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何看了四遍【尋找小糖人】

破天荒看了四遍以上【尋找小糖人】的理由
Bruce K. Chung
10 AUG 2013

除非被迫關在無法選擇或不能轉台的時空,從不刻意重看電影。除非【越戰獵鹿人】或【刺激一九九五】這類經典與個人經驗交集的特例,可能會時隔多年某個吉日,不知觸動哪根筋而重看一遍。屈指算算,這個人紀錄已被紀錄片【尋找小糖人(Searching for Sugar Man)】徹底摧毀,三個月不到,竟然破天荒用網路與實際電影看了四遍。某日,友人突然問起:為何看了四遍?好看在哪啊?

當場並非回答不來,只是吃了一驚,對啊!我怎麼會這般反常?驚訝更是納悶,也給了我回頭找尋反常行為的驅動力根源。

這不是”影以載道”的藝術電影,也不算娛樂片,硬要歸個類別,應該就如奧斯卡獲獎類別 – 紀錄片。說是紀錄片,又比傳統紀錄片多了後製特效,這倒無礙紀錄片客觀角度,多了導演對影像藝術的詮釋之道。好比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鏡頭,首推Sixto Rodriquez低首漫步底特律街道,人物側影維持在畫面正中間,頹廢街道與雪景則在後方不停變換、不斷滾捲移動,讓我聯想起布袋戲的布幕捲動復古效果,或如王家衛喜歡將主角停格,後頭跑龍套人群快轉抽離模糊的影像效果。若將這想像詮釋為時間與空間飛逝,主角持續緩慢邁步前進,走向哪?走向理想也走回家。這部份無疑是此片最先吸睛的視覺美學,一部有畫面質感的音樂MV。

影片中漫步冬季底特律(摘自影片)

有畫面之外,不多說,音樂當然是最基本吸引人的聽覺魔力。想是自己過去太欣賞也太習慣鮑伯•狄倫、李宗盛、羅大佑式的吟唱法,乍聽主角羅德里奎茲(Sixto Rodriguez)的哼唱方式,難免將這些隱含社會觀察與覺醒意識的吟唱詩人串連在一起。我不知道他們各自出道年份孰先孰後,至少,羅德里奎茲的歌曲已經完全觸發我對此片配樂的興趣。稍微注意歌詞寫法,可聽出文字中帶有哲學般的詩意,那是一種略帶後現代的新詩味,今日在李格弟(夏宇)或陳綺貞作品中已經是文青最愛,羅德里奎茲在他那年代譜唱出來,不帶一絲做作,我只聽到真誠的人生故事。例如,我很喜愛的【Crucify Your Mind】這首歌裏,恰到好處用Tom與James這些人名當韻腳與過場,部分歌詞這樣寫著 :

Was it a huntsman or a player
That made you pay the cost
That now assumes relaxed positions
And prostitutes your loss?
Were you tortured by your own thirst
In those pleasures that you seek
That made you Tom the curious
That makes you James the weak?

Sixto不同歌詞裡頭多藏著批判社會的針,也有自我解嘲與隱喻的豁達觀。這些與他歸隱後在底特律當建築工人這種最基層的藍領階級,甚至為工人發聲而挺身參選的入世之舉,因意外紅遍南非或因為此片而出名後的種種行動,樣樣都透露出一致形象。看著他”再度”揚名後接受專訪的應對,依舊不卑不亢。放眼古今無數名人風華,多數難在寂寞低調與風光之間,能夠用Sixto 那般優雅態度,超然面對又入世又出世的不同角色。坦白說,這人生經歷與態度,不用說太多,看得透的旁觀者,自然可以從時間在Sixto身上沉澱出來的厚度中,找尋到可以比較、可以依賴、可以支持的認同感。

要說這是勵志片也罷,要說是潛能開發或名人傳記都好,這部片最吸引我的價值認同,在於身為年紀尚未達Sixty之年卻也不遠矣的中年男子,感嘆Sixto經歷大半人生後,觸發的志向與境遇點滴。當我發現到這部片,正是放棄自認高遠的正義理想與俗世的學位繫絆,遠走他鄉,失意中又希望能學習豁達之際,睡夢中總被盤旋不去的執著干擾的時日。曾經相信、曾經追求過的許多公共事務,自認看清較多真相後,選擇停止或移轉了許多行動與思考路線,愈是看清很多事,愈自我限縮了很多曾經大無畏的年少理想動力。從台灣搬到德國,天真以為可與世無爭澄清心底灰塵,這可真不是容易事。

電影中的主角被發現還活著的情節,有爆點,卻絕非最令我驚喜的亮點,最感佩主角在隱居底特律城,持續藍領工作,再次誘發我心底對於社會潛意識、對於藍領工作者一種說不清楚的敬佩。

聽說Sixto再度揚名後受邀各地演出,老實說,若沒有聽過這大段故事,單純聽他的現場演唱會可能不會覺得特別特別感動。我承認紀錄片有搧風摧化效果,我也不敢確定 Sixto現在是否眞如我所相信的那般淡定,只是,眾人都喜愛激勵人心的真實傳記故事,每個人都有說不完的劇本,這部紀錄片的導演,幫我們用哲詩般的音樂、動畫般的電影畫面、與進行中的Sixto Rodriquez故事,反射回我們自身,還是必須面對的現實生活,送給了我們宛如中樂透彩般的神奇劇情,替很多仍在或苦悶或迷惘中的小市民們打了一劑希望之針。你我即使不懂音樂創作,也可以是不一樣的Sixto Rodriquez。

【後記】遺憾的是,此片導演Malik Bendjelloul不久因為憂鬱上身,在2014年的36歲夏天,自我結束生命。片外花絮,增添幾許唏噓。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