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LCT

green design_n1

綠色設計的誤區案例#1

Hits: 2 綠色設計,就是帶有綠色思維的人為設計手法,不受限特定專業範圍限制,不是行業分類,無邊界思維的系統解決手法。綠色設計不是為了創意而生,不是為了得獎或宣傳而生,綠色設計需要全生命週期的思維,全觀的視野。 看過電視報導孟加拉有個再利用飲料瓶裝在牆上就可降低室內溫度的綠色設計,後來各國官方媒體與自媒體大幅介紹這綠色創意,具體設計是利用建築物理環境特性,利用回收的PET飲料空瓶安裝放在外牆達到室內降溫的方案。 我沒去過孟加拉,但一看到這案例的房屋外牆材料,我就感嘆即使是得獎的設計作品或是全球各傳媒宣傳,所謂的綠色環保創意設計方案,卻隱含極大的誤區! 誤區在哪?答案直接公佈:與其事後在牆上加裝這裝置,不如從根本上調整或改變外牆材料,也就是調整外牆材料本身的熱傳導/隔熱特性,這樣才是既便宜又能一勞永逸的根本解決之道啊,此外,就更不要提這裡頭有本站不斷宣傳的錯誤思維—拿飲料空瓶再利用的超級誤區! 同樣道理,在工業產品設計與農業生產,或是廠房建築及辦公等各種空間環境,到處可見這樣看似驚艷的綠色創意,實際上卻是令人傻眼,並必須說出[可惜呀!]的案例。(擦汗) 備註:設計產品本身沒有大錯,只是,若有機會從整體觀點切入提供解決方案,肯定有更佳處理方式。 參考報導 東森電視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60612/715138.htm france24 https://observers.france24.com/en/20160602-bangladesh-air-conditioner-plastic-bottles-technology

洗碗的生命週期思維(時間價值)

Hits: 18[ISP] 洗碗的時間價值 Keywords: life cycle thinking, LCT, life cycle analysis, water saving, energy, time value 認識時間價值(TIME VALUE)是商學院財務分析課程的第一堂課! 也是大多數投資專家都會提醒的重點:當時間累積之後才能體會複利威力。 在德國生活時,不在股市上沖下洗,更多時間在廚房研究怎麼洗碗? 怎麼說呢,相較於水電費都偏低的台灣,在水費與電費都貴森森的德國,光是洗碗這一日常動作,也可頓悟出另一番洗碗的時間價值:…

