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EIA

生態工業園不再生態

Hits: 23 「我們的審查,只是教導開發單位更狡猾地包裝他們惡質的開發行為,美化其環保形象,但對於根本性的解決污染和破壞問題,卻幫助有限。」 – 李根政老師自述環評委員心得(2007/6/5) 十年,是的,就是一整個十年,人生沒幾個十年。回望十年溜走,十多年累積建築、環保、企業與環境發展戰略領域心得,透過演講、教育培訓等方式,觀察這社會想像與執行「生態化產業發展」/「生態工業園」(註:政府示範名曰環保科技園區,然非生態工業園,原因另敘)落差之大,非千百字可形容。 2005年時去北歐走了一圈後以「向北歐學習」系列演講座談在台灣分享各界,始終找不到適當結語收尾。當時,北歐設計與北歐可持續發展案例語討論尚未成風潮,吳祥輝的「芬蘭驚豔」一書未出版,北歐,不是文化藝術圈與大眾媒體關注課題。 某場在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的講座續談北歐環境、文化與產業共生,站在最具台灣文藝復興風格的萬華區頂碩里里長辦公室內,我突然娓娓道起: “若要介紹北歐永續發展、生態社區案例等等心得,我實在很難將「環保」與「文化」等主題切分成不同場次主題。” 以瑞典斯德哥爾摩的漢瑪比社區(Hammarby Sjöstad)與芬蘭赫爾辛基旁開放博物館Seurassari小島為例,環保與文化因素是緊密相連、政策與市場行為環環相扣的發展結果。 若要勉強歸納出結論,北歐可讓我們學習之處,應該說是「生活方式」!或人們如何決定「生活價值」的方式! 常見政策宣傳或各教育與國際組織教案、或媒體報導北歐多麼重視環保之類的生態城市與社區永續發展案例介紹,有的只過度宣揚環保科技,有的只談歐洲對文化保存多重視等,環保與文化被當成兩兩分離。2005年,當時會注意北歐講座,多基於對北歐好奇的朋友,我猜沒人會注意上述暫時結論的用意。多年過後,我仍以為若談論分析北歐個案發展,切分為不同課題與部門,根本上就先犯下為分析單一目標而分析的錯誤第一步。 這情況也跟我在中原設計學院演講情境類似,主辦單位希望能多講點些「綠建築」,最後發現我幾乎未提任何綠建築特殊技術、實際設計操作手法。 這些都因為長埋心底的價值觀使然: 綠建築概念本就孕育在優良建築設計概念裡! 我認為只要設計科系學生好好學習基本課程(現場不只建築系,也有商業設計、室內設計等學生),綠建築就在裡面了!當時提醒演講主題只是希望幫聆聽分享的師生打開設計思維另一扇窗。 可能無法用系統理論或各種理論說清楚,可能無法清楚畫出關係圖、流程圖,可能綠色設計是個不透明、說不明白的思緒黑箱。綠色設計思維也可能只是一個字、一句話!可能來自成長與遊歷經驗,也可能只是天馬行空在夜裡作夢迸出的點子!設計本是主觀活動,設計師挖掘思維至瘋狂境界時,幾乎類似神秘而曖昧儀式。有的設計規劃師聲稱擁抱使用者(客戶)需求而尊重所有相關者參與設計的機會,有的完全以服務市場導向,各種宣言與價值都是自由選擇。 綠建築或綠色思維,與我們過去只談設計的不同處,應該是附帶更多環境關懷的價值! 設計師可以選擇公開擁抱綠色概念,也可選擇暗中偷偷學習綠色設計概念,但公開發展出自己發明的一套說詞與宣言,不管怎樣,這些都是設計這東西最令人著迷的多元性格。 在中原設計學院談綠色設計的尾聲,我試著將設計科系學生很陌生的生命週期分析(life…

