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永續發展年會落幕 下屆移師香港

2005/6/10
國際永續發展年會落幕 下屆移師香港
(原載於環境資訊電子報,http://e-info.org.tw/news/world/2005/wo05061001.htm)
為期3天的第11屆「永續發展研究年會」9日下午於芬蘭赫爾辛基正式落幕,2006年5月由香港大學接辦。

「永續發展」被稱為本世紀最重要的普世價值,但也因為永續發展涉及許多不同領域間的整合問題,如何號召自然科學、社會人文科學等專家學者共同關心,並發展出真正可以「整合」的平台或方法,成為本屆會議所主要努力的目標之一。

會議議程設計基本上可分為3大部分,主要部分是各國研究論文發表,有來自環境工程、管理、公共政策、社會學、生物、規劃設計等不同領域的經驗成果分享;其次是大會每天安排針對全體出席者的專題演講;第三則是主辦單位設計數個社交時段(social event)促進參與者溝通交流,例如在每大段論文發表之間的「咖啡時間」外,也在極正式的市政大廳或是雅致的「老學生之家」(Old Student House)舉行晚宴,製造不同情境的交流管道。 

在大會企圖營造「跨領域合作」的氣氛下,閉幕日上午的演講討論,將3天來會議中的討論歸納出永續發展的共同焦點,同時也點出易受忽略的課題。出身工程背景卻關注永續發展研究整合,並致力研究產業生態學研究的湯瑪士‧席格(Thomas P. Seager)教授,認為本次會議中,大家討論主題不外乎「願景的形塑」、「合作與信任」、「利益相關者和參與」,以及「多準則分析」等四大方向。其他未充分討論到的部分,湯瑪士認為,首推「倫理與道德」的議題,猶為研究者忽略;其次,在永續發展領域「充斥著太多的工具」,然而矛盾的是,即便發展出所謂整合工具,仍難逃這傳統思維框框。正規學科訓練缺乏、研究者仍保有拘泥守舊的心態,也都是永續發展研究隱藏的問題。一如當我們看到《布倫特蘭報告》(Brundtland Report)中指出何者該做,「自然的一步」組織告訴大家何者不能做,在做與不做之間,對於到底應用什麼心態面對永續發展,似乎仍有很多討論空間。

隨著議程結束,這些3、4百個關心永續發展的地球人,又將展開另一次大規模的移動與聚集,明年香港見!(2005-06-10)

[布倫特蘭報告]
聯合國世界環境與發展委員會於1987年發表布倫特蘭報告,報告名為《我們共同的未來》(Our Common Future)。這是首次在當時剛萌芽的永續發展領域中,提供在全球範疇下清楚的解決方針,也重新界定了「永續發展」個詞彙的時代意義「發展,是在滿足當代人的需求時,不犧牲後代追求滿足需求的能力」。此篇報告並指出,經濟發展必須兼顧環境保護,人類才有未來。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