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pril 2017

舞春惜食/變藏寶庫的冰箱、被淘汰醜蔬果 讓剩食從源頭消失

Hits: 1 2017-04-25 22:08:13聯合報 記者侯俐安╱即時報導 許多人常把冰箱當成「藏寶庫」,賣場買來的肉、端午節的粽子都往冷凍庫塞,最終卻造成被丟棄的「剩食」。據統計,台灣每天的廚餘可堆起60座101大樓,除了如何避免吃不下造成浪費、減少被淘汰的醜蔬果之外,如何從源頭控管?台港專家今晚進行一場深入討論。 聯合報系「願景工程-公民沙龍」今晚以「舞春惜食」為題,由作家王文華主持,邀香港「剩食」作家陳曉蕾與台灣「舞春食農工作室」共同創辦人郭又甄,分享全球食物浪費現況及惜食觀念與做法,近年投入搶救剩食的新北市政府、家樂福及台灣大哥大也參與討論,現場座無虛席。 「剩食是人們為了豐富而付出的代價。」陳曉蕾是香港作家,在調查香港食物浪費現況並出版「剩食」一書後,引起香港及大震撼,港府還為此設立惜食委員會。她說,香港最大的浪費不是個人,而是餐館、超市,原因是進貨過多,管理方法注定造成浪費,除捐出即期品,是否可透過管理減少? 陳曉蕾也舉例,一家日本廣島市的麵包店,12年前銷售40種麵包,師傅每晚丟掉25公升的垃圾,他在前往歐洲習得不同經營模式後返國,精簡到每天只賣兩種麵包,不僅工時降低,也成為一家「不丟麵包的麵包店」,營業額維持不變。 郭又甄則說,食物從產地生產就開始有隱形的浪費,農民會在資訊不足情況下搶種蔬果,造成每年都會發生的菜價波動、菜遭丟棄;加工時,被切掉的吐司邊、切下來的馬鈴薯邊,也會被丟棄;賣場、餐廳銷售則因難以控管進貨量,到了家戶又會因囤積過量造成浪費。 郭又甄說,減少剩食可透過預防、復原、回收3方式。例如,歐美已有許多即期品專賣超市,法國立法大型量販超市不能再丟掉沒賣完的食物,歐洲也有海鮮必須是先下訂、才去捕魚;此外,餐廳改為小份量包裝,也能避免吃不完,或國內春一枝將盛產水果做冰棒,是很好的「復原」方式。 郭又甄曾留學義大利學習慢食,近年致力推動食農教育。她說,從源頭控制、後端回收,都需要跨領域的專業解決,對於一般民眾來說,購物前先列清單、支持友善店家,都能加入減少剩食的行列。 近年新北市政府做了不少改變。新北市社會局局長張錦麗說,丟掉最多食物的地方,往往是果菜批發市場、公有市場和菜市場,但新北市也有很多社區關懷據點、老人共餐或社區課後輔導需要大量主食,近年透過新北市牽線,讓公有市場賣不完的菜集中後運往這些地點,現在已有11處市場加入。 家樂福基金會3年前開始啟動「食物募集站」,讓民眾自由樂捐物資捐贈給食物銀行,去年啟動「家樂福續食計畫」,將賣場中保存期限還符合標準的即期食品和食材,捐贈給合作的食物銀行,提供受助對象成為餐食;現在已有50家家樂福與47家續食餐廳長期合作,不讓食物再被浪費,今年6月可望所有家樂福都能加入。

達康同志的棕地再發展觀

Hits: 0Bruce K. Chung 20170421 這世間每一片土地沒有絕對優缺點,但看如何將劣勢轉化,如何突顯優點。 這世界上有沒有最尊重自然的開發方式?看似矛盾的命題,這是人類面對工業發展過頭之後的新思維,如何兼具生產與環境是一種綠色生產的思維,當生產行為終止之後,如何善用被污染過的土地,將土地傷痕的歷史特徵轉為重新發展的優勢,也是一種新思維,我們稱之為棕地再發展(brownfield redevelopment)。 記不記得電視劇「人民的名義」裡頭的[達康同志]?這位書記將礦場的塌陷區規劃再發展轉變為新開發區,觀眾對這情節或許佩服驚訝感到神奇,其實,歐洲地區早就有礦區再發展經典案例,最知名的莫過於德國魯爾工業區,好幾個受污染的礦區在北威州的區域規劃與地方行動方案中,重新被賦予新的綠色設計與發展典範至今。 這種看似跌破大多數人眼鏡的想法,觀念一點都不新奇,只是多數人不熟悉這樣的思維。以地域廣大的中國大陸地區為例,龍頭形象的北京798藝術園區,也是這類的產業空間轉型範例,或是河北省峰峰礦區也有重新轉為文旅景區經驗,或因為開發過程的各方失誤,導致城市核心區的大坑洞工地轉為景觀公園的台中秋紅谷公園。 「人民的名義」電視劇裡那位達康書記的想法,只是點出了人類社會在這三十多年以來面對褐地再發展的關鍵課題,如同蓋房子不一定都要蓋新房,如何在既有歷史建築物中找尋新生命的另類發展思維。 這類案例多可將缺點轉化為優點,善用原本不平整的坡地的缺點,因為有傾斜的位差,反而創造了多了遠眺的景觀優勢,或是增加了生物多樣性的生態價值,當然,在商業角度來看,更可能是地產增值的王道喲。 人類聚居的歷史,從農業時代依偎河邊討生活,再到工業時代由工業廠房聚集形成的公司鎮,人類由生存需求逐步擴張對物質生活享受的慾望,有優勝劣敗的競爭,有共生互利的合作社群,逐步因為擴張迅猛,生產用地需求不足,重新回頭找尋當初剝削環境資源而荒廢的舊工業地帶,這樣的環境演化,隨著新區開發,也暗示發展密集的國家地區,未來更多發展機會不在新區,而是如何將褐地,棕地,鏽地(brownfield, rust belt)轉變為綠色地帶、白色地帶。 礦區再發展有必要嗎? 必須如此! 如何轉變呢? 要把握時機,晚了,就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