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筱雲山莊事件看都計所的社會參與及專業養成

由筱雲山莊事件看都計所的社會參與及專業養成—都計人,你為什麼不說話?

鍾國輝1999/5/26

前言

這一陣子因為台中縣筱雲山莊事件,透過各大平面及電子媒體報導,建築學界多認為此為繼潭子摘星山莊事件後,都市文化保存與發展的再一次重大倒退!由另一角度觀之,自從北埔聚落的有機環境形式遭都市計畫道路一步步地將之瓦解,再看到鹿港的日茂行、台中摘星山莊及筱雲山莊等事件,傳統上關心此類都市文化資產保存議題的成員似乎均以建築學界為主,而扮演關鍵角色之一的都市計劃學界卻鮮少發聲?是偶然或是結構因素?建築背景的作者試著在進入成大都研所屆一年時,于南部平靜的湖面擲入一顆顆小石子,期能發揮拋磚引玉般的公共對話可能。

從建築邁向都市計畫

回想近一年前,在建築師事務所工作兩年後,卻決定放棄其他建研所就讀機會,毅然轉身跨進成大都研所的心路歷程….,其實有一大部份原因,在於實際參與文化資產保存工作時,發覺到當台灣環境品質一步步走向失根的、選擇性喪失記憶的形塑過程之際,背後真正的黑手,除了大家常歸咎的「政治因素」外,我常向朋友自嘲︰另一破壞環境的殺手,大概就是都市計劃了!因此,總冀望進都研所後能多少解出上述迷思?進成大前,也因為保存工作經驗,間接認識建研所的師生,在一次聊起論文方向時,他們直覺地告訴我︰是否可以研究一下,為什麼台灣幾十年來反覆上演的保存議題,總是因為有一條條的都市計劃道路,血淋淋地直切入歷史建築物/古蹟的心臟?我無言以對….不是因為想不出專業理論或法令解套方式,而是突然發現自己的角色已轉為都計所一份子,再罵都市計劃好像有點自摑巴掌?(雖然心理還是這樣認為..)而此時的我們,該說些什麼?做些什麼呢?

筱雲現場走訪歸來

那天一早與建研所十多位碩博士班研究生們實際走訪筱雲山莊,瞭解一下剛被我戲稱被稱為瞎了眼的都市計畫,這次是如何地開筱雲山莊及大家的玩笑?同治五年建的主體未被劃入道路用地,但整體建築群中的一棟日治時期歷史建築及花園部份則被劃入拆除範圍….鮮紅色的鐵樂士噴漆刺眼地在瓦牆面標示著拆除界線,令人不勝唏噓….身處建築人之中,唯一所謂都市計畫「專業」的我再次陷入理性與感性辯證的兩難??怎麼辦?站在這「人類(若太大了..就說台灣好了)共同的文化遺產」立場,保存是責無旁貸的任務!但是若站在都市計畫界的立場,似乎該先瞭解一下法定程序問題,於是發現民國六十六年之「高速公路豐原交流道主二號道路」規畫案將計劃道路劃過山莊日治時期建物區;七十一年,省民政廳鑑於主體古蹟價值逕將其劃入「特定計畫保存區」,卻因未知會相關單位變更道路規劃,導致八十七年底,台中縣政府仍依計畫執行道路開發作業,而筱雲山莊在期能依古蹟評鑑會議審定範圍公告指定為古蹟時,縣府卻以政治考量為優先,勸說呂家對此做出讓步….。當初通盤檢討將古蹟群劃入計畫道路用地,經公告無異議後,若今日再變更,真的是自摑巴掌嗎?我倒不這麼認為,為顧及都市整體環境文化,若因上述行政疏忽或其他壓力而犧牲文化資產,徒然增添另一國際笑柄,類似「因六月底的會計年度在即,預算收回之壓力不允其輕易變更的說法」,只需常識判斷,即可輕易看出︰又是另一次的「太極拳」說詞!看來應煩惱的是,傳統都市計畫的參與及溝通協調模式健全嗎?是否在眾多法令規章下,品質審議的機制仍有疏漏?

