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Kalundborg

About topics of Kalundborg, Denmark 丹麥卡倫堡相關議題

發達國家的循環經濟現狀

Hits: 1北極星固廢網  來源:中國企業報  作者:李霂  2016/11/7  自「循環經濟」被提出以來,我國各省市和地區不斷發力,試圖在循環經濟方面謀求進一步的發展。 但目前,我國的循環經濟仍存在眾多問題。高耗能、高污染、不可再生資源使用等問題亟須解決。我國的循環經濟與發達國家仍有很大差距。對此,《中國企業報》記者整理出各國傢具有代表性的企業,解讀其循環經濟發展模式。 丹麥卡倫堡生態工業園:建立企業群落 丹麥卡倫堡生態工業園是目前世界上生態工業園區運行最為成功的代表之一。據悉,卡倫堡生態工業園已發展成為一個包含30余條生態產業鏈的循環型產業園區。目前,該園區已穩定運行近40餘年,年均節約資金成本150萬美元,年均獲利超過1000萬美元。工業園通過各企業之間的物流、能流、信息流建立的循環再利用網不但為相關公司節約了成本,還減少了對當地空氣、水和陸地的污染。 卡倫堡生態工業園的成功依賴於其功能穩定、可以高效利用物質、能源和信息的企業群落。包括由發電廠、煉油廠、制藥廠和石膏制板廠四個大型工業企業組成的主導產業群落;化肥廠、水泥廠、養魚場等中小企業作為補鏈進入整個生態工業系統,成為配套產業群落;以微生物修復公司、廢品處理公司以及市政回收站、市廢水處理站等靜脈產業組成的物質循環和廢物還原企業群落。園區中的企業各自發揮職能,從而形成很好的聯動。就發電廠為例。1959年建立的Asnaes發電廠是丹麥最大的燃煤火力發電廠,具有年發電1500千瓦的能力,可以算作整個生態工業園區核心中的核心。除作為發電廠本身需要為企業和居民提供電能以外,Asnaes發電廠還在多個方面維持著整個生態工業系統的穩定運行。 美國杜邦:棄用某些有害環境的化學物質 除了政府法規,美國企業在處理廢棄物方面責任明確,從源頭上為實行循環經濟起到了積極作用。美國杜邦化學公司經過多年探索,形成了循環經濟運行模式之一的杜邦模式。其意義在於組織企業內部各工藝路線之間的物料循環利用。杜邦公司的研究人員把循環經濟三原則(即3R原則)創造性地發展成為與企業實際相結合的「3R製造法」,以達到少排放甚至零排放的環境保護目標。同時,通過企業內各工藝之間的物料循環,從廢塑料中回收化學物質,開發耐用的乙烯產品。 杜邦通過放棄使用某些對環境有害的化學物質、減少一些化學物質的使用量以及發明回收本公司產品的新工藝,杜邦公司在10年前就已經成功地使本公司生產造成的廢棄塑料物減少了25%,空氣污染物排放量減少了70%。杜邦理念的核心價值是為股東和社會創造價值的同時,減少對環境的影響,這一觀念比傳統工業界所理解的減少廢物排放問題更為廣闊。 德國DSD:包裝廢棄物雙軌制回收系統 雙軌制回收系統是德國的特色和創新。德國成立雙重系統股份公司,作為面向家庭和小型團體用戶進行銷售商品包裝回收的非盈利性組織,與現存的國家公共廢棄物回收系統平行運作。雙重系統股份公司簡稱DSD(DualSystemDeutschland),也稱為綠點公司,是專門從事廢棄物回收的公司。DSD的回收範圍限於銷售包裝廢棄物,其他包裝由另外一些回收組織回收。DSD由上百家企業共同出資建立,該公司與各地廢棄物處置機構合併,建成了一個全面的包裝廢棄物收集系統。具體運作方式是:(1)加入DSD系統的生產商根據其產生量、銷售量和包裝材料處置難易程度交納包裝垃圾委託回收費。(2)根據合同,生產商可以打上DSD系統的綠點標誌。(3)DSD系統接受這些企業的委託,組織收運者對這些廢棄物進行回收,先進行分類,然後送至相應的資源再利用廠家實現循環利用,而能直接回收利用的包裝廢棄物則直接退還給生產商。DSD有力推動了德國循環經濟的發展。DSD系統的建立,大大地促進了德國包裝廢棄物的回收利用。 芬蘭LIFAair:專注於技術創新 與上述幾家企業稍微有所不同的是,芬蘭LIFAair在循環經濟的發展關鍵是技術創新。LIFAair於1988年成立,稱得上是一家老牌清潔技術企業,2006年北京分部成立,在空淨新國標實施後,芬蘭的LIFAair被權威機構「中國家用電器研究院」旗下的媒體划入空氣產品第一陣營,這得益於LIFAair領先的技術。 事實上,LIFAair和芬蘭創新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芬蘭國家技術研究中心(VTT)的淵源已久,LIFAair在2003年在芬蘭成功合作研發3G過濾器淨化技術,可以說,與VTT的合作,也正是LIFAair在技術創新方面表現不俗的原因所在。據悉,VTT是北歐國家領先的科研和技術公司。成立於1942年,從上世紀60年代起就已經成為芬蘭最大、最具影響力的研究機構,並得到芬蘭政府的授權認可與支持。另一方面,VTT一直以來都保持與業界專家通力合作,致力於研發最新技術,同時VTT也參與了許多歐洲國家的科研項目,這對室內空氣淨化領域的發展提供了更多支持。 原標題:【視野】發達國家的循環經濟現狀 Resource – https://huanbao.bjx.com.cn/news/20161107/786840.shtml

