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續經營不等於可持續發展

又是大哉問命題!

負責執行工業局專案時,為了斟酌專案名稱:「工業區永續經營機制之建立」的永續經營幾個字煞費腦筋,研究嘛,雞蛋裡挑骨頭,大題切小,小題大作。永續經營定義,遇上全球興起永續發展概念,可是永續發展與永續經營硬是差了關鍵的發展與經營,到底可不可閉眼就當成長相一樣?

這考驗專案執行智慧,最後,明知官方初衷以能否找到工業區經營長久,不閒置土地等資源為原始出發點,但執行團隊強調永續發展,也沒人能質疑。於是,在工業局裡的的永續發展組(前身編制為第七組)曾想實驗生態工業區概念卻沒下文,相隔不到兩年,這回工業區組(前身編制為第五組)想執行五年中期計畫,檢驗工業區的永續經營機制課題,要說是經營或發展是否一樣?孰者重要?這可是都能納入研究子課題內容啊。

很多政策實務或理論概念靈感成形,僅在一念間。好鄰居與壞鄰居也常只是左右之別。聽過規劃界老前輩John Friedmann親口說過,世界城市概念的靈感,不過是某次飛機時看到飛機上各城市航線圖啟發的理論靈感,也可算是後來談全球城市理論的前身。而永續經營這詞的真正來源我不得而知,但明顯受到永續發展啟發而用永續(sustainable)這詞(對岸習慣用可持續)。

企業或工業區能否永遠、持續經營下去,這是(企業)管理問題,而能否「可持續」發展下去,就不是管理問題,而是永續發展的治理問題。看似愈說愈繞圈打轉,實則不然,我可以先借用邏輯思維下結論:

可持續發展可以持續經營!
持續經營不一定可持續發展!

若討厭以上用詞,要這樣說也可以:

永續發展可以永續經營!
永續經營不一定是永續發展!

唉,說了這麼多,還不是因為一早起床看見的社會新聞快報,電視置底標題閃爍著:
「王永慶逝後由七人小組接班」。

睡眼仍朦,搞不清這是電視節目假設語氣或其他涵義,等到確認被商業主流媒體及其共生夥伴們捧為經營之神的王永慶真的過世了,發現立委們不分藍綠、官員不分部門,社會輿論不分南北,一面倒地高呼緬懷早已被神格化的商業經營霸主。

雖然王永慶興辦了以濟世救人為目標的全台灣醫療(營利)事業體-長庚醫院被喻為全台最具管理績效與手法,也是最賺錢的醫療機構,為王永慶的事業版圖增添最鮮明的印記。而王白手起家,長期穩坐商場顛峰的傳奇,也有不同聲音指出,王受惠於政府在當年適時提供擠身官商網絡的專賣般的產業通行證,商號得以壟斷市場的獨門生意,政府授意更是關鍵。

我們很難釐清到底是政府支援力道強或自我打拼基礎影響大。我們文化傳統總說逝者為大,但是,當凡人被吹捧為經營之神,媒體播出有如緬懷戒嚴時代領袖般的企管神蹟,或許我們也得誠心、冷靜下來,反省一些不同觀點。

讓我們回顧台塑六輕投資案最早提出的說帖,提出促進地方發展的典型開發說詞,聲稱可提供雲林地區廣大勞工就業機會,也如所有大型工業開發案一樣,事隔多年後的現實與原始承諾雇用本地勞工比例總差一大截。殘忍犧牲了無法回復的環境品質。失落的環境品質與勞工安全衛生有同樣困境,回饋金或能彌補空白存款簿,卻難彌補失落土壤地下水與生態環境。

台塑集團被商業主流媒體評為經營績效典範,只是主流媒體不會告訴眾人潛藏在經營績效背後的間接成本,這些成本可是由全民公共健康衛生與無辜不會發言的土地默默買單。

連時任行政院經建會主委陳添枝都公開讚揚:「王永慶是台灣的永續經營典範!」
不知是官場話或以經濟學者擔任政務官的真心客觀之語?

