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Bruce K. Chung

Bruce K. Chung - A pioneer industrial ecologist with multi-professions in including green building design and city planning, heritage conservation and re-design. To read more detailed profile of Bruce K. Chung, please visit Bruce's CV >>> https://eco-industrial.net/brucechung

請問哪裡有相關中文資訊幫助入門?

Hits: 0 您好 我是建研所碩士班學生 對於生態工業園區的概念有興趣 聽說環保科技園區就是依據這設置的 請問哪裡有相關中文資訊幫助入門? 這類問題是2001-2008年最常見問題,當時的標準答案是: 「抱歉,在我的文章發表或出版之前,目前恐怕沒有足夠相關中文資訊。」 後註:2008年之後,隨著中國大陸推動的循環經濟與生態工業園區政策出台更多細節,相關中文版文章較多,但是能夠綜觀全局的還是極少。也就是環境工程相關領域就只談物質分析,社會科學就談一些政策,能夠跨越物質與非物質角度的綜合論述,幾乎沒有。過了十多年,本站站長轉向實務應用的諮詢顧問,較少整理學術觀點的論文,2008前後的許多博士論文草稿也尚未發表。只能說,隨緣吧,有興趣的朋友,不論來自自然科學或社會科學領域或政府或民間組織或企業,都歡迎留下聯絡方式,每個歷史階段都有不同任務與機遇,或許,再EIDN網站改版過程中,站長會持續將更多心得分享出來。

認清古蹟保存與停車場共構的理論想像陷阱!

Hits: 2認清古蹟保存與停車場共構的理論想像陷阱! 李嗣瑞  (台灣生態都市協會執行長)  2001/4/18 日昨某大報文化版同時有兩篇建築學者訪稿,文中多表支持竹中辛校長公館與地下停車場共構論點。學者以國外考察經驗指出,在”不影響交通原則”下,可接受該基地增建新設施物,並以京都寺廟、英國教堂、法國羅浮宮增建為例支持辛公館與地下停車場共構「想法」。 一如都市發展中的工業區開發與環境生態保護爭辯問題,我們不贊成為環保而犧牲合理土地開發行為,也不贊成完全以經濟成長為目標而忽視土地承載力的政策。是故,學界才有多人嘗試提出經濟發展與環境共生的理論模式以解決現實世界的衝突。但請記住,當進行至實證研究或執行階段時,所有的科學與人文社會考量因子,經歷民意考驗同時,亦必須經過實質基地環境條件的篩選。 法國奧賽車站再利用成美術館,歷時十年以上且經公開辯論;羅浮宮金字塔更經市民投票表決才進行後續評估。上述公開發言權,在傳統公共設施興建過程中,是被某些如建築專業與公私規歸劃單位所壟斷的,直到市民參與觀念興起,間接推動規劃程序與內容改革後始有部分改善。古蹟學者讚揚新竹市近年的再利用案例,我們同表稱許!但國外古蹟再利用案例,也必須經過上述基地因子的篩選步驟。建設與古蹟共榮的口號常是煽情而迷惑人心的理論假設,當市民認同這樣的進步理論概念之際,卻常為有心單位或個人用以操弄不當程序。古蹟與建設共構理論提議,國外捷運場站聯合開發時有過類似聲音,但請記得,前述國外案例與本案條件完全不搭調,必須根據「個案」特質評估,而不是一味誇大國外經驗與理論光芒。共構必須由定性與定量兩方面同時考量,辛公館基地先天條件不佳,古蹟位置面向東門街,唯一可能地下停車雙向出入口,勢必並列面向在另一側的窄巷中而癱瘓地區交通,定性的提議容易,相關的定量問題卻始終不見相關單位正面回應。 再聽聽辛公館案的民間訴求,由辛公館關懷行動小組網站上得知,連非專業的學生家長、主婦、老人與海外朋友都預期該地興建停車場的弊多於利,連署反對熱潮不退,更遑論一些運輸與建築相關專業人士至現場評估基地後,在公私場合所表示共構不可行之意見陳述。這裡無所謂保存基本教義派的抗爭,只有呼應辛校長常說的「Fair Play」原則,不是非理性地要求不得共構,只是必須提突顯質基地條件在多年前被政治角力劃為公共設施,而後又經政治考量不得不就地執行政策的荒謬性! 綜合上述基本「常識」於辛公館案,我們強烈呼籲官方與民間必須親自到現場探勘基地環境條件,並作建築配置模擬後,即可理解基地現實侷限。無奈地是,大眾常易被擁有正當發言位置的學者專家理論與國外案例,模糊了真實現場條件的癥結!理性思考邏輯陷阱常在於與實質土地的脫節! 當學術理論提供「定性」光環的同時,建議未來所有應邀發言的專家學者及媒體先進,不妨上網了解民意,再至現場看看實質環境條件,拿起您可能略顯陌生的比例尺,稍作一下快速設計模擬再發言仍不遲!

