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Culture & Art Review

Culture and Art Review, 藝文回顧, articles on art, music, TV, films, travel, anything about life.

向前走的林強轉型快 生活慢

Hits: 4向前走的林強轉型快 生活慢 初稿 2005/12/19 潤稿 2016/1/20 「喔⋯再會吧啊,⋯..喔⋯⋯啥米都唔驚!」 走過小調、流行、校園民歌到R&B嘻哈,情歌始終是華語歌壇王道。 數十載以來,台灣偶而浮現幾顆耀眼新星,各用獨特風格攫取當代鎂光燈、激盪了歌壇湖面。前有楊弦、胡德夫,羅大佑旋風與同樣勁黑打扮的蘇芮繼之。直到丘丘合唱團真正用樂隊搖起中文歌曲狂爆浪潮,歌壇逐漸少了文以載道的異議歌手訴求正義道德,轉以強烈鼓點與吶喊奔向更自我的個人情感。 想是歷史循環使然,沉寂了一個十年,果真如亂彈阿祥在金曲獎加持當晚高舉獎座喊著:「樂團時代來臨了!」多元紛呈世代,年輕人玩團不再只是玩音樂,玩團轉身成為青少年打造身分識別的新門檻。 時代背景也不再相同,那個閩南語歌曲與華語歌曲涇渭分明世代,不論風格,閩南語發音而能在華語語歌主流市場闖出名號者,不多,能竄出都能吸睛。蕭福德式的閩南語抒情搖滾,從《華西街的一蕊花中》中帶點替社會底層發聲的悲傷搖滾調,轉進幕後工作而被尊稱為蕭老師,甚且出了福音音樂選集,蕭老師路線看來難有人承繼;葉樹茵在《傷心無話》中悠悠傾訴,十年後重新復出來了個精選集,在唱片工業黑暗期掙脫出一丁點呼吸空間著實是辛苦差事。再讓我們看看羅大佑的轉型,曲式轉換讓人驚艷,可惜身處政治意識形態錯綜矛盾年代,珍貴帶有社會反省批判樂音被蒼茫的政治口水淹沒。幾乎忘了是哪年在新竹清大聽了場黑衣依舊的大佑演唱會,他當場撕毀美國護照的舉動不令我意外,倒是訝異自己心臟竟不再悸動,是我還是黑衣歌手變了?或整個社會變了色?不知如何回答,只知自己常這樣提醒著: 欣賞創作型歌手的作品,千萬不能忽略首張專輯,等到發現歌手轉型幅度強烈到令人措手不及,真正的先驅導航音樂旗手早已揚棄社會主流價值,走向孤寂山巔。 你看那綁著紅布巾遮著雙眼的崔爺吶喊問著:是這個世界變化快,還是你我不明白;聯想到林強剛抵台北車站,用整個身子力量掙脫出的獅子吼,讓我像是發現新大陸般緊急通告身邊親友:快!有個驚世駭俗小子喊出了當代一種難以言喻、讓人血液沸騰而顫抖的澎湃和弦! 西洋樂迷還記得迪倫伯在民謠舞台上背起吉他,將沉浸在清新甜美民謠風的大眾直接推進會觸電的搖滾時代,誰能想像後來的中外高手如黑衣羅大佑、繫上紅巾吹起小號的崔健等大角,均類似那個當年差點被轟下台的迪倫伯,調轉樂風更添加了深不可動搖的經典宗師地位。反觀當年那位來自台中豬腳大王家庭的閩南語搖滾小子林強,轉動音樂風帆方向的功力不輸迪倫伯。這般直覺與市場與大眾期待也許有落差,年輕一輩也許不知迪倫伯何許人也,更不要說那個一面高呼向前走、一面走過鐵支路、一邊與黑輪伯相識的故事的林強,他的《娛樂世界》挾著向前走餘威,遊走在主流娛樂與實驗風之際,大概就已暗示閩南語搖滾走入另類路,直到《南國再見》將英國實驗咚咚噹噹的電音重節奏夾帶入一齣不賣座國片,大眾難以發現林強的轉向企圖與作品,也逐漸遺忘了歌壇奇才。他在2004年舊曆年前的實驗音樂「驚蟄」,依舊沒被注意,年節音樂市場上除了恭喜恭喜與銅鑼聲響外,還有過帶領大家向前走進電音文化的音樂人。最令人難調適的還不在此,而是眾人印象中玩音樂都是半夜不睡覺的咖,這位大叔竟過著令人難以想像、接近長輩的規律作息,可是,同時創作前衛的新世紀電音作品。我還真的很認真求證過影劇記者友人的訪談經驗,朋友說現在的林強,過著傳說中的老人家生活-黎明即起、早早睡覺的健康與心靈環保生活呢! 在這麼清新的生活步調中寫出與迪倫伯當初一樣帶電的新作,《驚蟄》專輯沒驚動台灣,卻觸動了國外樂評耳朵。你完全想像不到那個大聲喊著向前走的林強走得那麼快,生活步調那麼慢!幾乎是前進到最單純的生活本質原點。你或許看過經典搖滾樂團的影片或故事–磕藥與放蕩不羈生活常與搖滾大將劃上等號而變成一種循環仿效模式。若說文化是一種生活方式的再現,那音樂文化的表現境界,也當是個人對於在這星球上,面對個人與環境共同生活的一種態度,或是個人從飲食獲得的自癒力、個人從身體與大地連動所散發的能量磁場所籠罩出來的古文明智慧。 聽在近來深感身體健康重要的中年環保份子耳中,敲動大地蟲鳥的《驚蟄》,可能不是一張音樂專輯,而是紮紮實實對人類身為大地之母懷中小小孩的一份子的童稚而成熟深刻之作。林強,他驚蟄了自己,而你,被他的轉變驚動到哪一部分?音樂風格也罷,生活態度也罷,向前走的林強或許根本沒變,只是我們太期待這世代台語搖滾客的革命與救贖角色。 以後有機會可聊聊這些年來,客家民謠搖滾風又如何在價值紛擾年代走出自己路線。說林強是閩南語搖滾先鋒,是有點太沉重了,我沒跟他當面交換過生活心得,我想信他在寒冬時分面對這類問題,當會說:還是「顧身體」、早睡早起,等待大地的《驚蟄》之聲吧!

