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DN EIDN

Recent Posts

ZARA毒褲換殘酷綠色教訓

GREEN CONSUMPTION, GREEN DESIGN, NEWS, News_America
/By
PHOTO:homepage of  ZARA 沒看到Inditex集團原文聲明稿正本,可想而知,不是原稿笨就是翻譯笨! ZARA公關會笨到軟性抗議綠色和平組織抽檢是未告知行為? 品質管理ABC,本來就要從不同生產批號產品線中,抽驗適量樣本以確保品質。 這案例比較不是一般的品管,應該是環安衛對毒性與化學物質清單的管控問題。以環境賀爾蒙物質為例,有一些早為歐盟與相關組織禁用,有一些處於國家法規模糊地帶,這份清單或現在歐盟的RoHS指令涵蓋物質清單都與時俱增。可確定的是,不管科學研究是否達到可驗證出危害風險,基本上都對環境品質與人體健康安全有不同程度威脅。 只想到一個強調過千百遍的樣板詞 : 環安衛議題或許不能特別幫企業加分,企業若不在乎這議題,可能一夕被反咬而不自知。 這次綠色和平組織行動成功吸引各界鎂光燈,只怕是ZARA之外,其他十九家服飾廠商也應哀矜勿喜,ZARA只是被點名產品原料有毒物的榜首廠商,不代表其他服飾廠商都沒問題。 積極一點想,服飾品牌商應如何預防這類問題再度發生呢? 基本上,還是要回到是否有嚴格落實【綠色供應鏈】管理開始。綠色供應鏈管理驅動力來自掌握產品價值鍊頂端的品牌商或主要製造商,現行法規規定表列的化學物質與毒性物質清單,僅是最基本的環境管理與品質管理標準,法令規定的部分不用討論,必須注意的是法規沒有明文規定,但是已經有疑慮的高風險物質清單!  風險管理部門或環安衛部門,絕對要更積極主動向製程整合相關主管們提醒這些潛在風險! 也必須跟行銷部門溝通,訂出更周延的製程負面表列。企業社會責任(CSR)不是委外寫份CSR報告,說假話包裝有問題的內外部稽核結果,記住,以上動作只是基本防範措施,防範環境與使用者安全,也保障企業陷入不知敵人在哪的風險。但是也要特別注意,不能又陷入為了計算所謂風險值要達到多少才願意重視! 那就陷入被假科學綁架的潛藏管理危機。積極有責任的廠商,必須努力思考與研究發展的是,是否含有那些有危害人體與環境的成分,完全沒有安全的替代品? 若沒有替代品,可否略微改變製程,並藉此公告社會改變製程導致某部分品質略受影響。相信這種主動發布生產者的延伸責任作為,消費者與買家絕對可以理解。這不代表高舉綠色理念可以無條件對產品品質持續打折扣,身為生產者或品牌商,必須花更多心思研發或找夥伴結盟解決上述難題。 若企業只認為自己是純代工,不想耗費成本思考前面所有問題,我也只能說,GOOD LUCK! 何時因為綠色和平組織揭露了採用危險物質後,其餘企業千萬不要因為自認不是大廠,不會受到影響,我也只能說: GOOD LUCK AGAIN! 【參考新聞】 --------------------------------- ZARA:台灣沒賣毒童褲 2012-11-21 01:25 中國時報 【郭家崴/台北報導】      ZARA和Levi’s在台販售的服飾被抽檢出含毒,ZARA昨表示,綠色和平組織抽檢是未告知的行為,無法針對單一商品回應。但經過比對,確認含毒童褲目前已無在台灣店內販售,所以沒有下架的疑慮。Levi’s則至記者截稿前,還在確認被檢測的毒衣型號和款式是否仍在販售。      ZARA所屬的Inditex集團在聲明稿中保證,製作過程對於產品的健康與安全有百分之百高度要求,會在最短的期間內達成零排放危險物質的目標。      Levi’s曾推出有機棉褲款,明年會推環保材質新品,這次被檢測出兩件服飾含毒,在聲明稿中自清,過去二十年嚴格限制使用於服飾製造的化學物質,未來將參加「供應鏈體系有害物質零排放組織Joint Roadmap toward Zero Discharge of Hazardous Chemicals (ZDHC)」目標在二○二○年達到零汙染、無毒的生產流程計畫。      另一個被抽檢出含毒的品牌MANGO,台灣分公司表示已回報西班牙總公司,還在等回覆,無從確認毒衣是否在台灣。訴求環保概念的荷蘭品牌C &...

