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comment

綠色地球很大也很小

Hits: 18 今年十月,天漸涼,隸屬國際產業生態學學會ISIE之下的【產業共生/生態化產業發展(IS/EID)】委員會,在天津泰達開發區(TEDA)舉行第九屆產業共生研討會(ISRS)。 聚會前晚,與芬蘭VTT研究員聊起天來。 Seurassari, Finland (photo: Bruce Chung, 2005) 提起對2005年拜訪赫爾辛基時清新環境印象深刻,問起幾位過去認識的芬蘭朋友,那芬蘭老兄知道我的專業背景後,忽然提起台灣好像有一位想要結合產業生態與設計規劃的建築師,我回曰: 檯面下我不清楚,檯面上應該只有一位。 經查資料後,翌日提起那芬蘭建築師名應叫做Marco Casagrande。 “是啊,是啊,就是他!” 地球很小,小到人在天津,卻在聊著一位住在台灣的芬蘭人。 真有意思。 【參考網站】 Marco Casagrande網站…

「減法思維」扭曲了當代台灣

Hits: 2進步的民主社會需要監督,產業發展與環境衝突地帶需要監督。 如何在監督者與其他角色的消長之間,判別監督者是否真的在監督? 若說新聞媒體是第三權,小市民唯有站在第四方角度,長期觀察這些所謂扮演監督者的新聞是否是真監督,抽絲剝繭能知答案。時間能揭露答案真相,急於一日得解,恐怕很難如意。 被監督與貢獻解決方案,站在兩者之間本有重疊與模糊界線。 十多年來,台灣政經社會發展,怎一個”唉”字了得。 沉痛、沈重,只好自我如鴕鳥埋沙般安慰自己,感謝一次又一次執政黨交替,人民才可能發覺: 喔~ 原來表面看起來名字與訴求不同的政黨,對換朝野角色,還真是一個模樣。 沒先在自己頭上澆盆冰水,冷靜思索,恐怕永遠無法搞清楚孰是孰非。 不論用減法或加法作形容詞,若覺得對社會深感無力,累了,需要更多激勵前進動力。 甚麼? 你問我動力在哪 ? 莫問我,大家心底都知,只是,不便明說。 【參考新聞】 ——————————— 「減法思維」扭曲台灣政經發展 【聯合報╱社論】2012/11/06 台灣的經濟正面臨「保一」的苦戰,政治則陷入「民主只剩下選舉」的泥沼。要擺脫這樣的政經雙困境,恐怕只有從政治互動及價值思考等結構性因素去檢討,才有可能找到出路。其中一個值得探討的關鍵,是台灣社會的「減法思維」。…

容積率不是工業區經濟動能引擎

Hits: 7容積率不是推動(產業)工業區經濟成長動能引擎,什麼才是最適合推動工業園區經濟前進動力的引擎呢? 減稅? 投資設備折舊抵減? 若為了協助投資,政府訂定優惠企業(產業)的政策立場,是否與投資者站在同一位置? 這問題有陷阱,政府政策不能只持單一角度,必須兼顧企業與公眾利益。片面問題與立場,都只是見樹不見林的說法。 若要提供工業區開發優惠條件,重點不在於提供進駐企業多少優惠措施,而是: 是否真心想打造對投資友善的投資環境? 或只為了安撫地方樁腳的地產開發利益? 都市發展與土地管理所能動用的公共政策工具,實體上能想到的、現行法規體制下允許的合法工具,政府單位多數先自我限縮為與房地產市場眼中的貨幣單位,也就是"容積率"! 可是,都會區的工業區土地,需要的是跟房地產市場一樣,同樣土地面積上能蓋愈多樓地板面積就是最好的投資優惠嗎? 站在投資者立場,免費送上的容積率紅利有點誘因,等於作莊的政府提供更多工商用地面積,吸引規模稍大的投資案在區位較佳的都市土地。 只是,投資者又分兩種,一種是不以生產製造為本業的投資者,以炒作工業用地(尤其是科學園區或某某科技園區用地)周圍住商用地的土地開發作手;另一種,才是以工業用地為唯一主業的投資與經營者。 對第一種投資者來說,放寬容積率絕對是大優惠,因為土地規劃的內容與規模可以更唬人(周圍土地相關投資者); 對第二種投資者來說,容積率優惠不無小補,但不會是最主要的優惠。 第二種投資者眼中的優惠,多不是這類實體優惠,而是不只是所有公務單位的單一服務窗口或積極的工商業服務水準、日常經營所需要的稅務、公用事業、運輸交通、行政雜務甚至等所有的完整親民資訊與服務水準。要打造服務水準與調整態度難嗎? 為與不為也。甚至法律訴訟、商業權利維護的相關服務,這些不是調整或公開宣示鬆綁一個法令數字就可以達到的境界,也才是政策優惠的願景。 【參考新聞】 供應投資用地 都會型工業區 容積率優惠50%…