後龍科技園區環評教我們的一堂課

Hits: 4[前言] 過去在文化資產保存與再生行動時,常感四處擔任救火隊搶救老屋窘境,總想一定要有適當傳承成功甚至慘痛失敗經驗方式,後來轉研究科學園區(工業區)與環境、當然還有生態工業園區,更加複雜的經濟開發與文化、環境衝突癥結,還是很難找到適當方式分享,2005年二度從北歐取經歸來的系列座談,感於生活方式與價值才是影響環保產業與城鄉生活環境說不清楚的關鍵,近來雖然冰島經濟受創,但是各種北歐創新與社會價值在主流媒體推推波助瀾下,話題火紅, 不知道大家是否真的能靜下來看看自己生長的地方的生產問題。 或許藉後龍科技園區環評話題,聊聊有關工業區開發管理與環境與社會互動的經驗(教科書或學校不跟你聊這)。這些東西,經濟部工業局或縣市政府資深官員不便透露意見、民間顧問公司沒空也沒興趣寫、學者不一定熟悉,熟悉者也可能必須寫期刊學術論文而不會管實際細節,最後呢,導致這個與我們生活權益相關的工業區隱性議題,常常被窄化為只有贊成與反對開發的兩種討論聲音…。 到底工業區的相關問題跟你我有關係嗎? 舉最近比較夯的經濟議題-CECA為例,大財團或工廠老闆關心的要命,市井小民以為這是天高皇帝遠,結果可能要等到自己上班的公司或工廠的生意因為沒有加入某一個重要區域或國際經濟貿易協定(也不一定就是CECA)受創慘重時,才又放馬後砲轟立委諸公或政府不是。我說工業區是種隱性議題,受不受大家重視的尷尬程度不輸CECA。有人會因為工業區設置而有工作機會,也絕對會有人因為新設或既有工業區而影響到生活或健康等各種問題。可能是耕種的蔬果不再甜美、可能是河川不再清澈見魚、可能是小孩開始出現呼吸道與皮膚不明病症…。 [科技園區不是工業區?] 即將在2009/3/9召開的環評會議,後龍科技園區案列入討論案。簡略看了會前說明資料,後龍工業區(沒錯!就是工業區,不是甚麼科技或科學園區)的開發單位是縣政府,必須利用這機會先說明的是: [斯斯有兩種,工業區有很多種…] 這種由縣市政府開發的工業區,就是原本都市計畫對於是否可以開闢工業用地的計畫權責,要提醒這跟大家常聽到的彰濱工業區、林園工業區等所謂編定工業區不同的是,編定工業區的主管單位是經濟部工業局(科學園區、加工出口區等主管單位也都不同)。白話來說就是縣政府需肩負所有開發與管理責任(至於委託顧問公司開發完成後, 縣市政府是否又會另外要求中央政府,也就是工業局納入編定工業區接管營運則是另一個主題),通常地方政府會另外委託工程顧問公司協助研擬工業區規劃報告書以及環境影響說明書等作為審查需要,這是最基本的幾個角色說明。 從來不相信現在有哪個地方或中央政府單位有能力整合不同單位之間的業務目標矛盾,創造一個清楚而帶有希望的願景(早期宜蘭經驗還算是較令人感動的正面案例, 現在也已經很久沒有聽過那個縣市有好表現了)。後龍科技園區開發案果真為苗栗民眾著想?在還沒有搞清楚背後的利益糾結之前不便妄下斷語(也許根本沒有掮客,只是單純的文官作為不得而知),但諷刺的是, 苗栗這個台灣西部勉強僅存. 還沒有過度開發的地方,只是因為過去數十年以來,就像偏僻地方的老厝常意外保存完好,不是保存好而是開發壓力還沒有染指。苗栗過去沒能力與經費大量開發,意外造就較為完整的原始自然地景與休閒農業等新機會。 [地方政府在批經濟或放煙火?] 苗栗的產業結構中,工業生產比重的確不多,根據支持設置後龍科技園區的工業局意見表示, 苗栗在台灣中部的產業聚落中是個空缺(至於台灣是否一定要串連整個西部都變成工業聚落/帶又是另一爭議話題),政府在鄰近新竹的竹科竹南基地與頭份的石化、以及早期的紡織工業、還有三義的汽車廠之外,苗栗沒有特別的新興工業基礎。但是,後龍與造橋地區是否需要劃設如此大面積(362公頃)的新工業區,在我看來,恐怕都還不是單純的工業與環保問題,而是納悶為何苗栗縣會提出這樣的開發案? 我們回顧近幾年各縣市裡頭,最用力在地方政府府權限範圍內開發大量新工業用地(工業區)者,莫過於台南縣政府!台南縣政府一方面標榜反濱南案,一方面卻又在七股提報新開發的七股工業區(通常現在都會叫做科技園區),台南縣政府也知道為了避免污水放流口直接流到潟湖絕對會招致負面形象,轉而排至曾文溪口(這不是一樣都增加污染影響範圍)。最近苗栗縣政府劉政鴻縣長大力宣傳馬家庄、重金禮聘國際音樂大人物來苗栗,雖然聲稱帶來或多或少的觀光經濟效益,只是未了解籌備方式、人員組織與經費配置,倒也不敢全面質疑這種煙火式的活動(比較關心的苗栗縣是否因為這些音樂活動,累積並培植了政府單位與民間的文化創意人才?),只是苗栗縣政府這次的工業區開發案,是否真的是拼經濟或是另有隱情,這可不比放煙火,實在需要好好聽他們怎麼說。…

