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incinerator

回饋金多多 焚化廠成搖錢樹

Hits: 9焚化廠興建╱政策面檢討–回饋金多多 焚化廠成搖錢樹 自由時報 中華民國93年8月17日星期二 〔記者鍾麗華╱台北報導〕 「地方政府缺錢?蓋個焚化廠就好了。」這是環保團體間流傳的一個笑話,也因此環保署近幾年來檢討停建焚化廠時,最大的阻力往往來自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執意興建焚化廠,或許擔心垃圾處理問題,但動輒上億元的回饋金,恐怕才是主因。 龐大回饋金全進了鄉鎮市公所公庫,對於普遍喊窮的公所來說,無疑是一大財源挹注,尤其是小鄉鎮,焚化廠一年的回饋金相當於好幾年的預算,也因此經常成為地方政府「借支」的對象。 一般而言,焚化廠從用地取得,就開始有所謂的「用地取得建設獎勵金」回饋地方;在建廠時,還以工程發包費用的五%做為回饋,以興建一個焚化廠大約三、四十億元計算,回饋金一億至二億元跑不掉;等到正式營運,每公噸進場垃圾還要付給一百至兩百元的回饋金。 環保署舉例:台北縣樹林廠一公噸垃圾收兩百元回饋金,估計一年處理四十公噸其他鄉鎮的垃圾,市公所可以進帳八千多萬元;而台中后里一年的建設經費不超過一千萬元,自從后里焚化廠運轉後,回饋金高達一億四千萬元,幾乎是后里鄉十四年的建設經費;屏東崁頂廠回饋金也累積超過三億元。 環保署說,焚化廠所在的地方政府,根據地方制度法訂有回饋辦法,回饋的地區包括焚化廠所在地、鄰近地區與垃圾車出入的主要道路。回饋金依法必須用在公共建設,包括蓋公園、游泳池、綠美化環境等,不過,現在限制放寬,許多鄉鎮市還做為發放獎學金、舉辦活動等之用。 焚化廠不僅是地方政府的「搖錢樹」,也為焚化廠代操作業者與投資興建廠商賺進大把鈔票。事實上,環保署當初為了鼓勵業者參與焚化廠興建與營運,訂出「垃圾保證量」,保證業者每日垃圾量,不足部分政府須負違約賠償責任,也因此焚化廠成了「穩賺不賠」的生意。 環保署坦承,國外的民營焚化廠沒有所謂的「垃圾保證量」,此一機制確實值得檢討,但如果沒有經濟誘因,在國內的環境下,業者擔心居民抗爭、包圍焚化廠,阻止垃圾進場,「這樣誰還敢來投資」?更沒有銀行願意融資給業者。 無論是保證量,或是焚化爐容量,都是地方政府依當地的垃圾量以及未來發展評估後提出,但每次到了試燒階段,垃圾量不夠,地方政府「浮報」的數字才露出馬腳。 不過,環保署強調,該署補助的垃圾處理費是依實際的垃圾處理量來計算,至於垃圾處理量與保證量的差額是由地方政府自付。然而地方政府為了減少自付差額,往往同意一般事業廢棄物進場處理。 一般事業廢棄物垃圾處理費每噸超過兩千元,是家戶垃圾的十倍左右,加上成分複雜、熱值高,易於在處理時轉化成電力,每公噸垃圾的售電所得也有五百元,因此一般事業廢棄物比家戶垃圾更受焚化廠歡迎。 環保署解釋,十六座公有民營(BOT)廠是環保署出資興建,建廠完成後,轉交給縣政府,由縣府公開招標,委託業者代操作處理;另六座民有民營(BOO)廠,則由地方政府招標,業者出資興建、營運,而環保署與地方政府在未來二十年償還建設攤提費與操作維護費(合稱垃圾處理費)。 不過,地方政府招標過程,是否公開透明,排擠競爭,環保署無從介入,因此就出現像是桃南廠在前縣長呂秀蓮招標時,垃圾處理費每公噸只有一千四百七十八元,但有些縣市卻超過三千元,整整高出一倍,這樣粗糙的招標過程,最後必須由當地民眾買單。

