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book review

高雄環保科技園區綠環境館閒置恐成治安死角

Hits: 15【編評】花蓮環保科技園區被部分評委與立委用齊頭式審查標準,以招商數量不足為由,逼迫花蓮園區終究閒置,被台灣官方與評委捧為模範生的高雄園區,竟也召記者點名,加入成為閒置蚊子館一員。原因很簡單…說破僅兩個字。 ————————————————– 綠環境館閒置 恐成治安死角 2015年05月30日  郭韋綺/高雄報導 中國時報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0530000491-260107 高雄岡山區綠環境館吹熄燈號成蚊子館。(郭韋綺攝) 坐落在岡山區的綠環境館開館營運10年,今年初驚傳吹熄燈號,如今園區荒煙漫草,不僅有治安疑慮也成蚊子館。高雄環保科技園區強調,館內設施與時代已不合宜,完成階段任務後決定關閉;但民眾質疑經營不力,缺乏宣傳才是主因。 綠環境館號稱國內首座取得綠建築9大指標建築物,兼具環保、能源、生態功能,展示內包括太陽能、生態溼地、環保科技、資源回收再利用、綠建築。不過展示館營運以來,參觀人數不如預期,每況愈下,至2014年整年參觀人數已不到5000人。 今年初綠環境館宣布關閉走入歷史,園區雜草叢生景況荒涼,還引來流浪漢聚集,令附近居民憂心恐成治安死角。 針對斥資4000萬元綠環境館成蚊子館,國小林姓老師惋惜指出,綠環境館設備能讓孩子汲取能源知識,是極佳戶外教學場所;居民也說,部分互動展示很能引起小朋友興趣,假日休閒會帶孩子參觀,應多宣傳。 另外,去年開幕岡山螺絲博物館參觀人數也相當低迷,迄今人數僅1萬人左右,平均每個月不到千人;對此負責營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表示,螺絲博物館剛起步,知名度不大,未來會多辦相關產業博覽會、開發文創商品。

[書評] Ecological Thinking 新世代環保政策

Hits: 3本書主編輯就是主持ESI(環境永續指標)計畫的耶魯大學教授Daniel Esty,台灣民眾應該不認識,可是若說他的事蹟,可能部分環保官員與專業界就有印象了。艾司堤教授負責的ESI計畫,第一年將台灣的「環境永續發展績效」評比為「全球倒數第二」!想起了嗎? 這指標一公布,最在乎老外意見的台灣政府當然是哇哇叫。當時的政府相關單位,幾乎被全部動員,透過各種管道搞清楚這成績單,為何台灣成績被評比為這麼差?台灣環境永續不是很好也不是新聞,若要說是全球倒數第二,可能也不盡然。 最後,美國耶魯大學方面以台灣未回覆資料,直接將部分項目打極低極低的分數! 撇開這些不談,持平而論,我更在意本書掛名共同編輯、來自同樣單位-環境與森林學院的瑪麗安(Marian Chertow)教授的編輯觀點與影響力。相較於湯馬斯葛瑞多教授這麼資深重量級地位,瑪麗安教授算是中壯年輕一輩的產業生態學界接班人,也就凸顯這本書的編輯立場與觀點的重要性。 初看這本書,因為是多位作者各自提供文章,加上書名很廣泛的『生態思考(Ecological Thinking)』(中文版翻譯為新世代環保政策),難免會有編輯類書的通病,各篇作者各吹一把號,編輯類書其實很不好編,尤其是學術論著,要一位編輯要求各作者在既有的研究專長與興趣基礎上,侷限在設定好的子題,還要在不同文章中串起整本書的論述結構,沒有三兩三的編輯經驗或天份,很難掌握得當。可惜這本書似乎沒機會突顯第二編輯者的觀點。 曾聽瑪麗安說過,若大家都濫用產業生態學或生態工業園區名詞,考慮放棄用『生態工業園區(eco-industrial parks)』的名詞推展相關概念!這真是說到心坎裡,完全贊同! 這本由D. Esty主編的書,裡頭提及蠻多的政策思考,原本有機會藉機批判因為制度缺陷造成更多的災難問題,若不能從更源頭的政策謹慎思考,小心為強詞說生態而戕害生態! 這本書雖然可以用Industrial Ecology(產業生態學)盡情發揮生命週期思維(LCT)的優勢,原本期望可以看到對於非物質取徑(non-material approach)更有系統或不同於一般物質分析的論述,可惜的是,在美國也未見突破觀點。回顧眾多產業生態學裡充斥過多的物質分析等過於狹窄的世界,不論本書的翻譯名詞與文句是否準確順暢,還是值得關心環境管理、城鄉規劃、永續發展的朋友們有空翻翻。

[書評] 當代仿生建築

Hits: 14 Biomimicry的生物仿生概念在這幾年突然因為永續發展也變成政治正確,使得學術與應用藝術界也開始全面反撲向這個在老祖宗作品中已出現過的風潮。 這本書的作者厲害之處,在以非專業背景,卻能精準用類型學方式,將仿生建築手法作基本分類: 從象徵的仿生、機能的仿生、到非主觀的仿生。書中收集個案圖面與資料相當細緻豐富,絕非一般混版面騙錢的作品集,或一些標榜某某歐洲地區風格,卻只是堆砌溫暖或冷調的平面美編,塑造差異體驗氣氛的設計類書籍。 我認為可能有爭議的是,書中最後對當代作品為主的分類,非主觀的仿生….是有點不知所云,可是有辦法將各地區(少了亞洲)最新的建築事務所作品,用還算能結合理論批判與業界觀察的綜合意見,整合為一本書,我認為是當今較全面討論仿生建築的努力成果,還是值得一讀!