大寮空污案與日本北九州Eco-Town的環保協定

Hits: 34 大寮工業發展背景與空污事件 1960年代出口導向之工業發展政策下,從1978年起營運、原名大寮的大發工業區,從廢五金發展為混合金屬處理專區之工業聚落,391公頃面積與580多家廠商,也是高雄最大工業區。 早期有過七彩煙霧與抗爭,只是2008年12月間之連續空污事件,地方向中央抗議,但涉嫌污染的7家工廠否認,政府協調回饋與環保協定尚未定案。 2009年1月由大發工業區廠聯會召開原屬縣府應召開的公害糾紛緊急紓處小組,政府承諾補助潮寮國中小五年免費營養午餐、設兩校獎學金每校每年30萬元、補助潮寮與過溪村巡守隊每年全天稽查費60萬元、設紅外線偵測儀、設公害監督委員會等。未能承諾草案有:(1)工業區聯合污水處理廠須提遷廠時間表;(2)工業區進行二階段環評;(3)受害嚴重師生每人30萬賠償金;(4)村民每人10萬元補償金。而後,公害糾紛調處委員會達初步協議,將依法討論環保署起草的環保協定書。  北九州的七色煙與非抗爭手段 類似公害糾紛可參考日本北九州(Kitakyushu)從高污染轉為環保示範城市的自治經驗。故事從一九六O年代談起,北九州八幡鋼鐵廠是日本第一個鋼鐵工業基地,鋼鐵與化學等工業聚集之空污嚴重程度絕不輸任何地區,當時令人掩鼻的硫化物與各種化學物混合溢散產生的”七色煙”奇景,諷刺地被居民奉為見證工業發展象徵而自豪!只是各地可見抗爭公害污染,獨未見北九州有激烈抗爭,一說法指北九州經濟太仰賴大型企業,市民也不願得罪企業,反而是主婦們受不了家人健康與環境受損,自我學習並以行動突顯公害問題,改變地方政治制衡關係,社會轉支持反污染有成的左派政治人物,保守的市長與廠商眼見下屆選舉可能失利,在無足夠法令管制空污情況下,市長與企業提出二氧化硫減量協定獲得所有廠商簽署,意外大幅改善當地空氣品質。至於該地轉為生態鎮(Eco-Town)示範則是另一後續綠色發展故事。  環保協定的作用 至於早年林園污染糾紛由中央處理時也無適當法令參考,得教訓而促成公害糾紛處理法。只是公害來源仍常難辨認,大寮事件初,地方以污染源不明或另有考量未立即啟動調處委員會,環保署協助過濾可疑廠商並建議啟動法定程序,但處理糾紛考驗政治智慧,過去最高法院判例曾指舉證責任分配尤其是公害糾紛常有不公平關係,使被害人無從獲得應有賠償,因此舉證責任轉換得依「民事訴訟法」2000年2月5日公佈第277條(舉證責任分配之原則)修正條文之但書:「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但法律別有規定,或依其情形顯失公平者,不在此限。」 標準程序應先由地方啟動「調處」委員會,調處不成再由中央「裁決」。調處或裁決的「協定」,「經法院核定後,與民事確定判決有同一之效力,…調處書得為強制執行名義」(公害糾紛法第30條)。另依「公害糾紛處理法施行細則」第29條,環保協定應載明「協定標的」、「環境保護措施」等。但是,環保協定目的也不只是協調賠償金額,重要的是環境品質是否因此變好?地方與中央對立不免遺憾,各方對責任歸屬意見紛歧,朝美好環境前進應是共識。或許,藉此反省環境公民養成方式,開誠佈公討論工業區廠商資訊應循何種方式公開,取得社會溝通與信任關係更具前瞻意義。 (原文刊載於2009年的<工業區通訊>期刊)

