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HSIP

看景氣 工業區、科學園區用電量同步下滑

Hits: 6 台灣隨處可見的工業廠房地景 (photo: Bruce K. Chung, 2008) 十年前內部討論如何判斷工業區的耗能狀態,用電量是比較可靠且接近真實耗能狀態的資料來源。但用電量與能源效率的判斷還涉及只是採用契約容量還是真正的每月用電度數,最後,這些擔憂都變成雲煙。現在回顧這議題,自從製造廠商外移中國大陸之後,很多想當然爾的公共設施與公共事業規劃都變成一場荒謬的諷刺劇。 舉例來說,閒置工業區土地一直是政府單位(主要以經濟部工業局為主)頭痛的問題,幾年前部分台商回流,這問題竟然不藥而稍解。閒置的原因太多,兩岸布局互動是其一,總體與個體經濟狀態是其二,還有一些說不清楚的個別問題。用電量牽扯出來的議題,我看到的當然不只是用電量與景氣,而是我們對全國的用電需求預估及是否需要新建商轉的核電廠,是否需要藉機檢討? 工業區需要的存量與預估用電量的備載率很類似,都是對於不確定的未來需求提出適當的決策。只是從歷史經驗得知,這類決策永遠不會是單純理性考量, 甚至經過這些年的島內政黨惡鬥與集體貪腐結構,我都必須高度懷疑最後的這些決策是否摻入過多的既得利益網絡的干擾? 看不見國家產業與永續發展政策的今天,實在難以評論這些全盤失去方針的個別產業經濟與環境發展訊號,我們與其旁觀用電量下滑,不如重新檢討蒙塵的國家能源與產業環境發展政策方向。 ——————————————————- 看景氣 工業區、科學園區用電量同步下滑 【聯合晚報╱記者沈明川/台北報導】 2012.07.23 02:37 pm…

宜蘭蚊科園 監院追究

Hits: 3宜蘭蚊科園 監院追究 【聯合報╱記者李順德/台北報導】 2011.05.03 民進黨執政時期,曾於二○○五年核定「新竹科學區宜蘭基地籌設計畫」,試圖引進通訊及高科技產業,總計畫經費達四百一十六億元、總產值五十三兆元,但執行六年下來,淪為罕見的「蚊子科學園區」;審計部已將審計結論陳報監察院,由監察院指派監委調查,追究浪費公帑的責任。 審計部官員指出,這項計畫在行政院前院長游錫堃任內開始蘊釀,前院長謝長廷任內核定,主要有兩大園區、三大基地。 審計部官員指出,高達四百九十二公頃的高科技產業生產園區,以三星紅柴林為基地,原規畫創造三十四兆產值的利基,因環保團體反對,已於二○○六年放棄開發;而通訊知識服務園區的五結中興基地去年十一月放棄開發,城南基地是唯一有進度,投入六十億購得七十三公頃用地,卻一直等不到廠商進駐。 【2011/05/03 聯合報】

