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September 2010

解開工業區閒置謎團 夢想變泡沫 台灣工業區養蚊子

Hits: 0解開工業區閒置謎團 夢想變泡沫 台灣工業區養蚊子 中國時報 謝錦芳2010-09-19 全台各類工業園區閒置土地逾二千公頃,地方政府為何還競相開發工業區?各地工業區閒置情形有多嚴重?本報記者深入採訪閒置比率較高的彰濱、台南科技及雲林離島新興區,為讀者解開謎團。半個世紀以來,台灣的工業發展曾創造了經濟奇蹟;不過,過多的工業區,反而造成閒置與浪費,某些空蕩蕩的蚊子工業區,正是過度開發的後遺症。      位於彰化沿海的彰濱工業區,分為線西、崙尾、鹿港等三區,每區都有一千多公頃,一望無際。開車進入廠商進駐率最高的鹿港區,工業東三路上,鐵皮工廠大門深鎖,鐵門都生鏽了。十二年前來到彰濱工業區上班的小張說:「這幾棟空了十年以上,一直在養蚊子。」由於工業局規定,廠商必須在二年內設廠進駐,小張說:「最初這家工廠曾經搬來大批機器,不過,一轉眼又搬走了,根本沒有真正開工。」 圈地過度開發 民代狠撈一票      車子往汙水處理廠方向前進,附近一大片土地,大約七、八公頃,閒置十年以上,目前已雜草叢生。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指出,「當年某民代透過人頭買下來,想大撈一筆,沒想到卻套牢了。荒謬是的,地上還豎起一塊『停車場』看板,用來避稅。」蔡嘉陽質疑:「雜草長這麼高的停車場,會有人來停車嗎?」      這塊荒廢的土地,其實是民代利益與工業區開發糾葛不清的真實版。另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是前立委林進春,去年八月被台北地方法院依違反商業會計法等判刑三年八個月。判決書指出,林進春在擔任中櫃董事長期間,中櫃以三億六千多萬元(原始契約價)購買彰濱附近顏厝小段的土地,擬進行彰濱遊樂區開發案,這些土地其實是林進春在八十五年以三千七百萬元透過親戚買下,還向銀行貸款一億七千多萬元,後來高價賣給由他擔任董事長的中櫃公司,涉嫌掏空中櫃。林進春則堅稱,一切交易均合法。 彰濱溼地填土 賤地翻漲十倍      蔡嘉陽指出,「那塊地根本是鳥不生蛋,漲潮時就被淹沒了,早期一坪才幾百元,最後竟賣到二、三億元,轉手差價將近十倍,實在驚人。」      車子轉進工業路,轉角一排生鏽的鐵皮工廠,在夕陽餘暉映照下,顯得陰森森。這幾棟破舊工廠在十多年前原屬於爆發掏空弊案的大穎集團,該集團總裁陳榮典是已故央行總裁許遠東的姪子。      當年陳榮典與國民黨大掌櫃劉泰英交好,向銀行貸款二百多億元,曾經很風光。不料,八十八年發生金融風暴,大穎集團接連跳票、下市。九十二年六月,陳榮典因長期挪用公司資金五十六億餘元,並虧空卅八億餘元,被檢察官求刑八年,一個多月後,卻因登山墜崖死亡。小張說,如今這幾棟工廠已經轉手,新東家打算改為觀光工廠。 開發斷斷續續 廠商毀諾走人      「外界看到一大片空蕩蕩以為閒置率很高,這是因為崙尾區已暫停開發。」彰濱服務中心主任侯望英說,彰濱佔地三千六百多公頃,是全國最大工業區,民國六十八年起開發,隨即遇上第二次能源危機而暫停開發,直到1990年才復工,但外傳統產業開始外移至中國,接著又碰到股市崩盤,「原先許多企業承諾要來,結果卻沒來。」      依工業局最新統計,彰濱工業區已公告待租售面積有二四六公頃,閒置率二成,閒置的土地僅次於雲林離島新興區的百分之百。然而,實際走訪工業區,可以發現閒置情形比官方的統計更嚴重,主要原因有二,首先,廠商圈了地,不一定馬上進駐;其次,即使蓋了廠房,也不一定使用。 開發體系混亂 地方搶闢財路      台灣的工業區開發體系混亂,中央由工業局主導的工業區多達六十個,其他如國科會、農委會、環保署亦各自開發不同形式的園區。近年來地方政府也以工業區為主要政績,包括台南、嘉義、高雄、苗栗等均陸續開發新的工業區。工業局長杜紫軍表示,「地方要開發工業區,我們當然樂觀其成,不可能阻擋。」      工業局統計,中央與地方在全台依獎勵投資條例、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編定的工業區超過一百七十個。以台南為例,縣市合併後,編定工業區超過二十個,有些仍在開發中或報編中。 「每逢選舉就會生出新的工業區,有些工業區位置不佳只好養蚊子。」…