追緝政府荒蕪的企圖心

Hits: 34 政府開發園區荒蕪,可惜,卻不意外! “政府缺錢嗎?” 即使中央財政警鐘響,舉債高過頭頂,地方諸侯猛喊窮,可是,如果私下找幾位與政府打過交道,或稍微觀察與參與過公共事務運作的民間單位與個人,馬上可以回答政府究竟缺不缺錢。 「政府不缺錢! 只是亂花錢!」 從小到大,多半聽過政府部門各行其事、爭功推諉的老掉牙舊聞,公務員優惠存款利率18%與退休所得替代率超高等議題,看似與立法院9A立委自肥案不同,卻都反映出相同邏輯。 「民眾真的在乎官僚體制怎麼分工整合?」 「不!民眾只在乎公務員與民代是否積極認真執行業務!?」 大膽猜測很多立委與地方民代都不見得理解所有疊床架屋的公務機關分工與職能,要一般民眾看清官僚體制的上下平行關係無異緣木求魚。但民眾用常識理解政府財政黑洞的根源,來自所有身旁的閒置浪費與不當的公共建設與計畫。 理論上來說,政務官與事務官都要有比民眾看到更長遠的公共利益遠見與企圖,否則,這些透過考試晉用的優秀人才就不用屈身官府,大可在民間企業一展長才。這是理論上的說法,沒有提到的是,設計錯誤或故意執行錯誤的官僚考核體系,也是金飯碗保障。這個蔓延的消極集體心態,對真正有心貢獻公共服務者是最大的不公,也是對全體納稅人的最大諷刺。 至於國家建設計畫與開發園區淪為荒廢遺跡,過了十年,比起政府動輒百億圖利財團的疑慮,這些荒蕪計畫看似小規模,卻與官員真正A錢有同樣負面效果,更多了陳疾積累的隱憂。 花蓮環保科技園區被迫取消轉型的新聞並不新鮮,大多數頂尖跨國大型企業內部,也難保沒有部門主義作祟,或重複投資的荒謬行政資源浪費。只是,企業組織監督機制多比政府體制更有彈性調整與稽核能力。企業經營不善,頂多宣布公司倒閉並處理善後,而有明文規定政府不能倒閉嗎?我們從希臘與多年前冰島爆發的金融危機案例,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都可能倒閉,只是,以公共利益為優先的政體,牽涉許多社會功能,難與企業相提並論。理論上,政府是個層級分明的機構,這純屬理論假設,現實的官僚(科層)制遺毒,感染了大多數踏入醬缸的優秀人才。 大家有沒有想過,若可以將荒廢、閒置、浪費的各部會補助預算,用可以運作的機制整合在一起,只朝向一個最主要的、共同的上層構想目標前進,可以發揮的共同效益會有多大? 這個假設說法是不是天馬行空的遐想,在制度不完全之下,若沒有政治強人的光環加持,民主的遐想仍只會是空想。 由上而下的大計畫體系,被部分規劃理論學界批評為退步的反民主思想,諷刺的是,國際上多數號稱民主政府也完全失能,那個曾被抹黑為打著左轉燈卻向右轉的中國共產黨政府,其五年一期的國家計畫管控,反而是當前能將國家計畫體系優點發揮到極致的進行中案例。 大藍圖計畫的管治方式與部門分離各自發揮彈性變通的方式孰優,硬要比較還蠻無趣,我們可以這麼想像,類似中華民國台灣這類政府,在無法解決極端的部門本位主義乃至全面失能(不是政府失靈喔)之前,妄想改變官僚系統的糾結問題,恐怕,只是空想。 “計畫不是改不上變化,計畫是敵不上各專業行政分立的僵化!” 百姓旁觀政府政策與計畫類似無毒農業、環保產業、產業園區、農漁業生產、觀光休閒等,絕對都有核心主軸串起這些不同部門,整合為相互牽連、資源互補加成的計畫架構。別的不說,若上呈院部列為重大建設計畫,都有主辦單位與協辦單位。熟悉官場文化者也清楚,協辦就是在正式文書會議上掛個協辦就好,千萬不能真正下去協助!搞不好公親變事主,或看戲的上台搶了主角的飯碗,這後果可難收拾。若要責怪地方政府各單位不願整合兼顧其他單位的方向,似乎又太嚴苛了點,各地方專業行政單位在當前政治與財政條件下,當然是拿中央政府預算,以完成中央政府交代或各縣市申請項目(包括軟硬體建設)。…