後龍科技園區環評教我們的一堂課

Hits: 4[前言] 過去在文化資產保存與再生行動時,常感四處擔任救火隊搶救老屋窘境,總想一定要有適當傳承成功甚至慘痛失敗經驗方式,後來轉研究科學園區(工業區)與環境、當然還有生態工業園區,更加複雜的經濟開發與文化、環境衝突癥結,還是很難找到適當方式分享,2005年二度從北歐取經歸來的系列座談,感於生活方式與價值才是影響環保產業與城鄉生活環境說不清楚的關鍵,近來雖然冰島經濟受創,但是各種北歐創新與社會價值在主流媒體推推波助瀾下,話題火紅, 不知道大家是否真的能靜下來看看自己生長的地方的生產問題。 或許藉後龍科技園區環評話題,聊聊有關工業區開發管理與環境與社會互動的經驗(教科書或學校不跟你聊這)。這些東西,經濟部工業局或縣市政府資深官員不便透露意見、民間顧問公司沒空也沒興趣寫、學者不一定熟悉,熟悉者也可能必須寫期刊學術論文而不會管實際細節,最後呢,導致這個與我們生活權益相關的工業區隱性議題,常常被窄化為只有贊成與反對開發的兩種討論聲音…。 到底工業區的相關問題跟你我有關係嗎? 舉最近比較夯的經濟議題-CECA為例,大財團或工廠老闆關心的要命,市井小民以為這是天高皇帝遠,結果可能要等到自己上班的公司或工廠的生意因為沒有加入某一個重要區域或國際經濟貿易協定(也不一定就是CECA)受創慘重時,才又放馬後砲轟立委諸公或政府不是。我說工業區是種隱性議題,受不受大家重視的尷尬程度不輸CECA。有人會因為工業區設置而有工作機會,也絕對會有人因為新設或既有工業區而影響到生活或健康等各種問題。可能是耕種的蔬果不再甜美、可能是河川不再清澈見魚、可能是小孩開始出現呼吸道與皮膚不明病症…。 [科技園區不是工業區?] 即將在2009/3/9召開的環評會議,後龍科技園區案列入討論案。簡略看了會前說明資料,後龍工業區(沒錯!就是工業區,不是甚麼科技或科學園區)的開發單位是縣政府,必須利用這機會先說明的是: [斯斯有兩種,工業區有很多種…] 這種由縣市政府開發的工業區,就是原本都市計畫對於是否可以開闢工業用地的計畫權責,要提醒這跟大家常聽到的彰濱工業區、林園工業區等所謂編定工業區不同的是,編定工業區的主管單位是經濟部工業局(科學園區、加工出口區等主管單位也都不同)。白話來說就是縣政府需肩負所有開發與管理責任(至於委託顧問公司開發完成後, 縣市政府是否又會另外要求中央政府,也就是工業局納入編定工業區接管營運則是另一個主題),通常地方政府會另外委託工程顧問公司協助研擬工業區規劃報告書以及環境影響說明書等作為審查需要,這是最基本的幾個角色說明。 從來不相信現在有哪個地方或中央政府單位有能力整合不同單位之間的業務目標矛盾,創造一個清楚而帶有希望的願景(早期宜蘭經驗還算是較令人感動的正面案例, 現在也已經很久沒有聽過那個縣市有好表現了)。後龍科技園區開發案果真為苗栗民眾著想?在還沒有搞清楚背後的利益糾結之前不便妄下斷語(也許根本沒有掮客,只是單純的文官作為不得而知),但諷刺的是, 苗栗這個台灣西部勉強僅存. 還沒有過度開發的地方,只是因為過去數十年以來,就像偏僻地方的老厝常意外保存完好,不是保存好而是開發壓力還沒有染指。苗栗過去沒能力與經費大量開發,意外造就較為完整的原始自然地景與休閒農業等新機會。 [地方政府在批經濟或放煙火?] 苗栗的產業結構中,工業生產比重的確不多,根據支持設置後龍科技園區的工業局意見表示, 苗栗在台灣中部的產業聚落中是個空缺(至於台灣是否一定要串連整個西部都變成工業聚落/帶又是另一爭議話題),政府在鄰近新竹的竹科竹南基地與頭份的石化、以及早期的紡織工業、還有三義的汽車廠之外,苗栗沒有特別的新興工業基礎。但是,後龍與造橋地區是否需要劃設如此大面積(362公頃)的新工業區,在我看來,恐怕都還不是單純的工業與環保問題,而是納悶為何苗栗縣會提出這樣的開發案? 我們回顧近幾年各縣市裡頭,最用力在地方政府府權限範圍內開發大量新工業用地(工業區)者,莫過於台南縣政府!台南縣政府一方面標榜反濱南案,一方面卻又在七股提報新開發的七股工業區(通常現在都會叫做科技園區),台南縣政府也知道為了避免污水放流口直接流到潟湖絕對會招致負面形象,轉而排至曾文溪口(這不是一樣都增加污染影響範圍)。最近苗栗縣政府劉政鴻縣長大力宣傳馬家庄、重金禮聘國際音樂大人物來苗栗,雖然聲稱帶來或多或少的觀光經濟效益,只是未了解籌備方式、人員組織與經費配置,倒也不敢全面質疑這種煙火式的活動(比較關心的苗栗縣是否因為這些音樂活動,累積並培植了政府單位與民間的文化創意人才?),只是苗栗縣政府這次的工業區開發案,是否真的是拼經濟或是另有隱情,這可不比放煙火,實在需要好好聽他們怎麼說。…

