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園區遍地開花-選舉支票惹的禍

遍地都有科學園區,早為各方考量籠絡政治利益,掩蓋區域經濟規劃的現實。

媒體是亂源,也會釋出寶貴資訊。來自號稱民主聖地宜蘭,環保界前輩的李界木在陳水扁執政時入主國科會轄下的科學園區管理局長要職,雖然民間早流傳國科會歷年旋轉門圖利傳言,這環保前輩在龍潭購地弊案的表現,果然讓社會見識到以公共利益之名私飽中囊,真實版的政商勾結戲碼。

台灣各類產業園區公婆多,國科會握有金雞母科學園區,工業局有風光與拖累數十年的中央編訂工業區,而國科會扛著偉大科學研究光環,顯然沒能正視經濟部工業局的工業區開發作業基金前車之鑑。管它甚麼部會與資源整合,管他甚麼合理規劃,新科學園區(基地)要設在哪? 不再是蔣經國時代的決策方式,不再是幸運搭上全球產業分工的,中國尚未崛起的年代,21世紀的台灣,國科會已不再專責國家科學,官員也不再都是國家大員。真希望我誤會了國科會,國科會或有難言之隱。舉高債,遍地廣設科學園區的後果,還真不是意外新聞。



—————————————————————————
【經濟日報╱記者 李立達】2008.12.18

新竹科學園區帶領台灣經濟起飛的範例,已成為各地效法對象。中國大陸科技業龍頭聯想投控總裁柳傳志日前訪台時就表示,科學園區將研發轉換至產業的模式,值得學習。但國內三大科學園區卻傳出現金周轉恐將不靈的窘境,令人心驚,也懷疑台灣科學園區的開發是否出現了大問題? 問題出在哪?應是科學園區已成為各地民意代表與政府官員討好地方選舉的承諾,過去短短八年間,園區作業基金從百億元負債大幅膨脹至千億元,如今即使友達暫緩建廠,但政府仍堅持依時程興建彰化二林園區,負債數字將持續增加。 

在三大園區中,目前僅竹科收支打平,主因當初是以公務預算編列,作業基金負擔不大,但前後也花了20年時間,才消化完畢負債。至於負債極高的中科與南科,為何不用公務預算編列?主因在於公務預算編列數字驚人,很難通過預算審議,於是採用作業基金向銀行借款方式,支應園區開發所需費用。 科學園區不是萬靈丹,但在民代或政府官員眼中,卻是選舉極佳吸票機。持續開發園區的結果,造成作業基金負擔過重,如今廠商期待緩徵或免徵園區管理費用,會讓負債千億元的作業基金雪上加霜。國科會如今陷入兩難,即使要用公務預算編列,過度開發的苦果也將回歸到廠商與百姓身上。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