台灣所面臨的「萬曆十五年」

Hits: 5 工商時報社論,一秒喚醒一九八零年代記憶。 高中歷史老師總對第二類組(理工)班學生強調不照課本講授高三歷史,因為近現代史都是假,教不下去! 憑學生智慧,可自行準備高三歷史。而理工組至少到高二念的歷史算有趣,課堂上,老師全力推薦新出版的課外讀物-萬曆十五年,當那個戒嚴年代,理工類組學生不管喜不喜歡歷史課,幾乎人手一本”萬曆十五年”。 時光已過十五年,不料2012年的工商時報編輯,在混濁之世重提名著,想必感觸良多。讀者我不得不豎起拇指,先對執筆人按個讚。 ———————————————— 社論-台灣所面臨的「萬曆十五年」 2012-08-08 01:17 工商時報 【本報訊】      台灣昨天公布了7月份出口,聳動的二位數負成長,果然是「出口墜崖」。似乎預知出口不振、經濟增長保二突槌,行政院昨天從五大面向擘畫,提出振興經濟藍圖,經濟部也喊出六大精進做法,希望挽回頹勢。看到政府苦心孤詣做的paperwork,還是把口號當補藥,不禁讓人想起「萬曆十五年」,這本大歷史觀的文中指出,「當一個國家的行動,全憑儒家簡單而粗淺的原則所限制,而法律又缺乏創造性,其社會發展必然受到限制。即便是宗旨善良,也不能補助技術之不及」。2012年的台灣,希望不是大明的萬曆十五年,因為一個無關緊要的年代(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很可能決定了台灣至關重要的未來。  …

看景氣 工業區、科學園區用電量同步下滑

Hits: 6 台灣隨處可見的工業廠房地景 (photo: Bruce K. Chung, 2008) 十年前內部討論如何判斷工業區的耗能狀態,用電量是比較可靠且接近真實耗能狀態的資料來源。但用電量與能源效率的判斷還涉及只是採用契約容量還是真正的每月用電度數,最後,這些擔憂都變成雲煙。現在回顧這議題,自從製造廠商外移中國大陸之後,很多想當然爾的公共設施與公共事業規劃都變成一場荒謬的諷刺劇。 舉例來說,閒置工業區土地一直是政府單位(主要以經濟部工業局為主)頭痛的問題,幾年前部分台商回流,這問題竟然不藥而稍解。閒置的原因太多,兩岸布局互動是其一,總體與個體經濟狀態是其二,還有一些說不清楚的個別問題。用電量牽扯出來的議題,我看到的當然不只是用電量與景氣,而是我們對全國的用電需求預估及是否需要新建商轉的核電廠,是否需要藉機檢討? 工業區需要的存量與預估用電量的備載率很類似,都是對於不確定的未來需求提出適當的決策。只是從歷史經驗得知,這類決策永遠不會是單純理性考量, 甚至經過這些年的島內政黨惡鬥與集體貪腐結構,我都必須高度懷疑最後的這些決策是否摻入過多的既得利益網絡的干擾? 看不見國家產業與永續發展政策的今天,實在難以評論這些全盤失去方針的個別產業經濟與環境發展訊號,我們與其旁觀用電量下滑,不如重新檢討蒙塵的國家能源與產業環境發展政策方向。 ——————————————————- 看景氣 工業區、科學園區用電量同步下滑 【聯合晚報╱記者沈明川/台北報導】 2012.07.23 02:37 pm…