科學園區遍地開花-選舉支票惹的禍

Hits: 9遍地都有科學園區,早為各方考量籠絡政治利益,掩蓋區域經濟規劃的現實。 媒體是亂源,也會釋出寶貴資訊。來自號稱民主聖地宜蘭,環保界前輩的李界木在陳水扁執政時入主國科會轄下的科學園區管理局長要職,雖然民間早流傳國科會歷年旋轉門圖利傳言,這環保前輩在龍潭購地弊案的表現,果然讓社會見識到以公共利益之名私飽中囊,真實版的政商勾結戲碼。 台灣各類產業園區公婆多,國科會握有金雞母科學園區,工業局有風光與拖累數十年的中央編訂工業區,而國科會扛著偉大科學研究光環,顯然沒能正視經濟部工業局的工業區開發作業基金前車之鑑。管它甚麼部會與資源整合,管他甚麼合理規劃,新科學園區(基地)要設在哪? 不再是蔣經國時代的決策方式,不再是幸運搭上全球產業分工的,中國尚未崛起的年代,21世紀的台灣,國科會已不再專責國家科學,官員也不再都是國家大員。真希望我誤會了國科會,國科會或有難言之隱。舉高債,遍地廣設科學園區的後果,還真不是意外新聞。 ————————————————————————— 【經濟日報╱記者 李立達】2008.12.18 新竹科學園區帶領台灣經濟起飛的範例,已成為各地效法對象。中國大陸科技業龍頭聯想投控總裁柳傳志日前訪台時就表示,科學園區將研發轉換至產業的模式,值得學習。但國內三大科學園區卻傳出現金周轉恐將不靈的窘境,令人心驚,也懷疑台灣科學園區的開發是否出現了大問題? 問題出在哪?應是科學園區已成為各地民意代表與政府官員討好地方選舉的承諾,過去短短八年間,園區作業基金從百億元負債大幅膨脹至千億元,如今即使友達暫緩建廠,但政府仍堅持依時程興建彰化二林園區,負債數字將持續增加。  在三大園區中,目前僅竹科收支打平,主因當初是以公務預算編列,作業基金負擔不大,但前後也花了20年時間,才消化完畢負債。至於負債極高的中科與南科,為何不用公務預算編列?主因在於公務預算編列數字驚人,很難通過預算審議,於是採用作業基金向銀行借款方式,支應園區開發所需費用。 科學園區不是萬靈丹,但在民代或政府官員眼中,卻是選舉極佳吸票機。持續開發園區的結果,造成作業基金負擔過重,如今廠商期待緩徵或免徵園區管理費用,會讓負債千億元的作業基金雪上加霜。國科會如今陷入兩難,即使要用公務預算編列,過度開發的苦果也將回歸到廠商與百姓身上。

