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marketing

[德國蹦綠日記] “跟著德國金牌去旅行”五日五心得

Hits: 8 【跟著德國金牌去旅行】五日五心得 【令人佩服的德鐵行銷高招】 德國鐵路(Deutsche Bahn)公司搭配索契冬奧推出促銷方案,只要在2月7日前(冬奧當日開幕)花25歐加入德鐵金卡會員,若德國冬奧隊每日奪一金以上,隔日凌晨起到半夜三點,可憑金卡任搭德鐵ICE、IC、EC三種高級列車,普通慢車RE與跨國車不適用。冬奧後(2/23),該卡恢復為6月6日到期的七五折短期會員卡,若未主動告知解約,視為同意被自動扣款續約(德國辦卡都得綁銀行帳戶)。 【評估過歷屆成績與賭盤預測後決定下注】 德國隊前三屆冬奧分別奪下12、10、8面金牌,金牌數略降,至少還有8面。以冬奧兩周賽程,三大賭盤網站預測德國隊可能在第一周的周日到周四都會奪金,這表示可能在周一到周五,憑此卡在德國任意搭德鐵搭到飽。也就是說,買這張金卡等於是德鐵做莊賭消費者對德國國家對的信心。沒意外的話,應該可以回本。 【最新冬奧成績】 截至上周四(2012/02/13)止,德國隊果然日進一金以上,累計七金(第八金隔周一意外落袋)。 【跟著德國金牌五日遊路線記錄】 1. 波昂—科隆—斯圖加特–慕尼黑 (夜宿Hostel) 2. 慕尼黑—萊比錫—德紹(Dessau)  (夜宿包浩斯學校) 3. 德紹—克滕(Köthen)—萊比錫 (夜宿Hostel)…

ZARA毒褲換殘酷綠色教訓

Hits: 3 PHOTO:homepage of  ZARA 沒看到Inditex集團原文聲明稿正本,可想而知,不是原稿笨就是翻譯笨! ZARA公關會笨到軟性抗議綠色和平組織抽檢是未告知行為? 品質管理ABC,本來就要從不同生產批號產品線中,抽驗適量樣本以確保品質。 這案例比較不是一般的品管,應該是環安衛對毒性與化學物質清單的管控問題。以環境賀爾蒙物質為例,有一些早為歐盟與相關組織禁用,有一些處於國家法規模糊地帶,這份清單或現在歐盟的RoHS指令涵蓋物質清單都與時俱增。可確定的是,不管科學研究是否達到可驗證出危害風險,基本上都對環境品質與人體健康安全有不同程度威脅。 只想到一個強調過千百遍的樣板詞 : 環安衛議題或許不能特別幫企業加分,企業若不在乎這議題,可能一夕被反咬而不自知。 這次綠色和平組織行動成功吸引各界鎂光燈,只怕是ZARA之外,其他十九家服飾廠商也應哀矜勿喜,ZARA只是被點名產品原料有毒物的榜首廠商,不代表其他服飾廠商都沒問題。 積極一點想,服飾品牌商應如何預防這類問題再度發生呢? 基本上,還是要回到是否有嚴格落實【綠色供應鏈】管理開始。綠色供應鏈管理驅動力來自掌握產品價值鍊頂端的品牌商或主要製造商,現行法規規定表列的化學物質與毒性物質清單,僅是最基本的環境管理與品質管理標準,法令規定的部分不用討論,必須注意的是法規沒有明文規定,但是已經有疑慮的高風險物質清單!  風險管理部門或環安衛部門,絕對要更積極主動向製程整合相關主管們提醒這些潛在風險! 也必須跟行銷部門溝通,訂出更周延的製程負面表列。企業社會責任(CSR)不是委外寫份CSR報告,說假話包裝有問題的內外部稽核結果,記住,以上動作只是基本防範措施,防範環境與使用者安全,也保障企業陷入不知敵人在哪的風險。但是也要特別注意,不能又陷入為了計算所謂風險值要達到多少才願意重視! 那就陷入被假科學綁架的潛藏管理危機。積極有責任的廠商,必須努力思考與研究發展的是,是否含有那些有危害人體與環境的成分,完全沒有安全的替代品? 若沒有替代品,可否略微改變製程,並藉此公告社會改變製程導致某部分品質略受影響。相信這種主動發布生產者的延伸責任作為,消費者與買家絕對可以理解。這不代表高舉綠色理念可以無條件對產品品質持續打折扣,身為生產者或品牌商,必須花更多心思研發或找夥伴結盟解決上述難題。 若企業只認為自己是純代工,不想耗費成本思考前面所有問題,我也只能說,GOOD…