巴黎是我的

Hits: 0Bruce K. Chung 20050804 「巴黎不是法國人的城市,巴黎是全世界的巴黎。」 這說法有好幾種意思,巴黎之所以受到來自不同地方人們的喜愛,在於每個人都可以輕易地在巴黎的不同時間、不同角落,找到自己本身與巴黎有交集的部分,並連結上與巴黎有關的傳說與神秘浪漫。如同每個人都可以根據閱讀雨果當時的記憶,與聖母院建築產生對話。沒讀過雨果的小說?沒關係,至少看過左岸咖啡的電視廣告,也是一種在自身消費經驗基礎上,說出屬於自己版本的巴黎印象。 「巴黎」,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城市? 「花都巴黎」?「流行時尚巴黎」? 城市文化意象來自集體的長期生活積累,那裡邊有著即使沒有奢侈品牌包包,也廣為世人熟知的香榭里榭第五大道,腦袋自然浮現出香奈兒與LV品牌標誌與顏色。而另一群人,可能流連忘返的是那些塞納河畔小巷內看似普通卻深藏韻味的巴黎風情。 就如同到了鹿港小鎮,觀光客一定得走一趟九曲巷才算是真正到過鹿港;訪客到了九份,一定要在山坡間的房舍與黑亮油毛氈屋頂間逛過幾回,那才算是真正到過山城九份。 城鎮歷史的印記,不只出現在這類街巷內,更在蜿蜒空間裡的常民文化中展露無疑。 巴黎,國際大都會,有大街也有小巷,至於所謂的常民文化到底是屬於哪一種常民?就像要問台北文化到底是什麼一樣地難以捉摸。巴黎人?啥是台北人?上海人?住多久才是某某城市人?住多久從來都不是絕對的標準答案,標準在於該自我的認同。 除了自我認同之外,對於巴黎的解釋權,以及想要對巴黎進行再解釋的衝動比例,更可以說是辨認一個城市之所以是一個地球城市的指標。地球城市是什麼意思呢?白話一點的說法,就是當有較多的人願意爭辯什麼是某某城市的特質、什麼是她心目中的某某城市時,那個城市就較具有地球城市的資格。這裏也因為避免與約翰傅利德曼(John Freidmann)所談的世界城市,以及另外一群學者稱的全球城市等指認具有發號施令、影響全球化資本與空間流動的那種”全球城市”做出區別,地球城市不是一個新名詞,也不期望變成新名詞。這就原諒我用這繞口方式避免無謂的文化口水爭端。 巴黎是一個什麼樣的城市? 曾在1996年左右第一次造訪巴黎時,對巴黎是什麼樣的城市下過一個註腳: 「那是一個即使是昏暗街角的垃圾筒都散發出藝術與文化感的一個城市」。 用垃圾筒比喻城市的風格,我私心認為是個貼切形容。看待垃圾的方式與看待老東西的方式,不正是最常民的細節。 當年曾在巴黎親口問過一位當地年輕人:…