五期三難題-工業局的考卷 交不出去

Hits: 3 【經濟日報╱記者 謝佳雯】2008.10.16 02:46 am 明年經濟成長率面臨保五之戰,收到來自台塑集團高達2,000多億元的六輕五期投資計畫書,本該是件振奮人心的大禮。但對經濟部工業局來說,卻如同拿到一疊厚厚的考卷,這份考卷已擺在工業局一、兩個月,遲遲交不出去。 六輕五期計畫有三大難題-空汙、水及土地,全都超過雲林離島工業區的管制上限。因雲林離島工業區內已有六輕四期和台勝科,以及原核定進駐的台塑大煉鋼廠和國光石化,要滿足上述投資案的用水、空汙管制都有困難,現在又加上一個更龐大且不在規劃內的六輕五期計畫,讓工業局官員苦思不得其解。 工業局年初審查六輕五期投資計畫書時,即先以退件處理,希望台塑集團再評估。但8月再收到該投資計畫書時,計畫內容仍和原版本相去不遠,原來有疑慮的空汙、用水及土地三大問題,其中尤以空汙和用水的解決難度最高。 工業局此時陷入得在六輕五期、台塑鋼、國光石化「三選一」,只要這三項投資計畫不變,空汙、用水、土地三大難題全都無解。 據工業局初步估算,若國光石化順利轉至大城設廠,台塑鋼又暫緩推動,並由台塑買下新興區價值約70億元的土地,避免其他廠商進駐搶配額,六輕五期的土地和用水問題才可迎刃而解,僅剩空汙管制需要進行減量配套,才有機會通過環評。 不過,即使台塑集團自行在六輕五期和台塑鋼間「二選一」,以六輕五期為優先推動計畫,但仍要面對已啟動彰化大城投資備案、卻未正式宣布放棄在雲林台西設廠的國光石化投資案,為六輕五期的潛在變數。 因工業局無法保證國光石化絕對可以順利在大城設廠,更無法「勸退」國光石化宣布放棄雲林台西預定地。 因此,六輕五期、台塑鋼及國光石化三項重大投資所牽扯出的三角關係,加上每個投資都有困難重重的環評關卡,讓工業局收到2,300多億元的六輕五期投資計畫書,猶如千斤大石,一點都不會感到興奮。 【2008/10/16 經濟日報】