[德國蹦綠日記] 德國力推綠色展會MICE市場

Hits: 23  若要票選全世界貫徹綠色發展國家,得獎者絕對有德國! 二次大戰後,德國政府落實轉型正義的表現的確令人欽佩,玩真的,而非部分地區猛噴政治口水,拿德國的轉型正義作為謀求政治與洗錢利益的神主牌。 德國在戰後考量未來因緊急情勢導致任何環境劇烈變化,必須有自給自足營生的自然與產業環境,多年努力徹底「整合」綠色環保政策概念,累積造就全球各國當中兼顧環保與綠色經濟發展最鮮明的國家形象。 當歐盟國家陷入金融風暴,投資最多的德國獨撐大局,卻不以此為滿足,德國旅遊局(GCB)繼續在綠色形象裡頭挖掘經濟成長加值動力,抓緊綠色定位,用綠色會議、綠色展覽、綠色獎勵旅遊形成的優勢區隔市場、奠定利基。先提五百種子顧問的教育訓練計畫,看準全世界龐大的MICE市場,也就是以商務獎勵旅遊、會議展覽等專業團體為對象所衍生出來的”事件產業”,向各國想要在既定的員工獎勵旅遊與會展計畫中加入綠色增值元素,幫企業形象與活動本身,當然還有為地球著想的環境友善動作。 德國人擔心大家誤解了規劃舉辦綠色會展與獎勵旅遊太過困難,還特定在官方網站上提出十點簡易入門觀念,讓大家體會綠色MICE並非遙不可及。 輕鬆舉行綠色會議的十個點子 及早樹立觀念-所有需求均以可持續性優先,並要提早灌輸這觀念給所有員工。 做“記號” -注意場地和供應商認證資訊。有無相關環保認證? 是否充分利用環保設施?綠色供應商優先! 無紙化辦公-能夠線上進行的討論資訊,盡量放在網路上供下載。 身體力行減少排放-不管與會者或接受委託的公司都可採取許多替代辦法,如縮短路程或選擇低碳運具。 心繫世界,腳踏實地-盡可能使用本地廠商和產品。  “綠色”飲食-按地域和時令選擇食材,使用可重複使用的餐具,至少是可回收的餐具 考慮回收利用-盡可能多地引進雙元制系統,台前幕後均配備“分離式”垃圾箱。 舊物展新顏-所有標籤均可重複使用,注意收集和存放。同理適用接待台與旗標,以中性圖示(不標明單次會議專屬標誌)取代用過即丟的印製方式。 節約能源和資源-不管是用電或用水,盡量用 LED、省水按鈕等替代。…