[研討會論文]生態工業園區概念在竹科之應用研究_以積體電路產業為例

Hits: 7生態工業園區概念在竹科之應用研究-以積體電路產業為例 (本文發表於區域科學學會研討會,2001) 鍾國輝*、孔憲法** 摘 要 當永續發展不再是抽象名詞,計劃圖上「棕色」使用分區的產業與環境永續發展問題仍棘手難解。美國在1997年開始推展「生態工業園區」概念,希望藉廠商、開發管理單位與相關成員之合作,在減輕環境衝擊並改善參與個體經濟效益下,使整體生產系統形成最佳物質流,獲取更佳集體利益的新規劃範型。當國內各地紛以設置科學園區為刺激經濟發展之最佳策略之一,由生態工業園區觀點應如何看待之?知識經濟時代的思維在於善用創新環境規劃知識範型,將產業發展與環境共生理念落實是一大挑戰,此時,以「生態工業園區」觀念檢視竹科發展具前瞻意義。期能以此釐清竹科產業環境發展癥結,作為相關科學工業園區之產業與環境發展規劃與經營參考。 主要研究內容與方法乃藉國外文獻與案例分析為起點,歸納模式並對應至國內相關基礎條件後,於竹科篩選出積體電路業為「錨定產業」,配合廠商與專家深度訪談,加上物質流、能量與資訊等三大流動構面(3F)之空間對應分析後,提出生態工業園區概念在竹科之應用模式建議。研究結果發現:竹科生產面的領導廠商在環安衛體系亦是「錨定廠商」,並主導著3F發展模式,其他小廠與錨定廠商間,在環安衛領域有高度依賴共生關係;物質流之地理空間對應分布受限國內既有環境處理設施區位與容量,呈區域型分布;能量流網絡接近單核心,並有豐沛的非正式的環境資訊流網絡。綜合分析屬於區域型、物質與資訊流較顯著之生態工業園區模式。 關鍵字: 產業生態學、生態工業園區、新竹科學工業園區、副產品交換網絡、錨定廠商、錨定產業、3F分析模式

[master thesis] 生態工業園區概念在竹科之應用研究–以積體電路產業為例

Hits: 7生態工業園區概念在竹科之應用研究-以積體電路產業為例鍾國輝  ( 2002/1) 摘要 工業區在台灣經濟發展與環境衝擊間的角色吊詭。其中科學園區被視為解決經濟發展問題的重要工業園區類型,早期甚至等於低污染象徵。但是科學園區可以解決這些經濟問題與吊詭嗎?歐美這十年來發展出「生態工業園區」概念,希望藉廠商、開發管理者及相關部門合作,減輕環境衝擊,使整體生產系統形成最佳物質、能量與資訊流,獲致更佳集體利益的機制。本研究即以此新世代環境規劃範型的生態工業園區概念,檢視竹科相關產業環境發展癥結,除具備產業資源永續利用意義,並可作為相關工業園區規劃、經營及後續推動生態工業園區參考。 主要研究內容與方法乃透過文獻與案例分析,歸納出基本模式,在全盤了解潛在實證基礎後,於竹科篩選出積體電路產業的廠商為「錨定廠商」,配合廠商與專家深度訪談,加上物質流、能量流、資訊流(3F)與空間之對應分析,提出應用生態工業園區概念在竹科之分析模式建議。 研究發現竹科的生產領導廠商亦是生態工業園區概念的「錨定廠商」,並主導著竹科3F共生模式。小規模工廠高度依賴錨定廠商。物質流的地理空間對應分布,受限於國內既有環境處理設施區位與容量,呈區域型分布;能量流網絡囿於電業法規與開發年期而甚為單純。綜合歸納分析竹科屬於物質與能量流程度低,資訊流程度高的IV(H)型—資訊共生型生態工業園區模式,亦即應用生態工業園區概念於竹科最具潛力的優勢在於互動頻繁的非正式環境資訊流網絡。 關鍵字:產業生態學、生態工業園區、竹科、積體電路產業、錨定廠商、3F分析模式 註:全球最早以生態工業園區與竹科為題的學位論文/ 全世界第一本以中文書寫的、綜合觀點的生態工業園區論文

