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評】推給電腦與委員會的鄉愿政治

雙手贊成檢討委員合議制背後的權責不分與鄉愿心態!

漢寶德老師說得好 :
 “原本機關的主事者可以用裁量權來選擇,並負起一切行政責任的,使用這個辦法可以推卸一切決策責任,掩飾無能,其後果則由一個臨時組成的委員會來負責! 

沒有政府採購法之前,固然有公務員貪汙圖利上下其手,也有未經公開徵選就決定公共建築規劃設計與小型研究、規劃、設計案等現象,專業社群與社會大眾眼裡還是會繼續關注這些標案品質。相關政府採購案的主官仍是擔負最終的行政裁量者,也就是說,首長仍是制度上最主要責任歸屬者。自從政府採購法公布實施後,看似杜絕部分不當運作,用制度美化了所有公共標案,畢竟天底下沒有完美制度設計,有心鑽營者一定會繼續尋找法令空隙隱藏或公開修飾圖利、貪汙,以及可能不涉及法定刑責的”關說”。這種利用學閥、財閥、政府多方合作的壟斷公共資源的遊戲,自古皆然,只是現代更多的是挾著民主法治與科學客觀之名,行花巧之實。

理論上,限制型招標得以跳脫特殊規格與能力的限制,實質運作的政府官僚體制,逐漸引發更保守、更自我防衛保護式的專業行政文化。這些由主官授意篩選組成的技術專家委員會,不論是法定或非法定,逐漸取代政務主管主官的決策責任。真的想搞鬼的官員與同夥分贓的教授們,還是可以鑽營法律解釋漏洞,假委員會的假民主決策形式,謀取不法利益。

這呼籲已久,當前太多行政制度都假委員會形式,逃避政治決策者的決策風險!美其名是委員會決定的!(或者說委員都是電腦資料庫挑選的!) 任何制度都有漏洞,委員合議決的規則被過度引用,致使權責不對等,以集體決之名,躲避最終決策失誤的行政與政治責任。用集體決形式,掩飾主官獨斷意見(獨斷異意詞=魄力)。這樣決策模式,不僅在工程部門,也同時存在文化資產、工業開發、環境保護等評估業務,應該說是充斥所有部門。

官僚制的設計,原期待可以解決行政與政治混在一起的危險。實務上,行政與政治很難一刀兩斷。主張行政革新說法,不奢談,根本上我不相信行政與政治可以完全分離的打高空說法。

台灣社會充斥信任危機,充斥不只是政府失靈,更可能是政府失能的趨勢。

當前敢於承擔政治責任的行政主官都消失殆盡了嗎?

人民厭倦政治掩蓋一切,更厭惡用委員合議之制度設計掩飾齷的政治分贓。委員制當然有值得保留的正面功能,也不應否定所有委員制。即使我的附議也是狗吠火車,還是必須無奈喊一聲 : 支持全面檢討蔓延的委員合議洪流。

【參考新聞】
———————————
漢寶德:委員會議決方式應全面檢討【聯合報】
2008.10.11 02:50 am

漢寶德

這幾天電視新聞報導,為了追查陳前總統的存款來源,查到營造公司為了取得重要的工程,以賄賂的方式,先拿到評審委員的名單,再以同法得到大多數評審委員的支持。這樣的故事使大眾知道這些向來被認為清高的大學教授在操行上也是靠不住的。因此進一步我們可以說,我國在很多公務決策上的合議方式,在表面上看來是公平而合理的,其實卻漏洞百出,值得全面檢討。

以建築工程的設計、施工來說,委員審查制度之弊端已是公開的秘密。這是以合理的方式掩飾非法,委員會實質上成為白手套。這種弊端大部分並不全是由於官員們為了取得賄賂,有時候是基於對廠商的信任,或因工作上的方便,才利用假的公開徵選,達到選取某一特定廠商的目的。原本機關的主事者可以用裁量權來選擇,並負起一切行政責任的,使用這個辦法可以推卸一切決策責任,掩飾無能,其後果則由一個臨時組成的委員會來負。

政府所設計的委員會的組成方式是很容易被主事者利用的。組成的分子中略少於半數為機關代表,外聘的專家人數略多於半數,在規模不太大的委員會中,只要影響極少數外聘委員即可影響其決策。我曾被聘為此類設計比圖的外審委員,發現無法溝通觀念,其結果無來由的呈現一面倒的現象,才驚覺到已被利用,因此決定不再接受此類邀請。

委員會的決策模式,使用在具有創造性工作的選拔上,即使在非常理想的狀態下也無法得到理想的效果。幾位真正的專家,在無利益誘惑的情況下自由表達立場,很難達到共識,表決的結果常常是最無爭議也就是最平凡者勝出。以建築為例,世上並沒有一個公認的真理,委員會中如有強勢的委員,也有主導決議的可能。

政府的任何決策,領導者的眼光才是最重要的,否則為什麼由他來領導呢?法國的歷任總統都對國家重要文化建築直接影響,甚至聘請建築師。他們都有足夠的素養,對問題充分掌握,且有果斷的決策能力,否則羅浮宮不可能多出一個玻璃金字塔來。大家可能有意見,但改善羅浮宮的服務空間,總要有一個明智的決策,負責任的決策。也許你會說他獨裁,但總統負起政治責任是理想的方式。

有人以為委員會可以使決策去政治化,這是神話。委員會是政治權力下的組織,怎能不受政治影響?文建會的古蹟審議委員會應該是很客觀的純專業組織,可是當民進黨政府決定改變中正紀念堂的名稱時,為了奪取控制權,該古蹟委員會立刻成為政治的工具,按上級授意,把一座不過卅年歷史的建築通過為國定古蹟。這不是開大家的玩笑嗎? (本文作者為前世界宗教博物館館長)【2008/10/11 聯合報】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