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Bruce K. Chung

Bruce K. Chung - A pioneer industrial ecologist with multi-professions in including green building design and city planning, heritage conservation and re-design. To read more detailed profile of Bruce K. Chung, please visit Bruce's CV >>> https://eco-industrial.net/brucechung
certification is a good business

系統認證是可持續好生意

Hits: 6【系統認證是可持續好生意】 系統認證業就是星光大道小胖老師! 小胖老師領完通告費就可回家吃大餐看電視,頒發認證標章單位可不能隨便 落跑。 小胖老師可以開心隨意給分,就像達人秀老師們同時給了”YES”表示通過! 系統認證標章必須有明確的稽核標準。 系統認證要有持續生意,有賴成熟商業市場。 古代口頭約定做生意法門難適用全部交易,現代供應商與採購者彼此間的信任則委託第三方公正單位當公道主,監督協調材料與產品品質與供應鏈代理管理,這第三方公正單位就是認證業者;系統認證商機還來自不成熟市場,當消費者不知該相信誰,就是系統認證業介入時機,也就是生意上門了。如同當政府與廠商說詞沒人相信,大型交通工程採購標案如e-Tag驗收,最後還是得委託如德國TÜV…這類系統認證單位協助。 第三方公正單位是神嗎? 大多時候,這第三方公正單位不過是經過政府或國際組織審核得以擔任驗證、認證的私人企業,本身也有營運利潤與拿捏與塑造公正形象的壓力。如頂新集團賣的油品到底可不可以吃?單獨看這個看似中性客觀的認證問題,法院找上台大與SGS等認證公司,沒人敢接手。技術太難?當然不是!檢驗時間太久?更不可能!認證單位也會有商業政治考量(暫且將台大等學校也當成營利公司也無礙理解這問題),若接到政治敏感案件,第三方公正寧願選擇不當神,留給法官去當為妙。 在台灣很容易見到ISO9001, ISO14000認證標章與字樣,我發現住在德國卻難覓蹤跡,在歐洲除非在工廠區內,一般生活環境很少刻意漆塗ISO或TÜV字樣的”自我宣告”(註:自我宣告本來非指這,諷刺有些地方不過幾十年前申請過品質認證標章,此後不再維持,卻當成護身符瞞騙外行人的戲碼)!由生活小細節看見活生生的系統認證市場勢力分布地圖。 今天聊的是UTZ這家新興認證公司。記得在台灣時,只在IKEA賣的咖啡豆包裝見過UTZ認證,到了德國後,在某社交場合遇過一位愛烹飪,姓氏為UTZ的資訊工程主管,他老兄自我介紹後,在場老外聽不懂他姓什麼,我立刻回應說:我知道!是不是IKEA咖啡豆認證標章那個UTZ ! 他笑稱感謝那標章,讓他的姓氏多了識別度。儘管我當時還是不熟這標章來歷,卻因此特別在意這公司的目標市場 直到昨天買了REWE超市賣的巧克力餅乾,包裝特別標註內含經過UTZ認證的可可豆,我這才仔細端詳UTZ公司簡介。該公司創辦歷史真年輕,由比利時-瓜地馬拉咖啡豆商與荷蘭烘豆商在1999年合創的認證品牌公司。強調永續、好品質咖啡,當前主打認證產品有茶葉、可可、咖啡,大客戶就包括IKEA,還有瑞士Migros超市、德國連鎖咖啡雜貨店Tchibo。補充說這家Tchibo連鎖店全德國連鎖店面多,剛抵德國時光顧過幾次,品質不是頂尖,性價比還不錯,後來不買原因只為了想多嘗試不同進口貨源的咖啡豆而改去別處消費。如同天仁茶葉品質絕非頂尖,但有還算穩定公正的品管(註:天仁茶葉沒第三方認證,也曾被踢爆有摻雜東南亞產區茶葉,產地標示作假記錄)。 我猜很多業務都與最熟悉的老本行有關,UTZ先鎖定創辦人本身最熟的咖啡為基礎,再逐漸加入茶葉、可可為目標產品,雖強調永續農業(可持續農業)與公平貿易,卻不特別強調或印出有機、公平貿易字眼!我猜是為了區隔認證市場,行銷標語打出【更好的農業產品】、【更好的未來】,或好咖啡這模糊曖昧字眼,區分現成市面上的競爭認證系統(這就有如設計獎打出Red Dot,也有強調Good Design之類)。…

台北的資源回收成績單

Hits: 23習慣寫評論文,真要我為文誇獎台灣城市建設政策,還真需要轉換腦袋一下。這兩年住在素以環保聞名全球的德國,德國環保資源回收績效沒人敢質疑,可是,我也必需客觀評比,若說台北市家戶垃圾分類與資源回收成果世界第二,當前世界各國還真難找到排名第一的城市。 老實說,我這不客觀的觀點,歸因於觀察台北城的文化因素。甚麼樣的文化造就台北市資源回收優良成效?

