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風力發電的迷思

環保?風力發電的迷思
2008/04/18

【聯合報/田思怡譯】

在一艘檢查船上,亞恩.佛洛德魯斯在隨波起伏的前甲板上站穩腳步,浪花打在他臉上,他宣布這一天是他的近海風力發電廠的好日子。

時速50公里的風,轉動著他頭頂上方115公尺高、手指般的風車葉片。

他四周是以水上芭蕾的整齊動作旋轉的風車場,與電力網格接通時,產生的電力足以供應附近6萬戶用電。

佛洛德魯斯說:「我們已創造新的里程碑。」他是這座耗資2.8億美元建造的風力發電廠的專案經理,這座電廠由瑞典瀑布能源電力公司建造,是全球最大的風力發電廠之一。

這座電廠位於瑞典和丹麥之間一個淺峽灣,見證風力能源的崛起。風力能源不再只是丹麥和德國環保人士偏愛的奇怪替代能源,而是26國的主流電力資源。

但馬爾摩附近閃閃發亮的瑞典風力電廠,是在風力能源受到更嚴格檢驗之際開始供電服務,這些檢驗不僅來自有敵意的鄰居,他們抱怨這些高大的風車破壞景觀,能源專家也質疑把風力當能源的可靠性。

首先,不是一年到頭都有風。有風的時候,又未必是在電力需求高峰期。而且,為了利用最適於發電的微風,風力發電廠往往建在遠離電力需求最高的地方,生產的電力必須用高壓電線遠距輸送。

在歐洲率先使用風力能源的丹麥,近年來風力發電廠的興建已經停滯。

丹麥人把大部分風力電力輸出到挪威和瑞典,因為不可預測的陣陣強風經常供過於求。

風力能源發展已成熟為一種產業,它的形象也改變了,從一種取代石化燃料的乾淨甚至優雅的替代能源,變成和其他替代能源一樣,是一種有優點也有缺點的再生能源。

倫敦獨立市場研究公司ABS能源研究公司研究主任尤恩.布勞維爾特說:「風力發電的環保效益,不如鼓吹者宣稱的那麼大。你還是得有備用電源,例如燃煤的火力發電廠。」

布勞維爾特在他所發表的風力能源年度報告中,討論風力發電的缺點。

他說,風力發電界人士會指責他在傳播迷思。現在,有關的批評已緩和下來。

布勞維爾特說:「風力發電的一大問題是大家對這種能源太興奮,非常情緒化。現在與過去的差別,在有關的爭論已愈來愈理性。」

布勞維爾特估計,這個產業的產能過去五年以平均每年26.3%的速度擴增,比水力發電初期成長速度還快。

美國在2006年擴增的發電量,打破任何一年的紀錄。美國風力發電量1157.5萬瓩,是全球第三大風力發電國,僅次於德國和西班牙,並以比任何國家都快的速度擴充。新加入風力發電的國家中,發電量相當大的有英國、加拿大、義大利、日本和荷蘭。

布魯塞爾的歐洲風力能源協會執行長克利斯欽.柯亞爾說:「我們看到第二波跟進的國家,他們開始大舉投資。」

他說,風力能源將受惠於兩種平行發展的趨勢:高漲的石油價格,及全球推動對排放二氧化碳課稅。柯亞爾說:「對劇烈波動的油價和可能會波動的碳成本,風力發電是極佳的避險方法。」

德國有兩萬個風車,生產全國5%電力,倡議者說,要達成政府所定2020年以前達到以再生方法生產至少20%電力的目標,風力發電極為關鍵。但這個產業的成長已因種種因素減緩。

由於地點和風車高度受限,德國已找不到設置風車的地方。原料價格上漲也使建造風力電廠的成本更高。

德國風力能源協會主席赫曼.亞伯斯說:「在現有條件下,德國達不到氣候保護目標。」

瑞典雖然堅定支持風力能源,但也像其他地方的人民,容易受地方反對的影響。多年來,居民反對在馬爾摩附近建風力電廠。 (取材紐時週報)

【2008-04-01 聯合報】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