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green building

廁紙丟了沒?以紙窺天:衛生紙丟不丟馬桶的科層觀

Hits: 1以紙窺天:衛生紙丟不丟馬桶的科層觀 Bruce K. Chung 2011/1/30 初稿 2011/6/22 補充環保署新聞稿意見 2011/10/20 完稿 衛生紙用完應不應該或可不可以直接順手丟入馬桶?這個典型在環境管理、生活品質與價值之間大衝突的取捨問題,若只是打著節能減碳省水理由,又淪為只用單一專業觀點凌駕全面問題的悲劇,說白一點,就是假環保之名而忽略生活品質的比例原則! 也不知道為甚麼,這話題在2009年左右出現在報紙媒體,問題發酵蔓延,雖然沒有引發正反意見的大辯論,可是這麼單純的一張張衛生紙該往何處去的行為,涉及主要議題屬於環保署掌管的廢棄物處理業務範圍,或許是擔心外界批評環保署的宣示政策不夠環保,環保署在2011年1月邀集衛生紙製造商表達意見以表慎重。當初就可以預見無論環保署決策建議為何,即使政府宣佈衛生紙應該丟或不丟到馬桶內,可以預見的是: 影響範圍僅止於「呼籲」民眾在「公共廁所」等公共場所的使用「習慣」應該怎麼樣怎麼樣…,因為政府不可能有辦法有權力發揮管制 我們不可能在公共廁所內裝設感應器,監視偷窺使用者是否乖乖順手將衛生紙丟到最適當的位置,更不可能管到私人家裡的廁所怎麼用!也就是說:未來的衛生紙往哪去,宣示效果將遠遠大於實質效果! 好政策-零政策-壞政策 政府宣揚生活環保問題,考量重點大多不只是從偏狹角度,計較是否能夠因為改變某個手段而減少多少耗水量,或減少「可見的」環境處理成本。更重要的是,能否在維持舒適的生活環境品質並綜合文化因素,還有,有完整思維的政策還必須誠實面對社會大眾人心的自私與現實面,在技術資料輔助下,做出最恰當的公告。所有政策與公告本就是在很多種相互衝突的因素中找出最適當平衡點,而不只是運用所謂科學研究資料與科學假設模型求取極大極小化的模擬數值。更麻煩的政策環境是,若只為了特定主管單位的本位立場,只凸顯了某問題的特定單一面向,不願意跨領域、跨部門討論分工,可能只是將其他面向的影響丟給非我公務部門去傷腦筋,最後只是徒增社會大眾困擾。一如塑化劑的DEPT管制,誰會想到會用到食品?原本以為食品安全衛生管理交由衛生署就好,一般民眾誰會想到環保署是最根源的把關者。 甚麼是一個好的政策?好的政策得以預見社會可能回應,做出最適當規範。所謂適當,不一定是基於單一目標的、最理想化的、基於所謂嚴謹學術分析報告,很多時候,不論是政府或企業都一樣,最恰當的決策往往必須在大眾心理的灰暗面與多數個人追求私利的前提下,透過政府掌握較上位的資源分配與設計,預期未來的行為與環境可能出現的各種情境關係,甚至動用公權力與可運用資源從前端先改變或控制,才能避免一廂情願認為大眾理所當然或遵行政府規定。簡單來看衛生紙問題的政策指導方向,就是要先認清民眾對於使用過的衛生紙這件事的看法,既然不大可能在政府規定不准丟而馴服公告,不如轉個彎想想:如何從政府可以掌握的影響範圍內,讓衛生紙可以直接丟入公私立的廁所馬桶內不致造成危害?最簡單的可能方式就包括:從產品標準檢討中,約束衛生紙製造廠商生產符合較易分解的衛生紙、檢討新舊排水管徑、揚程等廁所細部設計規範等。 