惡法是罪 惡行政程序罪更重

Hits: 1 印象中汽機車怠速處罰的政策,是環保署自稱受到立法院綁架而制定的惡法? 依法執法,鼓掌,太刻意搶風頭,過於積極執行法令的環保署,卻令人搖頭。 當初主管單位將立法責任推給外人,這回由立法院訂定法令後的執行細節,卻暴露出空氣保護政策的執行荒謬劇。 司法行政執行中有個重要的原則,我們都聽過的比例原則,平時聽來沒甚麼感覺,總是落在影響自己的利益頭上,或是鋒頭太健引發關注,這才有感觸。 地勇公司的案例讓社會民眾生生體會,因為廢棄物再利用而被歸為經濟部主管的商品-脫硫渣,環保單位明明可以依據法令連續處罰而不作為,等到林益世事件爆發,讓民眾親眼看到TVBS記者派出採訪記者都不敢下車拍攝,只敢坐在小汽車內偷拍,偷拍因為地方環保單位長期縱容違法堆置脫硫渣,造成空氣與地下水汙染。 另一方面,中央環保單位盡挑軟柿子吃。若真的有魄力管制空氣汙染或碳排放,何不限縮汽車牌照上路權力?不然,就學學早期用荒謬的耗油為理由,禁止重型機車進口!卻不敢禁止更耗油的三千西西以上汽車或各式傳動車輛進口。環保與交通相關單位有可能促成限縮機動車輛路權以維護環境品質嗎?當然不可能! 那麼,最常在路邊怠速的是哪些族群?當然是計程車! 礙於計程車結黨結社形成的地方政治選票壓力,不敢取締計程車怠速那就算了,還傻笨到公開說可能不處罰怠速的排班計程車。 天啊,政策執行之粗糙與缺乏智慧,這可是替大眾做了最標準的又一荒謬劇示範。 —————————————————- 政策大轉彎! 溫度達28度怠速免罰 TVBS – 2012年7月13日 上午8:07 汽機車怠速法上路1個多月,終於在台南市開出第一槍,一位陳姓女子把車停在百貨公司前等朋友,邊開冷氣邊等友人,怠速超過3分鐘,遭到環保局人員上前稽查,開出3千元罰單,但最快從下個月開始,怠速政策急轉彎,只要稽查人員查緝時溫度超過28度,或是當天預報溫度達到30度,怠速就免罰,但全台灣可能因此有將近半年的時間無法稽查。 黑色轎車沒熄火停在路旁,台南環保局人員上前稽查蒐證,發現車主怠速超過3分鐘,當場開出3千元罰單,成為全國第一件因為怠速,而被開罰的案例。 駕駛坐在車上,不開冷氣改開窗戶,就是怕怠速超過3分鐘遭到稽查,但現在政策急轉彎,出現高溫免罰條款,只要稽查員查緝時,天氣溫度達到28度,或是當天氣溫達到30度就不罰。…

重大經建案審查先送永續會 無濟於事

Hits: 24 外行看熱鬧猛拍手,內行觀心思。 不敢說行政院所有委員會都是執政用心指標,只是這甚麼永續與發展的東西,找不到專責業務主管部會,環保署只能說是現行的行政編制下擔任秘書的單位,行政院的永續展委會會,按理是負責政策概念整合最高合議式指導單位,若政府真心重視永續發展,理應充分發揮行政院永續會機制。 這會兒讓大夥猜一猜 : 行政院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國家永續會)在過去四年內,總共開過幾次大會? 依法,國家永續會不是沒法定位階的國土計畫法主管機關!現行被認定為重要的國家建設計畫,本來就必須先經過行政院院會正式開會討論通過才算數,列入重大計畫後,才得要求跨部會聯合執行 (不保證全力實施,倒是會先給承諾…) 召開這類行政院會,不只經濟部、環保署、經建會等單位要出席,所有與該重大計畫相關部會都需派代表出席。可是,即使找來所有相關單位列席,開了多次聯席會議,若納入國家重大計畫中有任一單位不遵照承諾、或者執行不力、或會議中提過的質疑不被承辦單位具體回應等,這些過程與癥結,一但計畫結案後,能補救嗎? 有人會說:可以找監察院啊! 嗯,若先期待宛如空包彈的監察院能在事後補正行政缺憾與調查,別傻了,猶時已晚。 號召民眾聚集上街頭或衝入官衙暴力抗爭? 傷身!傷法治!更傷了半殘廢的民主體制。 基本改革,必須檢查公務員在整個政府的行政分工體系當中,對於所有重大經建計劃是否能秉持”專業與良心”說真話做公共事? ” 所有計畫仍然只有一個公親事主(也就是主管單位),而擔任決策的主管機關領導人(主席)敢不敢大聲說不? 若凡遇上政治紛爭就密室協商,或將責任推給電腦選出來的委員,交付先天權責不分的委員合議制解決,更將是責任政治亂帳開始。 我們從來不缺專業人員,缺的是承擔政策溝通與決策的權責劃分。 尤其當前七零八落、四不像的憲法體制,一部被搞得總統制不像總統制,內閣制不像內閣制的雜種制。專業行政體制爛歸爛,行政程序還是要繼續前進,最高層領導人若展現不出領導力,治理國家或各級政府的工作,不如以每月隨機抽樣抽出全民代表,組成各類委員會領導就好!而我們真要這種全民輪流當總統或政府單位主官的政治大樂透?…

