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green image

分不清石頭與木頭的年代

Hits: 7分不清石頭與木頭的年代 2009/11/19 (世界廁所日World Toilet Day專欄) 曾幾何時,木頭不再是木頭、石頭不再是石頭;另一角落的塑膠大哥卻不示弱大聲吆喝:「我不只是塑膠喔,我是環保塑膠,我可以是木頭、更可以是石頭…。」 從老祖母年代以來,在某某八大風景、十大名勝名單中從不缺席的配角得主,抱歉潑大家冷水,不是甚麼銅像地標或藝術品,那些油漆綠的假竹水泥欄杆、棕色仿木水泥扶手,模仿自然的景觀工程絕對是歷屆不缺席的候選人。最近LED技術發達,流行超逼真的LED路樹(坦白說遠看還蠻夢幻的)與塑膠椰子樹。市民或觀光客眼裡的綠竹棕木是不是真實原樣的材料?通常,管理者眼中對耐久、維護方便的功能考量,遠超過在乎美學意境的菁英意見,仿自然的人工材料與想像作法,自古皆然,只是衝擊各有不同! 整個社會對功能主義的主流價值之外,在永續發展的普世訴求年代,似乎還可以從真假材料的傳統裡挖點反省的題材:談國家、城市都太沈重,說建築也太專業,何不從小樹見大林?「廁所」空間雖小,舉凡金木水火土等材料與產業都在這交錯,吃喝玩樂、健康也都扯上關係,廁所這小地方的選材方式,幾乎就反映出外界更多地方的環境問題! 有想過古時候簡單到只有木頭稻草與磚塊的茅廁與現代廁所的差別嗎?潔淨條件之外,大量人造材料取代自然材料恐怕是最大差別。諷刺的是,自從廁所與浴室結婚之後,現代廁所變成可能很舒適(豪宅),也可能是充滿各種風險(密閉或設計差)的特區。建商常為了多小規劃出一個房間,現代廁所的通風採光甚至不如茅廁啊! 去年利用廁所學課程,指定雲科大學生以自家或租屋地點的廁所為對象,簡單調查廁所用料比例與數量,希望以大學生日常接觸的廁所,認識居住環境裡各種材料的使用情形。尷尬的是,現代廁所有太多的陷阱,這陷阱往往誤導一個大學生無法辨別塑膠裝扮成的各種分身。 曾有段時間,去水泥化與生態工法佔據主要媒體版面,幾個災害過去,工法被迫正明為工程,可是,我們似乎還沒有能力察覺身旁所有號稱環保材料、環保產品與環保園區是否名符其實?號稱奈米殺菌的燈具與抗污材料是否真如廣告所說神奇? 看似大理石的化學合成面盆,看來像和風木板的門板、天花板、牆壁,看是金屬卻可能是塑膠電鍍的水龍頭開關、把手,這些跟我小時候認識的廁所大不同,以前辨別和成電光牌陶瓷馬桶與臉盆絕對沒問題,其餘材料變化不多,且多看得出來是甚麼做的。 話說自從國內塑膠廠生產地磚與面板的仿真技術,實在是發展到肉眼難辨的超高水準,不知該說佩服或尷尬,滿街的流行服飾店與餐館,狀似實木製地板,幾乎九成都是塑膠製品!你會好奇大多數人家裡的廁所都用些甚麼材料呢?我猜大概只剩馬桶與洗手槽是陶瓷製品,其餘如洗手檯面多改用化學聚合材,而水龍頭、把手、燈具、垃圾桶等,幾乎都被塑料取代,地板擔心防水問題還是以石英磁磚為主,至於有裝潢的天花更幾乎都是塑膠製。 知道用了哪些材料有何關係?至少知道當代建材發展究竟是對環境更友善,或只是為了節壓低成本、快速生產劣質甚至危害健康風險的複合材料。反省一間廁所環不環保,理應從所有材料來源到運輸、設計、製造、使用與廢棄、再利用等完整生命週期階段,綜合各階段對環境衝擊較能客觀評估。但民眾不用這麼麻煩,只要想想眼前材料從哪來?最後可能到哪去?跟自己的健康與環境可能有何關係?再花點心思訂一份環境電子報,你可能會發現:在分不清石頭與木頭的年代,猜一猜家裡的廁所材料,還真是個有趣而學問多的小遊戲。 (原文發表於”2009世界廁所日專輯”http://e-info.org.tw/node/49503)

賈伯斯賣的蘋果變綠了嗎?