台北車站大廳應擺多少座椅?

Hits: 11台北車站內可擺、該擺多少座椅? 只看座椅數,將跌入見椅不見城市文化的陷阱。 車站內需多少座椅? 找十位經濟學家、建築師、社會學家、政治人物、隔壁大嬸來答,結果大不同。 問題是: 我們選擇序位的標準是相信或認定甚麼樣的價值?  有了決定座位數量的價值體系,才可能取捨與平衡不同價值的折衝。 可惜,從來不知台鐵與交通部有沒有一套清楚的價值排序體系? 我們也很難自問自己曾經或應該有甚麼共同價值觀? 走過地方不多,歐亞各大車站,走過或坐過次數不少。印象所及,歐洲火車站大廳內很少設置座椅。不提德國波昂小城,知名的科隆火車站大廳緊連世界級景點科隆大教堂廣場,科隆車站大廳與台北車站一般大甚至更小,車站外有接駁電車區與商店區,大廳內部幾乎沒公共座椅,卻也從不感覺不便,可能除了刮大風下大雪,沒人會想悶在室內等火車。科隆車站不是獨立封閉空間,周圍環境共同負擔各類消費與生活機能,大多乘客選擇站外等,加以德國進月台不驗票,有的用APP查好開車時刻,在開車前兩三分鐘再衝上月台就可 (這點不論火車或地面電車捷運、公車等都很像) ,部分德國車站如波昂車站,與城市街道廣場間沒有圍牆界線,可直接從馬路走上月台。科隆火車站外常有不同示威遊行或各類活動,沒人會被迫走進車站聚會,種種因素交雜,科隆火車站座位多少不是大議題。 科隆火車站 台北車站先天不良,就地改裝是最耗經濟與社會成本的方案! 不炸掉重蓋,創造GDP與內需產值是大失策! 後天努力外包一樓大廳改成商場,看似上車前買伴手禮更方便,畢竟購物是不是火車站?這問題可能都有待討論,例如委外將一樓大廳改成購物商場搞氣派,只是省公務員人力、拼政績與業績的門面形象包裝術。 最在乎是否回歸本質,既然車站與火車運輸本質是搭車、轉運、前往目的地,偏偏外地人甚至台北人,永遠都搞不清楚東西南北向,搞不清楚怎麼走到對面的新光三越大樓? 搞不清楚旁邊的飯店怎麼走過去登記入住? 搞不清楚怎麼走到國道客運總站?台北車站不是迷宮,台北車站只是一面鏡子,反映企劃與執行單位態度的鏡子。…

我為何看了四遍【尋找小糖人】

Hits: 5破天荒看了四遍以上【尋找小糖人】的理由 Bruce K. Chung 10 AUG 2013 除非被迫關在無法選擇或不能轉台的時空,從不刻意重看電影。除非【越戰獵鹿人】或【刺激一九九五】這類經典與個人經驗交集的特例,可能會時隔多年某個吉日,不知觸動哪根筋而重看一遍。屈指算算,這個人紀錄已被紀錄片【尋找小糖人(Searching for Sugar Man)】徹底摧毀,三個月不到,竟然破天荒用網路與實際電影看了四遍。某日,友人突然問起:為何看了四遍?好看在哪啊? 當場並非回答不來,只是吃了一驚,對啊!我怎麼會這般反常?驚訝更是納悶,也給了我回頭找尋反常行為的驅動力根源。 這不是”影以載道”的藝術電影,也不算娛樂片,硬要歸個類別,應該就如奧斯卡獲獎類別 – 紀錄片。說是紀錄片,又比傳統紀錄片多了後製特效,這倒無礙紀錄片客觀角度,多了導演對影像藝術的詮釋之道。好比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鏡頭,首推Sixto Rodriquez低首漫步底特律街道,人物側影維持在畫面正中間,頹廢街道與雪景則在後方不停變換、不斷滾捲移動,讓我聯想起布袋戲的布幕捲動復古效果,或如王家衛喜歡將主角停格,後頭跑龍套人群快轉抽離模糊的影像效果。若將這想像詮釋為時間與空間飛逝,主角持續緩慢邁步前進,走向哪?走向理想也走回家。這部份無疑是此片最先吸睛的視覺美學,一部有畫面質感的音樂MV。 有畫面之外,不多說,音樂當然是最基本吸引人的聽覺魔力。想是自己過去太欣賞也太習慣鮑伯•狄倫、李宗盛、羅大佑式的吟唱法,乍聽主角羅德里奎茲(Sixto Rodriguez)的哼唱方式,難免將這些隱含社會觀察與覺醒意識的吟唱詩人串連在一起。我不知道他們各自出道年份孰先孰後,至少,羅德里奎茲的歌曲已經完全觸發我對此片配樂的興趣。稍微注意歌詞寫法,可聽出文字中帶有哲學般的詩意,那是一種略帶後現代的新詩味,今日在李格弟(夏宇)或陳綺貞作品中已經是文青最愛,羅德里奎茲在他那年代譜唱出來,不帶一絲做作,我只聽到真誠的人生故事。例如,我很喜愛的【Crucify Your…