生態工業園區會議介紹北歐產業共生案例

Hits: 24南韓生態工業園專家代表團來台灣訪問舉辦一場生態工業區研討會,站長鍾國輝受邀以丹麥卡倫堡產業共生案例為題演講。 目前是只有議程草稿,先提供給有興趣朋友參考: 主題:環保科技園區與生態化工業區發展訓練與研習 2008 Taiwan Workshop on Development of ESTP and EIP 地點:國立台灣大學博理館 時間:2008/11/20-21 —————————————- DAY#1 November 20, 2008…

可持續經營不等於可持續發展

Hits: 16又是大哉問命題! 負責執行工業局專案時,為了斟酌專案名稱:「工業區永續經營機制之建立」的永續經營幾個字煞費腦筋,研究嘛,雞蛋裡挑骨頭,大題切小,小題大作。永續經營定義,遇上全球興起永續發展概念,可是永續發展與永續經營硬是差了關鍵的發展與經營,到底可不可閉眼就當成長相一樣? 這考驗專案執行智慧,最後,明知官方初衷以能否找到工業區經營長久,不閒置土地等資源為原始出發點,但執行團隊強調永續發展,也沒人能質疑。於是,在工業局裡的的永續發展組(前身編制為第七組)曾想實驗生態工業區概念卻沒下文,相隔不到兩年,這回工業區組(前身編制為第五組)想執行五年中期計畫,檢驗工業區的永續經營機制課題,要說是經營或發展是否一樣?孰者重要?這可是都能納入研究子課題內容啊。 很多政策實務或理論概念靈感成形,僅在一念間。好鄰居與壞鄰居也常只是左右之別。聽過規劃界老前輩John Friedmann親口說過,世界城市概念的靈感,不過是某次飛機時看到飛機上各城市航線圖啟發的理論靈感,也可算是後來談全球城市理論的前身。而永續經營這詞的真正來源我不得而知,但明顯受到永續發展啟發而用永續(sustainable)這詞(對岸習慣用可持續)。 企業或工業區能否永遠、持續經營下去,這是(企業)管理問題,而能否「可持續」發展下去,就不是管理問題,而是永續發展的治理問題。看似愈說愈繞圈打轉,實則不然,我可以先借用邏輯思維下結論: 可持續發展可以持續經營! 持續經營不一定可持續發展! 若討厭以上用詞,要這樣說也可以: 永續發展可以永續經營! 永續經營不一定是永續發展! 唉,說了這麼多,還不是因為一早起床看見的社會新聞快報,電視置底標題閃爍著: 「王永慶逝後由七人小組接班」。 睡眼仍朦,搞不清這是電視節目假設語氣或其他涵義,等到確認被商業主流媒體及其共生夥伴們捧為經營之神的王永慶真的過世了,發現立委們不分藍綠、官員不分部門,社會輿論不分南北,一面倒地高呼緬懷早已被神格化的商業經營霸主。 雖然王永慶興辦了以濟世救人為目標的全台灣醫療(營利)事業體-長庚醫院被喻為全台最具管理績效與手法,也是最賺錢的醫療機構,為王永慶的事業版圖增添最鮮明的印記。而王白手起家,長期穩坐商場顛峰的傳奇,也有不同聲音指出,王受惠於政府在當年適時提供擠身官商網絡的專賣般的產業通行證,商號得以壟斷市場的獨門生意,政府授意更是關鍵。 我們很難釐清到底是政府支援力道強或自我打拼基礎影響大。我們文化傳統總說逝者為大,但是,當凡人被吹捧為經營之神,媒體播出有如緬懷戒嚴時代領袖般的企管神蹟,或許我們也得誠心、冷靜下來,反省一些不同觀點。 讓我們回顧台塑六輕投資案最早提出的說帖,提出促進地方發展的典型開發說詞,聲稱可提供雲林地區廣大勞工就業機會,也如所有大型工業開發案一樣,事隔多年後的現實與原始承諾雇用本地勞工比例總差一大截。殘忍犧牲了無法回復的環境品質。失落的環境品質與勞工安全衛生有同樣困境,回饋金或能彌補空白存款簿,卻難彌補失落土壤地下水與生態環境。 台塑集團被商業主流媒體評為經營績效典範,只是主流媒體不會告訴眾人潛藏在經營績效背後的間接成本,這些成本可是由全民公共健康衛生與無辜不會發言的土地默默買單。 連時任行政院經建會主委陳添枝都公開讚揚:「王永慶是台灣的永續經營典範!」…