林內焚化廠 環署不排除評估停建

Hits: 3林內焚化廠 環署不排除評估停建 自由時報 中華民國93年8月17日 鍾麗華、黃淑莉 綜合報導 原本環保署計劃停建施工中的新竹縣與苗栗縣兩廠,最近爆發雲林縣林內焚化廠弊案後,環保署不排除評估停建林內廠的可能性,今天下午將開會討論。 雲林縣環保局官員說,去年八月環保署一度傳出停建林內廠,當時業者達榮公司曾概算,一旦停工,將求償二十三億餘元,不過當時工程完成不到四十%,目前已完成近九成,賠償金將遠超過二十三億元,如果是環保署決定停建,相關賠償是環保署與廠商的問題,環保署須自行負責。 林內焚化廠以BOO(民有民營)模式招商,於民國九十一年十一月十八日動工,目前主體建設已完成逾九成,預計十一月試車,明年元月正式營運。 林內廠建造費達三十三億一千多萬元,包括建設費二十四億七千多萬元、用地成本四億九千八百多萬元、融資及建設期間資金成本費二億一千七百多萬元、籌辦費一億二千七百多萬元,如加上未來二十年營運費,總經費約九十六億餘元。 林內焚化廠歷經三次公告招標,九十年八月二十日由達和公司投標組合得標,每公噸委託焚化處理費為兩千五百五十五元,其中每公噸攤提建設費兩千一百七十一元、售電收入抵費前每公噸操作處理費六百八十四元、每公噸售電收入三百元。 即使林內焚化廠能順利運轉,據環保團體估計,雲林縣推動垃圾減量,至民國九十四年,每天垃圾量將遠低於林內廠處理的六百公噸,與縣府保證二十年、每年提供十八萬六千多公噸,差距實在太大,也就是說,民眾要較實際多付兩倍的垃圾處理費。 另外,環保署今年五月雖已宣布停建花蓮縣、澎湖縣與南投縣焚化廠,環保團體對此仍不滿意,因此行政院要求環保署重新檢討焚化廠政策,預計下月向行政院永續會提出檢討報告。 行政院八十二年核定興建三十六座公有民營(BOT)與民有民營(BOO)焚化廠,環保署的焚化廠興建政策已屆滿十一年,環保署日前出版「十年回顧│台灣地區垃圾焚化爐營建實錄」。 書中記錄焚化廠從無到有的過程,包括規劃、招標、環境影響評估與民眾溝通協調、操作營運等,不僅介紹計畫興建的二十七座焚化廠,對於取消興建的九座,包括桃園北區、彰化縣、台中縣大安與台南縣七股、台北縣第四座與台中市第二座焚化廠、花蓮縣、澎湖縣與南投縣廠等,也都有翔實的描述。

焚化政策有錯怎麼辦?

Hits: 3俗諺有云:人在公門好修行! 這年代,興公利無功,圖利有罪! 公部門寧可消極不作為,只要不被冠上圖利罪就好。 明哲保身,人之常情,只是官有大小之別,小公務員按章行事,大官發號施令,若決策錯誤,危害公利,錯誤的政策當然比貪汙更可怖。 要說圖利界線在哪?難辨!沒錯! 不合法的圖利”界線”,難辨! “不合理”的圖利,可是非常容易辨別。 以每縣市一焚化爐政策為例,固然有政策時空背景變遷,制定政策的中央單位環保署是否可將焚化爐問題推給地方政府,當成地方政府與廠商之間的兩方契約行為而卸責? (地方版本多是參考中央建議版) 當然,不可能。 這問題另一焦點在於身為中央主管機構的環保署,眼見前任定下的錯誤政策明顯不合時宜,基於行政官僚保守性格,擔心突然更動政策方向可能導致違約等行政程序與民間救濟反撲力量,甚至可能危及當前決策者權利與權力,若選擇故意忽略可能造成更多後續環保與社會問題,此屬故意不作為。 即使廠商與地方政府的合約訂有營運保證量,站在公共利益觀點,中央政府有絕對責任擔起協助地方政府解決若解約產生的財務與法律糾紛。已發包與未發包個案,欠缺的不是賠償經費(比起軍購如小巫見大巫),而是政策辯論與更完整的公開資訊。 古老道理 -The best policy is honesty. 企業最佳營銷戰略是誠實,政府最佳政策也是誠實!…

