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comment

「不願面對的真相」試映後感

Hits: 12「不願面對的真相」試映後感 – 學習”令人為難的事實(An Inconvenient Truth)的”說服方式  鍾國輝 Bruce K. Chung 2006/10/09 站在簡報會場正中央,美國前副總統高爾(Al Gore)在數百場演講演練後,面對廣大聽眾,毫不考慮就踏上滋滋作響的昇降機械手臂,如此,可直接用食指直接在超大螢幕上比出預測即將破紀錄的氣溫攀升曲線。 「….滋..滋…」 升降手臂移動發出的怪聲與這種場面對視覺與經驗實在有點衝突,用誇張方式突顯超出指示操作範圍的聳動又滑稽畫面,試映場內觀眾,「嘩—嘩—嘩—」迸出連串笑聲!剛好和電影畫面裡頭的觀眾同步莞爾大笑,好一幅令人深刻畫面。 這部傳聞已久的高爾(Al Gore)力作-「An Inconvenient Truth(中譯「不願面對的真相」)」,若要用一句話形容影片特色,可以這樣說: 「比起一般人用powerpoint與單槍投影機作簡報,高爾用一部電影,示範什麼叫豪華版的3D立體動態簡報!」…

學術界也是一種industry

Hits: 2學術界與業界經常互相批評不算鮮事。 業界仗著財富地位,批評學術界活在象牙塔、不務實! 學術界仗著上一時代還算清高的社會地位,批評業界只知牟利。 事實呢? 如同政客與媒體間互鬥與互依,兩方不能說的公開祕密,卻是暗中緊密結盟! 這非指那些產學合作的正式官方文件關係,而是沒有法定文件關係,卻有實質利益相生的間接關係。 怎麼理解這種矛盾? 很簡單,就把學術界也當成是一種【產業】就可以釋懷了。 只是,【學術產業界】在過去士農工商以來的社會價值排行榜中,累積的社會信任較多、承擔的社會責任較多、擔負的公正公益角色更重。如此而已。 有沒有人注意到前述文中的”過去”兩字? 可惜,這些都是過去式了。現在,要找出公正人士,真難。 真諷刺的比喻,學術產業界研究產業生態系的產業共生,回觀學術產業界本身,早有了同業與異業之間進行”產業共生”的歷史。

[ESTP高縣]阿公店溪畔喝咖啡 億元築夢

Hits: 9此案在環保科技園區計畫經費支持下,聽來很綠色,其實,本質上並非生態工業園區切入重點。這類手法充其量只是自然生態保育與綠化,對”產業”本身在物質於能源循環方面沒有任何貢獻。 弔詭的是,這做法也大量在南韓與亞洲其他國家出現,並號稱是”eco-industrial park(EIP)”。或許可以稱之過渡期,也可能是EIP的理念有問題。 ————————————————— 2005.06.28  中國時報 阿公店溪畔喝咖啡 億元築夢 黃怡珍/岡山報導 縣府耗資近億元,重塑岡山鎮阿公店溪風貌,除了滯洪池生態工程外,流經的三座橋梁,改造後將成具有特色的河岸光廊,日後民眾也能在溪畔喝咖啡,領受蛙鳴鳥語的休閒風情。 阿公店溪為貫穿岡山鎮市區的主要河川,縣府爭取環保署補助9700萬元,興建環保科技園區滯洪池,及阿公店溪河岸改造工程,預計明年3月完工,約620公尺的河岸,將展現全新面貌。 環保科技園區內的生態滯洪池,位於園區南側,緊鄰阿公店溪,昨日動工的工程,除滯洪池本體,還延伸到阿公店溪沿岸,包括景觀、綠美化、滯洪池面,連同綠帶,總面積超過10公頃。 根據調查,環保科技園區內,已有第2級保育類的貢德氏赤蛙和虎皮蛙存在,未來以生態工法營造的動植物棲地,生態會更豐富。 這期工程還有打造阿公店溪藍帶綠廊,現有的河華橋、壽峰橋和中華橋,進行橋梁景觀改造。 這些橋梁設計,融入五行及地方特色,河華橋為籃筐會,屬木(青色);壽峰橋是阿公店溪,屬水(灰色);中華橋為傳統美食羊肉,屬火(紅色),橋梁都有夜間照明,形成河岸光廊。 滯洪池生態工程,有環保意象入口區、觀察棧道、水生植物密林區、混合密林區(水鳥棲息林)、地下水流溼地系統、沈澱調節池、導流牆、眺景平台、防汛道路等。 縣長楊秋興指出,以往屬於「紅河」的阿公店溪,近來汙染狀況已有改善,去年高雄縣獲得全國河川整治第1名,待河岸工程完成後,民眾將能沿著河道散步,在溪畔喝咖啡。

[ESTP花縣]國際生態工業園區專家花蓮座談小記

Hits: 0花蓮縣政府因應工研院邀請國際生態工業園專家來台灣訪問,在花蓮舉辦生態工業園區海外專家座談。其中,來自加拿大的James Ireland提到勘查花蓮環保科技園區基地時,原本台灣接待方只給約十分鐘,James Ireland與來自美國的勞埃思(Ernest Lowe)都強烈建議要有更多時間機會,親身步行在基地上,體會環境的特質。 從這小地方可以看出,若是真的有基本專業規劃與諮詢顧問者,除非真的無法接近基地,不可能只根據二手圖文資料,在遠端用電腦觀看基地。這樣必須親自觀察環境、體驗與分析環境特色的態度,實在有必須給台灣相關公部門單位參考。 大多數開發計畫案或審查案,雖然會提供詳細圖說(有時甚至連基本圖說都不足),到底有多少次有多少執行人員或審查委員會親自用腳去感受與探勘基地,用一步一步的腳印,用身體感官親自體會,實在令人存疑。好一點的情況,相關人員還會正襟坐在冷氣空調的勘查車體內,開著車繞基地一圈當作完成探勘任務,更誇張的是只有呆坐辦公室內,看報告或電腦照片了事。 花蓮環保科技園區的循環型永續城鄉建設計畫中,東華環政所蔡建福老師利用規劃浪遊花蓮活動機會,以身體直接對花蓮的生態化產業發展計畫(EID-Hualien)基地,與學生用徒步方式,體驗最親近土地生態的活動。只是,這活動成果如何被整合進入整體的環保科技園區相關規劃,卻可能是未來執行的另一重大挑戰。 後註:後續另一個中央政府支持發起的千里步道計畫,有更多落實相關理念機會。

環保科技園區規劃與制度命名小記

Hits: 0環保科技園區概念,在規劃與制度設計上很接近日本的Eco-Town。當然,與美國等國推動「生態工業園區」的概念,在其出發點也有部分類似。台灣的做法,更借鏡在科學園區發展的”負面”經驗基礎之上,期待能帶動所謂環保科技產業。 現實社會,因為三處中選地點尚未揭曉…(雖然呼之欲出…) ,不論稱之為【環保科技園區】或【生態工業園區】或【生態化產業發展】或【循環型產業】【循環型社會】都無所謂,只要能在執行時,秉持真正想朝向永續目標,並協調出【最適合各地方】的方案,那就會是最好的方案。至於叫做甚麼計畫名稱,相對之下也就不是那麼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