悼驟逝的全球生態化產業發展行動巨擘-艾德

Hits: 5 悼驟逝的全球生態化產業發展行動巨擘–艾德 鍾國輝 https://www.eco-industrial.net 初稿:2002/01/28台南 修訂稿:2004/09/25台北 艾德華•柯翰-羅森叟(Edward Cohen-Rosenthal),大家習慣稱他”艾德(Ed.)”以表親切,但是,華人對生態產業發展(eco-industrial development)或是”生態工業園區(eco-industrial park)”這些名詞都尚且感到陌生時,對於艾德華•柯翰羅森叟這姓名一定更感生疏。 21世紀初期,由於他所領導組織的生態化產業發展領域,是一個被全球視為新世代最重要的環境規劃範型之一,筆者在2000年藉論文研究及國際圓桌會議的機會得緣認識艾德。艾德與癌症奮鬥六年後,2002年1月19日在巴爾的摩市的醫院與世長辭,享年四十九歲。透過他的工作夥伴瑪麗(Mary Schlarb)寄來的電子郵件得知此訊息時,正逢成大研發基金會年終摸彩晚會,突來噩耗,難以想像半年前在哥本哈根登機前與艾德的揮手道別,竟會是最後一瞥。 艾德生前擔任康乃爾大學產業與勞工關係(ILR)學院的資深(The senior extension associate )康乃爾環境研究中心工作與環境提案(Work and Environment…

認清古蹟保存與停車場共構的理論想像陷阱!

Hits: 2認清古蹟保存與停車場共構的理論想像陷阱! 李嗣瑞  (台灣生態都市協會執行長)  2001/4/18 日昨某大報文化版同時有兩篇建築學者訪稿,文中多表支持竹中辛校長公館與地下停車場共構論點。學者以國外考察經驗指出,在”不影響交通原則”下,可接受該基地增建新設施物,並以京都寺廟、英國教堂、法國羅浮宮增建為例支持辛公館與地下停車場共構「想法」。 一如都市發展中的工業區開發與環境生態保護爭辯問題,我們不贊成為環保而犧牲合理土地開發行為,也不贊成完全以經濟成長為目標而忽視土地承載力的政策。是故,學界才有多人嘗試提出經濟發展與環境共生的理論模式以解決現實世界的衝突。但請記住,當進行至實證研究或執行階段時,所有的科學與人文社會考量因子,經歷民意考驗同時,亦必須經過實質基地環境條件的篩選。 法國奧賽車站再利用成美術館,歷時十年以上且經公開辯論;羅浮宮金字塔更經市民投票表決才進行後續評估。上述公開發言權,在傳統公共設施興建過程中,是被某些如建築專業與公私規歸劃單位所壟斷的,直到市民參與觀念興起,間接推動規劃程序與內容改革後始有部分改善。古蹟學者讚揚新竹市近年的再利用案例,我們同表稱許!但國外古蹟再利用案例,也必須經過上述基地因子的篩選步驟。建設與古蹟共榮的口號常是煽情而迷惑人心的理論假設,當市民認同這樣的進步理論概念之際,卻常為有心單位或個人用以操弄不當程序。古蹟與建設共構理論提議,國外捷運場站聯合開發時有過類似聲音,但請記得,前述國外案例與本案條件完全不搭調,必須根據「個案」特質評估,而不是一味誇大國外經驗與理論光芒。共構必須由定性與定量兩方面同時考量,辛公館基地先天條件不佳,古蹟位置面向東門街,唯一可能地下停車雙向出入口,勢必並列面向在另一側的窄巷中而癱瘓地區交通,定性的提議容易,相關的定量問題卻始終不見相關單位正面回應。 再聽聽辛公館案的民間訴求,由辛公館關懷行動小組網站上得知,連非專業的學生家長、主婦、老人與海外朋友都預期該地興建停車場的弊多於利,連署反對熱潮不退,更遑論一些運輸與建築相關專業人士至現場評估基地後,在公私場合所表示共構不可行之意見陳述。這裡無所謂保存基本教義派的抗爭,只有呼應辛校長常說的「Fair Play」原則,不是非理性地要求不得共構,只是必須提突顯質基地條件在多年前被政治角力劃為公共設施,而後又經政治考量不得不就地執行政策的荒謬性! 綜合上述基本「常識」於辛公館案,我們強烈呼籲官方與民間必須親自到現場探勘基地環境條件,並作建築配置模擬後,即可理解基地現實侷限。無奈地是,大眾常易被擁有正當發言位置的學者專家理論與國外案例,模糊了真實現場條件的癥結!理性思考邏輯陷阱常在於與實質土地的脫節! 當學術理論提供「定性」光環的同時,建議未來所有應邀發言的專家學者及媒體先進,不妨上網了解民意,再至現場看看實質環境條件,拿起您可能略顯陌生的比例尺,稍作一下快速設計模擬再發言仍不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