反焚化爐與在垃圾廠進行婚宴的八里

Hits: 0從一個對環保臨避設施的對抗,轉向社區自我認同與識別的創意婚宴。 這是將持續關懷監督的另類表示? 藉由建築”大師”的作品認證,NIMBY甚至可能轉為社區與政府互信的基礎? 新竹與八里的焚化爐都是這一波”創意”政策包裝的產物。 回饋金或回饋設施? 回饋金錢戶或是回饋驕傲與認同? 與其說是打造社區認同的計畫,不如說是反思自身的計畫。 若是這是一種維持鄰居互動關係的創新示範,可能還需要看看是甚麼人與社區在這當中發聲。諷刺的是,根據戴奧辛排放的空氣檢測研究,排放點中心一帶的社區,污染程度反而較低,只因為空氣擴散作用,導致最受污染之地,反而是五公里到之外的社區(詳細數字待查證)。 若了解這些,社區環境的監督任務,在利益分配與大家的誤認之中,變成更矛盾複雜的利益與認同交織網。 —————————— 當年反焚化爐 現在垃圾廠宴客 八里鄉民黃國利和劉玉湘昨天選擇在八里垃圾焚化廠舉行婚宴,成了國內首對在焚化廠舉行婚宴的新人。 記者游順然/攝影 【記者林昭彰/八里報導】 台北縣昨晚有一場別開生面的婚禮在八里垃圾焚化廠內舉辦,而且新郎黃國利還曾是當年發動抗爭反對焚化爐的自救會幹部,基於特殊情感轉變,決定在垃圾廠內完成終身大事,席開五十桌宴請親朋好友。 參加婚禮賓客的車輛,昨天傍晚和垃圾車交錯魚貫開進焚化廠區,感覺有點奇怪;但當踏進行政大樓的玻璃帷幕宴客會場,許多人都不禁讚嘆:好漂亮啊!一點都不輸大飯店的氣派,真是一場令人難忘的婚禮! 現年卅三歲的黃國利本身從事玉石生意,是因到大陸湖南洽談買賣,搭公車時結識小他七歲的車掌小姐劉玉湘,雙方交往一年多後贏得美人心,迎娶對方。 黃國利說,當年聽說垃圾焚化爐要蓋在自己村子裡,左鄰右舍沒人贊同,甚至組成自救會號召村民發動抗爭;焚化廠落成之後,發現它不但建築造型特殊,形成地方特色,營運管理也頗用心,營造成社區活動中心,譬如蓋游泳池、開放圖書室給孩子K書、幫學童課後輔導、復育野百合美化環境等。…

公有焚化爐賤燒 全民買單

Hits: 4【2003/03/31 民生報】記者薛荷玉報導 不景氣的年代,許多行業都削減價競爭,但竟連公有的焚化爐也打起價格戰,以遠低於成本的價格,代燒民間的事業廢棄物;根據立法院永續會的調查資料顯示,去年一年公營焚化爐短收的垃圾處理費用高達46億元,這些短收費用都將由全民買單。根據立院永續會的估算,如果將焚化爐興建、營建的軟硬體成本計入,公有焚化爐如代燒民間的事業廢棄物,每噸要收3500元才「夠本」,但事實上,所有的焚化爐收費都低於此數,不敷成本,目前收費最高的台中縣后里焚化廠,代燒事業廢棄物每噸只收2250元,收得最少的高雄市南區廠每噸更只要580元,比成本少了2920元,以其去年代燒了20萬噸事業廢棄物計算,一年就短收了6億元,居全國之「冠」。有些諷刺的是,最早打出「價格破壞」策略的高雄市焚化廠,前天在全國廢棄物政策高峰會的南區會議中,竟還指責北部縣市近來的降價行動,把他們的客源搶走了不少。長期關心公有焚化廠亂收費問題的立委徐中雄表示,中央政府投入興建焚化廠的經費超過1200億新台幣,且這還未納入地方政府負擔部分,但由於各焚化廠收費標準由地方自訂,地方又多在產生事業廢棄物廠商與民代勾結情況下,訂出明顯偏低的代處理費用,等於讓全民共同負擔短收的費用,實不公平。徐中雄指出,即使是台北縣的新店、樹林、八里等焚化廠表面上雖不收事業廢棄物,但鄉鎮市收集家戶垃圾時,也多「夾帶」了約2成的事業廢棄物,在一般廢棄物每噸只收70元的情況下,使「夾帶」的利潤驚人,估計全國公有焚化廠因「夾帶」而短收的一般廢棄物處理費也高達24億3000萬元,加上事業廢棄物的22億5000萬元,一年要「虧空」共46億8000萬元。徐中雄已連署提出廢棄物清理法修正案,要求由中央統一訂定公有焚化爐處理事業及一般廢棄物的費用,避免再讓地方再「賤燒」焚化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