廁紙丟了沒?以紙窺天:衛生紙丟不丟馬桶的科層觀

Hits: 1以紙窺天:衛生紙丟不丟馬桶的科層觀 Bruce K. Chung 2011/1/30 初稿 2011/6/22 補充環保署新聞稿意見 2011/10/20 完稿 衛生紙用完應不應該或可不可以直接順手丟入馬桶?這個典型在環境管理、生活品質與價值之間大衝突的取捨問題,若只是打著節能減碳省水理由,又淪為只用單一專業觀點凌駕全面問題的悲劇,說白一點,就是假環保之名而忽略生活品質的比例原則! 也不知道為甚麼,這話題在2009年左右出現在報紙媒體,問題發酵蔓延,雖然沒有引發正反意見的大辯論,可是這麼單純的一張張衛生紙該往何處去的行為,涉及主要議題屬於環保署掌管的廢棄物處理業務範圍,或許是擔心外界批評環保署的宣示政策不夠環保,環保署在2011年1月邀集衛生紙製造商表達意見以表慎重。當初就可以預見無論環保署決策建議為何,即使政府宣佈衛生紙應該丟或不丟到馬桶內,可以預見的是: 影響範圍僅止於「呼籲」民眾在「公共廁所」等公共場所的使用「習慣」應該怎麼樣怎麼樣…,因為政府不可能有辦法有權力發揮管制 我們不可能在公共廁所內裝設感應器,監視偷窺使用者是否乖乖順手將衛生紙丟到最適當的位置,更不可能管到私人家裡的廁所怎麼用!也就是說:未來的衛生紙往哪去,宣示效果將遠遠大於實質效果! 好政策-零政策-壞政策 政府宣揚生活環保問題,考量重點大多不只是從偏狹角度,計較是否能夠因為改變某個手段而減少多少耗水量,或減少「可見的」環境處理成本。更重要的是,能否在維持舒適的生活環境品質並綜合文化因素,還有,有完整思維的政策還必須誠實面對社會大眾人心的自私與現實面,在技術資料輔助下,做出最恰當的公告。所有政策與公告本就是在很多種相互衝突的因素中找出最適當平衡點,而不只是運用所謂科學研究資料與科學假設模型求取極大極小化的模擬數值。更麻煩的政策環境是,若只為了特定主管單位的本位立場,只凸顯了某問題的特定單一面向,不願意跨領域、跨部門討論分工,可能只是將其他面向的影響丟給非我公務部門去傷腦筋,最後只是徒增社會大眾困擾。一如塑化劑的DEPT管制,誰會想到會用到食品?原本以為食品安全衛生管理交由衛生署就好,一般民眾誰會想到環保署是最根源的把關者。 甚麼是一個好的政策?好的政策得以預見社會可能回應,做出最適當規範。所謂適當,不一定是基於單一目標的、最理想化的、基於所謂嚴謹學術分析報告,很多時候,不論是政府或企業都一樣,最恰當的決策往往必須在大眾心理的灰暗面與多數個人追求私利的前提下,透過政府掌握較上位的資源分配與設計,預期未來的行為與環境可能出現的各種情境關係,甚至動用公權力與可運用資源從前端先改變或控制,才能避免一廂情願認為大眾理所當然或遵行政府規定。簡單來看衛生紙問題的政策指導方向,就是要先認清民眾對於使用過的衛生紙這件事的看法,既然不大可能在政府規定不准丟而馴服公告,不如轉個彎想想:如何從政府可以掌握的影響範圍內,讓衛生紙可以直接丟入公私立的廁所馬桶內不致造成危害?最簡單的可能方式就包括:從產品標準檢討中,約束衛生紙製造廠商生產符合較易分解的衛生紙、檢討新舊排水管徑、揚程等廁所細部設計規範等。 所有的問卷調查都可以隱藏帶有刻意引導的題目設計,也可能因為前提未解釋清楚造成完全不同的結果。例如若只是單純不帶任何前提說明,直接問現在民眾使用完衛生紙的習慣,可能大多數習慣丟到垃圾桶;可是,若增加前提說明,詢問為何不直接丟衛生紙到馬桶內?對家裏廁所的答案一定是擔心阻塞,在公廁可能是另一習慣考量。但是,若將前提改成,假設所有市售衛生紙都可以在馬桶化糞池等汙水處理設施中徹底分解,不用擔心阻塞問題,我想超過九成的人一定願意直接丟衛生紙到馬桶。不帶政治氣味的生活環保問卷調查,也可能充滿政治敏感度,就看執政單位願不願意將宣導管制對象從民眾擴及廠商而已。 舊屋管路能否抵擋衛生紙大軍? 回顧台灣從上一個世紀在工業經濟起飛為基礎所累積的民間財富,首次巨量爆發的建築潮,大約是在1980年代左右,國泰人壽在1987年以天價每坪九十萬元買下南京東路華航旁土地,被視為台灣房地產狂飆年代重要指標,而後股市在1989年首次上萬點。只是資金可自由進出,但是大量搶建的水泥透天厝與大樓,真的就是不動產不動如山直到現在。若根據鋼筋混凝土(RC)的生命週期大約是三十到五十年不等,或根據台大環工曾對台灣整體的水泥砂石物質流分析,幾乎都指向未來五年內會是國內水泥構造建築大量翻新的時間。 先提供台灣該階段搶建的目的,在於點醒過去五十年來,尤其是近三十年因為房地產飆升階段,在先搶建照再送圖說,有蓋就賺的情況下所創造的各種低品質建物,很多戶數較多或管線複雜的水電管線設計規劃,或許還是由建築師委託電機技師畫畫單線圖,但那個年代絕對不是以環保生態為準則,且最後在施工階段方便的實際考量下,很多構造細部設計與施工都被迫打折扣。這個不能說的秘密,就好像建築設計與結構設計之間的宿命折衝關係一樣:結構技師在結構安全與保護自身責任前提下,希望鋼筋設計愈粗愈好,建築師則希望結構愈簡單愈輕巧愈好,於是常見房屋一根主要柱子內塞滿十號鋼筋與冷水管、熱水管、污水管、強弱電管之後,發現沒有足夠空間灌漿才回頭修正設計規格。這比較誇張的形容,常真真實實發生在你我現在住的房子。到了綠建築概念與法規出現後,很是無奈地,意外引發出:原來傳統的建築設計都將陽台的污水口直接當成地面水收集口排到水溝!因為早期建築物設計都沒有貼心考慮到洗衣機與各種現代設備的配合問題,洗衣機排出的污水也隨著國人在陽台擺設洗衣機的習慣方式,直接排入門前的雨水溝,造成不自覺的長期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