所有的問卷調查都可以隱藏帶有刻意引導的題目設計,也可能因為前提未解釋清楚造成完全不同的結果。例如若只是單純不帶任何前提說明,直接問現在民眾使用完衛生紙的習慣,可能大多數習慣丟到垃圾桶;可是,若增加前提說明,詢問為何不直接丟衛生紙到馬桶內?對家裏廁所的答案一定是擔心阻塞,在公廁可能是另一習慣考量。但是,若將前提改成,假設所有市售衛生紙都可以在馬桶化糞池等汙水處理設施中徹底分解,不用擔心阻塞問題,我想超過九成的人一定願意直接丟衛生紙到馬桶。不帶政治氣味的生活環保問卷調查,也可能充滿政治敏感度,就看執政單位願不願意將宣導管制對象從民眾擴及廠商而已。 舊屋管路能否抵擋衛生紙大軍? 回顧台灣從上一個世紀在工業經濟起飛為基礎所累積的民間財富,首次巨量爆發的建築潮,大約是在1980年代左右,國泰人壽在1987年以天價每坪九十萬元買下南京東路華航旁土地,被視為台灣房地產狂飆年代重要指標,而後股市在1989年首次上萬點。只是資金可自由進出,但是大量搶建的水泥透天厝與大樓,真的就是不動產不動如山直到現在。若根據鋼筋混凝土(RC)的生命週期大約是三十到五十年不等,或根據台大環工曾對台灣整體的水泥砂石物質流分析,幾乎都指向未來五年內會是國內水泥構造建築大量翻新的時間。 先提供台灣該階段搶建的目的,在於點醒過去五十年來,尤其是近三十年因為房地產飆升階段,在先搶建照再送圖說,有蓋就賺的情況下所創造的各種低品質建物,很多戶數較多或管線複雜的水電管線設計規劃,或許還是由建築師委託電機技師畫畫單線圖,但那個年代絕對不是以環保生態為準則,且最後在施工階段方便的實際考量下,很多構造細部設計與施工都被迫打折扣。這個不能說的秘密,就好像建築設計與結構設計之間的宿命折衝關係一樣:結構技師在結構安全與保護自身責任前提下,希望鋼筋設計愈粗愈好,建築師則希望結構愈簡單愈輕巧愈好,於是常見房屋一根主要柱子內塞滿十號鋼筋與冷水管、熱水管、污水管、強弱電管之後,發現沒有足夠空間灌漿才回頭修正設計規格。這比較誇張的形容,常真真實實發生在你我現在住的房子。到了綠建築概念與法規出現後,很是無奈地,意外引發出:原來傳統的建築設計都將陽台的污水口直接當成地面水收集口排到水溝!因為早期建築物設計都沒有貼心考慮到洗衣機與各種現代設備的配合問題,洗衣機排出的污水也隨著國人在陽台擺設洗衣機的習慣方式,直接排入門前的雨水溝,造成不自覺的長期污染。…

我們不需要寶特瓶綠建築奇蹟

Hits: 21又出現典型為環保而環保的案例,只是這回案例規模頗驚人,一棟房子!  若站在為了突顯保特瓶回收與環保問題而設計這房子,不錯! 若是為了吸引大眾目光焦點,傳達企業對環境的重視,不錯! 若是為了設計開發新的資源回收環保科技,還不錯! 撇開這些不談,若沒規劃好這棟寶特瓶房子蓋好後的回收問題,不妥!(除非已經規劃好未來拆解回收的管道與方式) 自從民間出現追法令漏洞的空瓶工廠(不要懷疑,真的有出現只為了套利而生產空瓶的廠商),加上回收管道的其他問題,環保署放棄了回收寶特瓶空瓶退瓶費政策後,寶特瓶回收率偏低始終是不得不正視的痛。 資源回收弔詭之處,就是當大家都知道資源再利用是種環保作為,太刻意為了資源再利用而再利用,只會亂了原本正常的資源回收產業生態平衡。