聖人與聖地:全球暖化懷疑論者的無力之文

Hits: 0聖人與聖地:全球暖化懷疑論者的無力之文 Bruce K. Chung 2007/5/3 前幾天報載高爾即將來台,在凡事都被政治濫化的社會氣氛下,對於關心環境議題的朋友們來說,仍為美事一樁。又雖然我曾經為文評論高爾得獎的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有如一部超豪華立體版的簡報秀,也為高爾可能復出留下伏筆,自己也承認就是高爾口中的懷疑論者之一。基本上,仍然高度肯定該記錄片發揮的環境教育功能。 可惜的是,最後關頭,還是難免將這必須花上大筆鈔票邀請高爾來台灣的企畫案,與最高政治人物掛上勾。先不要問高爾能為台灣作甚麼,我們是否可以先集思廣益問一下:「我們能夠如何善用這數百萬新台幣的公關企畫活動?若沒有了高爾,台灣還能怎麼辦?找到芬蘭、瑞典的高爾?或是發掘台灣的高爾?或是問題根本不在高爾?」 對了!政黨顏色也是綠色的那個黨在執政之前,國內有過一位不輸美國前副總統高爾的重量級人物—李遠哲,每當台灣社會出現重要的文化或環境發展爭議時,李遠哲說一句話可以使水結凍,可以抵過數十萬人的口水聲,可以立即消弭政府與民間組織的爭議。只是,曾幾何時,諾貝爾獎得主被自我與社會消費完以後,接下來可能還有其他例如新聞普立茲獎、電影奧斯卡獎等著上桌? 我們的文化傳統中似乎充滿著期待聖人帶領大眾走向光明願景的社會集體認知,而非期待以良善制度解決爭端。我們的文化傳統中,也似乎總需要號召一個聖地般的示範案例或地點,作為召喚學習(其實多半只淪為複製表象)的對象。 這讓我聯想到第一次聽到高爾粉絲的聲音,要追溯2000年在丹麥卡倫堡的生態化產業發展圓桌論壇中,好幾位來自美國與歐洲的專家們在聊天中盛讚高爾這個人,當時的我實在慚愧,只聽過美國總統柯林頓,跟本不知道誰是副總統。自認瞭解高爾有限,當時只是持續關心相關消息。稍後,全球各國蜂擁而至卡倫堡,學習產業共生模式經驗,多數只帶回物質如何循環流動共生的觀點,忽略這開稱產業共生聖地的真正完整本質!那是人與人之間的社會信任! 那時來自不同社群的利益相關者的生活點滴分享與合作,以取代經濟效率至上的邏輯,姑且暫時稱之為產生力(產業生態的力量)吧。

