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creative

無言與有趣 台北美術獎2010-2011觀展心得

Hits: 1 觀展日期:2012/2/18 無言與有趣 看完2010年台北美術獎只有兩字心得:”無言!”無言不是因為首獎從缺,而是感覺年輕藝術創作能量怎麼與政經社會環境微弱狀態如此相似?懷疑是自己的中年焦慮作祟,也可能與藝術創作趨勢有代溝,也許自己被一九八零年代殘存的社會意識制約了身體感官,偏愛帶有社會批評觀點的藝術創作。 看完2011年的台北美術獎也是兩字心得:有趣! 這年作品不全是小巧俏皮,只是整體感覺,記錄下各作品筆記,純業餘札記。 劉瀚之【翻書機】系列 翻書機 機械裝置 90x50x90cm 聯想起大學時代買的一本書,那是探索人類發展透視技巧的評論「Techniques of the Observer」。2011年台北美術獎首獎給了這件裝置藝術作品,作者用機械式複合裝置物件,比擬人類生活行為與物件關係。我先天對裝置作品沒太多興趣與研究,只覺得翻書機搭道具製作細微用心,將理念轉為裝置小品,不見太多驚喜。 (圖片來源http://news.pchome.com.tw/magazine/cl/artouch_artco/6697/1326124800187290170061.jpg) 朱駿騰【疲倦的沸騰】 十分欣賞這件短小精悍作品,簡單又深刻。重點是留給觀看者,喔,不能說觀看者,留給體驗者難忘的電鍋米香味。那麼近乎平常的蒸飯味,用簡單而有意思的方式接上蒸煮動力巧妙再現。我認為這是歷屆美術獎非常難得的表現方式,可以用『很Cool的Hot』傳達形象。我直覺推測這作品顯然是作者游刃有餘下的牛刀小試,期待未來更精彩大作! (圖片來源http://www.gov.taipei/site/tcg/public/MMO/READ/529_139.JPG) 黃海欣【鳥園】…

來士林紙廠看看妹島和世的優雅清亮

Hits: 21 士林紙廠SANAA作品模型 2010/3/23 妹島和世(Kazuyo Sejima)非首次來台,她主持的SANAA建築事務所在台北士林紙廠舊址的作品展,喚起我與妹島的隔空連結。 必須坦承未認真研究過妹島所有作品,偶然聚會聽到有容基金會執行長正醞釀找她來台操刀的消息,當下毫不思索回應我敬佩的日本建築師有二:伊東豐雄與妹島和世。 對她倆背景沒細究,這才發現妹島和世在大學時代就在伊東豐雄事務所工作六、七年,這也恰好補足與印證我對妹島作品設計思考的脈絡。 SANAA在ESSEN的作品室內擺設模型 雖說沒認真研究過妹島所有作品,觀展前還大言不慚跟好友說起: “我感覺與妹島的設計理念或作品場所之間有種神秘的連結!?” 好友聽完立即反諷:我現在住在LA,我也感到與法蘭克蓋瑞(註3)有連結!哈! 自認毫不誇飾,不開玩笑的真心話,夾雜了第六感,我真感覺在報章媒體讀到妹島新作品時,腦子會自動梳理出與該作品的連結關係。這該不會是認知心理學說的甚麼效應使然? 依稀記得1992年時第一次看到妹島和世這名字!那時攢了一點錢買下進口的《JA》建築雜誌朝聖一下,當期介紹了妹島設計的【再春館女子宿舍】。實不相瞞,第一印象是這位推測可能是女性建築師的怪異漢字組合名字,當然也承認,女子宿舍這主題,也格外引發好奇心,直想著女子宿舍耶!宿舍還能有甚麼特殊的設計概念嗎? 之後,妹島這名字在我小小腦袋記憶體裡從此消失十多年,再度浮上記憶體的工作渠道時,妹島和世已然是跨越歐美亞洲的建築設計界明星。 飄降在工業遺產與文化地景的新夢想 士林紙廠展出的妹島作品模型中,我對兩個案特別有興趣:德國魯爾區埃森(Essen)礦業同盟(Zollverein)管理與設計學院、還有日本金澤的21世紀當代美術館。原因又是私人對這兩城市的記憶連結:魯爾區埃森是全球工業區再生重要案例,金澤有充滿日本古都氣質秘境感的歷史名城。兩地都是台灣觀光客不熟悉的城市,我卻因緣際會都去過(埃森還不止去過一次)並留下極深刻好印象。遺憾太早到訪,無緣先親身體驗妹島作品。 埃森作為礦業同盟基地的意義,在於以歐洲工業心臟的歷史位置為本,經過地景再造運動,一躍成為魯爾區整合觀光、文化、產業、地景等主題,重新起飛的工業遺產的旅遊資訊中心。台灣企業最近瘋狂報名的紅點設計獎,就是該地區十年區域計劃其中的一個小專案計畫成果。說到操刀空間改造的超級紅牌建築師理查羅傑斯(Richard Rogers),明顯不願太過張揚空間外部形式,悄悄在既有磚紅與焦黑色調的悶重工業歷史空間裡調理出新菜色。也可能是工業文化歷史背景限制,礦業同盟基地多數建築設計都好像被傳統綁住手腳(日本金澤亦然)。妹島和世有幸以全新設計案落腳在UNESCO登錄的世界文化遺產基地,也承受更大期待壓力。新作外牆用清水混凝土素材,外型則回應基地內眾多舊工廠的方矩形,大量錯落的挑空與開口變成唯一最能發揮的焦點。套用MoMA館長的形容詞,該作品在傳統工業空間中,迸發出爵士般的優雅。 至於金澤案,要從旅行說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