高科技高污染高思維-生態工業園區觀念引入科學園區發展之必要

Hits: 20高科技高污染高思維 生態工業園區(EIP)觀念引入科學園區發展之必要 -由聯電五廠環評事件談起 (原刊載於台灣立報2000/4/28) 台灣多年累積的經濟發展成果,提供我艱困的國際事務發言場域某種程度的堅實後盾與自信來源。而新竹科學園區的發展成效,更是全球除了矽谷外,另一鎂光燈聚焦所在。但我卻擔心的是依循竹科近二十年的成果,近年眾多國土發展或是地方選舉政策均先後祭出「科技島」的大餅以回應並煽惑大眾對於「高科技」等於「高收入」、「低污染」等財務或環境想像,並轉納為政治或規劃資源。此處並非反對科技島政策,而是認為必須同時瞭解科技背後的各項面貌。相較於傳統「工業區」的污染預防、控制技術及成本有限,加上大型工業開發與環境抗爭衝突事件層出不窮,更讓普遍大眾認為加了「科學」兩字的工業園區,就非傳統所謂的工業園區…。而後再連結上「高科技」等於「低污染」,甚至「零污染」的錯誤認知。 其實稍諳高科技如積體電路等製程的朋友都清楚,所謂的「高」科技或「科學」園區,某角度來看不過是對於污染預防、廢棄物處理的技術真的較「高級」罷了,並非無污染的代名詞。想到幾乎都在科學園區工作的昔日同窗好友,大夥聚會常說一個笑話:幾年前園區發生過一些火警,結果園區駐地消防人員遲不進入現場處理,反而是向區外的新竹市消防人員求援。原因無他,園區警消同時擁有「高知識」背景,知道高科技廠房內有太多的毒性物質,且有的還無色無味….,所以事故發生時都識趣地避之唯恐不及,倒是區外的一般消防人員身陷危境而不自知。以上說法當然隱含戲謔成分,但仍需認真地反思的是,如高科技真的是低污染嗎?又如何兼顧經濟發展與環境品質的理想? 以聯電五廠環評事件為例,我認為涉及關鍵不僅只是環評EIA的法定程序或是政治問題。由產業生態角度來看,這其實暗示一個「產業生態系」的失衡議題,而且更關鍵處在於多數人仍存有將經濟與環境視為不可能交集的既定意識。當我們一面倒地以國家經濟競爭力為優先發展主軸進行科學園區的開發與經營之際,勢必要拿出更積極且具遠見的因應全球環境議題漸升壓力之具體策略。這代表的是環境化設計、規劃、經營意識的覺醒,更是國際經貿談判口袋中的最佳籌碼。嚴格說來,現階段台灣最有資格談工業減廢、環保化設計等清潔生產概念的工廠,其實就是這些位於科學園區的高科技公司,因為他們早已直接面臨全球貿易間生態、環保等公約有形或無形的壓力,並基於減輕生產、管理成本以及同時提升競爭力之考量,自訂更高於當地的清潔生產標準以應付激烈而瞬息萬變的全球科技戰場。但是無論如何這都只是由單一公司、工廠狹隘觀點切入,若由整個科學園區或是整個地方社區的總體環境面來看,仍有許多議論可能。 不論聯電與市府間是否存在著外界質疑的回饋壓力,不論近年來新竹地區漸增的園區污染案權責劃分誰屬,以及地方環保、文化團體對於公共設施與環境品質的監督為何一再受挫等議題,我都希望能藉由這次聯電五廠環評事件機會,重新思索如何建構相關角色長期資訊匯集與知識溝通的機制?而國外這三年來針對此相關議題提出生態工業園區 (Eco-Industrial Park, EIP)的概念,即以產業生態學理論基礎,試圖營造產業與環境共生的空間思考與實踐。 建議人為生產體系應效法自然生態系,營造使傳統生產過程視為廢料的物質再利用的產業生態系。並進一步強調在較有限空間範圍內,各生產者遵循產業生態理念,相互合作且有效率地使用資源 (資訊、物質、水、能源、基盤設施及自然棲地等),與地方社區共享資源,形成生產、生活、生態共生的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