更重要的是,若某些特定物質再利用之後,無法繼續進入下一個生命週期的回收之旅,可能本來可以增加使用期限而在下個生命周期階段就入土,這個地球將增添永遠難以分解的塊材! 例如:太刻意將原本有機會進入回收產業體系的玻璃(尤其是清玻璃)混入瀝青或連鎖磚等鋪面後,除非有清楚的後續二次回收管道(恐怕沒有),這些原本應該繼續當玻璃的材料,變成無法一輩子無法翻身再利用成為有用的玻璃原料,終與建築廢棄物混成沒有未來的複合廢棄物。 寶特瓶也是一樣,原本寶特瓶被廠商回收後,可以用不同方式繼續進入其它可能降解的PET相關產品生產鏈,若過度加工變成建材後,”混血”過的保特瓶不論變身為結構材或裝修材,若無法輕易二次回收分解,將造成環境二度傷害! (此處不清楚該建材的詳細設計,只能以猜測語氣預警) 寶特瓶建築的再利用思維類似用保特瓶製造衣服的荒謬! 美國朋友曾送我一件寶特瓶衣服,它是用寶特瓶回收製成的纖維絲編織而成,純粹作為環境教育宣導之用。我刻意在某次大學講堂穿上寶特瓶衣服給學生當範例解說,強調衣服可以用各種材料製成,當然也可能用保特瓶回收製成的化學纖維編織衣服,但是,保特瓶若能夠繼續被製造商回收,絕對是比較完美的再利用方式。拿來做成衣服,照理說是不得已的辦法。 若為了宣傳環保理念還可以接受!或是世界上已經沒有更好材料,只能從垃圾堆與寶特瓶中尋寶,這種方式可以接受! 若是為了將每件已經是高分子、複雜分子結構的化學品不斷繼續加工加料,號稱再利用的環保美意,會是更大環境災難。 【參考新聞】台灣奇蹟 全球首座寶特瓶建築 【聯合晚報╱楊美玲/台北】2010.04.07 垃圾變房子!花博遠東環生方舟首度亮相 全世界首座以寶特瓶蓋成的建物,遠東花博流行館環生方舟,為花博唯一民間企業贊助興建與自行營運的展館。…

天時地氣 材美工巧

Hits: 9 懷德居兩張孿生木椅身分大解謎 自從看上木椅的書籍與網站資訊,報名參加過木作家具講座之後,好像也表示自己開始接觸一點木作知識。若要解釋我喜愛木作家具到甚麼程度,也實在有點牽強 。除了喜愛兩字,我沒真正鑽研過家具,也舉不出個人的家具瘋狂迷戀史。我沒有辦法像林東陽老師那般熱情,輕易舉出三十年來癡迷丹麥木椅的典故,更不可能想像世界上會有木椅達人-織田憲嗣那樣的怪才,買下百坪別墅只為了可以收藏千把經典丹麥木椅,並精準依據正立底側面尺寸與重量等測量整理出專門書籍。 說起跟台灣木椅達人林東陽老師的緣分也是一有趣故事,原本完全不認識,這一點都不特別,特別的是還沒認識林老師就已經創下放了他兩次鴿子的紀錄:一次是家具圖書館剛成立那年,就用E-mail約好日期前往泰山參觀,後來因為各種關係沒能湊合,包括同伴啦、時間啦、交通工具啦…。這樣又拖過了近一年,等到懷陽居木工學校開幕時,我當然又很興奮地報了名,只是那次又再缺席(此時我猜很可能早已被列入拒絕往來的黑名單了吧)。直到2007年出現丹麥木椅大師漢斯韋格納(Hans Wegner)的講座,我又報名了8月5日的活動,決定風雨無阻前往林口山上聽講。一早騎機車遠從新店出發,差一點在林口山區迷路誤了時間,話說這懷德居真是個適合閉關的好地方,好在連手機不通…,除了蟲鳴鳥叫之外,在這裡沒有城市吵雜味,多了鄉村的草香,的確是我認識丹麥木椅的啟蒙地。 「你有沒有試算過你家裡頭共有多少張椅子?」 「平均每人有多少張椅子可坐?」 