Eco-industrial Strategies: Unleashing Synergy between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the Environment

從《生態化產業策略(Eco-Industrial Strategy)》再看EIP先驅者艾德

Hits: 0從《生態化產業策略(Eco-Industrial Strategy)》再看艾德 鍾國輝 EID Network 2004/07/01 你可以將這本書當作是艾德(Edward Cohen-Rosenthal)走了之後兩年,康乃爾大學的研究助理茱蒂(Judy)將艾德歷年奉獻勞工、社區與環境活動的文章匯集成書的紀念文集,也可以當作是一本截至目前為止,想要理解生態化產業發展(eco-industrial development;EID)的核心論述與視野的重要文選。 艾德的專業背景與關心的重點,與當前所有檯面上研究與執行生態工業園區的主流專家學者截然不同(當然,他在世時也算是一方主流)。大學時主修哲學的背景,在長期與美國和國際勞工組織致力勞工參與工作,他有著滿腦的創新點子,都是為了替勞工的社會參與與環境管理提出新策略方向。回到哈佛取得教育碩士後,生態化產業發展(EID)的方向僅是他在人生最後階段所努力推廣的總合道路。 諷刺的是,當我收到艾德的助理,同時也是EID專案經理瑪莉(Mary)在2002年傳來艾德的噩耗之際,我也同時讀到康乃爾大學校園內的刊物出現揶揄的語氣,部份康乃爾人認為一位講究勞工與環境提案的國家計畫主持人,竟然在壯年期就因為自身的健康不佳而提前結束生命。想到與艾德唯一也是最後一次見面的機會,也就是在丹麥卡倫堡召開的圓桌會議期間,他提到與康乃爾之間的關係本來就有點尷尬,只是因為美國政府將生態化產業發展計畫置於康乃爾大學的環境中心之內,但是,艾德既不在康乃爾教書,也不參與校務,只是一個國家級計畫的主任。將這些與他在推動勞工社區參與和環境策略計畫時,採取草根與社區參與的取向,這點特質在全球面對企業與環境研究與行動時,不分產官學的領域都較傾向以技術與系統論為主軸的狀況下,艾德選擇的知識與行動路線尤其顯得珍貴。如同艾德的事業夥伴辛西雅(Cynthia Burton)在2002年一月二十號的喪禮上展讀來自全球各方客戶讚許艾德那淵博的知識與似乎永無止境的溝通熱情能量,這也看出他不拘泥於學術象牙塔的艱澀名詞套弄並以菁英自居,不斷嘗試在業界實踐抽象的理論觀點,不斷與各方展現溝通的誠意,這也似乎註定他必須更加奮力地走出美國與全球對生態化產業發展領域過度忽視勞工、社區與社會議題的行動策略界線。 此書集結當前關心產業生態學與生態化產業發展問題的研究與行動前沿專家學者的論文。若用硬科學的觀點批評,先不論此書的優點,讓我們先由缺點來看,此書的理論缺陷,正是反映出當前產業生態學在空間層次上落實的辯論弱點:從知識論的形成過程來看,除了向自然學習的說法之外,文中提到的「自律行為(self-organizing)」觀點勉強碰觸到產業生態學借用生物學科的術語討論,他對於借用此概念後,直接應用於企業與環境的關係,少了「人」的角色,這很接近思考生態學中的環境倫理光譜位置時,人的位置被抽離出系統,這種看待自然與企業環境的主客對立二元論的批評,有點出了「人」的位置省思的企圖,但可惜的是未有更深入的討論。 作為「策略」的提案,總令人有為私人企業與資本家服務的誤解,如同產業生態學高度受到永續發展思潮的衝擊影響,類似「三基線(Triple Bottom Lines)」的說法,在我看來仍只是口號大於策略規劃,更不要說有行動計畫。 (to be continue….)

悼驟逝的全球生態化產業發展行動巨擘-艾德

Hits: 5 悼驟逝的全球生態化產業發展行動巨擘–艾德 鍾國輝 https://www.eco-industrial.net 初稿:2002/01/28台南 修訂稿:2004/09/25台北 艾德華•柯翰-羅森叟(Edward Cohen-Rosenthal),大家習慣稱他”艾德(Ed.)”以表親切,但是,華人對生態產業發展(eco-industrial development)或是”生態工業園區(eco-industrial park)”這些名詞都尚且感到陌生時,對於艾德華•柯翰羅森叟這姓名一定更感生疏。 21世紀初期,由於他所領導組織的生態化產業發展領域,是一個被全球視為新世代最重要的環境規劃範型之一,筆者在2000年藉論文研究及國際圓桌會議的機會得緣認識艾德。艾德與癌症奮鬥六年後,2002年1月19日在巴爾的摩市的醫院與世長辭,享年四十九歲。透過他的工作夥伴瑪麗(Mary Schlarb)寄來的電子郵件得知此訊息時,正逢成大研發基金會年終摸彩晚會,突來噩耗,難以想像半年前在哥本哈根登機前與艾德的揮手道別,竟會是最後一瞥。 艾德生前擔任康乃爾大學產業與勞工關係(ILR)學院的資深(The senior extension associate )康乃爾環境研究中心工作與環境提案(Work and Environ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