開發土地 桃園縣府兩年賺107億

EID
/By
開發土地 桃園縣府兩年賺107億 【聯合報╱記者鄭國樑/桃園報導】2012.11.15 04:06 am 桃園縣平均地權基金今年解繳縣府57億元,明年預估也可以繳出50億元以上的成績單。議員黃傅淑香昨天認為解繳沒有法源依據,而且未顧及地主、民眾權益,地政局長林學堅表示全部依法,「土地開發不是每次都有高額盈餘」,何況繳庫的錢也都用在公共建設上。 黃傅淑香昨天在議會總質詢時指出,桃園縣的平均地權基金,近年開發八德、藝文園區的都市計畫案,獲利就高達數十億元,合計今年、明年盈餘解繳縣庫會超過100億元,全國很少像桃園縣,把盈餘繳給縣庫。 黃傅淑香認為,平均地權基金是開發土地獲利所得,盈餘就該專款專用,怎麼可以把錢挪為其他用途,這己經違反基金專款專用的立法精神。另外,既然有那麼高的盈餘,就該多給地主,不是侷限發還一定的比率,應該彈性運用。 地政局長林學堅表示,桃園縣訂有實施平均地權基金收支保管應用辦法,平均地權基金過去的收入主要來自市地重劃,多功能藝文園區、八德擴大都市計畫是全縣最先採用,並且已經完成的區段徵收的開發案,目前還在進行的有桃園市中路計畫、捷運蘆竹鄉山腳站開發案。 林學堅說,八德擴大都市計畫執行區段徵收時,因逢美國雷曼兄弟房產倒閉、世界金融風暴,願意領現金的地主從原先預估10%,激增至30%,縣府可標售土地因此增加。 等八德擴大都市計畫公有土地標售時,因為景氣好轉,縣府又提出多項建設計畫,第一次標售8公頃土地,得標總金額31億元,到了第3次標售6公頃,總金額41億元,比預估超出許多。 多功能藝文園區的情形和八德擴大都市計畫區一樣,都創造高盈餘,不過林學堅強調,現在的中路計畫區因為房地產市場被看好,99.5%的地主選擇領地,縣府可以標售的土地相對大幅減少。 【2012/11/15...

【China】天津濱海新區輕軌加公共單車轉乘風

GREEN CONSUMPTION, NEWS, News_Asia
/By
Photo: Bruce K. Chung (2012) 上月底在TEDA泰達天津濱海新區時,沒機會去親身體驗與觀摩一下這措施。 可以預見整個超大型新城鎮規模成熟後,塞車問題絕對會是最大挑戰。好事要多多鼓勵,這個從法國小城發跡的綠色運輸概念,延燒到台北與高雄,成果很有限;希望天津濱海新區以更大規模與更具企圖的綠色發展基礎,成為成功範例。 ---------------------------------------- 津濱海5萬人 輕軌+騎車自在行 2012-11-12 01:32 旺報 【記者郭熠/天津報導】      走出輕軌站,伸手刷一下城市卡,即可借走一輛自行車,「最後一公里」輕鬆解決。從開張時每月100人次的使用率,到現在每天2500人次的使用率,濱海新區作為天津市唯一設立公共自行車站點的城區,3年來已經形成5萬長期使用人群。騎行「最後一公里」已成為濱海人全新的低碳、健康生活方式。 方便快捷 第1小時免費      日前8:30,張彥榮走出市民廣場輕軌站,來到距離出站口不到10公尺遠的公共自行車存放點,刷卡、取車、上路,很快就騎到位於開發區三大街的工作單位門前。將車停放在離單位不遠的另一個公共自行車存放點,一看表才8:40。一名年輕律師,家住在天津市區,他每天都感受著「輕軌+騎車」的快節奏生活,卻絲毫不顯窘迫。「自從有了公共自行車,感覺上班特別方便,不僅鍛練身體、綠色環保,借車第一個小時還免費,省了不少錢。「張彥榮算了筆賬,如沒公共自行車,他就不得不打車,遇上堵車還有可能遲到,公共自行車每天給他省了20元人民幣的交通費。「如果從市裡開車到新區上班,油費、過路費就更高了。」 設立初期 遇諸多難題      起初,由於濱海新區公共自行車在全市尚屬首例,幾乎沒有經驗可借鑒,很多問題在短期內集中爆發,借車不還、給車上鎖等「車霸」現象時有發生。公共自行車專案主管倪國強說:「我們免費為市民發放了數萬張使用須知,定時給車輛檢修,設定了用車押金和超時收費程式,並與公安機關合作建立流浪車監控系統,總算讓公共自行車的管理逐步趨於合理。目前已形成5萬固定使用人群,自行車保養情況基本良好。」 10個租賃點 可供運用    ...