當這些問題第一次浮上耳際,我倒真的是答不出來。 仔細盤算目前租的公寓裡,有房東原有的三張餐桌椅與三件式沙發組、加上前房客留下的醜陋板凳兩張、電腦椅一張、還有差點忘記的浴室塑膠矮凳,夫妻兩人原本有十張椅子可坐。而真正自行添購的只有在大潤發買的泰國製可愛動物造型的小木頭凳子兩張。所以,兩個屁股有十二張椅子可以坐,數量不少,除了小木凳是我泡茶常用,沙發是我看DVD專用外,始終嚷著沒有一張椅子令人滿意。 接著剛剛說過的,實在沒辦法找出可以對比我對木椅的愛恨情愁故事,只能先舉一點親自挑選市面工業製椅的經驗。清楚記得十多年前為了可能長期熬夜畫設計圖而需要找一張舒適的工作用座椅,還是大學生的我在當時忍痛花上三千多新台幣,幾乎是花光伙食費買下一張可旋轉、可調高度、可後仰、靠背高度剛好可抵住腰背的塑膠皮製的工作椅。功能看似普通,那時已算高檔椅,更重要的是一個大學生肯花三千多元買張椅子,即使現在都可能被嘲笑。而那張椅子在畢業後被繼續搬回老家使用迄今,很像所有投資若能夠拉長時間軸來看,變成結合個人情感與經濟划算的資產。 想想韋格納的經典木椅,機器生產到手工製造的入門品要價新台幣兩萬至十萬,根本是件享受且划算的投資。近來國內已有南部建商取得正式授權,賣起韋格納設計的正版木椅,找個時間一定要來去逛逛。 「材美工巧」常用來形容明式家具的完美境界,考工記對於完美的看法尚包括”天時地氣”的掌握。只要是器物的”設計”,從家具、各種具象的用具乃至建築與城市,都適用這樣觀點。只是,通常「流行」或「受矚目」的作品不一定滿足這標準而依然躍上媒體焦點。這是另一個層次的問題,但也是很多設計品無盡的爭論課題。家具可能還好,機能性本來共認的重點。說到建築,就更是機能導向的領域,你有可能花上數萬元買上一件「只是好看而可能不甚實用的家具」,滿足一點點虛榮或文化品味。但我想很少會聽到有人只是為了好看而花上千萬元買棟造型特殊卻難住的房子(少部分公共建築例外)。無奈的是,近來打著綠建築或綠建材的熱銷風潮,所謂”二代宅”之類的宣傳語,當然是希望消費者體認建商蓋的房子有先進科技解決房子的環境適應問題,只是這「天時地氣」的道理,基本上根本不需特殊科技,只需要尊重建築原本的配置區位與座向、通風採光的微氣候特性、建築外牆的窗戶(開口)位置與環境的相互關係等規劃或細部設計,就是最直接順應「天時地氣」的作法了!可惜這類建築師的「普通常識」在陷入房地產的業主與同行壓力之下,只有直接向市場投降! 以最常見的住宅來說,常可看到日本企業大社長的家,即使基地面積再大,常只是二到三層樓的高度,房間數也不多。一般民眾更是不可能購買一味強調多房多廳的住宅。為什麼同樣是經營商業買賣的長條型街屋,台灣早期如鹿港、安平、新竹等地的宅第反而看得到採光天井與通風的空間?因為現代的「販厝」/「透天厝」的空間形式,反映的只是台灣房地產商人與業主在長期投資獲利觀察所累積出來的市場操作機制。可惡的是這套機制卻壟斷了所有沒錢的人甚至有錢的人的居住空間模式。 上從政府在新的重劃區劃分土地的方式、建築管理規則、都市設計準則,下至常見的建商與建築師的對話都被馴服在這大大的框架,數十年來如一。我不特別欣賞安藤忠雄,但是他在大阪的一些狹長基地的小住宅還真是精彩。有人質疑為何要”浪費”空間設計天井,不然就會說那業主一定是有錢人,蓋來住趣味的。