我在七九八呆了五個鐘頭

Hits: 0 Bruce K. Chung 2012/10/23 下午整整五個小時都獻給了北京798文創園,不怨不悔,換來兩字-心酸。心酸的是眼見北京藝術與流行”產業”展現的活力,這年頭各大小景區假日人潮不足奇,可是,在平常不過的周二午後,北京798園區裡頭準備展覽的物流呈現的人來貨往活力,令人眼界大開。既然說是產業,就表示非指文創小品的個人小攤小事業。 近年整個798園區增闢一個新區,鎖定服裝流行產業創意群聚,此行剛好遇到隔天有個德國賓士汽車贊助的服裝周,親眼見識了活動開幕前的忙碌景象。雖然整個園區的硬體細部規劃設計不夠細緻,整座廢棄工業園區轉型企圖不輸德國魯爾區。只見工人、策展等不同區域與單位進出”工作”與觀光人潮絡繹不絕,這是來自台灣的我心中暗暗升起的第一股心酸。 巧合的是踏入園區藝廊,表明非藝廊而是基金會-【山藝術】,碰巧不久前在台灣史博館看過相同單位主辦的1950年代俄羅斯繪畫展,更幸運的是遇到氣質非凡的工作人員Irene贈送園區地圖,並熱心幫忙標出798必訪點,算是完全彌補了剛剛心酸味。 亞洲藝術中心的大漆展,一見入口處的【漢賦】就起雞皮疙瘩,再看觀自在三幅作品亦然。 手持Irene的私房遊園指南,只還差兩三家畫廊沒逛完,意外踏入韓國建築師作品展。直覺某作品照很像長城下公社的規劃設計概念,我順口對導覽參觀的年輕韓國建築師說起心得,不料那韓國新生代建築師回說] : 長城腳下公社那案子就是他們規劃的! 我心中暗想,多年沒操刀的設計功力轉為觀察還有點力道啊。只能說,現在自己融會貫通設計規劃與生態、商業各領域的功力,不找個柏樂轉成荷包厚度真是可惜啊。這一連串意外,讓我在館內逛到天黑才離去。 那導覽的韓國年輕建築師中文好到誇張,完全聽不出來是外國人,打聽後才知道像他這樣到東北長春等地念大學的韓國人不少,感到第二種淡淡心酸悲傷,混雜國家與個人的哎呀,怎都是心酸啊。 簡單吃了晚餐後專程搭公車去東直門站退公交卡,先到三元橋站問才知道芍藥居站就可以退,只是櫃檯回應我的公交卡應該是下車沒刷卡或沒感應好而被鎖卡,該情況要到特定公交站退卡。打算放棄那張卡回旅館,行經地鐵地下道地攤,大字寫著【收公交卡】,看來肯定有市場才有人擺這攤代處理的牌子。裡頭還有20元餘額吧,地攤收購價15元,平白賺五元,對我來說,也賺回本要放棄的15元,皆大歡喜。 沒有計畫總有意外,意外帶來驚喜更有餘韻。退公交卡後的歸途,識途老馬在798園區旁的仙橋北路閒晃,夜晚北京街頭比台灣主要城市照明都暗了些,這個城市文化差異,初來各大城市頗不適應,常令人誤以為萬店齊關,北京還算好,更多二線城市街頭夜晚之昏暗,不知是省電省過頭還是習慣。我晃啊晃地錯過回旅館路口,又意外逛進隔天即將開幕的賓士服裝展彩排的 D-Park,嚴格說這類場所與活動類似台北華山或松菸,只是規模大了幾倍,加上時勢使然,看著別人家裡開派對,反觀自家不要說客廳,可能連門牌都沒有,那心情的確不怎麼舒坦。逛個798園區竟也能酸出這麼些苦水,也是始料未及。