對「環評作業準則」草案增訂民眾參與及資訊公開之疑問

Hits: 10 根據政府法規資料庫公告,環保署打算在環評作業準則裡加強民眾參與及資訊公開內容。 雙手贊成並鼓勵堅持行政程序法精神的措施,但是,再多再嚴謹規範,都有或多或少漏洞,有心鑽漏洞的產官學研串聯的網絡仍有可趁之機,例如:製作【環境影響說明書】明訂要先與民間對話,問題是,誰決定誰是所謂民間意見? 過去幾十年來,號稱民主程序,屢見官方故意安排政策計畫說明會安排在民間無法參與的時間與地點,等同變相合法執行(但完全不合理並違背民眾參與精神)方式,利用不熟相關法令的鄉親父老們搞不清楚說明會的法定位階,利用熱心民眾或被動員的民眾成為背書一員。 長期以來的質疑聲浪,因為審查結構先天失調,無止盡的抗爭與政治操作動員與反動員,就不難理解為何台灣這幾十年來社會信任與公共參與動能在此被消耗殆盡。即便是有部分所謂民間聲音被納入說明書,但若只是作為附件參考,仍不能發揮實質影響作用,官方若只聲稱都是專家委員會合議決定,符合法定行政程序,卻可能依舊失去環境與社會正義。 環保署網站增訂尚未送審的開發資訊作為公開參考一事,本為好事,但老話一句,若整個環評利益相關者的權力關係結構不變,還是由開發單位自行委託製作顧問單位撰寫報告書,先天上就預埋報告書的公正客觀性。以致於環評權責結構沒有徹底調整(開發者自行找顧問公司寫環評說明書之共生結構關係)之前,我們不用太過期待會有完全公開資訊。 “不完全的資訊不是錯誤資訊,卻以正當合法的程序讓大眾誤解真實”!  這可能是更令人膽寒看待資訊公開的態度。例如:台灣北部高科技產業群聚某都市推動全面擴大都市計畫的公開說明會與公開展示地點與方式,民眾看到的資訊並沒有錯! 只是經過刻意選擇不完全(過期的舊資訊)的、可能是三個多月前委託顧問公司擬定的草圖(圖中有各種規劃區域的泡泡圖、功能分區等資訊。因為比例尺太粗糙,根本看不清楚未來開發可能造成的影響範圍)。發生在這之後的真實故事變成:得標顧問公司根本未仔細現場勘查基地,竟然將計畫道路劃在既存的國小校園範圍之上!天啊,這常聽資深前輩說過的上一世代都市規劃傳奇故事,竟然眼睜睜在台灣繼續發生。 資訊公開是好事,但若未能徹底先檢討上層結構設計錯誤,恐是永遠的爭議缺憾。 ————————————— 附註: 主旨:預告修正「開發行為環境影響評估作業準則」第5條之1、第6條、第31條草案。 依據:行政程序法第151條第2項準用第154條第1項 文號:中華民國97年9月15日環署綜字第0970070672號 摘取部分補充說明: 二、 為加強民眾參與環境影響評估機制,使環境影響說明書審查聚焦,開發單位有必要於準備製作環境影響說明書時,即與相關機關、團體或民眾對話,並就準備進行評估之範疇進行意見交流,爰增訂本條文。 三、…