禁用塑膠袋 讓綠島更綠的發展戰略

Hits: 8 2012綠島海上長泳活動歸來,印象深刻不在海底珊瑚礁,小島道路擠滿機車景像令人難忘,展現觀光活力,也提醒海島觀光發展當有極限。 此行也感受鄉公所與承辦單位的誠懇態度,換好泳褲扛著魚雷浮標下水走向海邊,路上遇到工作人員都會聽到謝謝聲!我只能紛紛點頭致意,連每位警察都對參加長泳者說謝謝(即使是強制規定 ),還真是史無前例,令人感動的全體動員誠意。 從小聽過台灣有蝴蝶島美譽,更聽過綠島珊瑚礁海景世界第一美!以前立志有朝一日要一覽綠島海底風光。沒去過太多國外海島,不知是否瀏覽足跡與見識有限,親身游過綠島沿岸浮潛點,搭上半潛水船觀看知名的大香菇珊瑚礁,只能說,遺憾!看來清澈海水,珊瑚都已白化上了天堂,比起菲律賓海域小島遜色許多。 話說回來,綠島海上長泳途中隔著泳鏡望向海底,即使回到終點港口區,珊瑚存活率是一件事,幾乎沒看到海底有垃圾,這點對台灣島西岸的高標準,在綠島倒是頗令人欣慰。 長泳後一群人聊起,是不是每一個地方只要發展過度,環境一定都會毀壞殆盡嗎? 美國夏威夷不也是開發多年,也很多觀光客造訪,看起來生態依然優美。我沒去過夏威夷,聽聞夏威夷開始禁用塑膠袋的(詳參考新聞),真是拍掌支持! 沒親眼看過那遍佈幾十公里的恐怖環太平洋流中的超大型塑膠塊,塑膠這東西在理論上可以回收,不用,更好! 綠島也有永續發展問題,塑膠垃圾也只是其一。周末夜晚的綠島大街不輸墾丁,文創商品除了「(黑道)大哥」主題外,外地製造生產的海產加工品熱賣,賣的不就是海泳過後對綠島自然資源無窮的意象。綠島離環境可持續發展還有大段距離,希望剛萌芽的創意商品不只用「大哥」主題來畫卡片、設計鑰匙圈,試試禁用塑膠袋,看似多了使用限制,卻能帶動對環境友善的綠色產業供應鏈、綠領就業機會與進步新議題,或許會是綠島更綠的機會。 [參考新聞] 夏威夷禁用塑膠袋了 http://www.ens-newswire.com/ens/may2012/2012-05-17-091.html

Carbon Mania碳瘋狂的年代

Hits: 0Carbon Mania碳瘋狂的年代 鍾國輝Bruce K. Chung EID Network 2010/8/5 「台灣根本不要特別談減碳!」 「想像若我們腳底下可以種植高品質作物的腐植土裡都沒有了碳,那這個世界會變成怎麼樣?」 「台灣不需要凡事都學北方國家的減碳策略,熱帶氣候的台灣需要的全面整治土壤,台灣需要的是碳管理而不是零碳與減碳!」 因為與美國建築師合著的《從搖籃到搖籃》一書聞名全球的麥可布朗嘉教授,即將搭機離台前三小時,與台灣環境資訊中心記者相約在台北轉運站附近,剛試營運的高級飯店咖啡廳裡。我們眼裡盡是看起來很自然木頭顏色與材質的裝潢,鼻子卻輕易聞到因為正在趕工,空氣中瀰漫濃濃化學揮發物質的先進現代塑膠建材散發出來的氣味!刻意模仿歐洲中古時期參雜文藝復興的古典調,暗暗的燈光使我們暫且不管到底是在歐洲或在台灣,把握時間與麥可聊天。 台灣有歐洲羨慕的重工業,麥可在美國任教時接觸最優秀的學生主要都是台灣學生,布朗嘉眼中的台灣,不知道是切身觀察或是彙整周圍的所有資訊,總之,都是用正面積極態度面對台灣人感覺快被麻痺的環境,相對於麥可眼中的台灣最寶貴的資產是優秀的人才,而台灣最優秀的人才當上官員與領導者之後,又是如何在近來風行的節能減碳政策中,引領台灣社會認識環境的真正價值與思考方式? 我在訪談中故意插話,打算用踢館的方式問麥可:「你提倡的方法與近來環境管理常用的生命週期評估(LCA)有何不同?」 台灣人想到德國化學教授一定是刻板無趣的老古板?與麥可聊開後,他的幽默與貼切的借喻風格,很容易讓討論嚴肅環境問題的場合輕鬆不少。而此時的麥可用四兩撥千金方式就說出兩者完全不同: 「LCA或是MFA只是工具,但依賴工具而沒有思考我們需要的是甚麼,這是很大的差別!」 幽默麥可又開始繼續用他喜歡的男女朋友交往舉例,…很多時候,當我們拿著兩個沒有意義的物品相互比較時,最後得出比較結果又如何? 我們需要的是品質,而不是減甚麼減甚麼東西!喔,這也可以扯到男女朋友交往,我還真是開了眼界,不過麥可的重點還是在於,鼓勵從生命週期看待身旁的所有物質的循環,但不能夠太過於執著於應用環境管理工具的分析著魔(註:這是我的誇張用詞)。 雖然很多大企業的能力與財力逐漸凌駕很多政府單位,但多數現代國家的政府,還是引導環境永續發展與兼顧經濟的主要角色。訪問前我曾先向麥可在台辦公室主任凱薩琳說:我喜歡你們公司網站的口號:「政府法規是缺少好設計的失敗信號!」中文極流利的凱薩琳說她更喜歡愛因斯坦說過的格言,但不論如何,當研究環境科學的學者選擇投入實務商業運作的世界時,更能體會政府管制的無力與有限,在企業與政府角色之間,太多需要比較有反省洞見的人來提醒我們,因為時間實在有限,最後我只希望麥可能夠藉機會提醒台灣朋友,甚麼是物質循環與綠色設計裡頭最大的問題?…

