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純嚷著感性而捨科學,所以我不是人。

搭手扶梯的人全部只站右邊,扶梯會壞,但不能夠只考慮這因素而批評這股正向的共同行動,讓出左側步行空間給趕時間人們快速通過的集體默契。

衛生紙扔進馬桶,有可能阻塞,但不一定會阻塞,有可能會增加污水處理廠的污泥量,但不能只考慮這個因素,而忽略綜合效應。

類似這些綜合效應,不勝枚舉,元兇之一,盡信科學理性主義的假客觀。

各種打著科學旗幟的電腦輔助決策工具(computer aided decision making tools),或某某輔助的決策工具,所謂輔助(aided)就代表只是輔助,最終決策的那一個「人」,接收好幾種這類考慮單一因素的決策輔助意見,終究要「綜合」考量。

科學理性的輔助分析,屬於技術官僚角色,綜合決策的主官掌握最後行政裁量權力,也同樣承擔來自單一利益方的壓力與風險。

By greenbaroque

Green Baroque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