Hits: 16 蘋果電腦公司走過麥金塔時代的彩虹商標,變成被咬了一口的蘋果,再改成沒特定顏色的新蘋果,重新回鍋自己創立公司的賈伯斯在2009年受訪時,道出準備搭上節能減碳末班列車,外界不免聯想:標榜Think Different的蘋果產品,在改革路線上,是否不只是更換識別標誌那麼簡單,還要革企業與產品體質的命? 我自小羨慕有部蘋果電腦,羨慕歸羨慕,從沒買過蘋果公司產品。從小至今也不知道是否某種心理認知效應,總以為標榜創新的蘋果產品比市面上其他電腦產品更環保更省電,其實,並不盡然, 我真的想太多。蘋果產品超越凡間設計風格的光芒太過耀眼,遮蓋產品其他缺陷。賈伯斯重回蘋果公司後,將落居市場邊緣的產品線拉至主流市場,逆轉勝出。賈伯斯這次宣示令人期待一新耳目的企業與產品設計策略,我更希望看到能利用蘋果的龍頭地位,帶動綠色產業供應鏈。 多數人領略過《從搖籃到搖籃》這本書傳達的新意,十多年前,環境管理界討論產品生命週期分析,時興用語是”從搖籃到墳墓(From cradle to grave)”,出現墳墓這禁忌字眼,不知情者可能嚇一跳,有些許的違和感,改成從「搖籃到搖籃」的說法,則多了份親切感。 只是,不論如何引用標語,賈伯斯出院後接受雜誌專訪提到的願景,敏感讀者可嗅出很多一般人與政府單位只著力宣揚在日常生活的關燈等小習慣,對比之下的諷刺!我不是批評關燈這生活習慣不好,而是若企業能夠注重從(生產)本質改變的產品競爭方法學,直接改進產品從原料取得、產品設計、一直到生產製造、運輸回收等全生命週期的完整綠色設計策略,才是最值得讚揚的企業創新之道! 至於有些企業集團喜歡另外成立公關公司或基金會,獲利後才開始捐巨款贊助環保活動與社會公益活動的現象,此舉並非不好,只是,可以有更好的企業文化形象傳播方式。說白話一點,可以玩真的,也可以…認真「操作」形象公關。兩者沒對錯,只是企業主的態度決定一切。若用較為極端的類比方式,也許可以幫忙大眾理解企業經營公共形象的策略,這猶如若一個連續殺人犯每殺一個人,就同步捐一筆大錢給慈善團體贖罪,您猜,社會大眾知道真相後,會如何評斷這個連續殺人犯? 慈善家或殺人犯? 還是慈善殺人犯? 是的,這樣諷刺的稱號,在製造生產的汙染與環保能否兼顧的領域,或許不會那麼駭人聽聞,但企業能兼顧環保,的確有可能,只是作法不同。 回歸賈柏斯的蘋果,在沒看到蘋果具體新綠願景與行動策略之前,我實在無法評斷總是走在創新與潮流前端的蘋果是否真正變綠。我個人希望蘋果保有真實紅色之外,也能有添點新綠。 【參考新聞】 蘋果變「綠」…喬布斯的新願景 【經濟日報╱編譯余曉惠/綜合外電】2009.09.28 蘋果執行長喬布斯暢談公司的綠化目標,希望產品「從搖籃到墳墓」都要節能減碳,獲得環保人士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