不論百年後的歷史如何對論斷,任誰都可全面肯定台塑創辦人,可是,身為經濟、開發建設與環境、公衛與主要政府部門整合與協調角色的經建會領導長官,這樣的發言頗值得重新商榷。

台塑集團對發展有貢獻,以下有不同正反角度,孰是孰非?在於各位價值取捨:

一、永續經營之神蹟,建立在免費甚至完全倒貼的環境成本:

從工業港開發、臨海地區工業用地取得,無一不是政府補貼(倒貼)以最惠條件提供給經營之神使用, 這些建立在人民犧牲可接近的自然資源的前提之上。

二、全球佈局與投機:

近年投資轉向中國沿海省份,看似減少生產成本並擴大經濟規模的全球佈局,本質上投資邏輯不變,只是站在台灣工業開發經驗,不過是複製剝削環境區位與成本模式。

還記得台塑汞污泥事件這聞名國際的企業醜聞?汞污泥紀錄點出台塑早深知在地方抗爭與全球佈局間找初最佳成本配置方式,只是當初比較沒料到仍被民間揭發。

三、產業共生典範?

台塑從不強調環保或企業社會責任,也不曾宣稱力推產業共生。很有趣的是,國際上談論(產業)生態化課題,石化業原本就是最適合推動資源回收與副產品再利用,最適合在物質降級處理過程中,發展最佳循環經濟的對象。

但是,近來國際上強調的「生態化產業發展(eco-industrial development)」或「產業共生(industrial symbiosis)」模式,不再只是建立在單純物質利用的「效率」與「循環」狀態,反而必須更佳重視非物質面之治理問題。(註:此點為作者十多年間在國際論壇與會議中堅持的主要觀點,現在仍非主流,在全球談循環經濟最熱的中國大陸也不重視!但可預見未來是反作用力最大的課題。)

白話一點說,生技、醫療等產業版圖看似照顧弱勢,但其實是企業集團更高招的降低成本戰略。台塑發展生技的路線不是全球首創,只是依託前人路線。(註:丹麥卡倫堡產業共生關係裡的全球知名Novo Nordisk製藥生技集團,早在三十多年前就與卡倫堡其他企業與地方政府等組織建立真正較接近永續發展理想的共生發展模式)

台塑的汽電共生廠經營不錯,可看出其投資經營眼光,至於利用跨產業別的集團發展策略,將過去不被重視的廚餘與有機蔬菜、生技、健康產業,串聯成更高明、更方便進行交換、再利用的物質與非物質資源。

企業不能只用經營效率與環境管理系統認證等國際標準,代表企業對生產與環保的績效,若未重視地方經濟與社會、文化等永續發展綜合面向,虛心看對待纖弱的土地資源,自身與周圍利益相關者,均將共同承擔,吃盡環境與社會苦果。

王永慶領軍的企業集團崛起與興盛,代表傳統以工業開發單一導向的、偏狹的環境開發負面教材。這掌握重大資源的企業體領導人將換班,期待接班指揮官能更關注發展範疇能秉持(社會與環境)道德良心。

良心很難用ISO、TUV等品質管理與環境管理系統驗證,即使用社會責任投資(SRI)勉強判斷企業是否有道德原則都有問號。

良心一斤多少錢?
也不知多少錢可買到良心?

只盼主流媒體堆砌出緬懷經營之神的氣氛時,小股東們得多認真想想:
台塑股票為何獲利第一名?

大與小股東可選擇投資千萬股給EPS最高、股息殖利率高的企業,也可選擇投資具道德倫理的企業。用實際行動支持與拒絕投資,或揭露企業的環境資訊,一方面可以鼓勵具有環境與社會關懷的企業,這更涉及未來世代環境正義與生存權的永續問題。

【註】知名媒體主辦的企業社會責任獎,或由道德投資基金納為投資標的之企業,是否等同良心企業,本文不于討論。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