與標準的亂世,與其等待專家學者助陣,不如先來個群眾募「資」!
資訊的資,論述的資。

等待更多精采的論述幫忙支持高跟鞋教堂與反對的說法,然後,可預見的是:
論述前,必須先走一趟,看看這難得兩極評價的奇葩地點,至少,猴年春節假期有了新景點。

[參考新聞]
回應高跟鞋教堂爭議 雲管處長:人潮先來,談文化才會成功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