綠色地球很大也很小

EID
/By
今年十月,天漸涼,隸屬國際產業生態學學會ISIE之下的【產業共生/生態化產業發展(IS/EID)】委員會,在天津泰達開發區(TEDA)舉行第九屆產業共生研討會(ISRS)。 聚會前晚,與芬蘭VTT研究員聊起天來。 Seurassari, Finland (photo: Bruce Chung, 2005) 提起對2005年拜訪赫爾辛基時清新環境印象深刻,問起幾位過去認識的芬蘭朋友,那芬蘭老兄知道我的專業背景後,忽然提起台灣好像有一位想要結合產業生態與設計規劃的建築師,我回曰: 檯面下我不清楚,檯面上應該只有一位。 經查資料後,翌日提起那芬蘭建築師名應叫做Marco Casagrande。 "是啊,是啊,就是他!" 地球很小,小到人在天津,卻在聊著一位住在台灣的芬蘭人。 真有意思。 【參考網站】 Marco...

德國力推綠色展會MICE市場

GREEN DESIGN, NEWS, News_Europe
/By
 若要票選全世界貫徹綠色發展國家,得獎者絕對有德國! 二次大戰後,德國政府落實轉型正義的表現的確令人欽佩,玩真的,而非部分地區猛噴政治口水,拿德國的轉型正義作為謀求政治與洗錢利益的神主牌。 德國在戰後考量未來因緊急情勢導致任何環境劇烈變化,必須有自給自足營生的自然與產業環境,多年努力徹底「整合」綠色環保政策概念,累積造就全球各國當中兼顧環保與綠色經濟發展最鮮明的國家形象。 當歐盟國家陷入金融風暴,投資最多的德國獨撐大局,卻不以此為滿足,德國旅遊局(GCB)繼續在綠色形象裡頭挖掘經濟成長加值動力,抓緊綠色定位,用綠色會議、綠色展覽、綠色獎勵旅遊形成的優勢區隔市場、奠定利基。先提五百種子顧問的教育訓練計畫,看準全世界龐大的MICE市場,也就是以商務獎勵旅遊、會議展覽等專業團體為對象所衍生出來的"事件產業",向各國想要在既定的員工獎勵旅遊與會展計畫中加入綠色增值元素,幫企業形象與活動本身,當然還有為地球著想的環境友善動作。 德國人擔心大家誤解了規劃舉辦綠色會展與獎勵旅遊太過困難,還特定在官方網站上提出十點簡易入門觀念,讓大家體會綠色MICE並非遙不可及。 輕鬆舉行綠色會議的十個點子 及早樹立觀念-所有需求均以可持續性優先,並要提早灌輸這觀念給所有員工。 做“記號” -注意場地和供應商認證資訊。有無相關環保認證? 是否充分利用環保設施?綠色供應商優先! 無紙化辦公-能夠線上進行的討論資訊,盡量放在網路上供下載。 身體力行減少排放-不管與會者或接受委託的公司都可採取許多替代辦法,如縮短路程或選擇低碳運具。 心繫世界,腳踏實地-盡可能使用本地廠商和產品。  “綠色”飲食-按地域和時令選擇食材,使用可重複使用的餐具,至少是可回收的餐具 考慮回收利用-盡可能多地引進雙元制系統,台前幕後均配備“分離式”垃圾箱。 舊物展新顏-所有標籤均可重複使用,注意收集和存放。同理適用接待台與旗標,以中性圖示(不標明單次會議專屬標誌)取代用過即丟的印製方式。 節約能源和資源-不管是用電或用水,盡量用 LED、省水按鈕等替代。 主動“減排”-CO2 排放計算器能協助找出哪種補償計畫可重建生態平衡。(下列網址提供了各種方案: www.co2ol.de 、 www.atmosfair.de 或 www.myclimate.de ) 看了德國為美好綠色會展經濟的政策動作,若硬要挑剔可能不足之處,不如各國加把勁來場公開的綠色會議競爭,各自檢討本身的社會文化經濟特色,用更綠色的經濟提案與行動計畫,讓德國政府的綠色會展產業計畫受到更大威脅吧!相信這也會是德國觀光局與各國都願意樂見的共贏局面。 【德國推廣綠色會議網站(中文)】  http://www.germany.travel/cn/gcb/green-meetings/green-meetings/green-meetings.html 【參考新聞】 German Convention Bureau to Train 500 Green Consultants to Help U.S. and Global Meeting Planners  4/26/2012 - As part of its commitment to making...