園區作業基金 擬列公務預算

Hits: 11【經濟日報╱記者李立達/台北報導】2008.12.18  國科會副主委陳力俊昨(17)日指出,科學園區作業基金已負債1,000多億元,每年光支付利息就高達20多億元。國科會下周會將「搶救園區廠商」議案交由行政院決定;國科會預估,若沒有配套就直接調降或暫緩徵收園區管理費用與租金,會讓科學園區作業基金面臨周轉不靈的窘境。  立法院昨日審查國科會所屬財團法人國家同步輻射研究中心及國家實驗研究院98年度預算時,立委鄭金鈴、郭素春、趙麗雲及黃志雄等均為科學園區廠商請命,請國科會「共體時艱」,適度調降租金及管理費,讓廠商好過年。  陳力俊在答覆時表示,如果政府能把園區作業基金改列為公務預算,全數吸收或逐年攤提,國科會就有調降科學園區廠商租金及管理費的空間。  根據96年度決算數,國內科學園區管理費及租金等收入達88.26億元,業務成本及利息支出計65.09億元,結餘23.17億元,但這並不包括科學園區積欠的長、短期債務。  國科會估算,科學園區作業基金仍負債約1,000億元,每年利息高達25億元,若直接調降園區管理費或緩徵,恐會周轉不靈。國科會目前是向銀行短期借款來支應長期借貸,資金十分窘迫。  國科會並指出,友達雖延緩建廠時程,但彰化二林園區將依明年7月時程動工,預估負債將因此攀升至1,400億元。國科會擬建議,將園區作業基金轉為公務預算,或由公務預算逐年分批攤還,或由公務預算支付利息等方式,解決科學園區經營困境。  國科會統計顯示,竹科、南科及中科今年第四季營收大幅萎縮,不僅無法達成今年預期總營收2.3兆元,就連想達成2兆元的最低標準,也大有問題。 【2008/12/18經濟日報】

竹科回饋縮水 廠商不滿縣市怨

Hits: 1【編註】多年前新竹市就曾因竹科與市府間的地方建設補助金問題,鬧出重大爭議。隨中科與南科興起,竟衍生新的三角問題….。 —————————- 竹科回饋縮水 廠商不滿縣市怨 【聯合報╱記者李青霖/新竹報導】 2008.05.02 03:21 am 新竹科學園區廠商賺的錢,卻用到中科、南科的開發,結果地方建設經費不足,竹科回饋卻被縮水,引起新竹縣市首長與竹科科學同業公會不滿,要求政府讓各園區財務自主,「竹科人的錢回歸地方」。 新竹縣、市首長與科管局長高峰會議昨天在科管局舉行,縣長鄭永金、市長林政則、科管局長黃得瑞與一級主管參加,地方要求增加建設經費,科管局卻說會有副作用,讓與會代表都覺得不平。 竹科公會新任理事長謝其嘉說,竹科廠商每年繳納租稅,都交給國科會,納入科學園區作業開發基金,依照各廠的租金核計,其實不會負債,「廠商還有盈餘」,現在卻都拿去開發中科和南科,結果地方公共建設卻不足,多年來有不少廠商不滿。 謝其嘉說,最理想方式應該是竹科、中科、南科等各園區財務獨立,自主管理,竹科廠商繳出去的,理當用在新竹縣市。 昨天會議正好討論到園區三、五路擴建基地,台積電、世界先進和力晶正將興建五座12吋廠,現有的市竹三線寬度與流量不足,須儘速拓寬。 目前,新竹市政府已進行市竹三線道路拓寬設計,但工程費與用地費9.2億元,最快要在98年度才能向中央爭取補助,「廠商還要忍受約1年的交通黑暗」期。竹科廠商咸認,如果竹科有回饋金,可以即時處理,讓痛苦縮短。 新竹縣長鄭永金說,南科的公設環境完善,新竹明顯不足,希望科管局依「年營業額千分之三的標準」補助;但科管局長黃得瑞說,園區開發基金已負債千億,在立法院又屢遭質疑:為何還補助地方建設經費?將來中科、南科周邊縣市也會要求比照辦理。 此語讓竹科園區同業公會總幹事曹典章感到不平,他說,廠商自己繳的錢,不能用在竹科社區,「沒有道理」;理事長謝其嘉也說,竹科公設與中科、南科出現落差,他不得不主張園區作業開發基金應該區隔。 最後,三方決議,共同墊付市竹三線的工程費,降低交通紊亂時程,3位首長也決定一起到內政部營建署爭取預算。 【2008/05/02 聯合報】

