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October 2019

布袋滯洪池施工變光電板世界 候鳥不見縣府明起停工

Hits: 92019-10-31 聯合報 記者魯永明/嘉義即時報導 嘉義縣政府去年發包布袋鎮新塭南北側滯洪池水域型太陽能發電系統,廠商進駐施工,水面布滿光電板,未避開冬候鳥抵台保育敏感期,鳥友發現滯洪池原有成群鴨科候鳥不見了,批太陽能光電設施破壞候鳥棲地,縣府決定明天起到明年2月停工,避免影響候鳥棲息。 水利處長林谷樺說,得標廠商環境報告,原計畫12月到明年2月停工,避開冬候鳥棲息,因鴨科候鳥已來台棲息度冬,為免影響候鳥,提前1個月明起停工到明年2月。縣府畜產保育科說,派人調查未發現當地有珍稀保育候鳥,也未發現施工違反野保法,仍會持續調查追蹤。 縣府停工,讓踢爆此事的荒野保護協會嘉義分會解說員蘇家弘感到欣慰,他說,新塭滯洪池變光電板世界,雖然縣府稱會保留北側24公頃做生態保育區,但施工未避開候鳥抵台期,鳥群已受驚擾,恐難重返棲息。 嘉義縣鳥會理事長陳建樺說,滯洪池光電板會造成鳥類無法潛水覓食,反光刺眼會影響起降,水域環境改變讓候鳥不棲息,停工只是暫時避開今年候鳥棲息,光電板破壞候鳥棲息生態問題仍未解決,光電板應遷移到工業區,避免破壞候鳥生態,縣府招標未做環評,做生態保育替代區沒用,為綠能光電回饋金,犧牲候鳥棲地。 縣府指出,布袋滯洪池86公頃,其中62公頃設置容量最少為2萬5000峰瓩(kWp)太陽光電,廠商需支付國有財產署土地租金,售電收益回饋率15%,發電設備在水域上設置,採防鏽抗腐蝕性能浮力式電板。

首個轉型B型企業的媒體 衛報承諾2030零碳排

Hits: 52019/10/21 聯合報 梁玉芳 英國衛報近日宣布將轉型成B型企業(B Corporation),這將是第一個成為B型企業的新聞媒體,並承諾衛報集團在2030年將達到「零碳排放」。 衛報集團10月16日宣布,邁向B型企業轉型之路,意味它將成為第一個得到B型企業國際認證的新聞機構。台灣活水社企創投創辦人陳一強指出,媒體的存在原就是為了共創社會價值,產生正向影響力,所有媒體都應該是B型企業:對環境好、對社會好、對員工好。 B型企業的定義是企業的利潤及成長都是為了更大的社會共好,並對自身員工、社群及環境都有正向影響力。在台灣,已有多家企業得到國際B型企業認證,包括致力環保的傅仲法律事務所、王道銀行,以及社會企業「綠藤生機」,後者更是亞洲唯一3年蟬聯「Best For World」世界大獎。 B型企業認證是衛報一系列承諾其中之一,將在媒體的各個層面都成為追求社會永續共好的組織。 衛報集團同時宣布,要在2030年之前達到零碳排放。衛報發表「給讀者的新環境承諾(new environmental pledge to Guardian readers)」, 羅列出衛報將如何加強及擴展環境議題深度報導,讓氣候變遷議題享有最顯著的版面,也會謹慎注意氣候報導時措辭的重要性。 接荥B型企業認證,代表企業將接受一系列的外部評估,各項指標表現必須達到一定水準。指標包括治理與透明度、工作標準、社群影響、環境影響、及消費者影響。目前全世界有三千家認證的B型企業。 衛報集團執行長大衛‧潘塞(David…

[德國蹦綠日記] 德國的海明威是哪人?

Hits: 0  如果你有幸在年輕時就待過巴黎, 那麼,未來不管你身在何處, 巴黎將永遠跟著你, 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  -海明威(1950) *流動的饗宴-海明威巴黎回憶錄(1964) 我始終相信:年輕時所走過的旅程,住過的城市,都會用不同方式影響著自己。 上世紀文學家與藝術家群聚巴黎,造就黃金年代風華,海明威回憶起巴黎氛圍,影響千萬浪漫基因的一生。我沒長住過巴黎,頂多是住在巴黎三小時車程的鄰居國度,不覺得巴黎有特別的特別。也住過廣州,一個只有夏天沒有冬天的城市,夏季濕熱悶臭異味多,撇開這些,城市生活還算有趣。 不論巴黎、柏林或台北,甚或三、四線小鄉鎮,每個城市都有一股與生俱來或後天移民群聚累積出來的地域個性,這種綜合的地方個性,可以說是一種城市氣質,也可以說是一種城市精神,不論你是原住民或者只是短暫停留,這種氣質與精神,都將會在你的未來,用一種看似無徵兆地,浸潤、影響、改變了曾經在那城市交會過生命的每一個自己。 屈指算算,前半生只有十多年住在家鄉,另外十年分別住在休閒氣氛聞名,還有小吃與慢活聞名的城市,還有十年住在天龍國,加上將近半個十年住在台灣以外的歐、亞洲地區,接下來的年頭,不知道會在粵港澳大灣區或地球上某角落落腳,甚至,都不排除餘生可能住在地球以外星球,不開玩笑,還真難說呀。  「鄉愁既是一把利刃,也是可以撫慰一個人最脆弱時的心靈堡壘。」 「待過愈多地方,愈發不知道如何回答自己是哪裡人。」 回答自己是哪裡人這問題的方式,可以是地理觀點,也是政治觀點,我認為更主要是心理觀點。 自問自答,沒人在乎你的答案是什麼,都是自我的認知。 「想要自己在外人面前回答是什麼人,就回答是什麼人吧!」 第一次意識到「哪裡人」這種社會問題的尷尬與矛盾,可能是空間規劃專業背景使然,突然想到嚴肅的主題 -「城鄉移民」,我不是這主題研究專家,只是因為很多人長期關心城鄉移民,我也自然意識到這議題的嚴肅性。城市與鄉村之間的人口移動本來就是常態,喜歡住在鄉下還是城市這樣的問題,小時候還不會察覺兩者有啥差別,印象中在初中以前的作文回應這題目時,好像有點揣測標準答案,似乎要回答喜歡住在鄉村比較政治正確?表示熱愛大自然,表示愛鄉土…,哈,很傻的小孩吧,這樣單純問題,小孩子竟然還會有這種內心交戰的選擇困難症,這大概是自我樣板制式化的心理閹割作用。長大後,考慮的變數變得多而且現實,住在城市好還是鄉村好的問題,就很難用單一觀點來回答,而「我是哪裡人」這樣的問題,也就不用太在意是用什麼立場回答與聲明。 周圍人們很習慣將他人冠上各種標籤,例如哪個城市的、哪個學校畢業的、哪個黨派顏色的等等,人們在意這些貼在自己身上的標籤,通常是在意社會集體的異樣或關愛眼光,有情感牽絆,也不乏刻意的利益驅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