「減法思維」扭曲了當代台灣

EID
/By
進步的民主社會需監督,產業發展與環境衝突地帶,需監督。如何在監督者與其他角色消長之間,判別監督者是否真監督? 第四方長期觀察抽絲剝繭能知答案,時間能揭露答案,急於一日得解,恐怕難如意。 被監督、貢獻解決方案,兩者間本有重疊與模糊界線。 十多年來,台灣政經社會發展,怎一個"唉"字了得。 沉痛自慰,感謝一次又一次的執政黨交替,人民才可能發覺: 喔~ 原來表面看起來名字與訴求不同的政黨,一旦對換朝野角色,還真是一模樣! 沒先在自己頭上澆盆冰水,冷靜思索,恐怕仍難搞清孰是孰非。 不論是用減法加法當形容詞,若覺得對社會深感無力、累了,需要更多激勵前進的動力。 甚麼? 你問我動力在哪 ? 莫問我,大家心底都知,只是,不便明說。 【參考新聞】 --------------------------------- 「減法思維」扭曲台灣政經發展 【聯合報╱社論】 2012.11.06 03:17 am 台灣的經濟正面臨「保一」的苦戰,政治則陷入「民主只剩下選舉」的泥沼。要擺脫這樣的政經雙困境,恐怕只有從政治互動及價值思考等結構性因素去檢討,才有可能找到出路。其中一個值得探討的關鍵,是台灣社會的「減法思維」。 八○年代的蓬勃改革運動寫下了台灣的民主奇蹟,但經過九○年代的燦爛,廿一世紀的台灣民主卻朝向藍綠僵峙、社會分裂的歧路急轉直下。這種「無共識」狀態,從政治領域一直向社會、文化、經濟蔓延,乃至吞沒所有公共政策領域。其結果,不僅導致主政者(無論藍綠)的施政困難,更嚴重的是,把台灣帶向空轉、內耗、停滯而不自覺的境地。 青年失業並非始自今日,台灣薪資成長倒退也有逾十年的歷史,包括台灣產業升級的問題,在廠商大量外移時即是個存在的疑慮。但這些議題,在過去十多年政治對峙的漫天煙硝中,全遭到淹沒。就算這是台灣民主化的代價,時至今日,我們也該開始設法停損,思考反省修補之道,否則台灣的未來將伊於胡底? 所謂「減法思維」,指的是一種以抗衡、杯葛、否定、反對為本質的政治態度。減法哲學若是出於理性,它能扮演的作用就是積極的「制衡」,可避免決策濫權出軌;但若脫離理性,一味強調阻擋,其結果就是使得公共政策動輒碰壁撞牆,即連有利於民的施政亦無法正常推動。台灣近十多年來的政治對立與經濟停滯,恐怕是後者濫用的因素居多。這種思維不僅見諸朝野對立,在行政與立法部門之間亦層出不窮;影響所及,民間的撕裂對立也不遑多讓。 減法思維最大的危險,是它毋需提出一個完整的「解決方案」,而僅需擺出一個鮮明的「反對姿態」即可,這很容易形成誤導。以教改為例,人們全力要求入學制度的形式平等,卻把如何教導孩子學習和他們的競爭力拋在腦後。以美牛案為例,政治人物口口聲聲要求「零檢出」,假裝科學在此無用武之地,也假裝美台外交毫不重要。以核四為例,民進黨在建與不建之間來回擺盪,卻從不談廢核後的電力供應及價格問題如何解決;近期也有藍委為選舉而主張核四改為天然氣廠,卻不提投入的三千億是否就此付諸流水。再以文林苑之爭為例,人們在關注特殊個案之際,卅多戶同意戶的權益及整個都更制度的未來,似乎未受到等量的對待。 近年因經濟發展困頓,許多民眾都開始懷念當年締造經濟奇蹟的領航者李國鼎、孫運璿、趙耀東等人,懷念他們的遠見與魄力。有人會說,這些財經推手在威權年代從政,因此擁有更大的權力來推動政務,如果他們生在今天的台灣,恐怕也是束手無策。但別忘了一點:這幾位都是工程師出身,而工程師的基本訓練就是在務實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再加上他們自身的歷練和見識,才能造就一番基業。反觀今天的政壇,朝野領導人都是習法出身,多半滿腦子只是零和對抗思維;遇到問題,不是思考解決問題,而是思考如何把問題弄得更難解決,不讓對手陣營得利。在這樣狹隘的杯葛邏輯下,如何產生福國利民的積極思維?又如何能面對問題誠摯解決? 最近社會在檢討軍公教退休俸的沸沸揚揚之際,更值得人們警惕的,其實是民間部門的薪資何以長年止步不前?如果我們不能把低薪資的一方拉上來,而只想把高的一方壓下去,結果只會一路倒向「比低」的後果。就好像教改一路打壓明星學校,其實無助提升下一代競爭力;而夙夜匪懈地盯著不許小店漲價,結果連薪水也漲不動一樣。 台灣要走出今天這種政經同步停滯的局面,必須改變現行的思考模式,從消極的、對抗的「減法思維」,轉向積極的、競合的「加法思維」進化。每次面對問題,只要能多一點「工程師精神」,少一點政客算計,以尋求解決為目的,台灣不必讓那麼多的精力浪費在無謂的對抗上。台灣已經時不我予,再互相消損下去,所有前人留下的傲人資產都會消磨淨盡。 【2012/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