明喻和隱喻都好

Hits: 0 鍾國輝 2010/9/1 隱喻,知易行難呀! 藝術創作與評論圈,各家創作手法不一,歷來卻有輕明喻而重隱喻的傾向。 藝術家不會故意聲稱自家創作手法採不採取隱喻手法,極少數藝術家故意直接揭露物質材料與藝術形式組合,姑且暫時稱之為後現代手法吧,在百年後的藝術史家將此歸納為新標籤前,這或許算是另一種不同方式的隱喻。 殘忍的創作現實是,除非透過動態過程明白宣示手法的行動藝術,大多數藝術作品呈現給觀眾的最終視覺效果,仍主宰藝術市場成果。 讓我們回頭看看普遍認知裡,創作者與觀看者之間溝通互動方式較輕鬆直白的插畫藝術圈,以插畫作品【小星星與蕭邦的關係】來說,就插畫市場主流觀點來看,大概就認為這樣已經足夠可以讀者溝通了,相對下,類似插畫若能置放在正式藝術展館的聖殿,看似輕鬆自在的插畫展現的圖像意義,可能出現不同詮釋角度與評價。不可諱言,這可能陷入展覽場所通常代表著某種較為高級、較有隱喻技巧,還有抽象表達形式勝過具象視覺傳達的先入為主框架假設誤區。 我不延伸討論這議題,接著這框架檢討展覽風格,小星星可能還是小星星,也可能是從小星星為出發點,或從與小星星有關的蕭邦故事內容主題為基礎,重新回過頭用新的詮釋觀點,篩選與小星星類似的”意象”或”手法”有哪些?答案有兩種結果,可能是把小星星放在整個畫面裡外,轉化為抽象或具象點線面與質感以求展覽場的期望,另外就是,可能發現原來的小星星畫法還是最佳選擇。 “當一張圖畫出了「靈性」時,呈現手法是不是具象已不重要了!” 具不具象,對創作形式來說,的確不重要,用極端觀點來輔助說明,最脫離具象的抽象畫,不也是跟著感覺走。大多時候,那感覺說不上來,也不用說,就用藝術家最擅長或最有感覺的形式重新表現出來就好。 二十世紀的抽象畫風格興起以來,李仲生被當成東方畫壇的重要導師之一,李仲生的抽象畫對當代抽象藝術教育造成極大影響,若要說畫風獨特,可能仍不易辨識,我自認較通俗,喜歡甜膩味的抽象如趙無極,趙加了東方染墨與我認為較成熟的視覺表現效果。這樣子議論抽象畫也不公允,我只是用個人喜好,加上具象與否的簡單判準,描述主觀喜歡的抽象畫,多數抽象畫沒能感動我或者與我能產生共鳴,至於作品本身之外,還有許多影響觀看者感受的因素,諸如觀看時的個人心理與心理狀態、和誰一起看的?當時有什麼特殊遭遇等外部社會環境的巨大衝擊,都影響觀看者對作品的視覺心理感受。 這樣看來,不管是具象之外的【靈性】或【感動】等評斷好作品的標準,每個創作者都可以自稱他所要的標準或期望是某種【XX】。這種論點,必須建立在創作者在創作過程已經先考慮未來作品有完成之日時,會與觀看者有一定互動的假設。不然,創作者大可宣稱自己的創作只是為了自嗨就好。 的確,更多藝術創作在開始起心動念甚至之前的任何一刻,就從不在乎觀眾的眼光,推動創作的動力,更多就是為了自我實現,反映出某種純粹的哲思,這想法與作法甚至是大多藝術創作者的原初夢想。 【註】趙無極加入東方元素,不可諱言,我猜測也有部分來自不同於印度與日本等於東方文化意象,在中國經濟尚未崛起前,抽象畫的氣魄讓西方藝壇評論看到間雜東方色彩的抽象風。 再來談藝術創作者摘引的靈感來源,可能是一段話、一個畫面、一瞬間感動,也可以是已經進入創作者腦袋裡頭轉了好幾圈後,融入創作者個人情感與記憶後再綜合釋放出來。 作者坦承取材來源是否真實或捏造,照理說不是那麼重要(若用最終成果論英雄),但將【李斯特和當時前去拜訪的年輕音樂家走在巴黎街頭的對話】轉化,這究竟是不是想詮釋李斯特音樂或傳達花都氛圍,或摻雜繪者年少記憶,這些對觀眾應該都不重要,只要觀眾可以自得其樂就好吧。 我現在的腦袋或犯了評論通病,太過不帶感情重新看這些創作東東。我最近還體認到,為什麼文字藝術的能量強?因為同樣文本,每個人有自己的想像空間,自己的想像與解釋融合在一起,只要有某個詞或句子或斷落剛好觸及讀者體驗神經,不同感動都是感動。視覺創作在這方面,先天上反而比文字少了一點抽象味,抽象畫又另當別論,所以,要使人感動,好像要多一點”設計”,多一點夾帶個人特殊場所記憶的增減效應,如同各國旅客來到塞納河畔感受的優雅漫步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