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DN EIDN

我為何看了四遍【尋找小糖人】

ARTICLE
/By
破天荒看了四遍以上【尋找小糖人】的理由 Bruce K. Chung 10 AUG 2013 除非被迫關在無法選擇或不能轉台的時空,從不刻意重看電影。除非【越戰獵鹿人】或【刺激一九九五】這類經典與個人經驗交集的特例,可能會時隔多年某個吉日,不知觸動哪根筋而重看一遍。屈指算算,這個人紀錄已被紀錄片【尋找小糖人(Searching for Sugar Man)】徹底摧毀,三個月不到,竟然破天荒用網路與實際電影看了四遍。某日,友人突然問起:為何看了四遍?好看在哪啊? 當場並非回答不來,只是吃了一驚,對啊!我怎麼會這般反常?驚訝更是納悶,也給了我回頭找尋反常行為的驅動力根源。 這不是”影以載道”的藝術電影,也不算娛樂片,硬要歸個類別,應該就如奧斯卡獲獎類別 - 紀錄片。說是紀錄片,又比傳統紀錄片多了後製特效,這倒無礙紀錄片客觀角度,多了導演對影像藝術的詮釋之道。好比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鏡頭,首推Sixto Rodriquez低首漫步底特律街道,人物側影維持在畫面正中間,頹廢街道與雪景則在後方不停變換、不斷滾捲移動,讓我聯想起布袋戲的布幕捲動復古效果,或如王家衛喜歡將主角停格,後頭跑龍套人群快轉抽離模糊的影像效果。若將這想像詮釋為時間與空間飛逝,主角持續緩慢邁步前進,走向哪?走向理想也走回家。這部份無疑是此片最先吸睛的視覺美學,一部有畫面質感的音樂MV。 影片中漫步冬季底特律(摘自影片) 有畫面之外,不多說,音樂當然是最基本吸引人的聽覺魔力。想是自己過去太欣賞也太習慣鮑伯•狄倫、李宗盛、羅大佑式的吟唱法,乍聽主角羅德里奎茲(Sixto Rodriguez)的哼唱方式,難免將這些隱含社會觀察與覺醒意識的吟唱詩人串連在一起。我不知道他們各自出道年份孰先孰後,至少,羅德里奎茲的歌曲已經完全觸發我對此片配樂的興趣。稍微注意歌詞寫法,可聽出文字中帶有哲學般的詩意,那是一種略帶後現代的新詩味,今日在李格弟(夏宇)或陳綺貞作品中已經是文青最愛,羅德里奎茲在他那年代譜唱出來,不帶一絲做作,我只聽到真誠的人生故事。例如,我很喜愛的【Crucify Your Mind】這首歌裏,恰到好處用Tom與James這些人名當韻腳與過場,部分歌詞這樣寫著 : Was it a huntsman or a player That made you pay the cost That now assumes relaxed positions And prostitutes your loss? Were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