追緝政府荒蕪的企圖心

Hits: 39 政府開發園區荒蕪,可惜,卻不意外! “政府缺錢嗎?” 即使中央財政警鐘響,舉債高過頭頂,地方諸侯猛喊窮,可是,如果私下找幾位與政府打過交道,或稍微觀察與參與過公共事務運作的民間單位與個人,馬上可以回答政府究竟缺不缺錢。 「政府不缺錢! 只是亂花錢!」 從小到大,多半聽過政府部門各行其事、爭功推諉的老掉牙舊聞,公務員優惠存款利率18%與退休所得替代率超高等議題,看似與立法院9A立委自肥案不同,卻都反映出相同邏輯。 「民眾真的在乎官僚體制怎麼分工整合?」 「不!民眾只在乎公務員與民代是否積極認真執行業務!?」 大膽猜測很多立委與地方民代都不見得理解所有疊床架屋的公務機關分工與職能,要一般民眾看清官僚體制的上下平行關係無異緣木求魚。但民眾用常識理解政府財政黑洞的根源,來自所有身旁的閒置浪費與不當的公共建設與計畫。 理論上來說,政務官與事務官都要有比民眾看到更長遠的公共利益遠見與企圖,否則,這些透過考試晉用的優秀人才就不用屈身官府,大可在民間企業一展長才。這是理論上的說法,沒有提到的是,設計錯誤或故意執行錯誤的官僚考核體系,也是金飯碗保障。這個蔓延的消極集體心態,對真正有心貢獻公共服務者是最大的不公,也是對全體納稅人的最大諷刺。 至於國家建設計畫與開發園區淪為荒廢遺跡,過了十年,比起政府動輒百億圖利財團的疑慮,這些荒蕪計畫看似小規模,卻與官員真正A錢有同樣負面效果,更多了陳疾積累的隱憂。 花蓮環保科技園區被迫取消轉型的新聞並不新鮮,大多數頂尖跨國大型企業內部,也難保沒有部門主義作祟,或重複投資的荒謬行政資源浪費。只是,企業組織監督機制多比政府體制更有彈性調整與稽核能力。企業經營不善,頂多宣布公司倒閉並處理善後,而有明文規定政府不能倒閉嗎?我們從希臘與多年前冰島爆發的金融危機案例,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都可能倒閉,只是,以公共利益為優先的政體,牽涉許多社會功能,難與企業相提並論。理論上,政府是個層級分明的機構,這純屬理論假設,現實的官僚(科層)制遺毒,感染了大多數踏入醬缸的優秀人才。 大家有沒有想過,若可以將荒廢、閒置、浪費的各部會補助預算,用可以運作的機制整合在一起,只朝向一個最主要的、共同的上層構想目標前進,可以發揮的共同效益會有多大? 這個假設說法是不是天馬行空的遐想,在制度不完全之下,若沒有政治強人的光環加持,民主的遐想仍只會是空想。 由上而下的大計畫體系,被部分規劃理論學界批評為退步的反民主思想,諷刺的是,國際上多數號稱民主政府也完全失能,那個曾被抹黑為打著左轉燈卻向右轉的中國共產黨政府,其五年一期的國家計畫管控,反而是當前能將國家計畫體系優點發揮到極致的進行中案例。 大藍圖計畫的管治方式與部門分離各自發揮彈性變通的方式孰優,硬要比較還蠻無趣,我們可以這麼想像,類似中華民國台灣這類政府,在無法解決極端的部門本位主義乃至全面失能(不是政府失靈喔)之前,妄想改變官僚系統的糾結問題,恐怕,只是空想。 “計畫不是改不上變化,計畫是敵不上各專業行政分立的僵化!” 百姓旁觀政府政策與計畫類似無毒農業、環保產業、產業園區、農漁業生產、觀光休閒等,絕對都有核心主軸串起這些不同部門,整合為相互牽連、資源互補加成的計畫架構。別的不說,若上呈院部列為重大建設計畫,都有主辦單位與協辦單位。熟悉官場文化者也清楚,協辦就是在正式文書會議上掛個協辦就好,千萬不能真正下去協助!搞不好公親變事主,或看戲的上台搶了主角的飯碗,這後果可難收拾。若要責怪地方政府各單位不願整合兼顧其他單位的方向,似乎又太嚴苛了點,各地方專業行政單位在當前政治與財政條件下,當然是拿中央政府預算,以完成中央政府交代或各縣市申請項目(包括軟硬體建設)。…