宜蘭-經建會做法「倒退嚕」

Hits: 2【編註】 宜蘭基地開發小啟示: 科學園區開發,不全然是可直接複製的金雞母。工業區開發管理基金被揭露窘境已久,沒想到,科學園區開發也有這麼一天。 是否暗示,公共財政狀況出現關鍵轉折了呢? ———————————– 宜蘭-經建會做法「倒退嚕」 【聯合報╱記者戴永華】 2008.02.15 03:54 am 新竹科學園區宜蘭基地即將進入土地徵收階段,偏偏行政院經建會突然跳出來,反對動用政府編列的開發基金預算徵收土地,要求評估BOT民間資金開發模式,等於讓這個案子走回頭路。 宜蘭人盼了好久,才盼到一座科學園區,如今中央預算編了、環評及土地變更也通過了,經建會如果想以BOT民間資金開發,早該說清楚,不應該等一切程序花3、4年時間都走完了,才殺出個程咬金。 經建會認為,科學園區開發基金赤字高達七百多億元,才評估民間開發的可行性,但這個理由讓宜蘭人聽不下去。 理由是,七百多億元赤字對中央而言,算是筆龐大的數字嗎?目前各科學園區土地大多租給廠商使用,原本的不毛之地,設了科學園區後,土地翻漲數倍,這些上漲價值及周邊商業效益,足可打消七百多億元赤字。 更何況,全國每處科學園區都是以政府的基金預算開發,為何唯獨宜蘭科學園區要扮演評估BOT開發的「白老鼠」,背負基金赤字的責任呢? 經建會的做法「倒退嚕」,一旦花2、3年時間評估BOT開發不可行,再回過頭以政府預算徵收土地的話,屆時土地價格上漲,這筆帳又該算在誰的頭上?

[中時社論]環保與經濟不應互為絆腳石

Hits: 0民間環保團體批評前環保署長張國龍任內沒建樹! 工商投資界批評環保署是經濟絆腳石! 雙方的對立關係與立場,恰好與政治對立狀況如出一轍,真的沒有中間或第三種可能嗎? 監督有理,若只是為對立而對立,只怕繼續虛耗各方能量。 台灣需不需要大煉鋼廠與重工業是一種討論課題,為何需要?為何反對? 有無可能並存這種產業並兼顧環境? 這類理性討論 (網軍亂掃射的時代,用”理性”兩字都是罪過)在這時代已絕跡。不只是環保問題,其他冠上”政策”的公共議題都面臨這困境。 有前輩問過我:政府現在沒有環保政策,也沒有經濟政策!? 我回答:我們的政府現在有政策嗎?(無言~~) —————————————— 中國時報 2007.05.23 環保與經濟不應互為絆腳石 中時社論 最近有關環保的新聞非常多。先是行政院長張俊雄的新內閣上路後,新任部會首長中卻獨缺環保署長。在遍尋人選無進展後,最後才由民進黨僑選立委陳重信出任政務副署長,並暫代署長職務。出現這樣特定部會首長因尋覓不到適當人選無法隨新閣上任的現象,過去確實很罕見。 在此同時,陳水扁總統出席工商協進會第二十二次會員大會致詞時強調:「經濟發展和環保不可能脫離,如果我們陳義過高,將環保的標準訂得太過嚴苛,迫使廠商出走,外移到環保標準比較低的地方,例如中國,然後我們再進口相關的產品。結果溫室氣體的排放不減反增,不但環保的問題沒有解決,更進一步妨礙了產業的發展,衝擊了就業的市場,這樣的政策是否妥適也必須通盤加以檢討。」說話的口氣彷彿台灣的經濟發展成績不佳都是受制環保一樣。 另一方面,甫卸任環保署長張國龍的夫人,也是環保媽媽主婦聯盟創辦人的徐慎恕則在環保署歡送會的現場直指,陳總統所謂「環保不能妨礙經濟發展」,的確是張國龍下台主因,因為她先生不會為了做官而扭曲原則。徐慎恕也感慨說,聽了陳水扁總統的話,真叫人傷心。既然政府決定要以經濟發展作為首要考量,張國龍當然屬於「非主流」,環保是他的信仰,理念不合,他怎會留在內閣?徐慎恕說,內閣改組時,就有人請張國龍繼續當署長、請他幫忙,但張國龍不要。她說,張國龍不可能為了繼續當官,而配合行政院或高層指示,進而扭曲原則與理想。 將這些訊息湊在一起,凸顯當前政策治理上不少嚴重的問題。一個政府團隊同時擁有經濟部與環保署,主要是在於讓政策的制定與執行更周全,畢竟不論是經濟,或是環保,都是在追求人民最大福祉,而不是在遂行個人環保或發展的理念,更不是讓兩者之間彼此牽制,甚至互為絆腳石,如果出現這種現象,那並不表示誰要犧牲誰,反倒是治理上出現了嚴重的問題。…