生態工業園區已正式化身「有條件通過還評」但書

Hits: 4藉由官方審查會議記錄當見證,生態工業園區已正式納入新設工業園區開發案環境影響評估標準的但書詞庫。 不知該開心還是悲傷,應該說,更多憂心! 至少在稍早不同環評審查會議記錄上看到有環工教授審委提出可採”生態工業(園)區”一詞,這概念本身沒錯,可是,當前台灣政經環境與專業行政整合執行能力不足,遇上環保審查衝突時,若只是見到”生態工業園區”字眼就急於擁抱當成但書解藥,若沒先說清楚前提要件,絕對會是「環保鼎王與胖達人化」的前兆! 我還沒仔細研究過202兵工廠案的書圖完整資料,不敢多言,當時聽到張曉風女士奮起仗義執言,各方意見紛陳之際,本想在熾熱風頭下投書,回應社會與媒體猛打生態與經濟開發平衡的危言,關鍵時刻一過,懶了…。 請參考舊文【談生態工業園區之前應該知道的事…..】。 補充提醒 : 中國大陸所有新開發的省級與各地方產(工)業開發區,更是都冠上了生態兩字,都是生態工業區喔! ———————————————————- 202兵工廠案 環評過關 2011-06-10新聞速報【中央社】 國家生技園區開發案(即202兵工廠案)今天闖關環評大會成功。開發單位中央研究院除須履行5月份第3次環評初審的多項有條件外,還須履行環評委員今再提出的6項附帶建議。 預定在202兵工廠開發的國家生技研究園區開發案,今天送交行政院環保署環評大會審議,經環保團體、產業代表、地方居民代表和環評委員提出建議與質疑,開發單位中央研究院逐一回應後,環評大會決議讓國家生技園區開發案「通過」。 國家生技研究園區預定作為國內生技研發研究應用,未來將結合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國家實驗動物中心、經濟部生技中心及生技整合育成中心,執行毒理驗證、法規諮詢、動物實驗和藥品開發等創新轉譯研發工作。 中央研究院長翁啟惠於會中說明,為配合政府6大新興產業,調整基礎產業結構,生技園區並非一般開發案。發展多元化高科技產業,是政府推動知識科技很重要的一環。國家生技園區定位為多元組織和策略性的研發單位,能將科研成果產業化,帶動當前迫切需要的生技產業發展。 園區開發土地使用面積達25.31公頃,其中包含人工溼地復育4公頃、生態保留區14.19公頃和區內道路人行道及公共開放空間3.97公頃、建築用地3.15公頃。翁啟惠強調,此案可開發面積僅9.6公頃,其餘也多作為生態保留和濕地復育之用。 國家生技研究園區開發案雖通過環評大會,仍需履行5月20日第3次環評初審結論的多項條件,今環評委員再另增6項附帶建議,包含:參考其他工業園區的管理委員會運作、納入生態工業區理念、與附近社區資源整合、園區內交通規劃綠色運具並加強噪音管制、強化園區生態效益和提升樹木移植存活率並分享移植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