這問題也出現在台南代理韋格納作品的毛姓建商的產品中。我看他收購一塊街角狹長三角地的規劃手法,似乎受到安藤忠雄影響,但我沒實際看過現場不敢多說,下次去台南可以去逛逛。 這些都是一種生活美學價值與功能需求妥協平衡的結果。有人要求機能性強一點,太極端要有多點房間卻失去採光通風;有人太強調理想美感而情願犧牲、或說是調整部分居住生活使用習慣。好的建築師可以協助我們找到平衡點,無奈的是太多建築師被迫妥協業主,這般妥協太多次後,也學會說服自己與下一個業主一起過一個差不多的、不要太奇怪的生活。 木椅這樣的工業設計就幸運得多,價格範圍沒有像建築物那麼嚇人,但材美工巧之外,能夠加上「天時地氣」考量應該仍是最理想境界。 林老師也許排斥義大利的現代家具設計,讓我想到今天在7-11看到當期雜誌封面有柏林設計展的椅子作品,明顯轉化自然樹枝型態,綠色造型很有設計感。當然,看起來一定難坐!這可能涉及另一個與服裝設計等應用設計的共同問題:這類設計到底是純藝術還是應用藝術? 最後,我認為啦,容納不同的設計概念與手法,讓多種風格並存還是比較好一些,畢竟最後蓋棺論斷的任務不是我們大多數人的責任與目標。至於木椅呢,到底是一種完全順應天時材美工巧的家具、或只是表達藝術創作概念,也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分不清石頭與木頭的年代

Hits: 7分不清石頭與木頭的年代 2009/11/19 (世界廁所日World Toilet Day專欄) 曾幾何時,木頭不再是木頭、石頭不再是石頭;另一角落的塑膠大哥卻不示弱大聲吆喝:「我不只是塑膠喔,我是環保塑膠,我可以是木頭、更可以是石頭…。」 從老祖母年代以來,在某某八大風景、十大名勝名單中從不缺席的配角得主,抱歉潑大家冷水,不是甚麼銅像地標或藝術品,那些油漆綠的假竹水泥欄杆、棕色仿木水泥扶手,模仿自然的景觀工程絕對是歷屆不缺席的候選人。最近LED技術發達,流行超逼真的LED路樹(坦白說遠看還蠻夢幻的)與塑膠椰子樹。市民或觀光客眼裡的綠竹棕木是不是真實原樣的材料?通常,管理者眼中對耐久、維護方便的功能考量,遠超過在乎美學意境的菁英意見,仿自然的人工材料與想像作法,自古皆然,只是衝擊各有不同! 整個社會對功能主義的主流價值之外,在永續發展的普世訴求年代,似乎還可以從真假材料的傳統裡挖點反省的題材:談國家、城市都太沈重,說建築也太專業,何不從小樹見大林?「廁所」空間雖小,舉凡金木水火土等材料與產業都在這交錯,吃喝玩樂、健康也都扯上關係,廁所這小地方的選材方式,幾乎就反映出外界更多地方的環境問題! 有想過古時候簡單到只有木頭稻草與磚塊的茅廁與現代廁所的差別嗎?潔淨條件之外,大量人造材料取代自然材料恐怕是最大差別。諷刺的是,自從廁所與浴室結婚之後,現代廁所變成可能很舒適(豪宅),也可能是充滿各種風險(密閉或設計差)的特區。建商常為了多小規劃出一個房間,現代廁所的通風採光甚至不如茅廁啊! 去年利用廁所學課程,指定雲科大學生以自家或租屋地點的廁所為對象,簡單調查廁所用料比例與數量,希望以大學生日常接觸的廁所,認識居住環境裡各種材料的使用情形。尷尬的是,現代廁所有太多的陷阱,這陷阱往往誤導一個大學生無法辨別塑膠裝扮成的各種分身。 