宜蘭-經建會做法「倒退嚕」

Hits: 2【編註】 宜蘭基地開發小啟示: 科學園區開發,不全然是可直接複製的金雞母。工業區開發管理基金被揭露窘境已久,沒想到,科學園區開發也有這麼一天。 是否暗示,公共財政狀況出現關鍵轉折了呢? ———————————– 宜蘭-經建會做法「倒退嚕」 【聯合報╱記者戴永華】 2008.02.15 03:54 am 新竹科學園區宜蘭基地即將進入土地徵收階段,偏偏行政院經建會突然跳出來,反對動用政府編列的開發基金預算徵收土地,要求評估BOT民間資金開發模式,等於讓這個案子走回頭路。 宜蘭人盼了好久,才盼到一座科學園區,如今中央預算編了、環評及土地變更也通過了,經建會如果想以BOT民間資金開發,早該說清楚,不應該等一切程序花3、4年時間都走完了,才殺出個程咬金。 經建會認為,科學園區開發基金赤字高達七百多億元,才評估民間開發的可行性,但這個理由讓宜蘭人聽不下去。 理由是,七百多億元赤字對中央而言,算是筆龐大的數字嗎?目前各科學園區土地大多租給廠商使用,原本的不毛之地,設了科學園區後,土地翻漲數倍,這些上漲價值及周邊商業效益,足可打消七百多億元赤字。 更何況,全國每處科學園區都是以政府的基金預算開發,為何唯獨宜蘭科學園區要扮演評估BOT開發的「白老鼠」,背負基金赤字的責任呢? 經建會的做法「倒退嚕」,一旦花2、3年時間評估BOT開發不可行,再回過頭以政府預算徵收土地的話,屆時土地價格上漲,這筆帳又該算在誰的頭上?

台灣11個科學園區 2017年估產值3兆元

Hits: 3台灣11個科學園區 2017年估產值3兆元 http://www.cdnews.com.tw 2007-12-31 20:30:52 謝志岳/報導 【中央網路報】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表示,政府自1997年投入科學園區建設,預估至2017年總投資經費達到新台幣2141億元,包括新竹、南科、中科等科學工業園區等共有11個園區,預估至2017年時將可創造出3兆元的年產值。  經建會31日召開委員會議,通過由行政院國家科學發展委員會「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作業基金財務計畫」。  經建會表示,據「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作業基金財務計畫」,政府總投資金額估高達2141億元,對於厚植產業根基、提升產業競爭力及高科技產業根留台灣有重大助益。  國科會表示,台灣科學園區積極朝轉型為高附加價值及研發創新基地,自1980年新竹科學工業園區籌設以來,目前國內已核定開發共計有11個科學園區,分別位在台灣的北、中、南及東部。  其中以竹科為例,在2006年每人每年的生產力超過9百萬元,是全國一般製造業2.5倍,營業額也占全國製造業營業額的10分之1,未來在南科、中科逐漸步入軌道下,將可衍生出更為可觀的經濟效益。  竹科目前包括6個園區,分別是新竹、竹南、銅鑼、龍潭、新竹生醫園區和宜蘭園,總開發面積超過1400公頃;南科則有台南及高雄園區。  中科則有台中、虎尾及后里園區,總計這11個園區總面積將近4千公頃,未來全部開發完成後,將可創造很大產值;保守估計至2017年時,科學工業園區的年產值可達3兆元年產值。  不過,針對近期宜蘭園區因雪山隧道通車後,帶動宜蘭地區土地漲價,國科會表示,和當時編列的土地價款來看,目前約要再增加3億元,另再加上其他部分,預算約不足8億元,將進一步研究原民間開發模式是否可行,或先借款因應,這部分應在明年會有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