我們不需要寶特瓶綠建築奇蹟

Hits: 21又出現典型為環保而環保的案例,只是這回案例規模頗驚人,一棟房子!  若站在為了突顯保特瓶回收與環保問題而設計這房子,不錯! 若是為了吸引大眾目光焦點,傳達企業對環境的重視,不錯! 若是為了設計開發新的資源回收環保科技,還不錯! 撇開這些不談,若沒規劃好這棟寶特瓶房子蓋好後的回收問題,不妥!(除非已經規劃好未來拆解回收的管道與方式) 自從民間出現追法令漏洞的空瓶工廠(不要懷疑,真的有出現只為了套利而生產空瓶的廠商),加上回收管道的其他問題,環保署放棄了回收寶特瓶空瓶退瓶費政策後,寶特瓶回收率偏低始終是不得不正視的痛。 資源回收弔詭之處,就是當大家都知道資源再利用是種環保作為,太刻意為了資源再利用而再利用,只會亂了原本正常的資源回收產業生態平衡。更重要的是,若某些特定物質再利用之後,無法繼續進入下一個生命週期的回收之旅,可能本來可以增加使用期限而在下個生命周期階段就入土,這個地球將增添永遠難以分解的塊材! 例如:太刻意將原本有機會進入回收產業體系的玻璃(尤其是清玻璃)混入瀝青或連鎖磚等鋪面後,除非有清楚的後續二次回收管道(恐怕沒有),這些原本應該繼續當玻璃的材料,變成無法一輩子無法翻身再利用成為有用的玻璃原料,終與建築廢棄物混成沒有未來的複合廢棄物。 寶特瓶也是一樣,原本寶特瓶被廠商回收後,可以用不同方式繼續進入其它可能降解的PET相關產品生產鏈,若過度加工變成建材後,”混血”過的保特瓶不論變身為結構材或裝修材,若無法輕易二次回收分解,將造成環境二度傷害! (此處不清楚該建材的詳細設計,只能以猜測語氣預警) 寶特瓶建築的再利用思維類似用保特瓶製造衣服的荒謬! 美國朋友曾送我一件寶特瓶衣服,它是用寶特瓶回收製成的纖維絲編織而成,純粹作為環境教育宣導之用。我刻意在某次大學講堂穿上寶特瓶衣服給學生當範例解說,強調衣服可以用各種材料製成,當然也可能用保特瓶回收製成的化學纖維編織衣服,但是,保特瓶若能夠繼續被製造商回收,絕對是比較完美的再利用方式。拿來做成衣服,照理說是不得已的辦法。 若為了宣傳環保理念還可以接受!或是世界上已經沒有更好材料,只能從垃圾堆與寶特瓶中尋寶,這種方式可以接受! 若是為了將每件已經是高分子、複雜分子結構的化學品不斷繼續加工加料,號稱再利用的環保美意,會是更大環境災難。 【參考新聞】台灣奇蹟 全球首座寶特瓶建築 【聯合晚報╱楊美玲/台北】2010.04.07 垃圾變房子!花博遠東環生方舟首度亮相 全世界首座以寶特瓶蓋成的建物,遠東花博流行館環生方舟,為花博唯一民間企業贊助興建與自行營運的展館。…