曾有段時間,去水泥化與生態工法佔據主要媒體版面,幾個災害過去,工法被迫正明為工程,可是,我們似乎還沒有能力察覺身旁所有號稱環保材料、環保產品與環保園區是否名符其實?號稱奈米殺菌的燈具與抗污材料是否真如廣告所說神奇? 看似大理石的化學合成面盆,看來像和風木板的門板、天花板、牆壁,看是金屬卻可能是塑膠電鍍的水龍頭開關、把手,這些跟我小時候認識的廁所大不同,以前辨別和成電光牌陶瓷馬桶與臉盆絕對沒問題,其餘材料變化不多,且多看得出來是甚麼做的。 話說自從國內塑膠廠生產地磚與面板的仿真技術,實在是發展到肉眼難辨的超高水準,不知該說佩服或尷尬,滿街的流行服飾店與餐館,狀似實木製地板,幾乎九成都是塑膠製品!你會好奇大多數人家裡的廁所都用些甚麼材料呢?我猜大概只剩馬桶與洗手槽是陶瓷製品,其餘如洗手檯面多改用化學聚合材,而水龍頭、把手、燈具、垃圾桶等,幾乎都被塑料取代,地板擔心防水問題還是以石英磁磚為主,至於有裝潢的天花更幾乎都是塑膠製。 知道用了哪些材料有何關係?至少知道當代建材發展究竟是對環境更友善,或只是為了節壓低成本、快速生產劣質甚至危害健康風險的複合材料。反省一間廁所環不環保,理應從所有材料來源到運輸、設計、製造、使用與廢棄、再利用等完整生命週期階段,綜合各階段對環境衝擊較能客觀評估。但民眾不用這麼麻煩,只要想想眼前材料從哪來?最後可能到哪去?跟自己的健康與環境可能有何關係?再花點心思訂一份環境電子報,你可能會發現:在分不清石頭與木頭的年代,猜一猜家裡的廁所材料,還真是個有趣而學問多的小遊戲。 (原文發表於”2009世界廁所日專輯”http://e-info.org.tw/node/49503)

生態工業園不再生態

Hits: 23 「我們的審查,只是教導開發單位更狡猾地包裝他們惡質的開發行為,美化其環保形象,但對於根本性的解決污染和破壞問題,卻幫助有限。」 – 李根政老師自述環評委員心得(2007/6/5) 十年,是的,就是一整個十年,人生沒幾個十年。回望十年溜走,十多年累積建築、環保、企業與環境發展戰略領域心得,透過演講、教育培訓等方式,觀察這社會想像與執行「生態化產業發展」/「生態工業園」(註:政府示範名曰環保科技園區,然非生態工業園,原因另敘)落差之大,非千百字可形容。 2005年時去北歐走了一圈後以「向北歐學習」系列演講座談在台灣分享各界,始終找不到適當結語收尾。當時,北歐設計與北歐可持續發展案例語討論尚未成風潮,吳祥輝的「芬蘭驚豔」一書未出版,北歐,不是文化藝術圈與大眾媒體關注課題。 某場在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的講座續談北歐環境、文化與產業共生,站在最具台灣文藝復興風格的萬華區頂碩里里長辦公室內,我突然娓娓道起: “若要介紹北歐永續發展、生態社區案例等等心得,我實在很難將「環保」與「文化」等主題切分成不同場次主題。” 以瑞典斯德哥爾摩的漢瑪比社區(Hammarby Sjöstad)與芬蘭赫爾辛基旁開放博物館Seurassari小島為例,環保與文化因素是緊密相連、政策與市場行為環環相扣的發展結果。 若要勉強歸納出結論,北歐可讓我們學習之處,應該說是「生活方式」!或人們如何決定「生活價值」的方式! 