對話頻道轉換

除了公部門的問題外,附近已領取補償金的民眾預期藉由「開路」帶來房屋、土地的增值邏輯,使成為都市開發與保存生態體系中的另一主軸–為什麼台灣民眾普遍有此思考模式?當然,在開發過程中,一定有一些人因此獲益,而在此同時,因開發產生的環境負面外部性是否該由古蹟屋主完全負擔?假設交易成本,即實質溝通協調成本極大,兩方應如何退讓或處理?老實說,我暫時想不出最佳解!因為,實在不知道文化資產如何轉化為可度量的成本概念?可是,我可以確定的是,傳統都市計畫制定程序真的存在著一些缺陷!或者應說是,決定我們生活環境品質的機制明顯少了一些關鍵、一些連結….。面對筱雲山莊案,是否有可能將戰線對話提升至更高層次?我認為更值得深思的是,是否有可能藉此建議縣府對全縣具歷史、文化特殊價值資源進行動員清查??並整合之前學者已進行過的調查基礎上,重新檢討所有都市計畫案細部計劃、通盤檢討的內容是否與前置調查衝突?就都市設計角度來看,甚麼樣的都市環境願景是台中縣所需要的?相信在經過不同層級的思考後,重新審視筱雲山莊事件,將會發現它其實不是古蹟問題,是都市成長過程中,公私部門對於好環境的想像差異問題!

都計專業教育反思

世紀末狂熱席捲全球,這裡亦不例外,常被討論的是面對下一世紀的競爭時,如何因應挑戰?而都計專業如何調整之類的問題在此出現就顯得理所當然。先由西方空間專業發展脈絡來看,早期並不分甚麼建築、雕塑、美術(都計專業尚未出現),甚至文學、藝術與數學物理不分家時,米開朗基羅、帕拉底歐等,均是受重視的跨領域專才!直至工業革命後,為維持作為現代社會運作所發展出的科層制、專業分工再受資本主義知識再生產的無形推力,到達分工極致境界!我們再試著仔細觀察,那些呼風喚雨或是飽受推崇的藝術家或建築師,當真只憑藉其專業領域內之功力而已嗎?我認為不然,如 I.M. PEI(暫不辯論對其作品風格好惡…) 除了基本設計功力外,我認為其溝通協調的工夫更是成功關鍵!不然當大家批評香港中國銀行頂上的那三角尖宛如利刃般,刺過香港天際,對九七尚抱疑慮的資本家及市民皆認不詳….他是如何巧妙用風水說反制風水?當巴黎羅浮宮玻璃金字塔觸犯法國人心中聖殿時,他又是如何向密特朗及大眾辯護其理念?

回過頭來看看都計專業的養成,都研所的課程架構討論的確是一龐大課題(大學部應該也是….)但是,我比較關心的是,針對這麼多的疑問,這裡有沒有甚麼公共討論、溝通之對話機制的存在?若沒有的話….而又肯定其存在價值,類似成立研究生學生會或是其他形式的對話架構是否可能….?當然!有人也許會說,透過私下協調的方式即可….這聽來蠻弔詭且耐人尋味!所上生態就像那「模擬城市 3000」, 即一如真實社會、都市,而用來處理課程架構或種種問題的方式及態度—-其實也就是真切地反映出成大都市計畫系所學生畢業後面對複雜現實社會的因應處理狀態….!沒錯!若假設都市計畫是一統合、協調各專業的專業,但當我們觀察所有的課程設計,找不出哪一部份安排了這類思考及實踐能力的培養時,這假設立基就有待質疑。而若大家對上述問題的態度反應是….等等看吧?….再說啦!?……不是已有所上各教授組成的學術委員會或系務會議嗎??….不然,還有一師生互動的專討課嘛!….不用找我啦….。沒錯!……若這類態度仍蜷居在大多數人心中時,那真實世界(都市)因規劃產生的折衝協調及相關領導事務….也理所當然地不用都市計畫背景的「專業」來處理了!….因為,我們似乎只要懂所謂專業的「計劃」程序….等即可了!

在 BBS 上有同學討論所上研究生背景, 是不是應該廣納更多領域的,以避免閉門造車之弊,並認為未來規劃趨勢將走向多元領域結合,如環評及交通規劃等均需與其他領域結合,甚至是我們要去配合環境、交通相關部門的畫,而都市計畫的精髓在哪?都市計畫的未來,我認為基本功夫紮實外,跨越既有專業領域外的獨到綜合見解實力尤顯重要!甚麼意思呢?常開玩笑地說︰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有些玄??現在似乎是要試著將各專業「合」起來的時代!掌握此關鍵就掌握了下一世紀的競爭力!

(原載處:南方社區文化網路:《南方論壇》,1999/5/26,http://www.south.nsysu.edu.tw/sccid/today/99/05/990526.html)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