行銷環保功夫 不能只讀密笈第一頁

Hits: 11 如同檢討工業園區製造生產的環保問題,生態工業園區的原始構想充滿環保科技與工業生態網路救世的、在既有資本運作的工業生產世界裡,找到產業共生多贏模式。 絕不是幫工業區、科技園區、科學園區這些產業園區開發模式找到漂綠(Green Wash)的卸責名詞! 消費產品的環保爭議亦然。 當前比較清楚的評斷孰綠孰不綠的觀點,多透過產品生命週期的全成本分析,拆解正反方觀點。 一瓶PET飲料的全成本分析,從原料取得與製造端的耗能、耗水、耗原物料,一直到產品設計、越洋越境的運輸里程對環境之衝擊,再到使用與棄置階段的用後即丟,回收體系欠缺商業誘因等階段,有了生命週期分析的觀點,製造廠商可以從產品的不同生命週期對環境階段的衝擊之綜合分析,找到兼具減少成本、增加利潤,同時減少對環境衝擊的策略。但在這個資訊快速流通,各憑本事吸收轉化的社會,若企業只是急於找到包裝環保形象的理論與方法,未能思考理論與方法的但書與不足,過於利用環保之名學得的功夫,可能出現以下後果: 企圖漂綠的飲料製造廠商,若僅積極學得較進步的產品環境管理與分析概念,直接應用在產品廣告,忽略清潔生產的污染”本質”為何,只有自食惡果的臉綠下場!(關鍵在「心態」) 太招搖強調環保的廣告或企業行銷,反被本身的行銷手法害到的案例不勝枚舉,以前舉過福特汽車早年推出休閒車廣告,強調縱橫山野能力(不知這可能等同破壞自然資源的能力)反被愛護山林原野的消費者唾罵,多年後,福特辦了個環保獎,還因此被民間組織諷刺。只是當年福特公司只是策略糟了點,倒還不至於白目刻意強調環保(但是,汽車的製造生產本質,相對其他移動方式,相對不環保)。至於飲料廠商的廣告,強調抽象虛渺的夢幻意境,大家難批評,眾人皆知喝上一瓶偶像代言的飲料,可以想像貼近偶像的心理安慰;喝上一杯註明油切的飲料期待身上肥油自動被切掉,可這些畢竟屬於自的我感性消費選擇,頂多是自己犧牲一點健康或犧牲一點口袋裡的金錢換來心理滿足。 但是,強調喝PET瓶飲料是環保這件事,恐怕不只是自己的事情,這可能間接害了對環境資訊理解不夠充分的消費者,誤以為喝飲料可以幫助環保,間接助長生產本質上就是不夠環保的瓶裝水產品取代自備水壺的生活習慣,變成破壞環境的幫兇!這更顯示飲料行銷部門功夫只學一半,強調製程減少塑膠原料的設計,若是心態上能認知到生產的污染本質是是不得已的、不能說的秘密,該產品若用其他方式強調虛心的誠意,從原料取得與設計階段改善製程,告知最好的消費方式是天然的(如賣飲料者鼓勵大家多帶水壺出門,轉化為媽媽或家人的關心並關心環境等軟訴求),聰明消費者絕對會給廠商拍拍手,但是,若廠商只是學到表面招式,太過強調一招半式功夫就出來闖江湖,恐怕會變成武功小說裡急於出關抄捷徑練功的壞人,沒來得及看完秘笈就開始推出廣告。結果就如只看密笈第一頁:「欲練此功,必先自宮!」忘了翻完最後一頁:「若不自宮,也能成功!」 ————————— 廣告誤導 沒有環保包裝水這回事 【聯合報╱記者鄭朝陽/臺北報導】 2010.04.06 05:38 am 台灣一年開瓶十一億支瓶裝水,瓶身製造和廢瓶處理都很耗能排碳。(本報資料照片) 泰山企業請藝人盧廣仲代言新瓶裝水,強調瓶身使用的塑膠減量,並在電視廣告中強打「台灣第一支環保包裝水」。但是環保署認為瓶身減量並不就絕對環保,和國際不喝瓶裝水潮流背道而馳;廣告可能誤導消費者、進而鼓勵喝瓶裝水,將行文業者「建議」修改廣告用詞,並呼籲民眾:喝白開水最環保。…