【演講】「向永續北歐學習」 邀您一同聽講作同學

Hits: 13「向永續北歐學習」 邀您一同聽講作同學 什麼是理想城市?什麼是理想的城鄉環境?政治家、建築師、房地產廣告商、學者,各有不同的解讀,也各有不同的想像。然而隨著全球資源枯竭的警訊不斷提醒世人,永續發展,已成為本世紀共同的期望。而生態工業園區理念,則是可以為最棘手的經濟生產與環境保護矛盾提出和平共處之道的明確行動策略。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鍾國輝顧問,長久以來鑽研生態工業園區議題,甫於今年六月前往北歐三國參與國際產業永續年會,也參訪生態工業聖地丹麥的卡倫堡市,會中將帶來全球最新的產業生態學脈動。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為推動環境資訊交流,期盼分享全球「生態工業園區」之最新消息,於環境資訊電子報開闢專欄外,特舉辦一系列講座,藉由與一般讀者直接面對面之互動,更深入介紹鍾國輝顧問之所見所聞,亦希望透過問題討論之方式讓讀者對此議題有更進一步的認識!本系列座談會共計四場,前三場主要針對台灣環境資訊協會讀者及志工,第四場則針對關心此一議題之從業人員及專業人士,歡迎大家踴躍報名。 報名方式:聯絡人楊小姐 TEL:02-23021122、FAX:23020101 請填妥報名表mail至 yang2035@e-info.org.tw 活動網址:http://e-info.org.tw/column/northeurope/2005/no05062002.htm 若遇颱風,已達停止上班上課標準,講座將擇期舉辦,屆時請與協會密切連絡 場 次 (一) 主 題 一:北歐風情與生態現況  (已辦畢) 主 講 人:鍾國輝(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顧問) 時  間:2005.06.27(一)…