中科后里園區開發聽證會 學者促提明確數據服眾

Hits: 1中國時報 2007.05.18  中科后里園區開發聽證會 學者促提明確數據服眾曾秀英/中縣報導 中科后里園區開發計畫聽證會17日在縣政府召開,文魯彬、郭鴻裕等多位環保署審查后里園區的環評委員與會關心,發言踴躍的地方人士既期待繁榮又怕犧牲環境,立委賴幸媛力主另辦正式聽證會,爭取降低環境傷害的可能性。 郭鴻裕既是環保署環評委員又是后里人,他說,中科后里園區當初在環評過程中,就遭到蘇內閣動員官方代表強行通過,專家學者提出的質疑都未得到交代,那時就有8人反對,昨天有5名環評委員前來關心。 他代徐光蓉、周晉澄等多位提出書面議題的環評委員發言,對於中科廠商專利原料內容無法取得,擔憂成為危害環境漏洞,雖然環評已通過,再翻盤的可能性不高,他仍堅持利用聽證會的法律效力,爭取可能抗告的機會,即使最後不成功,至少也降低傷害。 同為環評委員的文魯彬則以楊文科身為開發單位─中科管理局長,卻又擔任聽證會主席,違反行政程序法迴避原則,等於球員兼裁判,會議光討論誰當主席就用掉一個小時,最後有3位中部地區教授擔任共同主席解決。 中科管理局昨天派出浩浩蕩蕩陣容,嚴陣以待舉辦聽證會,上午9點開始的會議直到下午3點多才結束,會中近50人、長達6小時的相互答辯過程,才到中途就被賴幸媛抨擊回答內容不夠明確,局長楊文科同意6月20日前提出書面議題。 逢甲大學教授戴秀雄也說,科學的東西不是中科說了就算,管理局唯有提出明確數據才能服眾,建議中科接受這次會議為預備會,集中火力下次再戰。 會議內容以排放水與健康風險評估為主題,攸關民眾權益的賠償機制,與汙水排放相關的河川流量與枯水期、大安溪排放管對海岸與海水的影響,一再被質疑。 農民柯坤利氣呼呼的說,灌溉水很重要,中科后里園區排出汙水萬一汙染水與土壤,大家吃到的便當可能就是他種的稻,如果不重視這個問題,那天吃死就算了。 _MT_SEPRATOR_

竹科中興基地環評通過 高污染生技業被擋

Hits: 9工商時報 2007.04.25  竹科中興基地環評通過 高污染生技業被擋王尹軒/台北報導 竹科宜蘭園區五結中興基地第三次環評審查,昨(廿四)日獲有條件通過。環評委員表示,中興基地引進產業規劃中,最大爭議在於生物科技產業範疇界定,為了避免衍生後續不確定的高感染性污染風險,竹科管理局承諾,未來該基地將不從事高污染的生技研發與製程。 竹科管理局徵收原經濟部國營會中興紙業,後來民營化改制的中興紙廠土地,準備開發成宜蘭園區五結中興基地,開發經費估計為二七.六三億元,總面積三○.八公頃。 由於興中紙廠租約九十九年到期,因此中興基地開發期程,預計為九十六年八月及一○○年一月,分兩階段開發,陸續完成一三.六公頃及一八.二公頃面積。 中興基地未來引進產業,定位在通訊知識服務與支援業,以及生物技術產業。不過,環評委員認為,產業規劃最大爭議,在於生物科技業的範疇有疑慮,明確列出業者類別,以掌控後續可能衍生的污染物,為的是阻絕具傳染病源的生物危害性製程進到園區。 由於日前已通過環評的清華大學宜蘭校園,承諾不會引進高感染性實驗室,因此竹科也答應比照辦理,未來將不會引進從事高污染製程與研發行為的業者。 _MT_SEPRATOR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