常見政策宣傳或各教育與國際組織教案、或媒體報導北歐多麼重視環保之類的生態城市與社區永續發展案例介紹,有的只過度宣揚環保科技,有的只談歐洲對文化保存多重視等,環保與文化被當成兩兩分離。2005年,當時會注意北歐講座,多基於對北歐好奇的朋友,我猜沒人會注意上述暫時結論的用意。多年過後,我仍以為若談論分析北歐個案發展,切分為不同課題與部門,根本上就先犯下為分析單一目標而分析的錯誤第一步。 這情況也跟我在中原設計學院演講情境類似,主辦單位希望能多講點些「綠建築」,最後發現我幾乎未提任何綠建築特殊技術、實際設計操作手法。 這些都因為長埋心底的價值觀使然: 綠建築概念本就孕育在優良建築設計概念裡! 我認為只要設計科系學生好好學習基本課程(現場不只建築系,也有商業設計、室內設計等學生),綠建築就在裡面了!當時提醒演講主題只是希望幫聆聽分享的師生打開設計思維另一扇窗。 可能無法用系統理論或各種理論說清楚,可能無法清楚畫出關係圖、流程圖,可能綠色設計是個不透明、說不明白的思緒黑箱。綠色設計思維也可能只是一個字、一句話!可能來自成長與遊歷經驗,也可能只是天馬行空在夜裡作夢迸出的點子!設計本是主觀活動,設計師挖掘思維至瘋狂境界時,幾乎類似神秘而曖昧儀式。有的設計規劃師聲稱擁抱使用者(客戶)需求而尊重所有相關者參與設計的機會,有的完全以服務市場導向,各種宣言與價值都是自由選擇。 綠建築或綠色思維,與我們過去只談設計的不同處,應該是附帶更多環境關懷的價值! 設計師可以選擇公開擁抱綠色概念,也可選擇暗中偷偷學習綠色設計概念,但公開發展出自己發明的一套說詞與宣言,不管怎樣,這些都是設計這東西最令人著迷的多元性格。 在中原設計學院談綠色設計的尾聲,我試著將設計科系學生很陌生的生命週期分析(life…

2008 Taiwan Workshop on Eco-Industrial Development & ESTP

Hits: 3環保署三月底委託環保科技園區總顧問工研院籌備【2008台灣生態化產業發展及環保科技園區訓練與研習營】,站長臨危受託,負責找尋適當的國際專家友人擔任訓練講師,並負責國外整合協調訓練課程規劃,同步擔任講師。 參加成員以各環保科技園區同仁與相關公家單位為主,鑒於環保署補助即將於民國100年截止,未來環保科技園區何去何從是重要議題。 當年憂心後果,如預期般陸續發生。 環保科技園區變成只是環保產業集中專區,與園區建設一樣有新台幣四億元經費的平行計畫-循環型永續城鄉建設計劃,也未能依循EID理想與原則,多僅進行表面綠化或景觀工程作為宣示環保形象行銷任務。 這些都已發生,未來、「馬上」之後會有新契機嗎?  我希望樂觀,但又無法太樂觀看待。 倒是這次研習營的內容,有很多可以反覆深刻咀嚼的主題。討論議題包括:台灣之產業發展與ESTP挑戰,園區管理, 生態化產業發展網絡、特殊議題(綠建築、跨界整合、科學園區等)。詳細議程如下: 主題:生態化產業發展暨環保科技園區發展訓練與研習營(2008 Taiwan Workshop on Eco-Industrial Development & ESTP) 主辦單位:行政院環境保護署 執行單位:工業技術研究院能源與環境研究所 舉辦日期:97年3月31日~4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