[向永續北歐學習報告]訪談丹麥學界對卡倫堡經驗的看法

Hits: 2訪談丹麥學界對卡倫堡經驗的看法 卡倫堡人口少,城內企業家們有許多非正式場合碰面機會,在互信基礎上溝通。雖然早期觀察整個產業共生體系,政府部門僅負責城市水、電與熱輸送等基盤設施,並未介入企業間的合作共生協調事務,但1998年後,丹麥政府提供基金成立丹麥企業責任研究中心(The Copenhagen Center for Corporate Responsibility),在卡倫堡一向以非正式的社會網絡支持其產業共生技術、資源等訊息交換網的基礎上,進一步推廣丹麥經濟學者提出之「多重利益相關者(Multi-Stakeholders)」模式經驗。或許有部分學者批評全球過度談論卡倫堡案例已失去新意,認為卡倫堡只是特例,某程度甚至只是類似石化專區而已。但是,這種批評觀點背後卻也常常只是複製產業共生的「物質流(material flow)」與「能量流(energy flow)」模式,這些都有忽略不同國家地區的時代歷史背景因素之危險。鍾國輝先生稱之為忽略「非正式的資訊網絡」與「非物質取徑(non-material approach)」之潛在力量的危機,並要利用今年這兩個國際會議與國際社會溝通台灣經驗的啟示。本會顧問鍾國輝先生在6月10日下午抵達哥本哈根商學院(Copenhagen Business School)作業管理系,訪問了Peter Neergard教授對於卡倫堡案例與的看法。剛走進CBS的感想只有一句話:的確是可以讓企業信服的現代作業環境。整棟CBS分為ABC三大棟,入口有著像是博物館等單位才會有的資訊中心。餐廳、休息室、展示空間等機能的分配,明顯是受到現代管理對於空間多功能使用的彈性化。其實這次本來是要訪問哥本哈根中心有關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問題,後來討論到卡倫堡案例,她們建議可以繼續訪問Neergard教授。於是促成這次訪問。訪談中,鍾國輝歸納出台灣可以分享給丹麥的暫時性看法:第一,是有關高科技產業園區的發展與轉向,尤其是在從矽谷、德州、墨西哥邊境、日本、南韓,乃至台灣,以及最近的中國這一連串產業移轉過程中,產業環境歷史面向顯示出來的經驗研究看法。當然,這部份的主要目的是找出由環境史的啟示中,發堀出當今全球對於中國的經濟投資、研究合作等熱潮背後,對於理解台灣角色的作用在中國熱的重要關係,不只是經濟面向,環境與地區發展的經驗,更是一味接受西方社會模式之際,更應該注意的焦點。第二,直接與丹麥經驗有關,尤其是卡倫堡產業共生概念下,希望可以透過制度與資訊、知識流動狀態的理論分析與經驗研究,以「非物質取徑」的觀點,駁斥大量以物質流分析(MFA)或能量流分析(EFA)作為單一解釋產業共生的狹隘觀點。這樣的企圖,並非反對MFA或是EFA的重要性,而是全球忽視社會文化觀點的情況,失去一個平衡的整合對話機制。當然,資訊流或是知識流的分析,甚至由社會與文化觀點切入,在一個新興學科的初期參與社群原本即較少這方面領域的背景條件下,對於任何一種試圖邁向「強科學」的科學社群來說,原本即較容易被科學社群行動者的制度慣習所「鎖定」。第三,涉及規劃理論與上述兩者共同對話時,規劃理論與產業生態學衍生的議題之間,在全球化的環境規劃理念下,是否與永續發展與規劃之間的衝突一樣,必須面對難解的三大基底線的限制,或是在衝突矛盾之中,產業生態學的確提出了一些可以作為理論與實踐的洞見?這是仍在持續對話的第三部分。至於Neergard教授,最近主要由全球供應鏈角度,看企業與社會責任的關係。但是他對卡倫堡可以這麼為世界所重視,歸納重點只有一個:整個丹麥對於社會責任的文化基礎,這樣的知識分享,倒是可以提供我們很多學習空間。_MT_SEPRATOR_

[ISP專家語] 產業共生秘笈

Hits: 0[ISP專家語] 產業共生秘笈 Q:真有地方符合產業共生(industrial symbiosis)理想? A:產業共生需要什麼高深專業?有捷徑嗎? 在大家還沒認識與到訪丹麥卡倫堡(Kalundborg)之前,沒有人敢大聲印證產業生態學聲稱,透過不同廠商與相關單位與社群之間的廢棄物、能源、水的交換再利用,以及具有信任感的社交網絡,可以促成物質與資源對地球的最小衝擊與最好的使用效率,同時促成經濟共榮,社會共和的美好境界。直到大家看到卡倫堡,這才相信天底下還真的有這樣的地方! 「產業共生」裡頭需要什麼樣的聰明才智? 不用!普通常識即可! – 約根 克里斯汀生 (諾和諾德製藥廠 前副總) 丹麥卡倫堡/生態化產業發展圓桌會議/2001年9月 約根,退休的丹麥製藥集團副總,在卡倫堡居住、工作,經歷大小層級的廢棄物(副產品)交換合約項目起伏,外人看似完全不懂的環境工程、化學工程、環境管理等專業,滿頭銀白髮鬚的約根在2001年9月於卡倫堡召開的高階圓桌會議上娓娓道來,那是全球首次,也是唯一在產業共生聖地舉辦的最重要指標會議上,分享卡倫堡產業共生二十年的祕辛。 EID Network暨可西諮詢創辦人Bruce K. Chung當年以科研人員身分出席,聽到約根說出只要有普通常識即可促成產業共生,在場各國專家代表可能都一樣訝異:「什麼?那麼專家學者不就都沒用?」 約根是位溫文儒雅的長者,絕非譁眾取寵或說誑語之人,稍後的解釋馬上取得眾人理解。產業共生需要一些環保專業知識,但更重要的是需要彼此的社會信任、身份認同,以及緊密的資訊交流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