機車如鏡 機車不機車

Hits: 02012/03/05 05:00曾幾何時,「你很機車耶!」成了揶揄詞,可是誰對機車更機車?全台600萬輛的小客車儼然道路主角,1500萬輛機車卻如過街老鼠,身貼不環保、交通與景觀亂源、不搭公車捷運的自私族群等負面標籤。然而,各方看機車的「機車態度」如明鏡,赤裸反映警政官僚的「機車」心態,也反映政府對弱勢階級與地方發展現實的迂腐與粗暴。 公設規劃刻意忽略機車被公共設施計劃刻意或無意排除,被建管、使管、停管、都設機制視而不見,不能說也無法處理的公開祕密,如沿街壹樓店面多用法定停車空間申請使用執照,誰在乎小機車有無適當停車與用路權!只是鼓勵大眾運輸固然正確,但台北捷運營運多年,機車總數不減反增!何故?出台北城是連綿不絕的機車城市,當步行與腳踏車只是特定階級休閒方式,自行車道長度不等於綠色交通,偽慢車道長度也不代表交通成效,我們都活在被大眾運輸美景哄騙術語充斥的社會,依賴機車代步的原因複雜,可能包括區域資源分配與個人因素,等同全民移動夥伴的機車,是專家眼裡的「移動式點狀污染源」,政府規定新車採噴射引擎以改善空污,卻走不出石化燃料慣性發展,也看不清民眾移動目的。政府愛複製條件殊異的歐美日法制,各縣市則搞不清自身特性,好抄襲台北交管步數如兩段式機車待轉區,徒增民怨糾紛。慢車道都標示機車優先,如同標示行人優先都是個阿Q騙局。太多「依法」打壓機車的執法解釋,是國家忽視弱勢族群的合法暴力與偽正義化身!如近日交警取締「腳踏板搭載孩童」即為一例。至於更多可預防事故、順暢車流的路權優先管理,比設陷取締更有意義,只是,誰在乎意義是啥?「路權」兩字只出現在車禍發生後的裁決文件,不見落實在教育訓練與日常交警依路權執法!只見「守燈待車」右轉、設陷「守字待車」偷拍被逼上與「禁行機車」4字合照!這都不為交通好,只為科學證據背景。據查5年內禁行機車4字與機車每天合照了820張,近9億元機車族血汗錢就這樣被搬進雙北市公庫! 機車命運好比公娼我們太仰賴國外和尚念經,盲從西方汽車發展主義,但西方城市與教科書可沒機車問題可參考,沒自信的我們迄今不願面對台灣機車多不是環保與交通問題,是混雜政治與社會經濟的現實問題!義大利古蹟多機車也多,10年前該國教授來台看到滿城「速克達」,不言亂卻稱若能轉為綠色發展將是傲世特色。我們一味減少機車停車格同時加強取締違停,如台北高舉機車退出騎樓訴求以塑造進步假象,機車好比昔時公娼與電玩命運,只是被驅趕到其他行政區或自尋棲地。與其打壓機車,何不換心態認清台灣環境條件,找出對行人等弱勢族群友善、相互尊重路權,帶動具永續產業經濟觀點的機車政策。而檢驗機車在政策法令與社會規範中被歧視的過程,就是檢驗社會是否可誠實面對土地使用特質與機車真相的開始。 原文刊載於 蘋果日報論壇2012/3/5

機車如鏡

Hits: 1 機車如鏡 作者:鍾國輝 2012/3/5 1. 前言 政府近年大幅調高機車排氣檢驗標準並規定新機車採噴射引擎,預期有助空氣污染防治,只是嚴管背後,揭露出各方觀看機車的「機車態度」。 看待「機車」的態度宛如一面明鏡,也正赤裸反映出交管心態與城市治理的機車指標。既然嚴打機車的科學魔人最愛談數據,筆者也洩漏個超級公式,給先進與後進當作未來發表偉大論文的材料: [各界看待機車的機車態度之程度 = 指標X] (X=永續發展最佳實踐模式、城市治理、社會正義、社會關懷…等) 左上:台北騎樓  /  右上:台北市排除機車的典型公告 左下:義大利街頭重型機車停車情境 / 右下:台灣機車製造廠已外銷到西班牙 (Photo: Bru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