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高污染高思維-生態工業園區觀念引入科學園區發展之必要

高科技高污染高思維

生態工業園區(EIP)觀念引入科學園區發展之必要
-由聯電五廠環評事件談起

(原刊載於台灣立報2000/4/28)

台灣多年累積的經濟發展成果,提供我艱困的國際事務發言場域某種程度的堅實後盾與自信來源。而新竹科學園區的發展成效,更是全球除了矽谷外,另一鎂光燈聚焦所在。但我卻擔心的是依循竹科近二十年的成果,近年眾多國土發展或是地方選舉政策均先後祭出「科技島」的大餅以回應並煽惑大眾對於「高科技」等於「高收入」、「低污染」等財務或環境想像,並轉納為政治或規劃資源。此處並非反對科技島政策,而是認為必須同時瞭解科技背後的各項面貌。相較於傳統「工業區」的污染預防、控制技術及成本有限,加上大型工業開發與環境抗爭衝突事件層出不窮,更讓普遍大眾認為加了「科學」兩字的工業園區,就非傳統所謂的工業園區…。而後再連結上「高科技」等於「低污染」,甚至「零污染」的錯誤認知。

其實稍諳高科技如積體電路等製程的朋友都清楚,所謂的「高」科技或「科學」園區,某角度來看不過是對於污染預防、廢棄物處理的技術真的較「高級」罷了,並非無污染的代名詞。想到幾乎都在科學園區工作的昔日同窗好友,大夥聚會常說一個笑話:幾年前園區發生過一些火警,結果園區駐地消防人員遲不進入現場處理,反而是向區外的新竹市消防人員求援。原因無他,園區警消同時擁有「高知識」背景,知道高科技廠房內有太多的毒性物質,且有的還無色無味….,所以事故發生時都識趣地避之唯恐不及,倒是區外的一般消防人員身陷危境而不自知。以上說法當然隱含戲謔成分,但仍需認真地反思的是,如高科技真的是低污染嗎?又如何兼顧經濟發展與環境品質的理想?

以聯電五廠環評事件為例,我認為涉及關鍵不僅只是環評EIA的法定程序或是政治問題。由產業生態角度來看,這其實暗示一個「產業生態系」的失衡議題,而且更關鍵處在於多數人仍存有將經濟與環境視為不可能交集的既定意識。當我們一面倒地以國家經濟競爭力為優先發展主軸進行科學園區的開發與經營之際,勢必要拿出更積極且具遠見的因應全球環境議題漸升壓力之具體策略。這代表的是環境化設計、規劃、經營意識的覺醒,更是國際經貿談判口袋中的最佳籌碼。嚴格說來,現階段台灣最有資格談工業減廢、環保化設計等清潔生產概念的工廠,其實就是這些位於科學園區的高科技公司,因為他們早已直接面臨全球貿易間生態、環保等公約有形或無形的壓力,並基於減輕生產、管理成本以及同時提升競爭力之考量,自訂更高於當地的清潔生產標準以應付激烈而瞬息萬變的全球科技戰場。但是無論如何這都只是由單一公司、工廠狹隘觀點切入,若由整個科學園區或是整個地方社區的總體環境面來看,仍有許多議論可能。

不論聯電與市府間是否存在著外界質疑的回饋壓力,不論近年來新竹地區漸增的園區污染案權責劃分誰屬,以及地方環保、文化團體對於公共設施與環境品質的監督為何一再受挫等議題,我都希望能藉由這次聯電五廠環評事件機會,重新思索如何建構相關角色長期資訊匯集與知識溝通的機制?而國外這三年來針對此相關議題提出生態工業園區 (Eco-Industrial Park, EIP)的概念,即以產業生態學理論基礎,試圖營造產業與環境共生的空間思考與實踐。

建議人為生產體系應效法自然生態系,營造使傳統生產過程視為廢料的物質再利用的產業生態系。並進一步強調在較有限空間範圍內,各生產者遵循產業生態理念,相互合作且有效率地使用資源 (資訊、物質、水、能源、基盤設施及自然棲地等),與地方社區共享資源,形成生產、生活、生態共生的社區。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